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求生的“坚忍”号

百姓传奇故事:死里求生的“坚忍”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百姓传奇故事

这是航海史上一个非常壮烈的死里求生的故事。那是1914年的8月8日,当皇家南极探险队驶离英格兰的普利茅斯港时,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沙克尔顿的船是一艘三桅木船,特别适于经受冰的撞击,船名叫“北极星”,是挪威最有名的造船厂建造的,造船的木料是栎木、枞木以及绿心奥寇梯木,都是十分坚实的木头,须用特殊工具才能加工。沙克尔顿用他家庭的箴言“坚忍制胜”将船重新命名为“坚忍”号。

海水结冰 困在原地

一路向南驶去,探险队最后一个停泊港是南乔治亚岛,这是不列颠帝国在亚南极区的一个荒凉前哨,只有少量的挪威捕鲸人住在那儿。离开南乔治亚岛后,“坚忍”号扬帆驶向威德尔海,这是毗邻南极洲、有大量流冰群出没的危险海域。在6个多星期里,“坚忍”号闯过1 600多千米漂着冰群的海路,距最后目的地还剩大约160千米的路程,然而就在此时,1915年的1月18日,大片流冰群将船包围,急剧下降的温度使海水结冰,结果将船周围的冰块冻结成一体,“坚忍”号被卡住了。

一些船员是来自皇家海军的职业水手,一些是粗犷的拖网渔民,他们曾在北大西洋的酷寒中工作过,还有一些是刚从剑桥大学毕业的学生,他们是作为科学家参加探险的。还有一个名叫布莱克博罗的年轻人,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港偷偷搭船混进来的。所有的人怀着不同的希望聚到一起,而现在,这些希望都化成了泡影。

对沙克尔顿来说,更是失望到了悲伤的程度。他已年届40,筹划此次远征耗去了他的大量精力,欧洲正忙于一场大战,往后很难再有这样的探险机会了。船上的每个人都知道,最终的结局无非是二者必居其一:要么坚持到春天到来,浮冰自行融解,使他们得以脱身;要么是浮冰所产生的挤压力决定船的命运,极大的可能是船会像蛋壳一样被挤碎。

第2天,沙克尔顿下令弃船,大伙钻进帐篷,在冰上度过了一夜。帐篷薄得能让月光透入,温度很低。弃船后的第2天,沙克尔顿召集大伙,平静地宣布,队伍将进行冰上行军,目标是西北方约640千米远的保利特岛。然而奔向陆地的行军是不切实际的:拖着满载货物的救生船翻越巨大的冰块,穿过深深的积雪,是不可能的。于是沙克尔顿下令在冰上扎营。冰海上的营盘成了大伙的新家,食物从半沉没的“坚忍”号打捞上来。南半球正值夏季,气温攀升,半融化的松软积雪使行走变得十分困难,大伙的衣服总是湿乎乎的,然而每晚当气温骤降,又把湿透的帐篷和衣服冻得硬邦邦的。大家的主食是企鹅加海豹,海豹脂肪成了唯一的燃料。

冰面开裂 乘船离开

到了4月份,营盘下面的冰开裂了,沙克尔顿知道,等待已久的化冻时刻已经来临。4月9日,他命令3艘救生船下水。28个人带着基本口粮和露营设备挤上了小船。气温降至-10 ℃,海浪倾泻在毫无遮掩的小船上,他们连防水服装也没有。

夜以继日,时而穿过漂着流冰群的危险海域,时而穿过大洋上的惊涛骇浪,每条船的舵手都奋力控制着航向,其余的人则拼命舀出船中的水。船太小,难以在劲风中把握,在几次改变方向后,沙克尔顿下令朝正北方挺进,背靠大风驶向一块小小的陆地——象岛。

这是连续7昼夜未能合眼的可怕的冒险航行,衣服都冻成了一层厚厚的冰甲。透过漆黑的大海,伴随着有节奏的爆发性呼吸声,白喉虎鲸从船舷旁探起头来,用它们狡猾的小眼睛打量着船上的人。霍尔尼斯,这个曾在北大西洋的拖网船上见过世面的人,此刻也被吓得捂着脸哭泣。年轻的偷搭客布莱克博罗叹息着说:“我的脚不行了。”沙克尔顿也感到筋疲力尽了,但他每日每夜都坚持站立在船尾,为的是让大伙知道,他还在控制着局面。直到4月15日,救生船终于在象岛陡峭的悬崖下起伏颠簸,接着就开始了登陆。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在这个被上帝遗弃、 风雪横扫的荒岛上根本无法生存。怒号着的狂风吹过冰川席卷而来,撕破他们的帐篷,卷走他们仅有的一点家当——毯子、铺地防潮布和炊具。水手们一窝蜂地逃上小船隐蔽,还有一些人则趴在地上,湿冷的帐篷倒在一边,破碎的篷布遮挡着他们的脸。

沙克尔顿明白,外面世界的人决不会来到这座孤岛。唯一可行的办法,当然也是很可怕的办法,是由他带上最大的救生船“凯尔德”号以及几名精干船员,划过南大西洋上一段世界上最危险的海路,前往南乔治亚岛上的捕鲸站去求救。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百姓传奇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