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从远方来

校园爱情大全故事:风从远方来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校园爱情大全故事

在许冽的记忆里,林俏就像是在六月艳阳天里偶然撞见的一场飞雪。违背了所有能量守恒定律,那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惊艳了一整个季节。

遇见林俏时,许冽正上高中。那会儿“结对帮扶”政策正盛行,作为成绩优异的贫困生,许冽受到了林俏爸爸的资助。为表感激之情,学校要求受资助的学生给好心人写一封感谢信,由校务部统一邮寄。一向情感内敛的许冽说不出太多感恩戴德的话,只是将家乡的山水描绘在了信纸上,信纸的背面写着——这里不仅有贫穷,还有美丽的风景。

半个月后,一个梳着长马尾、穿着白色棉布裙的女孩,拿着那幅画敲開了许冽的家门。

彼时暑假刚刚开始,寂静的山间小镇里弥散着浅浅的雾气。女孩纤长的睫毛上凝着露珠般的光泽,开口说话时唇边旋出两个浅浅的梨窝,带着甜美的味道:“我叫林俏,和你一般大,一直资助你的那个商人是我爸爸。我想亲眼看一看,这里的风景是不是真的和你画出来的一样漂亮!”

许冽沉默着接过林俏拿在手里的书包,然后从井里打出一桶清水来,小心翼翼地清理着溅在书包上的泥巴。林俏坐在院子里的小竹椅上,托着下巴盯着许冽精致的侧颜看了很久,久到她就要睡过去时,许冽突然开了口,清清冷冷的嗓音带着山风凛冽的气息:“山里的日子并不好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想回家记得提前告诉我,我帮你买返程的车票。”

唇边再度旋出梨窝的痕迹,林俏笑着道:“只要你别冷冰冰的不理人,吃什么苦我都不怕。”

许冽依旧垂着头,清澈的井水静幽幽地荡起波纹,细碎的纹路中映出一双沁着雪色的深邃瞳仁。

许冽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妈妈,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他和双目失明的爷爷相依为命。许冽把房间让给林俏,自己抱着被子去和爷爷一起睡。

山里的夜晚星辰满天,许冽打了热水,挽起衣袖给爷爷洗脚,林俏将毛巾润湿帮爷爷清理眼睛。上了年纪的老人笑得眉眼弯弯,不住地夸赞着“好孩子”。林俏笑着回应道:“孩子是好孩子,爷爷也是好爷爷!”

有萤火虫自窗外飞进来,点点流光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灵动。许冽借着弯腰的姿势侧过脸来看了林俏一眼,女孩梨窝轻旋的样子仿佛一抹露华,轻轻敲碎了他眉眼间尘封的冰雪。

在林俏的记忆里,那是个格外漫长而宁静的暑假。许冽爬到树上给她摘酸酸甜甜的野果,告诉她什么样子的可以吃,什么样子的吃了会闹肚子。林俏自己先咬一口,觉得很甜,再递到许冽嘴边,永远板着一张面孔的少年突然红了脸颊,结结巴巴地警告她不许胡闹。林俏也不恼,旋着两粒浅浅的梨窝跟在许冽身后跑来跑去。

许冽带她去山间小溪里看鱼,浅银色的鱼儿摆着尾巴游来游去。林俏故意将溪水扬得四处飞溅,七彩的虹光里,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站在对面的黑发少年。

许冽永远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无奈的神色,道:“你总看我干什么?”

林同学彻底将没羞没臊发扬光大:“因为你好看呀!”

许冽脸上的无奈更浓,却在转过身时,偷偷地柔软了眉目。

每个周末,许冽都会坐两个小时的大巴车,到隔壁的小镇上做兼职家教,赚些钱来补贴家用。许冽去上课时,林俏就留在家里照顾爷爷。她学着许冽的样子往锅下添火加柴,淘米煮粥,再从园子里摘几样自家种的蔬菜,清炒一下,分装在两个盘子里。一份趁热端到爷爷床前,一份放进保温桶里,等许冽回来吃。

山村的傍晚恍若诗篇,火烧般的云朵和连绵不绝的山峰融在一起,形成壮阔的云海。林俏恍惚地想,难怪许冽能画出那么富含生命力的作品,他生活的地方当真美丽得不像人间。

林俏正坐在院子里等许冽回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有着及腰长发的女孩出现在林俏面前。林俏认得这个女孩,她叫宋苒,是许冽的同班同学。

宋苒扯着林俏的衣袖气息不稳地道:“许冽……许冽乘坐的那辆大巴车翻车了。大家都在帮忙救人……你快去看看吧……”

一种名为恐慌的情愫透胸而过,林俏瞬间变得面色苍白,她甚至来不及跟宋苒说一声“帮我照顾爷爷”,就沿着大巴车驶来的方向狂奔而去。风自耳畔凛冽而过,震荡起声势浩大的回声,林俏听见自己的心跳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与急促。

 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校园爱情大全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