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九十一章 阴影

时间:2021-01-06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

    很快,周昌和安吉丽娜走到了一起,他们都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对方,沉默着没有说话。但是,周昌喉头间发出呃呃的声音,提醒着安吉丽娜,对方可能用那古怪的声音和他说着话。

    安吉丽娜不也看周昌的眼睛,那双幽烟如渊的眼睛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她尽量聚中注意力凝视周昌的脸。

    借着月光和火光,安吉丽娜看到周昌的脸白的就像涂一层薄薄面粉,僵硬的做出任何表情。这张脸给人第一感觉,就是一张死人的脸。

    过了十分钟,安吉丽娜终于忍不住张开嘴,她准备说什么,但一个字只吐了一半,周昌忽然闪电般的伸出了右手,抓住了她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安吉丽娜被提到了半空,手中的法杖掉在了地上,双手下意识地抓住周昌掐住她脖子的手,切没有用力去掰,只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周昌,眼神中充沛的哀伤和难以置信。

    周昌歪着头,只要他愿意,手上稍一用力,就能拧断安吉丽娜的肚子。眼前这个姑娘,他好喜欢,好想要她倍着自己。可是,潜意识里又舍不得杀她,喉头间发出声音变得急促,似乎很是犹豫。

    就在这时,太章悄悄来到了周昌的身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探出手去抓周昌背后深渊之剑。

    他的手握住了,正准备用力拔出剑的时候,周昌的背忽然钻出一只灰白而干枯的人手,像一条为了捕食猎物潜伏已久的毒蛇,猛地蹿出死死抓住了太章的手腕。

    那五根手指像五根钢棍一样,深深勒进了太章的肉里,痛得他感自己的手就快要断了。

    太章强忍着疼痛,他张开被死死攥住的右手,伸出左去抓深渊之剑。就在人的左手碰到剑柄的时候,突然从周昌的后背又生出了一只手,抓住他的左手。

    就在太章双手被制住的刹娜,迪尤莎冲了过来,她没有像太章一样用手抓剑,而是,拔出刚刚从行尸脖子拿回来的双刀,去挑剑柄。

    迪尤莎的动作很快,饶是如此,她手中的一把短刀,还是被周昌背后生出来的一只手抓住。

    那只灰白的手抓住的地方是锋利的刀刃,迪尤莎将刀向下低了一寸,若是那只手有血有肉的普通的手,肯定会被割开一个口子。可是迪尤莎从刀刃的地方传来的感觉,就像是割在打磨的光滑的铁板上一样。

    迪尤莎这一试不行,立即用另一把刀划了过去,速度又快上了几分。从周昌背后生出来的第四只手还没抓刀的时间,那刀已挨到剑柄。迪尤莎手中的刀猛地向上一挑,深渊之剑顿时飞了出去,摔落在周昌的脚下。

    那把剑飞出去的同时,就像有无数根钢针插入了周昌头中,痛得他发出了一声巨吼。

    随着周昌的吼声,落在地上的深渊之剑像是被附着了生命,不停地晃动着。忽然,那把剑直立起来,绕着周昌旋转起来。

    那深渊之剑一面旋转,一面发出清鸣之声。那声音异常的刺耳,就像有人在耳边用指甲拼命抓挠光滑金属一般。

    听到深渊之剑所发出的声音,众人感到心里有发慌,呼吸变得急促。耳膜也像是被人用钢针狠狠地刺一般。

    当下,赫耳曼就感到一阵晕眩,鼻孔流出血来,随后双眼一翻,便昏厥过去。

    太章也不好受,他的双手被周昌背后生出的双手死死抓住,没法捂着耳朵,他的鼻孔、耳孔都流出了鲜血,额头上汗珠涔涔往下落,显然受着极大的折磨。

    其他人稍好些,都用双手狠狠地堵住了耳朵,但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深渊之剑所发出的声音,对于其它的生物可能是一种折磨。但对于周昌,那声音似乎是一种共鸣,又像是对寒地诉说着往事。

    深渊之剑的清鸣声,像是反复说着,“醒来吧,主人,你是大陆的最强者,不能被任何生物击败。”

    听到剑的声音,周昌体内一股与剑共鸣的意识和力量,像沉睡万年的巨兽,缓缓苏醒过来。

    “我是谁?”周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副画过往的画面在那的脑海里呈现:小时候和胖子偷看村花安莉洗澡;小时候和胖子将牛粪倒在欺负他们的大麻子家门口;小时候胖子从奢比城带回一包老鼠药,和周昌打赌,结果药死秦大婶家的大黄狗。气得秦大婶拿着自己家的脸盆,一边敲着当当响,一边挨家挨户跳着脚大骂……

    想起这些往事,周昌嘴角露出天真的笑容,缓缓地眼睛。

    他睁的眼睛的时候,眸子里烟白分明,漆烟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显得生机盎然。眼睛睁之时,深渊之剑便停止的鸣叫,掉落在地上。背后的几只如死人般的手,也都缩进了周昌的身体内。

    太章终于得到了自由,抹了一把脸的血,长长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赌对了。”

    太章的声音很小,不过站在他旁边迪尤莎还是听见,她皱了皱眉,斜睨了太章一眼,“看来你知道也并不多。”

    迪尤莎说话总是说一半,有时候别人能听懂,有时候只她自己能懂。不过,对于太章这种聪明人来说,不管多么隐晦的话,在他心里过一遍,就能猜出大xgchotel.概的意思。显然,迪尤莎的话指得是他太章对周昌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也只是一知半解。

    太章嘴角扯动了一下,他没有理会迪尤莎。两个人都是沉默冷言的人,太章不回答,迪尤莎自然也不会追问。二人同时看向了周昌,希望从周昌上找到答案。

    周昌睁开眼第一眼看到是安吉丽娜,自己正掐着她脖子,这让吃了惊连忙松开手。

    他这一松手,安吉丽娜便从半空摔在了地上,干咳了两声,便大口喘着气。

    周昌走过去想向安吉丽娜道歉,谁知周昌向走了两步,安吉丽娜双脚蹬着地向后退去,“不要过来!”

    听到安吉丽娜喝止声,周昌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太章走到了他身边,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刚才的事情,你最好和他们解释清楚,不然,这支队伍可能会散伙。”

    周昌回头看了一眼太章,发现一脸的污血,不由关切道:“你的脸上怎么都血?”

    太章淡淡的笑了笑,“没事,被禽兽抓了一下。不过,那天禽兽现在走了。”

    周昌愣了一下,“禽兽?我怎么不知道它来过?”

    太章没有回答周昌,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火堆的方向走了过去。

    周昌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安吉丽娜,被一美丽的姑娘如此对待,心中不免有有些失落,他甚至想逃离这里。不过,太章口中的禽兽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既然太章不肯说,他打算找和自己交好的塔玛尔问一问。于是,便朝着塔玛尔走了过去。

    塔玛尔看着周昌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心没来由地跳了一下,见周昌离自己已经不到一米的距离,忙用手势制止了他,“你说站在那里。”

    周昌从塔玛尔的眼神也发现异样,他用看了看其他人,他们都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说道:“到底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说着,忽然想那具行尸,又改口道:“那灵魂腐蚀者呢?”

    周昌这么一说,塔玛尔又惊又疑,不由脱口说道:“那恶心的家伙不是被你杀死了吗?”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了地上那具干尸。

    周昌也顺着塔玛尔的目光看了过去,当他看到被吸成人干的行尸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他,他不是专门吸别人血的吗?怎么还有比他更恶心的家伙,竟然把他级吸干了?”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留意到众人看他的目光变得更加古怪。

    不过,没过多久,塔玛尔忽然大笑起来,“呵呵呵,能将话说得幽默,你肯是周昌。”就话时,已经走到周昌身边,将刚才在周昌身上发生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周昌第一次异变的时候,太章并没有告诉他,这时候听塔玛尔说来,不由瞪在眼睛,他不敢相信塔玛尔说得是真的jxpxxs.。可是,安吉丽娜突然的冷漠和惊惧,依旧停留在他的脑海里。还有其他人怪异的目光,都zyxta.印证了明塔玛尔说的话。

    “我刚才真的变成了一个怪物?还有,那灵魂腐蚀者的血真的是我吸干的?”周昌一想到自己竟然吸干了身上爬满了蛆虫的行尸的血,胃里便翻滚起来,话还没说完,哇地一声,弯下身子吐了起来。

    这个时候,迪尤莎走到安吉丽娜身边,忍着身体疼痛将她拉起来,说道:“他身上已经没有死亡的味道了。”

    “什么?”安吉丽娜没有太章那么聪明的头脑,一时没有听懂迪尤莎的话。不过,当她听到塔玛尔和周昌对话,然后周昌弯着身子在那里吐的时候,忽然明白了迪尤莎话里的意思。

    安吉丽娜想起自己刚才那样对待周昌,不由有些后悔,朝着周昌走了过去,在他后背轻轻地拍了几下,“好些了吗?”

    周昌听到那个温柔的声音,心里一震,也不吐了,直起了身体,正要向安吉丽娜说自己没事,可是他在抬头的时候,忽然看到安吉丽娜脖子上的勒痕,想到塔玛尔说自己刚才差一点掐死了安吉丽娜,心里一阵难过。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的脖子还痛么?”周昌情急之下,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安吉丽娜摇了摇头,“我没有事,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像变了一个人,而且,你的后背还长出几只奇怪的手!”

    这个时候,周昌已经无法再隐瞒了,他将自己从腌腐所在洞中吸纳数千阴魂,然后他的身体有时候就会不受控制的生出那些怪手。又将他每遇险之后,住在他心中恶魔教他诵念亡灵咒语的事情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众人围坐火堆边听着周昌的讲述,他们越听越是惊骇,就像再听恐怖离奇的鬼故事。要是没有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恐怖怕大家都不会相信周昌的话,可是盾到刚才周昌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就算周昌现在说自己其实是个女人,众人也会深信不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