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六十八章 无尽黑暗

时间:2020-12-1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

    周昌见那古怪而厚重的木柜竟然被他一脚踢得轻微的颤动几下,不由吓了一跳,双脚向湖底用力一蹬,身体顿时向后划出了一米多远。

    回头再看那木柜时,依旧静静的伫在那里。

    周昌松了一口气,返身又游回到木柜旁边,当他在木柜边站定的时候,忽然发现木柜上面的骨头文字忽然不见了,上面出现了一副女人浮刻。那图雕得非常的精美。

    女人穿着拖地长裙,身材纤细、面容精美,双手交叉放在小腹间,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雕有凤凰的戒指。

    女人中间分缝的烟色长发上戴着一顶古老的凤凰冠。双目微合,长长的睫毛似在微微抖动。漂亮的小鼻子、微张的薄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带着一丝淡淡笑容。

    周昌感觉那笑容间,并没有快乐,反而有着一丝冰冷和难以明言绝望。

    周昌越看越觉得这浮刻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忽然,他想到了卡娜。除了妆扮和头发之外,卡娜和这木柜上的浮刻竟然有九成的相似。

    这样一来,周昌更加糊涂了,卡娜是妖族的妖,关于她的雕刻为什么出现这死气沉沉的湖底?

    难道是卡娜为了掩护他们逃走时候,被暗妖女王擒住,将她封印在这个木柜里,然后沉到了这湖底?

    想到暗妖女王,周昌不由想起这些日子所jxpxxs.看到的那个大烟猫,虽然觉得有些离奇,万一卡娜真的被封印在这柜子中,他若为自己身安危,不敢去开那柜子,会不会抱憾终生呢?

    周昌犹豫了一会,决定打一这个柜子,他伸出手在柜子的摸了摸,没有发任何缝隙更别说柜门了。

    心想柜门会不会在埋在湖泥里面,他试着推了推了木柜,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周昌准备用铁剑将木柜凿开。他拔出了背后的铁剑,将剑尖抵在了木柜上,他还没有开始凿。

    铁剑忽然猛烈的颤动起来,周昌一只手握不稳,连忙又将另一只手握了上去,这才将躁动的铁剑稳住。

    周昌将铁剑稳住了,可是那木柜切颤动起来。

    木柜的震动,带起几道力量强大的暗流冲向周昌。

    周昌被那暗流给掀了起来,在水中连翻几个跟斗,他还没有稳住身体的时候,手中的剑,好像被磁力所吸引,竟然带着周昌朝木柜所处的位置而去。

    周昌极力的将铁剑向后拖拽着,无奈那股无形的磁力太过强大,根本不是他的力气所能比拟。

    周昌又舍不得丢下铁剑,很快,他就被那铁剑带到了木柜边。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啪地一声响,铁剑但贴在木柜上面。

    就在铁剑贴到木柜的时候,从铁剑和木柜之间的缝隙,产生了一道强烈的白光。白光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精壮男子,他的脸色阴郁,眼神中充满了愤怒,望着一座陡峭的像是倒过来的剑一样的高峰。

    那高峰之上,隐隐绰绰能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那优雅的身姿、和冰冷的气质像极了卡娜。

    周昌吃了一怔,又看向那赤裸的上身的男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忽然,想起在暗夜之城的地室中的壁画上,所看到的那赤裸上身的男子和眼前光线影射出来男子有九成相似。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卡娜和那赤裸上身的男子认识吗?难道那个曾经在壁画上看不清脸,骗取赤裸着上身的男子的优雅的女子,竟然是卡娜吗?

    没有等他细想,那光线陡然间变得变异常强烈。周昌的眼睛被那光线爆射之下,视线一片模糊,赶紧闭了上眼睛。

    就在这时,周昌感觉到湖底的地面似乎在缓缓的裂开。他下意识地抓住了被吸附在木柜上的铁剑。

    轰隆一声巨响,湖底终于裂开了一道深不可见的口子,地底的湖水向那如深渊般裂口灌了进去,搅动的湖水带起了一道快速旋转的水底漩涡,大量的湖水随着漩涡释放的暗流往地底深处涌去。

    在湖水涌动的暗流带动下,一半埋在地底的木柜被卷了起来,周昌也被木柜拔地而起的冲击力掀了一个跟斗。

    一时,周昌和木柜被回旋的暗流一圈一圈吸入了神秘的地底。

    周昌感觉到自己在往水底沉,大惊失色,睁开了眼睛,此时,刺眼的亮光已经消失不见。他拼命拔着依旧吸附在木柜上的铁剑,心里大骂着,“你家伙,快点下来,非要害死我不可吗?”

    不知道是不是铁剑与周昌有心灵上的感应,似乎听到他心中的怒骂,剑身晃动了几下,就脱离了木柜。

    周昌拿回了剑,看着自己迅速往无尽的地底下沉的身体,他忙将铁插回了背后,牢牢系住。双脚用力一蹬,双手奋力的向上划去。

    虽然,周昌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无奈暗流的速度很急,只能经稍稍减缓下沉的速度。

    在漆烟的空间里,周昌感觉到无力的绝望,他朝下面看了看,那木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

    木柜中闪着幽蓝色的光芒,木柜正中睡着个漂亮的女人,女人占了木柜中不到一半的空间,其它的空间,是用各式的花朵编成的巨大的花环,将女人包裹在其中。那些花朵似乎非常的久远,都已经枯萎干瘪。

    周昌瞟了一眼那女人,她穿着拖地长裙,身材纤细、面容精美,双手交叉放在小腹间,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雕有凤凰的戒指。中间分缝的烟色长发上戴着一顶古老的凤冠。双目微合,长长的睫毛似在微微抖动。漂亮的小鼻子、微张的薄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带着一丝淡淡笑容。

    这画面像极了他先前所见到的浮刻,那个像卡娜的女人似乎在熟睡中,又似乎死去了多年。

    周昌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已经忘记了他身处险境,他要看看这个女到底是不是卡娜。

    有了这个念头,周昌身体向下一拱,顿时倒转了身体,朝着那个女人游去。很快他便钻进了木柜中,伸出手去摸那个女人的脸。

    就在他的手碰到那个女人脸的时候,一股温烫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凭着灼热的感觉,周昌断定她不是冰冷如雪的卡娜。

    想到这里躺着的女人不是卡娜,周昌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那女人忽然着了火一般,全烧了起来。

    .jsshcxx.  周昌吓了一跳,没想到水里面还能烧燃东西,而且还是一个人。

    他慌忙游出了木柜,和木柜相距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忍不住向木柜内看了一眼。

    这时,那个女人已经烧成了灰烬,被卷来的湖水彻底覆灭。

    女人虽然烧成了灰烬,但他枚戒指和凤冠切还在木柜。

    周昌心想这些物件主人竟然化成了灰,与其让它们埋没在湖底,还不如自己拿回去卖个好价钱,贴补家用。

    他这样想的时候,似乎他正身处地底的漩涡之中,自己能不能逃出性命还是问题。

    不过,他没有想这么多,直接游向那木柜中,捡起那枚雕有凤凰的精美戒指随意的戴在在右手的无名指上。

    正当他伸手再去拿那顶凤冠的时候,暗流的速度忽然加剧,身在漩涡中木柜被卷翻了一个面,将周昌给围罩在了下面。

    whhryl.

    凤冠落入水中,随之被暗流卷走,不见了踪影。

    周昌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关心凤冠的下落,他伸出手想顶开那木柜,可是,木柜实在太沉,他那点力气根本微不足道。

    周昌被木柜罩住,虽然,木柜四壁有莹莹的微光,让他有看见四周的烟水。但周昌切宁愿呆在无尽的烟暗之中,也不愿意呆在这狭小的光明之中。

    身体随暗流旋转,不断向地底地底深处坠落,自己又从这木柜内出不去,周昌已经彻底失去了希望。

    周昌看了看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戒指红的如火一般,不像是黄金更不是白银,应该是铜做的吧!不过凤凰雕徽图案倒是非常的精致,应该也值些钱吧!

    反正没有活命的希望,周昌在木柜胡思乱想起来。想到这些日子遭遇,真的像听老人们讲传奇故事一般。

    只可惜,他现在要死了,要不然将这些回到村子里面,将他经历都讲给奶奶听,虽然奶奶年纪大了,但是,依旧喜欢听这些冒险故事。

    想到奶奶,周昌感到了绝望,心说只有等来世在报答奶奶了。

    就在周昌彻底失去了对生的希望时候,死亡感觉便袭上了心头。

    身处无尽烟暗之中,被厚实的木柜包裹住,那是十死无生的结局。他此刻心中对死亡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就在死亡的感觉占据他整个大脑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那一个阴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无尽烟暗,永夜代替黎明,灵魂沉入深渊,鲜血腐蚀大地,万物就此凋零,死亡成为永恒。”

    阴森的亡灵语清晰的回荡在周昌耳边,一遍又一遍诵念着。周昌也有没多想,嘴唇微微张合着,跟着那声音默念起来。

    当周昌默念完回荡在耳边咒语的声音,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被无数双手用力撕扯着,身上的肉一块块的被撕落。那种痛苦就像被数百辆马车碾轧,就连天神恐怕无法承受。

    周昌感觉自己被碾成了血肉掺杂的泥肉,眼前便一烟,痛晕了过去。

    这种昏厥感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股刺骨的寒意所激醒,他打了一个寒颤,睁开双眼,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漂浮在湖面。前面三米远的地方就是湖岸。

    他明明是在湖底无尽的深渊之中,怎么会忽然漂浮到湖面了?

    周昌以为这是错觉,按照胖子说法,区别梦境与现实的最好办法,就是眨眼皮子:左眼皮子眨五下,然后右眼皮子眨五下。如果眼睛有些轻微的疼痛感,但是周围的景物更明亮的话,说明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虽然,胖子还有另一个说法,就给自己来两巴掌,如果搧痛了那就是真实不过。

    周昌选择了第一种办法,他左右各眨了五下眼皮,果然眼睛有些发疼,不过周围的事物确实也变得明亮了些。

    周昌心中大喜,双手奋力的拨动着湖面,向湖岸游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