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八十章 猎奇

时间:2021-01-02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迪尤莎眉头皱了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塔玛尔,似乎对她的话非常的怀疑。

    塔玛尔见她如此,不由又苦笑一声,“不但你不相信,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所以我才没有说出来。”

    她说完,二人便很长一阵时间的沉默。

    而这个时候,埋葬完同伴们其他七名脚夫,向老冯吵着,说遇到这种鬼怪之事,他们离开这里回去。

    老冯一听他们要走,头顿时大了,便说给他们再多一倍报酬,请他们留下。

    脚夫们商量最后,还是不愿意留下,无奈之下,老冯只能付给他们全部报酬,然后又将死去了三名脚夫的报酬加了一半,让他们带回给那三名脚夫的家人。

    脚夫们见老冯为人错,劝他跟他们一起,别为了钱丢性命。

    老冯将棺材本都押了进去,让他现在走,还不如让死在这里。他谢过脚夫们的好意,并送了他们一程。

    脚夫们走的时候,给他们留下了三头驴子、两个帐篷、还有两个装水的大皮囊,另外有一些面饼。

    老冯回来的时候,石敢当、阿光、阿木他们三人,已经收好了帐篷,和其他行李。

    哲聂这个时候,则聂了面纱,在河边洗着脸,既然脚夫们走了,他也没有必要在隐瞒自己兽人的身份了。

    周昌照顾着胖子,顺便问起一旁的安吉丽娜关于灵魂腐蚀者的事情。

    安吉丽娜知道的也并不多:亡灵靠阴腐的东西为生,而灵魂腐蚀者需要吸食活物的鲜血为食。

    她说到这里,洗完脸向他们走来的哲聂又补充说,灵魂腐蚀者因为要靠吸食鲜活之血,所以被其他的亡灵看做是异类,并不承认他们是自己同族。因此,他们失去亡灵放庇护,加上他们这种残忍的生存方式,遭到其他种放唾弃,所以早在几千年前,就被遭他其他种族毁灭性的捕杀。

    说也奇怪,被追杀的灵魂腐蚀者竟然在不断进化,到后来他们竟然可依附在活人的身上,凭着普通人外表,他们列容易作恶。

    不过,他们最终没有逃了灭绝的命运,被创造出禁忌系魔法的昆兹玛索,用禁忌魔将他们逼出了活人体内,全部杀死。几千年间,没有在见过灵魂腐蚀者的活动。

    哲聂尽量简略的叙述,但还是说了很多。

    不过,等哲聂讲完,周昌还是没有弄明白灵魂腐蚀者为什么叫灵魂腐蚀者?

    哲聂看了周昌一眼,说道:“因为,当他进入你体内的时候,不断会控制你的思想。而且时间一长,他就会像带有酸性的液体一样,腐蚀的你灵魂,让你永远不能轮回或者重生。”

    周昌闻言不由打了个冷颤,心想这么恶毒的生物,怪不得连黑暗的亡灵也不愿意接纳他们。

    这时,哲聂又说道:“那个家伙,可能就隐藏我们某一个身体内,大家要小心。”

    安吉丽娜点了点头,准备将哲聂告诉老冯他们。可是,还没有等他站起身的时候,赫耳曼那个大嗓门的诗人,已经大声的将哲聂的话告诉了其他的人。

    听到哲聂说那个什么灵魂腐蚀就隐藏在他们某一个人身上,老冯先是打一个冷颤,然后后悔起答应接下这单生意了。

    一阵神伤之后,老冯还是叫齐了众人,由塔玛尔带路,向着厄赖瑞所在之地而。

    塔玛尔又看了一遍哲聂手中的地图,厄赖瑞所在的那座高山非常的奇特,就像一个圆形的石柱,越向顶峰越是尖细,像一根长矛,因此塔玛尔戏称那厄赖瑞住在长矛之山上。

    在山石嶙峋的大山中行走,比平坦的大路慢上一步不说,而且使出的力气至少大上三倍。

    没有过他们走进了一座大山,一向不吟唱两首诗歌就会难受的赫耳曼,此时喘息粗重,擦着额头上的汗的,一脸的苦相。

    周昌一边要照顾胖子,一边还要赶路,不过他从小在山里长大,早已习惯了走山路,所以他还没有赫耳曼喘得那么厉害。

    老冯是个行商摸宝出生,脚下不知道生了多少老茧子,只是年纪大了,力有不逮,所以他比赫耳曼喘得还好厉害。他望了望天,太阳已经挨近了落日之山,而他们切处在大山陡峭的半山腰。一咬牙坚持将这段路走完,然后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在赶路。

    穿过狭窄的山路,他们进入了山林之中,天色也不早了,老冯便让大家在这里休息一晚。

    于是,众人扎好帐篷,生了一堆火,众人围坐火堆边,默默吃着面饼,谁也没有说话。

    不过,众人当中切不包括迪尤莎,她拿了一个面饼,便坐到一个阴暗的大树,咀嚼起来。

    吃完的晚餐,便开始安排晚上放哨的班次。周昌和太章两个年轻人守上半夜,石敢当、阿光、阿木守下半夜。

    商议决完之后,因为脚夫只留下两个帐篷,三个女人进了一个帐篷,除了周昌和太章守夜之外,其他人则进了另一个帐篷。

    周昌见众人都进了帐篷,只剩下他和太章两个,他顺手在火堆里添了一些木柴,想和太章说些什么,可是又找不到什么话题。于是,便把玩起那深渊之剑来。他越看这剑,越像那黑色湖水,犹如深渊随时会将人吞没。

    树林的周围,生活在夜里的昆虫和野兽,发出各种刺耳的声音,伴随着呜呜的风声,让人有一种处身于地狱大门外听着亡灵大声争吵的感觉。

    周昌不经意间又想起了背后长手的手,他将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可是,他越刻意的去阻止,那画面越变得清晰。

    他想转移注意力不去想,只好硬着头发对太章说道:“太章少爷,你说谁最有可能是那个灵魂腐蚀者?”

    太章盘腿坐在火堆边,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听到周昌的话,缓缓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周昌,忽然说道:“那三个猎魔师都有可疑。”

    周昌只是随口问一问,没想到太章会回答他,听到太章这么一说,不由愣了下,随即说道:“那下半夜他们三个人守夜,会不会出事?”

    太章瞥了周昌一眼,“所以现在你就闭上嘴,让要安静的休息一会,下半夜我将这着家伙揪出来。”

    周昌撇了撇嘴,“你的符咒不是可以查出妖魔鬼怪吧吗?”

    修道符纸确实可以用来查出异类,但是,异类若是能附在人身上,就会将他异族的气息给掩盖住,任你道术通天,也没有办法。

    不过,太章并没有向周昌解释,对于他来说,认识周昌只是偶然,这一次帮助他解除了胖子的灵魂禁锢,算是还清了人情,以后不会再和他来往,和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周昌见太章睁开的双眼又微微闭,似乎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好拿起剑四处走走看看。

    时间很快到了下半夜,周昌和太章回到帐篷里叫醒了石敢当、阿光和阿木三人。

    三人揉着惺忪的睡眼,挺着懒腰打着呵欠走出了帐篷。

    等他们三人走出帐篷,太章便坐在帐门边,将帐门掀开一缝隙,朝外面看去。

    周昌觉得好奇,也将脑袋探了过去。

    石敢当等三人此时正围坐在火堆边,阿木默默地给火堆添着柴,阿光则给他们讲着笑话。石敢当切四周张望着,看起好像在探看周围的情况。

    阿光讲了几个笑话之后,似乎有些累了,便抱着头躺在了地面。而阿光似乎委厌恶火光,添完柴之后,他但坐的离火堆光很远。石敢当还是那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周昌看得了大概一个小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疲倦之意袭来,不由打一个呵欠,对太章说了一声自己困了,但摸到了一个空位,躺着便呼呼大睡起来。

    周昌这一觉睡得很沉,可是好梦不长,很快他被便人叫醒了。

    叫醒周昌的是老冯,周昌睁开眼睛看向老冯时候,天色很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周昌可以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

    周昌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老冯见周昌坐起身,便道:“阿光死了石敢当和阿木昏迷不醒。太章不见了人影。”

    “什么,阿光死了?太章少爷不见了?”听到这个消息,周昌顿时没有了半分睡意,随着老冯一起走出帐篷。

    刚一走出帐篷,周昌便看见哲聂和安吉丽娜、塔玛尔几人或查看着尸体,或救治着昏迷的人。

    只有迪尤莎紧紧握着双刀,注视着黑暗的树林。

    哲聂看到周昌朝他们走过,脸上一脸茫然,便说道:“夜间,老冯起床方便的时候,一出帐篷便发现石敢当和阿木昏了过去,而阿光则变成了干尸。由于过度惊吓,他惊叫出声。我们是听到叫声跑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准备叫醒太章,可是在帐篷里没有发现他,我以为他听到动静先出来了。可是我一问老冯,他说根本没有看见太章。”

    性急的塔玛尔见哲聂说了半天没说到正题,便抢过发他的话头问周昌道:“你昨天你和太章一起守夜,他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周昌正想着哲聂的话,心说你想叫醒太章,为什么不连我一块叫醒,难道我就帮上忙吗?

    正胡思乱想着,听到塔玛尔的问话,周昌想了想说,“我和太章守夜的时候,我问他谁最有可能会被灵魂腐蚀者附身,太章告诉我三个猎魔师最有可能。于是,等到下半夜他们守夜的时候,太章便躲在暗处监视他们。我觉得他们很正常,加上走路很疲惫,看了一会,便先睡了。”

    他说到这里,塔玛尔全便摆手让他不要说了,他的话里没有任何有作的信

    “你确定没有撒谎?”塔玛尔对周昌的话非常的怀疑,因为就在刚才,塔玛尔用探索之力,感知到了阿光尸体的记忆画面,杀死他的人和先前杀死两名脚夫的人同样是周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