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六十七章 古怪的柜子

时间:2020-12-1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

    看到游过来的水蛆,周昌愣了一下。就在他愣神之际,那些水蛆已经游出了亮光的范围,没入漆烟的湖水之中。

    虽然周昌对这些会蠕动头发有些发怵,但是对生命的渴望,让他强自稳定心神,硬着头皮去割缠住他的头发。

    就在他的剑再一次放到头发上面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衣服里,随后,他感觉到好像有很多虫子在他身上拱动。

    周昌想到了那水蛆,顿时感觉到大事不好,忙将铁剑插到背后,将手伸进衣服内去抓那些水蛆。

    他的手还没有伸进衣服中,那些水蛆已经拱进了他的身体,一身就像被无数根针扎在身上一样,奇痛难忍,不由地张口要发出呻吟声。

    可是他的嘴刚一张开,那恶臭的湖水都灌进他嘴中,呛得他头晕目炫,几乎晕死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怪异的头发,将他身体猛地向下拽去。

    周昌根本没有精力去管些怪异的头发,他现在只想把那些钻进身体的水蛆给弄出来。他能感觉得到,水蛆已经拱进了他的五脏六腑。

    已经没有办法的周昌,又念起了那向死而生咒语,等他将咒语念完的时候,那股气流再一次出现在他的体内。

    颇具灵性的气流,似乎感觉到了水蛆的威胁,化作无数道小气流,在周昌身体四处冲撞着。

    气流的冲撞之力极大,周昌的身体不自由主地跟着颤动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气流的冲撞之边渐渐的变小,他身体内xgchotel.不虫子拱动的感觉也没有了。

    周昌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发现自己的脚踩到了地面,竟然到了湖底。

    周昌不敢再去割那头发,虽然他叫这东西作头发,但其实并不认为这是头发,因为在他的认知范围内,这个世上不可能有如同手指粗的头发,更别说那恐怖的长度,和无尽的生命力。

    他顺着头发摸去,希望能摸这头发的源头。

    没有过多久,他便摸到了一人圆滚滚的东西,有点像人的头,

    他不敢向下摸,可是为了上去,他只能硬着头皮摸下去。他的手慢慢移动碰上,很快,他摸到了两个凹陷的窟窿,似乎是人眼睛的部位。他想缩回手,但还是忍住了。

    他继续向下摸,摸到了人的脸,皮肤细腻,感觉不出被湖水经久泡过的浮肿。

    .jsshcxx. 又摸到了鼻子,这家伙的鼻子很尖很硬,没有一点肉感。再往下面摸,就是嘴,他的嘴好没有嘴唇,直接摸到了坚硬的牙齿。

    又往下摸就是下巴,那下巴出奇的尖,就像锋利的剑刃。

    这脸的模样让周昌全身发怵,因为,他像极了那些被微弱白光包裹住的巨大的怪脸。可是,他摸出来这脸的轮廓,又比那看到的那些怪小了一倍。

    他下意识的去摸这家伙耳朵,感觉手放到耳朵的位置,平平滑滑,根本没有耳廓,就连外耳道也没有。

    周昌吓了一跳,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顺着这人的脸继续往下摸,很快他便摸到了那人的脖子。顺着脖子又摸到那人的肩膀,能感觉到这人穿着一件非常有韧性的衣服,像是兽皮做的,但比兽皮还有坚硬几分。

    周昌将这人的上身摸了一遍,也不知道他在湖水中泡了多久,身上的衣服竟然没有一丝腐烂的迹像,这样周昌感到颇为好奇。

    当周昌摸到那人左手的时候,忽然发现他的手紧紧握着,手里面好像攥着什么东西。

    周昌也没有多想,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用力掰着那人手。

    费了好大的力气,周昌才将那人的手给掰开。右手往那人的手掌摸去,果然摸到了东西。是一个手掌大小的薄片,摸不出是什么材质,但上面有很多凹凸不平的刻痕。

    周昌没有太在意这薄片,正准备扔掉,然后将这家伙下半身摸一遍,看能.whhryl.不能找出解开这家伙缠在自己脚上头发的线索。

    正当周昌从那人手中拿出薄片的时候,那人的身体忽然动了动。

    周昌似乎也感觉到平静湖的水产生了波动,不由吃了一愣。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那人像一条受惊的水蛇,猛地从水底蹿了起来,,张开双臂将周昌给抱住。

    那人的力量奇大,勒得周昌喘不过气。

    就在周昌想要挣脱那人的双手的时候,那人忽然将他的脸伸了过来。

    周昌能感觉到那人的脸蹭着自己的脸传来的冷意,没有等他细想,那人已经将嘴贴在了周昌的耳边。

    那人张开嘴想要对周昌说什么,但是,他张开嘴的时候,恶臭的湖水便灌进了他的嘴中,从他嘴发出咕噜的声音。

    那咕噜的声音在周昌的耳边响个不停,周昌心里有些发毛,摇晃着身体,想要挣脱那人束缚。可是,在水底深处阻力太大,他的挣扎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

    他越挣扎那人双手勒得越紧,窒息越就越强。

    周昌的脸憋得通红,他想张开口呼吸,但他想到身在湖底,张开嘴只会呛得更加难受,于是打消了这念头。

    他又扭动了几下身体,然后将头向前一倾,随即向后一仰,猛地向那人的头部撞去。

    砰地一声,那人被周昌这么一撞,手上的力道松了许多。

    周昌趁那人双手微微松开的时候,将身体一缩,从那人的怀里钻了出去。双脚用力向后一蹬,双手也奋力向前一划,身体向箭鱼一样,向前疾冲一米多远。

    虽然漆烟的湖水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周昌还是下意识地扭头向身后望了一眼。

    他这一扭头,脸好像碰到和他的脸差不多大的物体,非常的柔软,似乎没有骨头,中间还有缝隙,像是人手,但人手怎么会没有骨头?

    向前游了一段距离,周昌又与几个像手又不是手的物体擦身而过。

    周昌每一次那种东西,都觉得怪怪的,他真想将这漆烟的湖水照亮看看,到底都什么。

    也不知道游了多久,缠住他腿的头发忽然绷直,然后猛地向后弹了回去。

    周昌失去了平衡,双手在湖面胡乱地抓着,冷不防抓住了一个像手切没有骨的东西。

    经过这么一弹,原本缠住周昌的头发竟然松开了。

    没有了那头发的羁绊,周昌顿时获得了自由,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便发现手上抓着那人手的恶心东西。他想甩开那东西,可是那东西就像长有吸盘的动物,死死吸附在他的手掌上。他越是想用力甩开,那东西吸得越紧。

    周昌见一时无法甩脱,把心一横,决定先游出水面再说。

    于是,他双手奋力向划着,一双脚也在下面左右摆荡着。

    周昌感觉到身上在向上升,心里不由一阵暗喜,心想这会应该可游上湖面了吧。

    可是,他没有向上游多远,忽然感到脸上好像贴到什么东西,毛茸茸的,弄得他的脸又麻又痒。他本能的伸手去抓那东西,忽然发现那是一只手,一只长满了粗糙毛发的手。

    周昌吓了一跳,想将那手甩出去,可是那只长满粗糙毛发的手,忽然一弯,死死扣住了他的手腕,将他向手底拽去。

    周昌在水中使不出多大力气,虽然他奋力向那只手的反方向挣扎着,但还是被那只手拖向了湖底。

    说也奇怪,当周昌身体贴到湖底的时候,那只毛茸茸的手竟然松开了。

    周昌双手在湖水划动,将身体站直,他发现脚下好像东西结压住了,他的用力一提脚,将那东西提开。

    当他东西被提开的时候,周昌能肯定,那是沉入湖底的动物尸体,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周昌头往下一拱,伸手在湖底摸来,向前面摸了一段距离。随后他摸了一个空,他似为前面是一个沉水坑,但他的手向下扒的时候,发现下面还有尸体,于是,他从尸堆上游了下来。

    顺着堆叠的尸体向下摸去,向下摸了大概十多米远,

    脚才真正的落地。想到这个地方的尸体,竟然堆到十多米高,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当他想往上游的时候,忽然发现身后有微弱的亮光,亮光照射的范围内,有一个烟糊糊的柜子,大概有四米长、两米宽。柜子有一半埋在湖泥中,看不出有多高。

    周昌觉得这东西不像柜子,倒像是一副死人的棺材。对于死人的东西,周昌一向敬而远之,

    于是,周昌便向着柜子的相反方向游去,当他游出一段距离的时候,忽然发现前方有微弱的亮光,亮光照射的范围内,竟然也有一个和先前一样柜子,就连柜子埋进湖泥的深度,也和先前柜子一样。

    周昌暗叫一声倒霉,又换了一个方继续向前游。可是他没有游多远,前面又出现那同样的亮光、同样柜子。

    周昌见到那柜子心里颤了一下,于是,他朝着上方游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游着游着又看到了那个柜子。

    周昌觉得不对劲,明明自己是朝上面游的,怎么可能会看到那个柜子。他一咬牙,决定继续往前面游,看看自己到底是朝上还是朝下。

    没有游多久,他碰到了湖底泥土。周昌心里一阵慌乱,调转身向上在游去,这一次他长了一个心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前方。

    可是,他游着游着竟然又看见那柜子。

    周昌还不死心,调着头又向上游,没有游多远,他又看到了那个柜子。

    同样的事情遇到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是遇到次数多了,就可能是有人刻意为之。

    周昌暗骂了一声,看这情况,只能硬着头皮去看那柜子到底有什么古怪了。

    打定主意,周昌小心翼翼向那柜子游去。

    快要靠近柜子的时候,他终于发现那亮光是从柜子四边长出的绿幽幽的斑菌发出。

    周昌在柜子旁边站定,伸手在柜子上面摸了摸,发现这柜子竟然是木质的,而且非常的厚实。

    他这一摸,将落在柜子上水尘拂去一块,露出几副动物的图案来。

    定睛一看,那根本不是动物都成骷髅状,没有雕刻出血肉。

    周昌将柜子表面的水尘都拂去,露出全部的图案。

    虽然,柜子上所刻的动物图案和他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样,但他敢肯定这些一定就是上古的骨头文字。至于上面记载了什么,就不得而知。

    他皱着眉头望着那骨头文字发了一会呆,又将柜子四击拨弄着看一遍,根本没有发现什么蹊跷来。

    想到自己被这柜子一再耍弄,心里冒出一丝火气,猛地一脚向柜子踢去。

    他这一脚虽然没有多大力气,但还是将那柜子踢的颤了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