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一百章 冥想者

时间:2021-01-16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那道泛着青光的剑气离一众尸体越来越近,忽然,横躺着一具死尸,你一根僵直的木头,猛地弹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都看清那人样貌,正是诡异的莫测的周昌。他的眼睛幽黑如渊,他的脸白得如面粉,他喉头间发出怪异的响声,像是无数双手快速抓挠着地面。

    剑气眨眼间就来到周昌脚下,就在这时,那隐隐发着青光的剑气,像倒灌进漏斗的水一样,被周昌的双眼吸了进去。

    起初,罗宾的大剑释放出的无形剑气,看不见摸不着,大家只是猜测可能是被周昌吸了进去。可是现在,这道泛着青光的剑气,人人都能看见它被周昌的那双可怕的眼睛吸了进去。

    所有人的都发出了惊呼声,这些人当中,罗宾震惊最大,刚才那一剑释放出的是他全部的力量,没有想到就这样轻易的给周昌吸纳,这种未知的力量,让罗宾慌了神。

    周昌似乎从罗宾的眼神中看到了慌乱,身体陡地向前一倾,眨眼间便来到了罗宾的身侧,背后一只灰白的人手,闪电般伸出,抓住了罗宾的脖子。

    那一只灰白的人手抓住罗宾的脖子,骤然收紧,罗宾顿时感到呼吸困难,一张大脸也涨得通红。

    罗宾虽然慌乱,但毕竟能力强超,双肩一抖,手中的大剑便晃动了几下。罗宾忙将手松开。于是,那大剑像是有灵性,从下向上斩向那只灰白色的人手。

    啪地一声响,那保灰白色的手,被大剑斩断,落在了地上。周昌喉头间发出一阵剧烈叫声,随后那条手臂便缩了回去。那只被斩断的手,就像壁虎断掉的壁虎尾巴还不停跳动着。

    罗宾斩断那只手之后,连忙向退了两步,想要和周昌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他向后退,周昌身体猛地向前倾,随后便跟了上来,冷不防张开了嘴向罗宾咬了过去。

    罗宾见状,下意识伸出双手掐住了周昌脖子。周昌被他这掐住了脖子,竟然向前进不了一步。罗宾双手猛地一用力,周昌瞪大眼睛,舌头也吐来,就像窒息将死的人一样。

    罗宾大喜,心想原来这家伙就这点本事,仔细想周昌刚才的本事,虽然看起来厉害,其实都是用来唬人的花架式。唯一有些厉害的就是周昌背后生出来的,那些犹如死人的手。不过,就算他现在再蹦出几只手,他也可以用意志控制大剑,将其斩断。

    罗宾想到这里,手上的力量又加大几分,他能隐隐听到周昌喉骨断裂的声音,心里一阵兴奋。

    就在罗宾以为周昌必死无疑的时候,周昌惨白的脸上忽然露出阴邪的笑容。罗宾感觉不对劲,他的喉骨都被自己拧断了,他的脸应该痛苦的扭曲才对,为什么会发出如此诡异的笑容?

    不等罗宾细想,周昌的身体作势向前一倾,猛地张大了嘴,一阵巨吼声从喉头传出。在那震耳欲聋的巨吼声中,一个人头忽然从周昌嘴里伸了出来。那人头额头上长着一对肉角,脸上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长长的獠牙顶起了嘴唇,看上去就像死万千年的亡灵,

    那个怪异人头,猛地向前一探,抵到了罗宾的脖子上,张开了嘴,那森白的獠牙咬在了罗宾的脖子上,大口吮吸着他的血液。

    罗宾感到一阵慌乱,随妈感到身体力量被抽空了一般,就像吃了麻药一样,想要挣扎,可是身体根本无法动弹。眼看着那怪异的人头干瘪褶皱的脸,在吸取他的血液之后,变得红润而饱满。罗宾眼神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的脸也因为害怕变得扭曲。

    他现终于知道周昌为什么会笑了,自始至终周昌都在向自己示弱,为得就这致命的一击。可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真的有这么深的心机吗?

    答案他永远不可能知道了,因为他很快就被那怪异的人头吸成了人干,僵硬身体像一座破裂的雕像,摔落在地面,砰地一声,像开了花一样跌得粉碎。

    怪异的人头甩了甩头,意犹未尽的缩回了周昌的嘴中。

    在场所有的人看到这副恐怖的画面,脸色都变得惨白,惊得呆立在那,很长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很多安索人手中的火把掉在地上,烧着了自己的衣服,也忘了喊痛。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夜里鸣叫的昆虫似乎也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静了下来。

    很快,这种寂静便被一如安索人的惨叫声破坏。

    众人都回过神来,他们看到周昌手中的深渊之剑,刺入了一名安索人胸口。那名安索人发出一声惨之后,抽搐了几下,身体就软倒下去。

    笼罩在周昌强大的死亡阴影下的一众安索人,早已接近崩溃的边缘,只是在罗宾威信的重压下,一直强撑着。这时罗宾已死,一众安索人失去了头领,再也没有了掣肘,一哄而散,朝着附近的树林里狼狈逃去。

    剩下的安吉丽娜等人,心中又喜又忧,他们不知道周昌下一步会不会对他们下手。

    那一心想杀掉周昌的艾伦气得直跺脚,不过她也没有办法,只能随着这群众安索朝树林里跑去,可是,她没有跑多远,前面便有一个人影拦住她的去路,定神一看,竟是迪尤莎。

    艾伦停下了脚步,晚风吹起了她的袍摆、拂动她的面纱,“你为什么只拦我?”

    迪尤莎冷冷看了艾伦一眼,“预言师最厉害的本事就是,看到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艾伦怔了一下,自己刚才曾对迪尤莎用预言术,可是她的过去和未来都是一片空白,肯定是被人设下了某种禁制,再结她竟然能画出古老巫族的图腾,接引古老巫王的力量陷阱,她既然问父亲不问母亲的身份,那她父亲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艾伦眼珠子转了转,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女人的刀法,她站在斜坡上的时候已经见识过,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唯一逃走的办法,就是用谎言蒙混过去,“我可以用我的预言术,去探识你的过去和未来。但是,你必须保证我能活着离开这里。”

    迪尤莎转了几下手中短刀,“只要说的都是真的,你会活着离开。”

    艾伦伸出了她右手,微微闭了双眼,嘴里默默念咒语,黑色手套上的戒指开始转动起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艾伦睁开了眼睛,“你的父亲是一名巫,对吗?”

    迪尤莎怔了怔,知道她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艾伦从没有和自己接触过,若不是通过预言术知道自己父亲的身份,很难想象她竟是凭着刚才,那个连迪尤莎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图腾的玩意,判断出迪尤莎父亲的身份。

    那种长有翅膀的飞狼图腾,迪尤莎生下来就会画,曾经有一名古语师告诉过她,她之所以不学而知,因为她传承了她父亲的印记。

    “你说得没错,我父亲确实是一个巫,他到底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迪尤莎对艾伦的话颇有些相信。

    巫族有十名古老的巫王,活下来的还有五人,艾伦皱起眉头,思索着这五名巫王当中谁有最有可能和迪尤莎的母亲生下迪尤莎。

    沉默者——黯丹,很久以前就因为触犯了巫神,被关押在沼泽之地的深处,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不见天日了,他没有可能生下迪尤莎;神谕王者——古尔维丹,这个家伙一直被万妖王封印在妖族之地,他也没有可能生下迪尤莎;狂暴者——辱工,几十年应该轮他看守那恶心的地狱主宰——阿阇王,他也没有可能生下迪尤莎;沙漠之神——句梵娑,他远在沙漠的极北之地,守护着巫族最神秘禁地,生下迪尤莎的可能极小;剩下最后一名巫王,冥想者——黯弃,他曾有过强暴人类最美丽的女人艾丽米莎,并迫使其成为他第二任妻子的前科。所以,他的嫌疑和动机最大。

    见艾伦半天也没有说出父亲的名字,一向有着如野狼一般耐性的迪尤莎,竟然有些沉不住气,“快说!”

    艾伦向后退了一步,“冥想者——黯弃”

    迪尤莎怔了一怔,要说其他巫王的名字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冥想者——黯弃,因为两千年前,他和人类最美丽的女人艾丽米莎之间的情事,被世人所关注。虽然,当时生养艾丽米莎的帝国官方说艾丽米莎,是被黯弃强暴之后,掳回了巫族圣地——通天巫山。

    可是,由于一位浪漫诗人的杜撰,黯弃和艾丽米莎的事情,成了异族相恋的凄美爱情故事。对于一些有着不同结局的故事,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那些更加曲折和悱恻的结局。

    因为黯弃和艾丽米莎的故事,被渲染成了诗歌,在整个大陆广为流传,所以,巫王黯弃也人类所知。

    “你说黯弃那个家伙就是我的父亲?”迪尤莎声音有些颤抖,显然不太相信艾伦的话。

    艾伦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忽然从她身后传来一阵惨叫声。

    艾伦心中一凛,回头望去,只见周昌嘴里伸出来一个人头,那人头额头上长着一对肉角,脸上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长长的獠牙顶起了嘴唇,就是刚才将罗宾吸干的那人头。

    那颗人头正咬着一名安索人的脖颈,大口大吮吸着那人鲜血,没有一分钟的时间,那名安索便被吸成了人干。随后,那颗人头又缩回嘴里。

    这时,周昌发现艾伦,他歪了歪脑袋,喉头间发出呃呃呃的响声,一步一步向艾伦逼来。

    艾伦身体颤了一下,快步向退去,一边退一边对迪尤莎说道:“迪尤莎,你说过保证我活着离开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