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九十六章 比比谁能装(下)

时间:2021-01-11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定了定神,从地拔起了深渊之剑,回指向凌风。

    那个叫凌风的男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粗枝大叶,但切是一个极有心机的人,虽然他看到罗宾将周昌虐的死去活,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实力。但是,他也就是一个剑士,若他和罗宾打起来,也只有被欺辱致死份。所以,他并没有看轻周昌。

    周昌和凌风隔着一米多远,静静的站着,谁也没有出手。这个时候,塔玛尔想上前帮忙,切被迪尤莎拦住了,在她耳边冷冷说道:“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是罗宾的对手。你上前,只是多一个送死的。”

    由于很少和人交流,迪尤莎的话显然没有表达出她的意思。但是塔玛尔切听白了,她话里意思是指对方的势力远远强过他们,自己冲过去助周昌,也吸有受辱和被杀的份。

    塔玛尔愣了一下,忽然听到身后有争吵声,不由地扭头向后看去,原来,安吉丽娜看到周昌身处危险当中,也想上去帮助周昌,可是被一边太章给拦住,下冷冷的讲着和迪尤莎一样的道理。

    在重重危险之中,最冷静并不是活了有上万年的哲聂,而是迪尤莎,其次是太章。他们二人有着比常人更加冷静的头脑和判断力。在敌我弱,可能一剑轰杀他们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将变,伺机而动。

    塔玛尔和安吉丽娜在迪尤莎和太章阻拦下,没有办法上去帮助周昌。而哲聂一直都没有上前意思,赫耳曼和胖子就更不用说了。

    周昌并不知道,在事实上,他已经孤立了,只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回头寻求安吉丽娜等帮助。

    安吉丽娜冲着周昌说道:“周昌,你一定要赢!”

    她话里的意思虽然是在鼓励周昌,但她的语气切带着有分凄切,让人听来更像是对身患绝症的人的安慰。

    周昌向安吉丽娜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正要说什么,突然,凌风提着抢步刺了过来。

    这个时候,安吉丽娜等想要提周昌已是来不及,眼看凌风的剑就刺中周昌的肩膀。周昌手中深渊之剑忽然晃动了一下,他似乎感觉到深渊之剑正在向他预警,手中的剑下意识的挥了出去,正好挑在了凌风刺过来的剑的下方。

    周昌的剑这么一挑,凌风手中的剑虽然失了准头,但还是刺到了周昌肩膀上,嗤地一声响,衣服被割开了一口子,皮肉也被撕破,顿时流出一股鲜血。

    凌风本来想趁着周昌分心的时候,使出最厉害的必杀技干掉周昌,可是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迅速,还接下了自己这一剑。心中又惊又骇,虽然割伤了周昌,但还是不敢大意,连忙收剑向退了几步,与周昌保持两米多远的距离。

    周昌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握剑的手指向了凌风,怒道:“你要不要脸,竟然偷袭我!”

    凌风冷笑了一声,“哼,比试早就开始了,你自己集中精力应战,反地来怪我偷袭,说出来也怕别人笑话。”

    周昌被他这么一说,一时想不反驳的话,挥舞着剑想冲过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可是什么剑技也不会,冲过去就等于送死。

    周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在打斗上面占不到便宜,嘴仗上面一定不能吃亏。想着如果换成胖子,他会怎么嘲讽眼前这个家伙,想了一会,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手中的深渊之剑旋转了几个剑花,挻直了腰板,咳嗽了两声,清一清嗓子,用胖子平时说话的腔调说道:“傻大个,你娘没有教你说人话吗?老子都没有说比试开始,你就趁老子回头和我的朋友说话的时候,斜刺里杀过来一剑,难道这他娘的不叫偷袭?是不是,等老子睡着了,你过来给老子一剑,这才叫偷袭?”

    周昌学胖子的腔调学得十足,除了哲聂和迪尤莎不知道胖子的本性外,其他人看到周昌牛里牛气的腔调,不由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平日的沉默冷言的太章嘴角了扯动了几下。

    凌风极力忍住内心恼怒,心说对面那小子肯定是想激怒自己,让自己在暴怒之下出手。然后,对面那小子寻出自己破绽,给自己致命的一剑。他想到这里,直觉背脊一阵发凉。不过转念一想,眼前这小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不太可能有如此深的心机。

    凌风拿捏不出周昌的深浅,不也贸然出手,也只能用话去激周昌,让对方现卖出破绽,“小子,晚上是不是吃了大蒜,嘴巴这么冲。你娘没教你晚上吃大蒜,不能和大人说话吗?要不要,滚回去洗一洗。不过千万不要趁机逃走,那样话,老子肯定以为你是女人。”

    他越说越觉得好笑,话还没有说完,但大笑起来。他这一笑,一众安索人也不管好笑不好笑,都跟着笑了起来。

    罗宾见周昌和凌风站在那里也不动手,尽扯些没用的废话,不由地皱起眉头,刚要说什么,忽然听周昌又老气横秋的说道:“大孙子,你娘没有教你如何和你小爷爷说话吗?你娘没有告诉你,那个叫什么华丹的阴阳师被老子干掉了吗?”

    前面话,凌风他以为周昌又会说些什么骂娘的话,果不其然,他一开口,便是一句响亮的骂娘,凌风自动将他的话忽略了,但是,当他听到华丹被周昌干掉的时候,不由地瞪大了双眼,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而罗宾准备喝问凌风还不动手的话也咽了回去,双眼直勾勾的看向周昌。本来哄笑的一众安索人,此时也静了下来,注视着周昌。

    吵杂的夜陡然静了下来,周昌看到敌人所有的目光都冲着自己看来,这让本就心虚的他变得更加心虚,但是,周昌有过与凶恶的野兽打交道的经验,这个时候,就在心里就算怕到了爷爷家,也要装出一副老子干掉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气魄。这样,对方看不出你的深浅,才会忌惮你。

    这一招不仅对野兽管用,而且对不了解底细的人也非常的管用。一群安索人看到周昌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对他的话不由信了三分。

    罗宾这次出来有两个任务:一是找到一名预言师回大本营;二是和出来办事的华丹回合。他和华丹本来约好在一座大山的会面,可是到时间之后,发现华丹没有出现,他又多等了半天,华丹等人依旧没出现。那时,罗宾预感到华丹可能出了意外,于是,便率领一众安索人连夜回安索人基地。路上,恰巧碰到周昌行等人。

    因为先前的预感,罗宾听到周昌说华丹被杀死,心里就信了几分。但是,要说堂堂一个阴阳师被周昌这毛头小子杀死,他不怎么相信。可是,那把深渊之剑,握在周昌手里就会释放强大的力量,这让又不得不信周昌有这个能力杀死一名低阶的阴阳师。

    罗宾强忍住内心的好奇,现在最重要是试出周昌到底有强大的技能,自己好出做出相应的对策。于是,他便喝令凌风让快些出手干掉周昌。

    华丹没有和他们在指定的地点会合,凌风是知道的,现在,他相信周昌多半是真的杀了华丹,不然他不可能知道华丹的名字。听到罗宾的命令,身体没来由地哆嗦了一下,心想连阴阳师都打不过的人,他一个小小的剑士,怎么可能敌得过?可是,他现在没有行择,如果不执行华丹的命令,他受到生不如死刑罚。

    于是,凌风只能硬着头皮挥起长剑向周昌劈了过来。由于心中慌乱,他的剑技几乎都是破绽,若是稍微练习过剑技的人,此刻都能杀死他。周昌对于剑技一窍不通,虽然凌风使的剑技只是个花架子,但周昌切是像没见骡子的老虎,觉得他耍得很厉害,一时不知道如应对,竟然愣在了那里。

    凌风劈向周昌的时候,自然知道自己的剑技里全是破绽,眼看他的长剑就要刺中周昌,可是对方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有回击的意思。

    剑技高手对决的时候,讲究的是气定神闲,凝聚强大的意志剑气,使剑技发挥的极致。凌风打死也想不到周昌现在就像是被逮住小偷,根本不知该如何反应。他以为周昌看出他的破绽,只等自己靠近他,然后,再利用娴熟的剑技将自己杀死,以此来显示他的利害。

    想到这里,凌风陡然收回了长剑,由于,动作过大,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跌了几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当凌风的长剑快要刺中周昌的时候,安吉丽娜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赫耳曼更是吓得叫出声来。可是,就在这时,凌风就像看到令他感到恐惧的事跟,脸色发白,收回了长剑,连连向后退去。看得众人连连咋舌,只道周昌又诵念亡灵咒语,不由又担心起周昌是否能还承受亡灵咒语中的强大死亡之力。

    罗宾站在凌风的身后,他没有看到凌风正面的攻击,以为周昌忽然用了什么魔法将凌风打退,不由愣了一愣,侧过头对一旁艾伦说道:“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预言师对诡异和无法猜测的人和事都非常的感兴趣,艾伦已经专注周昌很久,切无法用肉眼看透周昌的身份,对这个少年的好奇越来越强。听到罗宾的请求,没有丝毫的犹豫,伸出他的右手,对准了周昌,手指不停的上下错动着,嘴里也默默念着咒语。很快,他手指那三枚刻着古怪图案的戒指忽然转动起来,还隐隐发现淡蓝色的光芒。

    艾伦看到了周昌出生的乱葬岗,看到了周昌杀死了华丹,看到了周昌将灵魂腐蚀者吸成了人干。

    她看到的都是周昌的过去,没有过多久,她终于看到了周昌未来,周昌站在大陆最高的山峰——摩迦山的顶峰,他将深渊之剑拄着地,头风随风飘荡,一双幽黑如渊的眼睛俯视着大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