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一百零四章 虚无

时间:2021-01-19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看着安吉丽娜刻意避开的眼神,心里一阵失落,挺直的腰板又耸拉下来,朝着塔玛尔笑了笑,便走到溪流边汲水去了。

    众人怕大脚猿夜里来偷袭,扎好帐篷之后,便削尖了一些木棍,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围栏,将帐篷围在了中心。

    随后又生了一堆火,吃了一些面饼和迪尤莎这几日猎杀的兽肉,留下守夜的人,其他人便各在自回帐篷休息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上半夜野兽不会时行攻击。所以便让周昌、塔玛尔和赫耳曼这三个不太谨慎的家伙守上半夜。

    三人围坐在火堆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赫耳曼冷不防的说道:“周昌,你应该像美丽的安吉丽娜小姐,写一首情诗来忏悔你的错误。如果,你不会写的话,我可以给你做指导。”

    周昌脸上一红,“不要乱说,我和安吉丽娜小姐之间中人普通朋友。”

    塔玛尔虽然知道周昌对安吉丽娜有意思,因为周昌和安吉丽娜之间平时都很少交流,她又一直探索着前方的道路,所以并没有心思去留意二人举动。

    这时,听赫耳曼这么一说,女人好嚼是非的天性的好奇,顿时被勾引出来,她将屁股朝着周昌身边挪了挪,然后用肩膀撞了一下周昌,眨了眨眼笑道:“你就别装了,这里的可都是人精,哪一个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说说看,你怎么将我们美丽动人的安吉丽娜给得罪了,我帮你出出主意。”

    周昌毕竟没有谈过恋爱,深山的里的孩子又很保守,那经得起二人这么耍弄,一时脸红得更加厉害,像是喝了酒一般。

    塔玛尔见周昌这般模样,心中好笑,又说道:“我可知道,安吉丽娜对你也有那么些意思。”

    周昌听塔玛尔这么一说,眼睛一亮,朝着塔玛尔看了过去,“真的?”

    只说了两个字,便觉得不妥,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一路既惊险又乏味,对于塔玛尔这种年轻人来说身体和精神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乐子,当然不会放过。她见周昌果然上了勾,不由地和赫耳曼捂着嘴笑了起来。

    周昌气得直哼哼,霍地站起身来,但要远离这两个讨厌的家伙。

    塔玛尔见周昌生气了,便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抢前一步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周昌被塔玛尔这么一抓,便停下了脚步,侧过头问道:“你抓我干什么?”

    塔玛尔咧嘴干笑道:“生气了?安吉丽娜可不喜欢气量小的男孩。”

    周昌闻言,极力否认道:“谁说我生气了!”说到这里,心想不编出一人离开的理由塔玛尔肯定不信,便又加了一句,“我尿急,要不要一起来?”

    塔玛尔虽然像个男孩,便他毕意还是个姑娘,听周昌这么一说,脸上有不自然,不过她脸皮倒是厚,随即笑道:“你就不怕安吉丽娜误会我们俩个有什么?”

    周昌根本没有将塔玛尔当女人,但是刚才那话一出口,便想起了她的性别和自己不同,正暗自后悔,忽然她说了这么一句,便借道过马的说道:“还是算了吧。”

    说着,走到远处,一番装腔作势,半天挤了几滴尿,撸了裤子折了回去。

    此时,塔玛尔和赫耳曼正交流着他们所知道关于周昌的一些趣事,见周昌回来,便都闭了嘴。

    周昌看到二人一脸阴邪的模样,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暗骂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又在合谋如何耍弄自己的办法。

    回到火堆边,周昌打定主意,不管他们二人说什么,只管装聋作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塔玛尔似乎看出周昌的打算,等周昌坐定之后,她并没有问周昌和安吉丽娜之间的那点事,只见他切是问起了关于那本古老而神秘的《天启》的事情。

    周昌已经当着安吉丽娜和赫耳曼的面说过那本书已经不见了,他不可能现在又对塔玛尔说那本书其实落在水潭里了,于是,便按照对赫耳曼的说辞,也给塔玛尔说了一番。

    塔玛尔根本不是关心那本《天启》,她不过是想引周昌说话,然后再把话头带到安吉丽娜身上。见到周昌这般说,脸上便又了奸计得逞的笑意。

    就在她开口就到安吉丽娜时,一双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瞪地大大的,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周昌和赫耳曼都瞧见塔玛尔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切始终不见的发出声音,又见她的脸上发生了变化,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一个地方,不由都觉得好奇,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树林中,扑闪着两只灯笼一般大小的桔红色的亮光。那亮光不断移动着,便极了眼睛。

    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周昌下意识地拔出深渊之剑。

    说也奇怪,塞季刚拔出剑握在手中,那灯笼般大小的亮光眨了一之后,便没有再亮起来。

    过了一会,三人只当看错了,赫耳曼让周昌过去察看一番。

    周昌白了赫耳曼一眼,看那眼睛大得和灯笼差不多,说不定是什么巨兽,自己这么平白无故的走过去,万一被它一口吞进肚里,有苦都没出诉去。这家伙没来由让自己当挡箭牌,心中气恼,便专揭赫耳曼的痛处说,“你怎么不去,你不说诗人都在历险中才能成长起来,才能获得丰富的灵感和素材吗?你是不是寒害怕,不敢过去看?”

    赫耳曼比守孝的年纪大了一倍还多,被一晚辈如此挤兑,脸上有些挂不住,硬着头皮说道:“谁说我不敢去。”

    说着,便伸去拿周昌的剑壮胆地去看。

    周昌早氢手中的深渊之剑当作自己的另一生命,要说是胖子和安吉丽娜借用,一个是自己的兄弟、一个是自己的心上人,碍于情面可能会勉强借出去。

    至于眼前这个赫耳曼,他和自己非亲非故。开始救他回来的时候,他还感激涕零,将人感动的不得了。可时间一长,这家伙就故态萌发,动不动还来嘲讽人,还尽出些馊主意。这些也就罢了,特别是那如驴似鸭的嗓门着实让人受不了。要不是大家看在安吉丽娜份上,早将这个吃白食的家伙赶走了。周昌有几次都想捶他两拳,可是一想到他曾经帮助自己照顾过胖子,也都忍下了。

    这时见他说也不说就来拿自己的剑,就像拿自己的东西一样,不由地心中着恼,反手将他伸过来的手打开。

    赫耳曼见周昌这般,不但不恼怒,脸上反而露出一喜得意之色,好想奸计得逞一般。只听他将眉毛挤在一处,推脱说没有武器防身,遇到野兽无法反击和防向,所以他不能去。

    他自觉这么一说,面子也挣回来,事情也不用做了,心里又是一阵得意。

    周昌见他一脸小人得逞的想法,心中险些按捺不住,跳出围栏就冲了过去。

    塔玛尔见他二人僵持着不肯过去,怕时间一长,那奇怪的亮光没有踪影,便说让二人一同过去。

    周昌和赫耳曼对望了一眼,只听赫耳曼说道:“周昌你去不去?”

    周昌不肯示弱,“你去我就去。”

    赫耳曼听周昌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硬着头皮引燃一木棍,当作火把跨出了围栏。周昌也点燃了一木棍,随后跟了出去。

    二人肩并着肩,朝着发出高光的树里走去。

    夜晚的月光很淡,在夜风的吹拂下,树影微微的晃动,发了低沉的沙沙响,像极了妖魅野兽。

    二人越靠近树林越是害怕,相互之间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对方的手。

    这一抓,都像是摸到了屎一样,迅速的缩了回去,恶心的甩了甩手。

    二人定了定神,谁也不敢说出一个怕字,壮了壮的胆子,便着树林里走了进去。刚一走到树林,便有股怪风吹来,将火苗吹得扑到了他们的脸上,将眉毛和头发都烫得卷了起来。饶是他们反应的快,还是能闻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

    二人学了乖,将火把举得离头远些,又继续朝前面走去。他们越走,前面那怪风扑打就越猛烈。这时,二人都露退缩之意,只是他们怕丢了脸面,回去之后遭到塔玛尔嘲笑,便希望对方先提出退回去想法,自己顺应对方的心意,这也不算太丢脸。

    可是二人的嘴硬得就像鸭子的嘴一样,怎么也不肯松口。

    再往前走了几步,那阵怪风刮得更来,夹杂凄厉的哭喊声。二人心里都一惊,而就在此时,二人手中火把嗖地一声,竟然灭了。

    那火把亮着的时候,无形中给壮了二人的鼠胆。火把这一灭,那夹杂在风里的哭喊,顿时就在他耳边哭诉一样。那赫耳曼当先大叫一声,转过身撒腿就往大营的方向跑去。

    周昌本来还有些胆气,被赫耳曼这么一叫嚷,也失去了最后丝勇气,转过身跟着跑了回去。

    但是,也该倒霉,没有跑多远,便绊到了树枝上,一跤摔了出去,扑倒在地。等他刚要爬起身的时候,那两个灯笼般大小的亮光,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周昌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悄悄的趴回了地面,直勾勾看着那双大灯笼,不敢发出一点响声。

    那对大灯笼在周昌的眼前,晃来晃去,时而向前走进几步,时而又向后退几步。就像一头饿极的老狼,看到了头受伤的老虎,明明知道他没有攻击的能力,但是还犹豫的不敢太靠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