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八十七章 人剑共鸣

时间:2021-01-02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等了半天,石敢当也不见有人回答他,要不是听到那从喉头中发出呃呃呃的声音,还有脚下的那双脚,他几乎认为自己在做了一场梦。

    他不敢抬头,生怕周昌看到自己的脸,会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时动了杀机干掉自己。

    就在石敢当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他的肩膀。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正要抬起头的时候,忽然感觉那只手像钢条一样扣住了他的肩膀。他感觉那自己的骨头都要被勒碎了,忍不住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石敢当感到莫名的惊恐,他猛地一抬头,忽然发现自己被周昌拎了起来。周昌正用那双幽深如渊的眼睛看着自己,石敢当心都快跳出来了,求饶话到了嘴边,切由于身体的颤抖竟然无法说出口。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不远处的太章忽然说道:“周昌不要杀他,留着他还有用处。”

    听到太章的话,石敢当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不停的点着头道:“不,不要杀我。让,让我做什么都行。”

    周昌歪了歪脑袋,缓缓的松开了手。

    这一松手,没有心量准备的石敢当一下子摔倒了地上,他想揉一揉被周昌捏得快要断了的肩膀,可是他有怕自己动静太大,误引起周昌误会,只能咬着牙默默的忍受着,没有过一会,他额头上便冒出豆大的汗珠。

    咯嘣咯嘣,那瘆人的再一次响起,那声音每响起一次,石敢当都会不由自主地抖一抖肩膀。他匍匐在地上,只到那声由近及远,变得越来微小,他才敢微微抬起头,打量四周。当他看到周昌走到了太章身边,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家伙一时之间不会杀自己了。

    就在石敢当暗自庆幸捡回了一条命的时候,忽然感觉双手像是被放在烈火中炙烤一般,他又低下头朝自己的手看去,不知何时他的手已经变成黑色,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黑色的浓烟和阵阵焦臭味。

    “不——!”石敢当跳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像一堆被大风吹散的黑沙,迅速扬起,心中恐惧到了极点。他拼命的奔跑着,想找一个地方躲避起来,终于让他看到了一山洞,就在他冲进山洞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烧得只剩下了一堆骨架。

    他‘啊’了声,头骨便从脖骨上摔了下来,然后整个身散落成了无数碎骨,堆叠在一起。

    太章看到周昌向自己走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因为自己的骄傲,他从来没有正眼打量过周昌。可是现在,他已经无法忽视他这个从小就生活在山里的同村少年了。

    带着强大死亡气息的周昌,向是地狱归来的亡者,索要他曾经失去的一切,一步一步向周昌走来。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睛,凝视着太章。那种注视让太章感到莫名窒息,让他几乎产生自己会被那双眼睛吸进去的错觉。

    太章又向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山壁上,直勾勾的看着周昌,他能感觉到这个时候的周昌身体并不属于周昌,而是一个地狱深渊通往大陆之上的空间之门。

    “你连我也要杀么?”太章皱起了眉。

    太章不说还好,话一出口,周昌身体猛地向前一倾,闪电般冲到太章的身前,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抵着山壁提了起来。

    太章并没有挣扎,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强大的周昌面前,他的反抗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加的痛苦。他冷冷的盯着周昌的眼睛,似乎是想在临死之前,看看那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神秘的事物。

    “不能杀他……”

    周昌似乎恢复了些许的清明,潜意识里的一个声音告诉,他现在所要杀的人是自己的朋友。

    而就在周昌掐住太章脖子的手微微松开的时候,那一个阴森的声音忽然响起,“难道你忘了他们对你的侮辱吗?杀了他们,一个也不能留!”

    杀?不杀?

    恢复了一些意识的周昌,感到有些迷茫,他犹豫不决,脑袋左右摇晃着,发出咔咔的响声。

    太章似乎看出了周昌的犹豫,忽然说道:“周昌,稳住自己的心神,让自己思想来支配自己,莫要让那些不明的意识控制了你。”

    话音未落,那一个阴森的声音一次响起,“他不是好人,他一直在欺辱,别相信他的话,快杀了他。”那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似乎被太章戳中了关键。

    “让自己的思想来支配自己?”周昌喃喃念道,“让自己的思想来支配自己,莫要让那些不明的意识控制了自己?”

    周昌反复诵念着太章的话,似乎从他的话中悟到了什么,他极力回想起关于本属于自己的记忆。陡然间,他只觉头痛欲裂,掐住太章的忽然手松开,抱着头发出一巨吼,“我到底是谁?”

    那吼声犹如沉睡了数万年的巨龙,醒来之后的第一声怒吼,将方圆十里的飞鸟都从树林里惊得飞上了天空。

    随着周昌的吼声,他背后的那把深渊之剑像是被附着了生命,不停地晃动着。忽然,像一只愤怒的飞鹰冲天而起,砰地一声插入山壁之中。

    深渊之剑插入山壁中兀自震颤不止,发出一阵阵清鸣之声,那声音异常的刺耳,就像有人在耳边用指甲拼命抓挠光滑金属一般。

    太章感觉耳膜要被扯破了一般,忍受不住这种声音,不由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那深渊之剑所发出的震颤之声,其他人听到都会觉得心慌气短,定力不强的甚至会昏厥过去。可是,在周昌听来好像是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周昌似从梦中陡然惊醒,看向那把他所命名的深渊之剑,好像听白了深渊之剑对他所说的话,“醒来吧,主人,你是大陆的最强者,不能被任何生物击败。”

    “我是你的主人,那我爹和娘到底是什么人?”周昌忽然冲着深渊之剑说道。

    太章以为周昌是在问他,不由愣了一下,随即发现周昌并不对着他,而是对着对他身后那把蜕去铁锈,变得幽黑如渊的剑。他皱起眉头,周昌的剑和周昌一样邪门的紧,虽然这把剑并没有冲破封印和禁制,但它所蕴藏的某种力量似乎绕过了封印和禁制,随时可以为持剑发挥他的不可预测的威力。

    周昌的话音的刚落,颤动的深渊之剑忽然静止下来,那种清鸣之声也嘎然而止。

    这一切太突然,让寒几乎错以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都是自己的幻觉,他走到山壁前,拔出了深渊之剑,插入了后背。

    回头看到了太章,不由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那些安索人呢?”

    太章直勾勾的看着周昌,好一会才说道:“都死了。”

    “死了?”周昌就像失忆了一般,完全不记得刚才的事情,“是你杀死的吗?早知道太章少爷这么厉害,我就不站出来逞能了。”

    太章嘴角扯动了一下,“人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周昌吃了一愣,他努力回忆着刚才的情景,然而,他的记忆停留在自己被石敢当射之中后,住在他身体内的那个家伙又教他念第三个亡灵咒语——‘亡者归来’,他念之后,好像就疼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太章看了周昌一眼,发现他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想到刚才那如地狱深渊的眼睛,微微皱起了眉头,回答道:“归来的亡者。”

    “归来的亡者?那是什么人?”周昌被太章说得越来越糊涂。

    太章皱起了眉,直勾勾的看着周昌,“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吗?”

    周昌点了点头,“我只记得我被石敢当的弩箭射中之后,就晕了过去。之后的事我都不太记得,至于我怎么会站在这里,我也感到奇怪。”

    “石敢当?”太章忽想起什么,眉头皱得更紧,“你出来的时候,其他人还好吗?”

    周昌将老冯被灵魂腐蚀者吸成人干的事说出来,又问太章有没有发现谁是灵魂腐蚀者,为什么会突然失踪。

    太章似乎没有心情回答周昌提出来的问题,想了一会,忽然对周昌说道:“糟糕,我们得赶紧回去,不然安吉丽娜好们都会死。”

    说着,便朝树林里跑去。

    周昌愣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问道:“为什么他们都会死,你是不是知道谁是灵魂腐蚀者?”

    太章点了点头,“现在我只能告诉你是阿木,其它的事情等解决掉那家伙再说。”

    听太章这么一说,周昌也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说道:“对呀,胖子每一次突然变得恐惧不安的时候,正好是阿木醒过来的时候,我当时怎么就没留意这些细节。”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快步朝着营地的方向走去。

    大约走了三个多小时,他们终于回到营地。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黑沉沉的乌云遮掩整个天空,让人有一种暴雨欲来的感觉。

    营地里生起了一堆火,安吉丽娜等人已经回来了,他们正围在火堆,脸上布满的愁云,似乎在为周昌没有回来的的事担心着。

    赫耳曼抱着胖子,那家伙在赫耳曼怀里已经睡着了。远处,孤僻的迪尤莎抱着头躺在地上,像是想着什么心事。

    周昌和太章都没有发现阿木,不过其他人都安好,他们不由都松了一口气。

    第一个发现周昌和太章回来的是哲聂,其他人看到平安归来的周昌和太章也都面露喜色。

    塔玛尔招呼周昌和太章在火堆边坐下,周昌的一脸喜色,太章则警惕的看着四周,好像黑暗之中隐藏着可怕的敌人。

    他们刚一坐下,赫耳曼便问周昌,“你不是去找阿木了吗?怎么把太章找回来了?”

    说到阿木,周昌脸上重逢的喜悦顿时消失不见,他望向了太章,似乎是想让他回答大家。

    太章回看周昌一眼,忽然对众人说道:“阿木就是灵魂腐蚀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