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猴的报复

百姓传奇故事:白猴的报复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百姓传奇故事

家住滇西北澜沧江畔的猎人乔喜寿嗜吃野味,在十里八村是家喻户晓的事。曾经有村民见乔喜寿天天残杀野生动物,于心不忍,就好言相劝乔喜寿,让他放下屠刀,不要再捕杀野生动物了。

谁知,好言相劝反遭奚落一番。

乔喜寿还大言不惭地对街坊说,所有后背朝天的野兽,都可成为人类的桌上佳肴。

对村民的好言相劝乔喜寿不但听不进去,反而变本加厉地捕杀野生动物,左邻右舍几乎天天都能看见乔喜寿在自家小院后门,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处理着血淋淋的猎物。有几次,他还把邻家远来探亲的小孩吓得双脚发软,号啕大哭。

春节过后,常有一群野猴在离乔喜寿家不远处的丛林山坡出没。乔喜寿乐坏了,好像着了魔似的,天天背着猎枪往树林里窜,就连快分娩的老婆也懒得理,一门心思捕杀野生动物。

这一天,乔喜寿像往常一样,从背上卸下一只沉甸甸的麻袋,然后起火,烧一大锅开水,准备处理猎物。

乔喜寿打开麻袋,里面是一只肥墩墩的猴尸。

这只大猴子两眼大睁,似乎在怒视着一脸得意的乔喜寿,微张着僵硬的嘴巴,吐出三分之二的舌头,似乎在咒骂着凶残的乔喜寿。

喬喜寿嘟起两片被胡子微掩的嘴唇,吹起了口哨。他先舀了一瓢冷水泼向猴尸,稍清洗一番,然后把它丢进了滚开的锅里。

过了片刻,乔喜寿开始处理猴尸。他熟练地剥下猴皮:“咦,这好像是一只怀了小猴的母猴啊……”

乔喜寿摸着猴尸圆鼓鼓的肚皮,想起了他那大腹便便正在待产的妻子。

“结婚十几年,总算有个孩子来继承香火了。”乔喜寿想着,得意地笑了。

乔喜寿手起刀落,像医生操着手术刀,为怀孕女接生般剖开母猴尸体,里头果真怀了只即将出生的小猴。

“嘿,一箭双雕,幼嫩的猴子肉必有另一番风味。留下来给老婆坐月子吃吧。”乔喜寿细细打量了那小猴的尸体,冷笑了一声。

几天后,乔喜寿的老婆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乔喜寿满心高兴,就用这对猴母子为老婆催了乳。

孩子满三个月后的一天,乔喜寿的老婆见丈夫又背上了猎枪,她忙对准备外出的乔喜寿说:“喜寿,我今天头有点儿晕,你别出去打猎了,留在家里帮忙照顾一下孩子吧。”

“唉呀,老婆啊,我只是到后面的丛林,不用半个钟头就有收获。你看孩子,又不用干粗活,孩子睡了,你不就可以休息吗?唠唠叨叨的,真烦人。”乔喜寿说完,叼着烟,头也不回地朝后山丛林的小泥路走去。

才走了不到几十米远,乔喜寿就听见后面传来老婆歇斯底里的嘶叫声:“啊!我的孩子……”

乔喜寿侧耳一听:“不好,是孩子出事了!”他赶紧扔掉烟蒂,转身飞奔回家。

路上,乔喜寿忽然见到一只野猴从他身边蹿过去。

“死畜生,吃了豹子胆啊?竟敢来吓唬我老婆孩子。”乔喜寿喃喃自语地提起手中的猎枪,瞄向那只猴子。

突然,他惊讶地张大了嘴,下意识地又放下了枪,似乎发现了什么。

这时,只见老婆气急败坏地从后面跑来,发疯似的追赶那只猴子,一面追一面对乔喜寿狂喊:“死鬼,快追啊!它抱走咱家的孩子了……”

乔喜寿这才猛然想起,刚才看到那只野猴怀中似是抱着什么,原来是自己的儿子!

这野猴竟然连人带被子一并拐走了。

“畜生,还我儿子来!”乔喜寿一面咆哮着,一面疯狂地追赶那只往丛林深处奔去的野猴。

等到夫妇俩气喘吁吁地追到丛林,却不见了那只猴子的影踪。

以往,在这里可以听到猴群在林中的嬉戏声,今天这里却静得出奇,只能听见由远处传来忽高忽低的鸦雀鸣叫声,隐隐约约、忽高忽低、忽远忽近。

乔喜寿夫妇一起抬头往树上望去,这一望不要紧,把乔喜寿的老婆吓得双脚发软,“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

过了片刻,乔喜寿的老婆才缓缓地抬起头,凝视着树梢上的猴群,这些畜生正静静地打量着猴子怀中的孩子。

“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快把孩子还给我!”乔喜寿的老婆忽然失控般对着猴群嘶吼起来。

猴群对乔喜寿夫妇的怒骂声就像没听到一样,无视他们的存在,好奇地戏弄着孩子,不时发出得意的叫声。

孩子被吓得“哇哇”哭起来,惹得一些猴子一边在树枝上跳上蹿下,一边拍掌呀呀乱叫。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百姓传奇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