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八十六章 无限恐怖(下)

时间:2021-01-02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杀死了华丹,脑袋微微侧向了一边的石敢当。

    周昌的这个动作,让石敢当全身发软,扑通一声竟然倒在了地上。

    呃呃呃,周昌喉头中又发出这种极其瘆人的声音,夹杂着走路时那种骨骼断裂的咯嘣声,让本来就惊惧的安索人,不由都冒了冷汗。

    “娘的,这小子太邪门了,我我们还是逃,不对,我们还是撤吧。”一名安索人哆嗦着说道。

    本来众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只是碍着脸面没有人说逃走的事,可是一旦有人提出来,大家都不由自主地点头附和。

    就当要走的时候,那名摁住太章的安索人,提起了刀,正准备去抹太章的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处于混沌中周昌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太章不应该被杀死。也就是这一个念头,行动缓慢的周昌忽然速度变得异常的敏捷,眨眼间,便来到了那名安索人身边。

    那名安索人吓了一跳,准备砍抹在太章脖子上的刀,下意识地砍向了周昌。

    那名安索人由于极度害怕周昌靠近自己,手中刀挥砍的力度竟然暴发出了平时的两倍,而不但力量在了许多,就连速度也非常的快。

    刀光一闪,周昌的人头竟然被砍了下来,滚到了一边,那没有人头的身体晃动几下,扑倒在了地上。

    砍掉了周昌脑袋,本应该露出胜利的微笑,可是这名安索人全身切抖个不停,更像是一个战败的士兵。

    一众安索人也都死死瞪着周昌,从他们眼神可以看出,他们根本不相信周昌就这么容易死了。

    “他,他这次会出现在哪里?”一名安索人打一个哆嗦说道。

    他的话刚一出口,众人下意识地扭头向身后看去,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小子这一次会不会是真的死了?”又有一名安索人说道。

    “要不你过去看看?”从地一爬起来的石敢当,这个时候说道。

    那人脸上抽搐了几下,“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都他妈是像个娘们,爷爷我去看看。”一个身体长得粗壮男人抖了抖肩膀,大步向周昌滚落的人头走了过去。

    那人头的脸部朝着下面,看不清相貌。粗壮男人皱了皱眉,弯下腰双的捧起了那个人头,调转了面一看,饶是他胆大如斗也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失声叫道:“是华丹大人的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后颈子一凉,随即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他伸手去抓后面的东西,他的手摸到了光滑的毛发,他想抓住那毛发扔出去。可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全身的血液被贪婪的吮吸着。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手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抓在那探到的毛发上,五根指头都无法攥紧。

    很快,他双眼也失去了神采,粗装的身体,只剩下堆附在骨头上包在皮上。

    粗壮男人缓缓的倒下,他的身后露出一个人来,正是那诡异的极点的周昌。

    看到周昌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几乎都要崩溃了,这家伙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所认识的范围,此刻在他们脑袋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没有人犹豫,大家一起拔腿朝着一边树林里跑去。

    可是,他们没有跑出多远,周昌便在站在他们身前,没有等他们反应过,周昌的后陡然间,伸出七八只灰白色的手来,闪电般抓他了跑在最前面几人的脖子,用力一拧。那些人脑袋一歪,再也没有了气息。

    一众安索见到周昌背后长出来的灰白的手,瞬间杀死七八人,手中大刀不由都举了起来横在胸前。

    周昌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这个动作,迈步向一众活着安索人逼近。

    他前走一步,一众安索人就向后退了两步。渐渐退,他们退到石壁下面,已经无路可退。

    面对周昌这个杀不死的怪物,他们似乎只这束手等死。可是,人对活下来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现在,面对眼前这个怪物,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唯有死拼到底。

    不知道说了一句,“娘的,横竖都是个死,不如跟这个小子拼了。”

    这一声吼,顿时激起一众安索人残存的勇气,更准确的说是对活命的渴望。一众人抡起了大刀,向周昌砍了过去。

    眼看那些明晃晃大刀就要砍在周昌身上,可是周昌动也未动,任凭那些人将他砍倒在地。身处在愤怒和恐惧中的安索人早已失去了理智,他们见周昌倒下,并没有停下,手的中刀拼命的往周昌身上砍着,直到将连周昌的骨头都剁成了肉沫。

    “他,他死了没有?”一名安索人兀自不敢相周昌已经死了,说着话下意识的朝后望了一眼。

    他这个举动,让其他人打了一个哆嗦,也忍不住朝后望去,身后除了山壁之外什么也没有,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石敢当忽然指着从地上爬起来太章说道:“那个叫周昌的家伙邪门的紧,我们杀了这个家伙,快离开这里。”

    华丹死了,这里石敢当算是领头人,听他这么一说,大家又都抡起刀,准备砍向太章。

    可是,当他们的刀举过头顶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咯嘣咯嘣骨骼断裂的声响。

    这群安索人听到这种声音,脑子里下意识地就会想起周昌来,他们缓缓转过身,只见横躺在那地上八名安索人的尸体当中,有一名安索人用手撑着,缓缓站起身来,那人正是周昌。

    “谁,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一名安索人带着哭腔说道。

    其他的安索人也已经快要疯了,他们不知道该不该冲去砍杀周昌,因为,用兵器砍杀他似乎根本没有作用,他们现在只能等死。

    就在一众安索人陷入绝望的时候,石敢当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他好像可以任意转换他与死尸间的位置,我们只要将这里的死尸都剁成肉酱,他就没有办法了。”

    经石敢当这么一说,一众安索人也想到起初砍杀周昌,出现的是死去的络腮胡,后来砍杀周昌,出现的又是死去的华丹,刚刚将周昌剁成了肉沫,他切从死去的八具安索人的尸体爬起来。种种迹象,似乎刚好印证了石敢当所说。

    有些事情之所以诡异,让人害怕,是因为你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弄清楚来龙去脉,害怕的心理就会消失,也会正常的面对。一众安索人觉得自己弄明白了周昌杀不死的原因,所以他们并没刚才那恐慌,众人定了定神,决心冲过去将周昌连同其他几具尸体全部剁碎。

    石敢当也将弩箭装填好,对准了周昌。

    周昌看到那些安索人向他冲过来,身体向退了数步。

    众人见周昌如此,更加笃信他们已经找到杀死他办法,脚下又加快了几分,眨眼间便冲到那七具尸体近前。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那七具尸体的嘴陡然间张开,露出一个人头。那人头脸上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一张嘴占据了大半个脸,没有鼻子,一双眼睛像是裂开的细缝,根本看到到眼珠。

    看到这些从尸体口中吐出来的人头,众人不由愣了一下。

    就在他们愣神之际,那些怪异的人头忽然张开了那巨大的嘴。从他们的嘴中,飞出无数只手指般大小的黑色的小蝙蝠,它们像一阵阵龙卷风,卷在一起扑向一众安索人。

    那些蝙蝠在阳光的暴射下,燃了起来,散发出阵阵的黑烟,无数被烧断翅膀落在地上黑蝙蝠,依旧扑腾着翅膀朝安索人行去,只掉被阳光烧成了灰烬。

    裹在里面没有被阳光照到的蝙蝠,依旧朝着那些安索人飞去。

    看向这种奇怪的景象,一众安索人感到更加的惊疑,相互间对望一眼,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冲过去剁那些尸体。

    就在这时候,几只黑色蝙蝠已经飞到了安索人的身边,他们下意识地用手去挡。

    那些蝙蝠看到挡过的手,泛黑的眼睛的变得通,张开嘴露出森白细小的牙齿,朝着安索人的手指咬去。

    被那蝙蝠咬到的人,手指瞬间变黑,那黑色快速地染黑了整条手臂,很快将整个人都染成了黑色。

    那些被染成黑色的人,在阳光的照射下,感到自己就像身处在烈火炙烤一般,发出阵阵的焦臭和黑烟。

    他们发出凄厉的叫声,滚倒在地面痛苦地挣扎着,直到身体随风化去,剩下一堆升腾起袅袅黑烟的白骨。

    冲在最后面石敢当吓了一跳,转头向后就跑,他跑到山壁旁,整个身体都贴在山壁上面。

    这时,一群蝙蝠冲他飞来,他的心猛地一紧,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谇如何反应。

    那些蝙蝠起初聚集的有人的腰一样厚重,可是飞到三敢近前的时候几乎全部被烧成灰烬,剩下几只眼看就要扑到石敢当的身上,情急之下,拗断了山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朝那和蝙蝠砸了过去,正好砸在它们的身上。

    石敢当看着朝他飞来的蝙蝠,一个个被烧成灰烬,然而后面的紧接着跟上来,那疯狂的举动,和狂热的信徒为自己信仰的真神扑死一样,在它们眼中似乎没有死亡,只有对某种神秘事物的渴望。

    渐渐的,从那七人怪异的人头的大嘴飞出来的蝙蝠几近死绝,那七个人头这个时候也闭了嘴,缩回了那七具尸体的嘴中。

    石敢当四周扫一眼,发现站着的人只剩下他、太章,还有那让他战栗的周昌。

    周昌歪着,看着那些被蝙蝠咬过之后,被太阳的光芒化成灰烬的安索人,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发现远处的石敢当,正看着自己。不由回瞪了他一眼,然后缓缓向他走了过去。

    咯嘣咯嘣,周昌走路所发出的这种瘆人的怪声,加上那充满死亡诡异气息的身体,让石敢当完全彻底的崩溃。他跪倒在地上,扔下了手听硬弩和青钢剑,低着头哀求道:“大,大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羞辱大人。饶过我这一条狗命吧!”

    他话说到一边,瞪着溜圆的双眼,就看到一双脚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时候除周昌,他想不出这会是谁的脚。

    想来觉得可笑,这群进山寻找宝藏的队伍当中,石敢当最看不起的就是周昌,可是偏偏这家伙竟然是厉害,不应该说是最厉害,应该说是最恐怖的人。自己侮辱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般作贱,能不能让这家伙心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