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一百零七章 失败的初恋

时间:2021-01-2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周昌阴冷的看着逃走的群猿,忽然,提起了深渊之剑,迈开脚步便要追过去。

    走过来迪尤莎忽然叫道:“周昌,不要追了。”

    周昌根本没有理会迪尤莎,斜眼看了看迪尤莎又向树林中追去。他还没有跑进树林,忽然听到身体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你造了那我杀孽还够,非要斩尽杀绝吗?”

    那声音哀伤中带着分怨恨和冰冷,周昌听出那是安吉丽娜的声音,她从没有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过话,心中一颤,顿时恢复了些许神志,强压着心中对杀戮的渴望。

    周昌转过身望向安吉丽娜,张了张口,想和她解释些什么,可是又理不个头绪,只说了一声,“对不起!”

    安吉丽娜摇了摇头,“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对生命的亵渎。”说着,转身离去。

    周昌心中一痛,随后跟了上去。来到巨蟒的身边,

    巨蟒已经闭了眼睛,身体也变得僵硬,已经死了。

    周昌摸了摸巨蟒的脑袋,低声说道:“虽然救不活你了,但我为你报了仇。”

    看到周昌古怪的模样,塔玛尔小声对哲聂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周昌的性格变得越来越诡异难测了,还有他的择能,也变得越来繁杂,就连庞大的巨蟒都跑来帮助他,真教人猜不透。”

    哲聂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昌,巨蟒突然出现,而且为了救周昌死在大脚猿的长矛之下。

    哲聂开始也觉得很奇怪,可是后来哲聂想到周昌曾经讲过,关于蛇类之王火鳞蛇和他之间的事情,种种征兆表明,周昌应该吸取火鳞蛇的火鳞之气。而这股气息并没有因为进入异类的体内而消失,仍旧附着周昌的体内。

    那条巨蟒应该是嗅到周昌身上的蛇类的王者之气,所以在会这里出现,准备向周昌示警,这片山林是属于一帮厉害的猿猴。可是,当它看到拥有蛇类王者之气的竟然是人类,它不敢出去相示警。

    由于巨蟒躲藏在树林中,没有隐藏住他的灯笼般大的眼睛,因而让周昌等人发现它遗迹,导致了守夜中的周昌三人的误会。

    后来,周昌遭到大脚猿的攻击,巨蟒虽然不能确认周昌就是蛇类的王才,但天生的蛇性迫使它必须保护周昌。

    由于巨蟒奋不顾身的相救和临死前的哀求,激发了潜藏在周昌体内蛇王的本性,便周昌变得狂性大发,不顾一切的诵念出让他能获得力量的亡灵咒语。

    想到这里,哲聂觉得所有事情都可以解释的通了。这时,见塔玛尔来问自己,他随口便将自己推测说了出来。

    众人都觉得哲聂的推测非常的合理,就连太章一时也找出其中的漏洞。

    看着满地的尸体,众人觉得有些反胃,此刻又快接近中午。于是哲聂等人便收拾行李,准备继续赶路。

    而周昌和塔玛尔则去溪边,清洗身上血渍。

    做完这一切之后,众人便一边赶路一边吃着干粮。

    路上,周昌几次向安吉丽娜道歉,出于礼貌,安吉丽娜点头表示原谅了他。

    可是,周昌能看出来,他和安吉丽娜之间已经出现不小的隔阂。

    周昌心事重重,赫耳曼几次缠他说话,想从他身上获得一些灵感,都被周昌远远的避开。

    众人赶了几天的路,并没有再遇到危险。

    这一日中午,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座像竖立的像长矛一样的陡峭高山。

    哲聂拿出地图对照了一下,确定厄赖瑞就住在这座山上的时候,众人都露出喜悦的神色。

    到傍晚的时候,众人来到了山脚下,见山壁陡峭夜间不易爬行,便打算在山脚下休息一晚,第二日一早在上山。

    打定主意后,众人扎好帐篷,安排好守夜的人后,分着男女,各自回帐篷里休自己去了。

    周昌和安吉丽娜被安排守上半夜,这是塔玛尔给周昌争取的机会,并还教他如何哄安吉丽娜。而赫耳曼也教授了周昌一首情歌,嘱咐他好好表现。

    此时,二人围在火堆边,看着明亮的夜空,一阵沉默。

    周昌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正要把塔玛尔教他的话对安吉丽娜说出来,可是,他发现安吉丽娜脸上写满了哀伤,怔怔的望着天空。于是,到嘴边的话,又改成了关心的问语,“安吉丽娜,你怎么了?”

    安吉丽娜眼眶一红,“想小雪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小雪就是安吉丽娜所养的那只雪鹰,自从他们进入了十万荒山之后,就再也没有见那只雪鹰。她这时不说起,周昌几乎都忘了安吉丽娜还有这么一只鹰。

    十万荒山充满了诡异和危险,凶兽猛禽随处可见,周昌不认为安吉丽娜的雪鹰还活着,但是他又不能明说,只能违心的劝安吉丽娜不要担心。

    听周昌这么说,安吉丽娜叹息了一声,忽然说道:“等到胖子身上的灵魂禁锢解开之后,我就回双圣山央求导师让我在神学院静修,再也不下出来了。”

    周昌心里一震,不知道安吉丽娜为什么会这么说,不他过隐隐感到这件事可能和他有关,不由地问了出来。

    月光下,安吉丽娜神色黯然,“自从我下山以来,看到太多的人惨死,我切无能为力。这种痛苦你能明白?”

    周昌被她这么一问,不由愣住了,对于他来说,只要死的不是自己的亲人,顶多只会让他感到害怕和恐惧,什么痛苦不痛苦,他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不过,他不能在安丽娜这位爱心泛滥的天真美丽的姑娘面表现出来,那样会显得自己铁石心肠。

    于是,他便故作痛苦的说道:“我和你一样,看到别人在我身边死去,我会莫名的伤感,莫名的懊恼,为什么我不能救他一救。”

    周昌自认为这他口才都快要赶上胖子,就等着安吉丽娜出口赞扬他。

    可是过了半天,也不见安吉丽娜说话。周昌忍不住抬眼向那看去,只见安吉丽娜正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心里没来由跳了一下,暗说难道我吹过头了?

    果然,安吉丽娜看了周昌半晌,忽然说道:“可是,在奢比山那场战斗中,怎么我每一次看到你见到有人倒下去的时候,你都会躲得很远,而且看不出一丝的悲伤?”

    周昌脸上一红,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怎么回答。

    安吉丽娜又说道:“而且,你杀了那么多人,虽然,你杀他们是为了救人,而且有的时候并不是出于自愿,但毕竟他们是死在你的手上。我曾经想努力忘掉这些,只想你对我的好处。可是‘和平会’的誓言,导师的教诲让我无法接受你。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根本不在乎!”

    周昌拨弄柴火的木棍掉了下来,安吉丽娜的话傻子让他感到难过,他知道安吉丽娜说的机会,就是那天他不顾安吉丽娜的反对,毅然诵念了亡灵咒语,杀死无数只大脚猿的事情。

    周昌感觉心很痛,暗道:难道那就是她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吗?难道她忽然对自己变得冷淡,都是因为那该死的亡灵咒语吗?

    周昌对安吉丽娜的爱慕,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更何况感情细腻的安吉丽娜。她其实对周昌也有好感,毕竟周昌曾经为了她,几次差点丢了性命,这样的男孩又有哪个女孩不动心?可是,对于周昌杀人的事情,安吉丽娜即使竭尽最大的努力,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特别是周昌上次无表的拒绝了她的请求,这让她对周昌产生了一丝恨意,虽然,这一丝折恨意埋藏的很深,几乎连她本人也不知道。

    可是,随着那莫名的恨意蔓延,那股恨意终究显露出来,在爱与恨的交织下,安吉丽娜感觉无比的痛苦。所以,她想在二人都没有陷入爱情深渊中时,掐断这即将燃起的爱情的火焰。于是,她便利用二人独处的机会,婉转而很明白的扼断了周昌默默的追求。

    如果,周昌知道塔玛尔为他争取到这个与安吉丽娜独处机会,竟然成了安吉丽娜拒绝他的绝好机会,恐怕他会狠狠的将塔玛尔骂一顿。

    周昌虽然不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可是这切是她第一次追求一个女孩。这是他的初恋,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表达自己的爱慕,就被人家无情的拒绝了,说出来可真是荒唐。

    这是一个笑话么?周昌心里一阵苦笑:真的是因为自己曾经为了救人,而杀了那些十恶不赦的人,安吉丽娜才拒绝自己的吗?

    还是她不愿意和一个从山里走出来,没有尊贵的身份,没有令人羡慕的地位,而且身上随时会发生异变,这才拒绝自己的吗?

    周昌选择相信了第一个理由,因为,这样安吉丽娜在他的心目中,依旧是一个天真美丽的姑娘。

    良久,安吉丽娜不见周昌说话,心想他大概明白了自己意思,于是,便客气的说道:“周昌,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周昌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尴尬,他点了点头,挤出一丝笑容,“哈哈哈,只要你不嫌弃,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他的笑容中掩饰不住他的失落,安吉丽娜心中又一阵黯然,“对不起,我伤害到你了吗?”

    男子汉怎么可能在自己心爱的姑娘面前丢脸,即使心里再难受,也会装作若无其事。周昌耸了耸肩,右手不自觉得摸向了后脑勺,“怎么会,其实做朋友也很好……”

    说着说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后面说了些什么,只是一个劲不停的说,好像就这种方式可以驱算心中伤心和失落。

    周昌说完之后,二人都没有了话说。

    静静的夜,微微的山风夹杂着昆虫凄切的鸣叫,回荡周昌的耳边,像是在嘲笑着周昌的自作多情。

    不知过了多久,安吉丽娜忽然说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守着也是一样”

    啊——!

    周昌像是被人从梦中惊醒,他没有听到安吉丽娜说什么,满是疑问的看着安吉丽娜。

    安吉丽娜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周昌这一次听得真切,他明白安吉丽娜的心思,两个像是刚刚分手的初恋呆在一起,难免尴尬和难受。

    虽然,周昌很想拔腿逃离这里,可是,男子汉是要脸面的,即使要离开,也应该是安吉丽娜。于是,他摇了摇头,坚持让安吉丽娜回去休息,他在这里照看。

    安吉丽娜坚持了一会,还是拗不过周昌,于是,她又向周昌说一声‘对不起’,头也不回的走去了帐篷里面。

    安吉丽娜走时那一声‘对不起’像一柄钢刀,深深插在周昌的心里,那种感受只有被心上人抛弃过的人,才能真正的体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