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七八章章 孤独的迪尤莎

时间:2021-01-02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沉浸在再次相逢喜悦中的周昌听到哲聂说他身体内活死人的体质,竟然进一步的稳固,顿时想起背上长出那死手一般的人手事来,脸刷一下子变得惨白。

    他抓住哲聂的肩膀,想要说出他吸纳了数千阴魂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这种事有些匪夷所思,而且他怕安吉丽接爱不了,于是,硬着头瞎扯道:“确实遇到了很坟墓,哲聂大叔,你看我还有救么?”

    聂哲狐疑的看了一眼周昌,虽然他以前没见过拥有活死人体质的人,但是,按照书上所说,没有任何人一天之内,甚至说十年之内,能向周昌一样,将活死人的体质稳固到这种快要达到不死不灭的程度。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家伙岂能当作平常的人来猜度。

    哲聂看着周昌这副像是得了绝症,切又希望医生给他希望的痛苦表情,心底竟然产生了一种想掐死他念头。

    这个时候,老冯已经将那戒指看了一个遍,以他毒辣的眼光,竟然看不出那戒指的材质和来历,只听嘴里碎碎念道:“怪了,怪了,想不到我老冯摸了半辈子古董,竟然还是个半瞎子。”

    说着话,伸手将那戒指递给了周昌。

    周昌没有心思去看老冯递过来的戒指,接来过就直接套在了右手食指上。

    哲聂看到周昌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由皱了皱眉,他能感觉得到他们离厄赖瑞越来越近了,只要找这个邪恶的女先知,离他目标就近了一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不希望看到周昌这个最不稳定因素,有任何异变。

    权衡轻重之后,哲聂编了一套谎言,让周昌相信他身出现的活死的体质,会很快消失。

    而周昌以为他身上长出死人的手,应该就是受那活死体质所影响,听到哲聂的话,乐观的性格让他觉得,他会好起来的。

    心里乱糟糟的周昌心神稳定下来,他想到了胖子,但问老冯他现在怎么样了。

    老冯撇了撇嘴,很来淡的说,那家伙得好睡得香,过得很好。

    听老冯这么说,心下稍安。

    众人往营地走的时候,安吉丽娜又给周昌一个惊喜,她塔玛尔去找周昌时候,无意中找到了他的那把深渊之剑,现在就放在营地里。

    周昌听罢大喜,脚下步子迈的更快了。

    回到营地,休息一会,老冯忽然说,既然找到了周昌,大家也都很疲累,本来应该休息一天才走,可是他们的身上所带的水,已经维持不了两天了,必须尽快找到水源,所以,他希望大家现在就起程赶路。

    没有人有意见,于是,老冯让脚夫收起的帐篷,又好心的让受伤的迪尤莎骑到驴背上。

    可是他的好心,遭到了迪尤莎无情拒绝。

    老冯是个生意人,对于比迪尤莎还恶劣十倍的人他也见过,并没有因此而发脾气,只是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

    这一次队伍准备好之后,也不用老冯拿出星位盘定们,直接改由塔玛尔带路。

    塔玛尔带着众人一直向南走,沿路他感知着大山和森林的记忆,很快便发现了一条溪流,快要到傍晚他们来到他条溪流。

    眼见天快要黑了,老冯和脚夫们便在溪流的附近扎起了帐篷,周昌他们则去了树林捡木柴。

    等周昌他们捡完木柴回来,脚夫不但已经扎好帐篷,而且半皮囊里都装满了水。

    点燃了几个火堆,各自坐到熟悉的人群中,就着溪水吃起面饼来。不过,迪尤莎则拿了一个面饼,独自坐到了黑暗溪水边,

    周昌看着迪尤莎孤单的背影,忍不住好奇地问坐在一旁的塔玛尔,“塔玛尔,迪尤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看起好像不怎么喜欢和别人接触。”

    塔玛尔侧头看了眼迪尤莎,“我和她其实并不太熟,她曾经找我,帮她寻着过一个人。我利用探索者能力帮她找到那个人,结果,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时候,她就将那个人脑袋砍了下来。”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当时,我感到挺不起那人,就把迪尤莎给我的报酬,拿出了一部分,为那个人修了一座坟墓。”

    “再后来,迪尤莎又来找我,让我帮她找一个人。经过上一次的事,我本来不想答应她,可是,他这次的价钱出得很高,我找不出不答应她的理由。于是,我帮她找她想要找的那人,结果,那一次,他将那村庄的男人都杀了。”

    “这件事之后,我觉得自己成了她帮凶,发誓以后再要不帮她找人了。不过,我又对她很好奇,她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于是,我便对她身世展开调查。从一些人嘴里零零碎碎的叙述,我张于知道了她的身世。”

    塔玛尔说到这里,忽然听下来不讲了。

    周昌听得正入神,不由催促道:“你怎么到屯关键的时候就停下来了呢,快讲呀。”

    塔玛尔看了看正在咀嚼着干干的面饼的迪尤莎,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不知道我将迪尤莎的身世讲出来之后,她会不会杀了我。”

    缩在一角的太章冷哼了一声,“一个被通缉的杀人犯而已,有什么值得去讲的。”

    周昌看了一眼太章,他觉得太章和迪尤莎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二人都是一样的冷酷,一样的冷言少语不喜欢和其他人接触,一样的身手敏捷,一样的不太关心其他人的死活。

    想到这里,周昌心里产生了一丝恶趣味,如果太章和迪尤莎相互求对方的话,他们会怎么回答?太章应该会说,‘求我也没有用,人都要靠自己’;迪尤莎肯定会没头没脑的说,“别靠近,我不习惯。”

    周昌越想越觉得好笑,不由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见到周昌这般傻笑,太章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安吉丽娜和塔玛尔不由齐声问道:“周昌,你笑什么?”

    周昌摆了摆手,对塔玛尔说道:“没什么,你还是跟我们讲讲迪尤莎的身世,这样我们也好知道怎么和他相处。”

    塔玛尔听周昌这一么说,苦笑道:“和她相处的办法,就是离她远一点。不过,其实他身世也不什么秘密了。迪尤莎她出生在印加帝国南部,一座叫里奥的海边城市所管辖的一座海村里。”

    “她是人巫混血,生下的时候,就没有见过父亲,年纪稍大一点,也没有听她的母亲提起过她的父亲。可能因为她没有父亲或者父亲是异族的缘故,村里孩子不但不和她玩,还经常骂她是杂种。她的性格非常的孤僻,不爱说话。”

    “有一次,有一群孩子骂她是杂种,骂她的母亲是妓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和那群孩子打起来。结果,她打死了一人,其他的孩子也被打伤。这件事闹得很大,村民说她是灾星,要将她打死。不过,她在她母亲的掩护下逃走了,可是她的母亲切被愤怒的村民活活打死。”

    “后来,村民们试图找到迪尤莎将她杀死,可是后来的十几年里,都没能找到她的下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突然有一天,迪尤莎回到了村子,那个时候,她已经很强大了,她杀光了村里所有的男人,一句话也没留下就走了。从此之后,她成了印加帝国头号通缉犯,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找住过她。”

    塔玛尔讲述到这里,喝了一口水,“好了,关于迪尤莎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大概知道她的身世就可以了。”

    听到塔玛尔对迪尤莎的描述,一心向善的安吉丽娜不由皱起眉头,盘算着要让迪尤莎如何让迪尤莎向善为人。

    众人又聊了一会,天色也不早了,留下守夜的人,大家各自回帐篷里休息了。

    三个女人住一个帐篷,安吉丽娜趁着休息前,给迪尤莎检查了一遍伤势,然后,要为她诵念救世渡人的《难经》,可是迪尤莎根本不理她,自顾自裹着衣服,躺在一角便睡去了。

    塔玛尔冲安吉丽娜耸了耸肩,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想感化这家伙还不如去感化奸恶的野狼。

    安吉丽娜无奈的摇了摇头,和塔玛尔各自睡下。

    夜里的风很大,刮得帐篷猎猎作响,帐篷外面也发出呜呜咽咽响声,似乎预示着明天可能是不太平的一天。

    周昌睁开朦胧的睡眼,看了看帐篷透外进来的天色,灰蒙蒙的似乎还没天亮,看了看身边人都还呼呼睡着,摸了摸了头发,便又躺了下去。

    睡意刚刚上来的时候,忽然从帐篷外面传来了声惊叫,周昌猛地坐起了身,睡意全无。在看周围的人,他们也被那叫声惊醒,一个个都坐起了身。

    众人连眼屎都没来得及擦,便奔出了帐篷。

    来到帐篷外面,他们发现地上躺着两个人,严格的来说,他们应该算是干尸。因为那两个人全身干瘪,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水份和血液。如同长满褶皱树皮的皮肤紧贴在骨架上,已经分清他们的身份。

    在那尸体一旁瘫坐着一名脚夫,一脸惊恐的说道:“他们是小麻和大成,昨天下半夜是他们两个守夜。一定是被怪物吸干了血。这里不能在在呆了,我要回去。”

    他说着,双手抓着头发哭了起来。

    其他六名脚夫也开始窃窃私语,先前大逵死了,老冯骗他们是意外,他们可能会相信,可是现在小麻和大成也死了,而且死状这么惨。他们商量着是不是应该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周昌看到那两具干瘪的尸体,不由想起自己将在腌腐洞中吸纳的那些死尸,他们和这着两具尸体的形状何其相似。

    他心里产生了一个不好念头,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将他们吸成人干的,但是,自己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正在周昌莫明其妙纠结的时候,阿光忽然指着迪尤莎说道:“我昨天晚上出来方便的时候,看见她鬼鬼祟祟的在溪边画着什么,当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来倒是觉得挺古怪。”

    他说虽然没有说出两名脚夫是迪尤莎杀,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石敢当也点了点头,“迪尤莎本来就一个杀人通缉犯,听你这么一说,昨晚的事应该八成是他干的。”

    周昌看了一眼这个看起来憨厚的男人,他真没想到说出的话竟然这么狠绝,难道他不知道这般说可能会害死迪尤莎吗?

    听到石敢当这么一说,那些脚夫都用凶狠的眼光看向了迪尤莎。这个女人没来的时候,大家都好好的,她一出现,就有人死,不是她还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