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七十九章 灵魂腐蚀者

时间:2021-01-02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为我们死去兄弟报仇。”脚夫们彻底愤怒了,拔出他们随身携带的弯刀,大声叫道。

    老冯看了看那些接近疯狂的脚夫,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迪尤莎杀了人,但是这已经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安抚人心,不然没了人手,既使找到宝藏,他们也很难回去。

    由于,迪尤莎已经有杀人的前科,现在又有石敢当指证,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是迪尤莎做的。

    那名叫阿光的猎魔师已经拔出剑,指向了迪尤莎。

    周昌虽然迪尤莎接触不久,但是从来你不招惹她,或者靠近她,她是不会平白无故杀人。

    周昌想站出来为她说话,可是切被安吉丽娜抢先了一步,只见她双手张开,护在迪尤莎身前,“事情还查清楚,你们不能就这么对待迪尤莎”

    看到安吉丽娜站出来,老冯头就感到大,这个姑娘也不知哪个师傅交出来,恁得这么缺心眼。

    石敢当笑了笑,“你不说是她杀的,那你说是谁杀的?难道是你吗?”

    安吉丽娜皱了皱眉,“我们先前曾遇到亡灵,也许是那些亡灵所为。”

    赫耳曼也附和着点头道:“是呀,是呀,也只有亡灵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塔玛尔也站出来说道:“我和迪尤莎认识很久了,她杀人的手段就是一刀抹在那人脖子,向这种将血液吸干的勾当,她可不了。”

    阿光不等塔玛尔将话说完,便反驳道:“你倒是为会她说话,她怎么杀人,我们又没有看见过。”

    当众人相互争执的时候,太章似是漫经心走到那两具干尸身边,蹲了下来,在那人身上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明显的伤口,他又走到另一具尸体,蹲下来查看,同样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这个时候,两帮人吵得更加厉害,太章不由皱了皱眉,站起身冷冷说道:“你们这般吵下去,一天了得不出结果。不如让塔玛尔用她的探索之力,对两具尸体进行记忆探知,不就知道是谁杀了这二人。”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阿木忽然说道:“不行,塔玛尔和迪尤莎是朋友,就算探知到了真相,敢未必会如实相告。”

    阿木的声音有些僵硬和低沉,不要像用舌头说出的,倒像是从喉咙中发出。不过,他本来就很少说话,所以大家也没有在意。反而他的话,让两边的人又吵了起来。

    太章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哲聂看去,哲聂像一个事不关己的人,冷眼看着这一切。

    虽然,哲聂的脸用面纱蒙住,但是太章还是能从哲聂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嘲讽。那种嘲讽,并不是一帮人看另一帮人出丑,眼神中所露了的嘲讽。而一个种族,对另一个种族的蔑视的嘲讽。

    太章被哲聂的这种眼神所激怒,决心自己找到答案,他不顾其他人的争吵,又走到了尸体边,仔细观察那些尸体。

    他发现这两具尸体全身都瘪附在骨架上,但是两具尸体的脸腮切微微鼓起。他皱起眉,伸出手捏在一具尸体的脸腮上。

    那具尸体被太章这么一捏,上下的嘴唇便咧开了,露出了两排牙齿,牙齿之间的细隙中,有几条血红色、像头发一样细的虫子。

    这虫子本来还在轻快的蠕动着,可是甫一见到阳光,身体顿时冒起了黑烟,噗地一声,竟然燃了起来,很快就烧成了烧成了灰烬。

    太章皱起了眉头,死尸嘴里为什么会有虫子?难道他们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可是,大家都是一起吃面饼,而那面饼是阳晋城购买的,而那死尸嘴里的虫子非常的稀有,商人可不可能冒死寻这些虫子,放在饼里害人。

    “除了吃面饼之外,”太章皱起了眉头,苦苦思索着,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溪水的问题?”

    想到这里,太章额头冒出了冷汗,若真是溪水的问题,这里所有的人都喝过,谁也跑不了。

    他站起身,径自向溪边走去,溪水清澈见底,根本看不到任何浮游的虫子。太章心中稍安,可是脑袋中疑问切更浓,虫子既然不在溪水,那又是从哪里来的?

    要弄明白这虫子的来历,现在只能去看另一具尸体的嘴了。

    太章走到那些仍在争吵的众人面前,忽然说道:“我已经找出了线索,你明要不要看看?”

    听太章这么一说,所有人的都静了下来,跟着他向那边的尸体走了过去。

    太章蹲下了身体,双手捏在那尸体的脸腮上,“注意他牙齿间的缝隙,你们看仔细了。。”说着,手上一用力,那死尸的嘴便咧开了。

    那人张开嘴,牙齿缝里果然也那些血红细不的虫子,这些虫子见到阳光,身上也冒起了黑烟,很快烧成灰烬。

    众人看罢都是木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

    “血尸虫”哲聂不知道何时也凑近了人群,看着那些灰飞烟灭虫子,皱起眉头喃喃道。

    虽然,他的声音很小,但是站在他旁边的周昌还是听见,便问他道:“哲聂大叔,你知道这虫子的来历。”

    周昌的声音有些大,在场的人都听到了,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哲聂。

    哲聂扫了众人一眼,“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诉你们。这个脚夫嘴里的虫子叫作血尸虫。”

    听哲聂这么说,石敢当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血尸虫是巫族炼蛊师炼出来的一种蛊虫吗?”

    哲聂摇了摇头,“血尸虫其实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寄生虫,也可以说他们是一种特殊的亡灵。”

    看到众人一脸不解的表情,哲聂又说道:“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这种血尸虫已经在大陆上消失了几千年了。”

    “血尸虫只要不见到阳光,有血肉吸食,它们可以存活几万年。这其间,他们会不断的长大,长到和人一样的身躯的时候,它们会像昆虫一样,成为一个蛹的形态,蛹破之后,他们就会化为人形,成为一个灵魂腐蚀者。”

    “灵魂腐蚀者?真的有灵魂腐蚀者的存在吗?”塔玛尔等人不由失叫道。

    周昌虽然不知道灵魂腐蚀是什么,但是看到众人脸上露出的惊恐表情,应该是一种可怕生物。

    太章忽然说道:“是不是灵魂腐蚀者,让塔玛尔用探索之力,探知尸体的记忆,自然就会有结果。”

    众人点头赞同太章提意,塔玛尔冲众人点了点头,蹲在具尸体旁边,将手放在尸体的胸口,微微闭了双眼。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塔玛尔,没有人敢发一点响声。

    塔玛尔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没过多久,她额头便冒出豆大的汗珠,脸部肌肉不停抽搐着。

    又过了一会,塔玛尔陡然缩收回了手,倒在地上,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脸也满是惊恐之色。

    众人虽然很知道到底什么东西杀的这两个人,但是见塔玛尔就成这般模样,一时也不好意思让前问她。不过,他们脸上都露了一阴郁之色,显然是受了塔玛尔的影响。

    安吉丽娜走到塔玛尔身边,蹲下身,将塔玛尔扶抱在怀里,一旁安慰她,一边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过了十多分钟,塔玛尔心绪平稳许多,她抬眼看了看众人,忽然说道:“那个人是从我们其中一个帐篷里走出来,他身上爬满了虫子,有大有小。我努力去看他的脸,可是怎么也看清楚。两个脚夫好像和那人很熟,他们相互打了招呼。突然,那家伙伸出双手,掐出了两个人脖子,使他们叫不出声。他用舌头伸入两个嘴里,不停的吮吸,直到把两个人都吸成干尸。”

    “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那人是从我们的帐篷里走出来的?”阿光指着一脸平静的迪尤莎,“肯定是这个女人了。”

    “对,就是他。”那脚夫亮出弯刀,恶狠狠盯着

    这个时候,太章冷不防说道:“石敢当不是说昨天晚上,他看到迪尤莎坐在溪水边吗。那个时候,人应该没有死吧。按照石敢当说法,最没有可能杀那两名脚夫的才是迪尤莎吧。”

    他这么一说,阿光和那些脚夫都愣住了,不知道反驳他。

    太章又接着说道:“这个时候,大家如果相互猜忌,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正好中了那个藏在我当中的灵魂腐蚀者的圈套。”

    他说话时候,将众人一一扫过。被那他具有洞察力眼神看到人,不由都望后退一步。

    太章的目光最后落在石敢当的身上,他给太章第一印象就很不好,看以老实样子,切透着一股狡猾劲儿。

    听太章这么说,大家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太章的说法。

    老冯更是向太章投来佩服眼光,心说这小子现在不过十五六,心思就如此缜密,将来可能会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有了这个想法,便有意无意的起了和太章结交之心。

    脚夫们终于冷静了下来,他们将死去的两名脚夫的尸体,埋在了溪水边,然后给他们各立一块木碑。

    周昌见事情已经被太章按了下去,便回帐篷里照顾胖子去了。

    迪尤莎见误会似乎解除了,紧握着双刀的手松开了,独自走到溪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

    塔玛尔怕那些脚夫还会对迪尤莎报复,便跟着走了过去。

    “塔玛尔,告诉那个人是谁?”迪尤莎虽然没有向后看,但她切凭着来人脚声,判断出了走过来的人。

    塔玛尔一时没有明白迪尤莎话里的意思,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迪尤莎指得是那个灵魂腐蚀者,“不是说了,我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

    迪尤莎冷哼一声,“你真想连我一起骗吗?”

    塔玛尔愣了一下,随即发出一声苦笑,在迪尤莎身边坐下,俯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我说,我看到的是周昌,你信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