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九十四章 塔玛尔

时间:2021-01-11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安索人当中不但出现阴阳师,竟然还出现了圣剑师,他们如今力量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太章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自从他上一次遇到叫华丹的那名阴阳师,但对安索人现在力量另眼相看了。

    在双圣山的修道院的档案室里,有专门记载符箓师和阴阳师的名册。整个大陆的阴阳师不超过八千人。八千人听起很多,但是整个大陆有近十五亿的人口,切也只培养了一千多名阴阳师。隐藏在十万荒山中的安索人绝对不会超一百万人,而且他们得到的知识和资源都非常有限,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他们当中都不可能出现阴阳师或者别的法师。

    可是,安索人现在不但出现了法师,而且还出了最高级别的圣剑师,虽太章不知道整个大陆有多少这个级别的剑师,但是肯定比阴阳师还要少。

    安吉丽娜也看出了安索人的不寻常,对于在大的格局上面,他甚至比太章顾及得更全面。她对安索人与亡灵族和巫族的古尔维丹勾结在一起的始终铭记在心,她甚至怀疑妖族也和他们定下了盟约。所以她比太章更加害怕。她害怕这些邪恶的家伙勾结在一起,会给人类带来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这里除了安吉丽娜和太章受过良好教育之外,其他的人甚是人类的字认不全,他们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属于帝王和贵族才去关心的大事,他们现只盼望这群人快点离开。

    周昌借着月光凑到塔玛尔身边,小声说道“塔玛尔,你能看清楚他们有多少人吗?”

    塔玛尔目测了一下这群人的人数,小声回答道:“大概有三百人左右,看他们气势,应该算得上是一支精锐的部队。”

    正说着,忽然发现那个穿着灰袍的女人,忽然向着他们这边的方向伸出了右手。

    那女人右手抬起来的时候,周昌发现他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都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戒指上面隐隐能看到一些古怪的图案。

    “糟糕,那女人是一个预言师,我们很快就会被发现。”太章忽然说道。

    预言师和先知有些类似,拥有这种能力的生物,并不局限于某一个种族。

    预言师和先知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先知能通过特有的能力,知晓未来将要发生的危险的大事。而预言师只能通过占卜和观察到的一些自然定律,预知未来可能会发生在某一个特定生物身上的事情。

    先知能通过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判断出一个人来历,甚至能通过对某一个地方的凝视,而知晓

    预言师虽然没有这个本事。不过,预言师能通过对自然空气的波动,感知到特定范围内的过去和未来。这一点,比探索者要借助实物,而且只能感应过去发生的事情要强得多。

    虽是这么说,但是先知、预言师、探索者各有的长处无法尽述。

    那类袍女人的手指上下错动着,像是蛇类吐出的信子感知着周围空气特有的味道。

    没有过多久,那灰袍女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对一旁的背着大剑的男子说道:“罗宾,那群人发现了我们才走。他们大概有八个人。”

    说着,灰袍女人手指向民舍,“他们应该就躲在下面的民舍中,迪尤莎也在其中。”

    罗宾听到迪尤莎的名字,双手握成了拳头,似乎恨极了迪尤莎。他斜睨了灰袍女人一眼,“艾伦,你可别骗我!”

    艾伦淡淡回答道:“既然你们怀疑我预言的能力,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请我来?”

    罗宾被他这么一说,一时无言以对,便下令让让一众安索人五人一队,拿着火把去民舍那边找人。

    太章的话得到了应验,看着那群冲下斜坡的安索人,众人都皱起眉头。他们藏身的民舍离安索人所在斜坡很近,如果贸现身的话,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众人没有主意,眼看着安索人越来越近,心不由地都提了起来。

    很快,一队搜索的安索人便走到了他们躲藏的民舍,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拨弄着杂草,口中还住骂着一些脏话。

    就在这时,迪尤莎从断墙内跳了出去,双脚蹬在墙上飞在半空的时候,拔出了系在臀部的两把短刀,像猫一样扑向了最近的那名安索人。

    那名安索人看到地面似乎有个影子在移,下意识地抬起头。他这一抬头,便感到脖子一凉,眼前一片血红,随即软倒在地。

    一众安索人没想到迪尤莎突然暴起杀人,不由都愣住了。

    就在他们愣神之际,迪尤莎左冲右突,几下就将五从全部杀死。

    迪尤莎杀死了五名安索人的同时,也暴露了他们隐藏的地方。一众安索人都朝着他们这边奔来。

    周昌他们见无法躲避,索性都从断墙里翻了出来,和迪尤莎站在了一起。他们没有埋怨迪尤莎,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么多人的搜索下,暴露是迟早的事。如今之计,只有并肩作战,将这群安索人赶走或者全部杀死在这里。

    第一奔到迪尤莎身边的是安吉丽娜,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在这种危险情况下,埋怨起迪尤莎不应该杀人,应该和这些谈一谈。

    迪尤莎冷冷看了一眼安吉丽娜,在她的眼中,安吉丽娜的举动就像是一个傻子。

    这里塔玛尔最了解迪尤莎,她发迪尤莎脸色越变越冷,赶紧将还中喋喋不休的安吉丽娜拉到一边,“别说了,你看看安索人是如何对待其他的人类,他们早已没有了人性。”

    周昌对塔玛尔的话深表赞同,他拔出了学渊之剑,在手中挥舞了两下,“安吉丽娜,对于这种连禽兽都不如的人,你和他们讲仁慈,他们只会在背后捅你刀子。”

    说话的时候,一群安索渐渐围拢过来,塔玛尔见意大家退到一座民舍里,用断墙做掩护。不过她的提议很快被太章和迪尤莎同时否决了,因为退进民舍中,不仅断了退路,只能被动防守。更可怕的是,万一对方用火攻,他们都有可能烧死在民舍里。

    他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杀出安索人的包围,然后找到茂密的树林躲藏起来。

    身为探索者塔玛尔视野最好,她告诉众人西南方向有一座树林。

    塔玛尔视野虽好,观察力切不如常年生活在野外的迪尤莎,她一眼看出东面的最为薄弱。

    于是,迪尤莎舞着双刀冲在前面,他代替了太章打前锋的位置。塔玛尔和赫耳曼紧在后,周昌保护着胖子,走在中间。哲聂和安吉丽娜一左一右打着掩护,太章走在最后,他画十多张符,捏在手里,只要看到谁有危险,就支援谁。

    一众人准备从东面杀出去,然后迂回前往西南方向的树林。

    很快,迪尤莎就与迎面冲上来的安索人交上了手。

    迪尤莎虽然身上有伤,又面对多出自己几十倍的敌人,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她的脑子里反而变得更加的冷静。她就像一头受伤的野狼,被一群下流的野狗给包围住,她用阴冷的眼光注视这一群野狗。

    看到迪尤莎冲过来,一众安索人毫不迟疑的拔出了兵器,向她砍了过来。身后还有几名弓弩手放着冷箭。

    安索人的大刀长剑未至,弩箭已经射了过来,迪尤莎眼光锐利,双手左右挥吹,只听当当当几下,就将飞来的弩箭拨落在地。

    就在这时,一名安索人的长刀砍向迪尤莎的左肩。迪尤莎身子一侧,轻易的主躲开那名安索人的攻击,同时双刀交错砍出,像鳄鱼牙齿一般,咬在了那名安索人的脖子上。只听得一惨叫,那名安索人捂着颈脖间喷出的鲜血,摇晃了几下,便倒在地上。

    安吉丽娜见到迪尤莎又杀了一人,眉头皱的更紧,她想上去警告一下迪尤莎,让她不要再伤人命。

    可是,她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迪尤莎就像冲入羊群的母老虎,无人能挡,越杀离安吉丽娜越远。安吉丽娜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护着左边,跟着冲了出去。

    一众安索人见他们冲了出了包围,忙又向他们围拢过来。

    这时,走在最后面的太章,捏在手里的符纸撒了出去,那些符纸在被流动的气流卷成了一个圆球,随后便了起来燃,散发出灼灼的火光,炙烤的冲过来的安索人连连后退。

    就是这一空当,周昌等人已经跑出去了数百米远,然后,折路向西南方向而去。

    可是,他们没有跑多远,前面便出现了两个人影。借着月光隐隐能分辨出这二人就是那名圣剑师罗控和女预言师艾伦。

    迪尤莎在离二人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盯着罗宾,后中的短不由地紧了紧。

    罗宾将身后大剑拔了出来,插入了身旁的泥土中,斜睨了迪尤莎一眼,冷冷道:“迪尤莎,我们又见面了。”

    迪尤莎皱起了眉头,她没有接罗宾的话。不过,罗宾的出现,给了她无形的压力,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沁出了汗。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终于有机会和迪尤莎谈一谈了,她正要走向迪尤莎的时候,切被一旁的哲聂抓住了。哲聂早已是活了一万年老妖精了,对于这支队伍中所有人的脾气了如指掌。他看到安吉丽娜冲着迪尤莎走过去,便知道她想干什么。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让内部产生分歧。

    安吉丽娜回头看了哲聂一眼,正要说什么,哲聂切抢先一步说道:“这里我一个人看就行了,安索人追过来了,你到后面去帮助太章。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在你手上了。”

    安吉丽娜怔了一怔,她为人比较单纯,没有过多去想哲聂的用意,她觉得现在保住他们这支队伍所有人的性命才最重要。所以,她暂时按住了对迪尤莎的不满,向太章那边了过去。

    这时,罗宾忽然指着哲聂对一旁的艾伦说道:“你看现在外面的人类,间然和低级的兽人混在一起,我看他们的灭亡已经不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