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诸族之战 第一卷 黑暗崛起 第一百零九章 厄赖瑞的洞府

时间:2021-01-23作者:爱吃苹果和香蕉

    天刚亮的时候,太章便走到帐篷里叫醒了众人。

    周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跟着太章等人出了帐篷,他走出帐篷的时候,双眼不由自主地便瞄向了三个女人所住帐篷。

    正好,此时安吉丽娜也向这边瞟来。二人的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二人同愣怔片刻,随即躲闪着移开了目光,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周昌看到安吉丽娜和自己一样的狼狈,心想她应该也没有谈过恋爱吧,要不然,也不会像自己一样这么冒失了。

    由于厄赖瑞所住的山出奇的陡峭,三头驴子根本无法攀越,帐篷也不再须要。于是,众人便商量着,留下几个人在下面看着这些东西。

    安吉丽娜为了避开周昌,第一个主动提出留下。虽然,这是在周昌意料之中,但他心中还隐隐刺痛。

    赫耳曼望了望那高耸入云,险峻异常的高山,这些时日来的疲惫,让他望而兴叹,他也提出留下来。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上山的理由,竟然安吉丽娜和赫耳曼愿意留下,也就没有人反对。

    不过,太章临走的时候,给了安吉丽娜一个忠告,如果她发现有什么异常,立即离开。

    虽然安吉丽娜不知道太章说这些话的理由,但这么多时日的相处下来,她知道太章是一个谨言慎行的人,不会平白无故的说些话来吓唬自己,便记在了心里。

    众人饱饱吃一顿早饭,稍做准备,便开始攀越被塔玛戏称为长矛之山的山峰。

    山陡如直,一路艰险自不必说,到中午的时候,众人已然累得筋疲力尽,便找了一处天然的石台,爬过去稍作休息。

    哲聂力气最大,胖子由他背着,牢牢系在腰间。爬到石台上的时候,周昌忙过去帮哲聂解开了绳子,连声向他道谢。对于昨天在他背后议论事情,也感到愧疚。

    周昌拉着胖子坐到了最里面,见胖子说着胡话,想起从小到大只有胖子这一个真心的他的好朋友,又是一阵难过,“胖子,你放心,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要将治好。”

    塔玛尔是印加帝国人,对炎夏帝的谚语不甚了解,听周昌这么说,不由扭头冲着周昌问道:“上刀山不下油锅,就能治好胖子,那里还让我们千辛万苦来这里干什么以?”

    周昌吃了一怔,不知道如何回答。

    一旁的太章不想塔玛尔没完了的聒噪,但解释了上刀山下油锅的意思。

    塔玛尔一听原来只是比喻,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

    众人休息了大概一个小时,又就着水吃了些面饼,便又继续朝山顶爬去。

    到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到爬上山顶。山顶上云雾缭绕,山风呜咽,直与天际相接。站在山顶上,朝着山下俯视,感觉就像踏着祥云的真神,俯看平凡的众生一样。

    山顶上怪石嶙峋、无数的山洞高低相连、纵横交错,呼啸的山风就是从这些相连的山洞里吹出来。

    哲聂四周打量了一眼,然后走到一处山洞前,冲着山洞发出三长两短的吼声。

    周昌见哲聂喊的奇怪,便问一旁的太章,哲聂到底在干什么?

    太章本来不想和周昌说这些无聊的话,但是,想到昨天晚上对周昌的无礼,便借关回答他的问题,算是赔了罪。于是,便说道:“他可能是在向山洞里释放某种暗语,引厄赖瑞出来。”

    听太章这么一说,周昌恍然大悟,原先他被哲聂奇怪的举动吓了一跳,还道他要见到厄赖瑞高兴发了疯。

    正胡思知想着,忽然从他们所站位置的山洞上面的一个山洞,传来一阵女人尖厉的声音,“哲聂,你怎么带了这些人类来找我?”

    那女人是用妖族语言说的,除了哲聂之外,也只有周昌能听懂。

    太章曾听周昌说起过,他能听懂各大种族的语言,于是便问那洞里的女人,对哲聂说什么?

    听太章这么一问,塔玛尔和迪尤莎也凑了过来。

    周昌将同中声音翻译给众人听了。

    就在这时,哲聂忽然抬起了头,朝着上面的那洞口回答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有外人。”

    洞中女人又传了一阵瘆人的笑声,随后又说道:“你都快活到一万岁的年纪了,做这些小家伙的祖宗都还嫌老,竟然和这有小家伙做了朋友,真是天大的笑话。”

    哲聂听那个声音如此说,也没有生气,索性将周昌等人救他的事情,然后将答应带他们前来,帮助胖子请解除他身上的灵魂禁锢的事都说了出来。

    哲聂那边说着,周昌这边也跟着翻译着他们的对话。

    没过多久,上面那洞口处便走出来两个人,但仔细一看,那两个人的肩膀切是连在起,共用着一个脖子和一个脑袋。长着一张干皱的丑陋的妇人的脸,那张脸上只长着一只眼睛,足有周昌的拳头那么大,正扑闪扑闪的看着周昌他们。

    周昌被她看得直发毛,一旁迪尤莎则嗅到了一股杀意,双手向后探去,紧紧握住了刀柄。

    这个时候,忽然听哲聂用人类的语言说道:“亲爱的厄赖瑞,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老样子。”

    厄赖瑞没有回答哲聂,她转过身,背对着众人,忽然说道:“跟我进来吧。”

    她也是用人类的语言,说着,便朝着洞里走去。

    哲聂转身向周昌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上来,随后,他便爬上了上面那个山洞。

    众人爬上山洞一看,山洞之间白通道,四通八达,比珠网还要密集,若是没有个人引路,很容易就会迷路。

    众人紧跟着厄赖瑞朝着山洞的深处走去,绕过几条弯道之后,厄赖瑞在一处石壁前停下。朝着那石壁,默默念了一通之后,那石壁轰隆一声打开了。

    众人跟着厄赖瑞走到了石壁后面,那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两边的石壁上隔不多远就交错挂着一盏油灯。

    石壁上有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周昌想不通,谁会跑到这荒无人烟绝顶高峰,来为这么一个恐怖的女人开凿山洞。

    快要走到甬道尽头的时候厄赖瑞忽然停了下来,众人感到纳闷,就在这时,厄赖瑞又冲着一边的石壁,默默念了一通,随后,对面的石壁轰隆一声打开了。

    周昌感奇怪,问一旁的塔玛尔道:“你见过要念咒语才能打开的门吗?”

    塔玛尔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听说过,但是没见过。”

    说着话,便向一边的太章看去,想想这个他能不能看出什么门道来。

    只见太章一副冷漠淡然的模样,一双明亮的眼睛终始不曾离开厄赖瑞。

    众人跟着厄赖瑞走进了石门的后面,太章故意走在最后,等众人进去后,便在洞处贴了一张符纸。

    石门里面又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两边的石壁上隔不多远就交错挂着一盏油灯,和外面那长甬道看不出有任何的区别。

    如此,过了四五条甬道,周昌渐渐有些纳闷,小声问走在边他前面的塔玛尔,“塔玛尔,你有没有觉得奇怪。那个叫厄赖瑞的怪人,听她和哲聂说话的时候,没要多久就出来了。可是,引我们进来切走这么久,还没有到地方。”

    塔玛尔本来也感到奇怪,听周昌这一说,心里更加起疑,不过,她也在猜不出一个究竟来。她想用探索之力感应一下此地,可是又怕得罪了厄赖瑞。

    于是,她便三两步冲到前面的太章身边,抓住他的肩膀,小声将周昌疑问对他说了。

    太章瞥了塔玛尔一眼,冷笑一声,“你只管走就是,像她这种活了几千年的老妖婆,知道的秘密太多,得罪的仇家又多,她若不这般绕来绕去的走,那才叫人生疑。”

    太章说话的时候,周昌拉着胖子也凑了过来,听到太章的话后,对太章的心思越发的赞叹。

    知道厄赖瑞为什么出来的路很短,回去的路很长的原因,大家也都放下心。

    又绕了几条甬道,然后,出现在几级石阶,众人从石阶上走下来。便看到两扇青铜大门。两扇大门的石壁上,各有一个长着野猪獠牙的诡异的头像。

    头像中间是镂空的,里面装着火油,此时炮得正旺,将周围照得如同白昼一样。

    周昌向青铜大门的周围扫了一眼,发现两扇青铜大门上,各有两个凹进去的,像人手一样的印痕。再看周围,有条连着青铜大门的青石道。

    青石道两边,都是用石块雕刻而成的石蟾蜍,足有数百只。它们都望着洞顶,张着大嘴,像是要捕食猎物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只石蟾蜍忽然像老鹰般一般叫一声。

    周昌以为那只蟾蜍活了,吓得叫出声来。塔玛尔、太章和迪尤莎也一阵惊讶。

    这时,只听厄赖瑞尖笑道:“咯咯咯,小娃娃们不用害怕,我这七百二十尊蟾蜍连接山顶同七百二十洞口。哪个洞口只要发出了响声,相对应的蟾蜍就会将将那声音传到这里来。所以,你们刚才听到叫声,其实就是,飞到山顶上歇脚的老鹰。”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不由都暗赞起厄赖瑞的奇思妙想。

    厄赖瑞走到青铜大门前,将双手放进了青铜大门凹进去的四个掌印里。青铜大门颤动了几下,随即一层厚厚的灰尘从门檐上抖落下来。看那模样,应该许久没有人进去过了。

    紧接着,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开门声。

    青铜大门打开之后,猛地灌进了一阵山风,那山风像夹杂着悲伤呜咽声,吹起了地上的灰尘,众人被这古怪的风声,搅得心神大乱,竟然都忘了用手去挡灰尘。吹得众人迷了眼,还呛得咳嗽起来。

    等那灰尘吹尽之后,众人这才拿开了手,朝着青铜大门里面看去,里面切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呜咽的山风,时断时续的刮出来。

    厄赖瑞朝着走进了青铜大门里面,不一会,里面便亮起一盏灯。众人终于看清楚了里面的环境,不由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