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青春

情感故事:叛逆青春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我的青春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从杨逸远离开我和妈妈那一天算起吧。杨逸远是我的父亲,只是自从记事起,我从来没有喊过他。我想,我对杨逸远全部的情感,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恨。

杨逸远与他的初恋情人重逢,从此他就再没回过这个家了。那是个寒冬的夜晚,我已经睡下了。蒙眬中听见敲门声,然后是妈妈与谁在客厅说话的声音。我蹑手蹑脚地从卧室门往外看,居然是杨逸远。

杨逸远说:“求你了。”

妈妈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已经有几年你都没提过离婚的事,怎么又突然提起?你和我说实话,也许我会考虑。”

这次轮到杨逸远沉默了,他长长叹息道:“她怀孕了,她已经快40岁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一周后晚饭时,妈妈突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我说:“我和你爸爸离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大人了,是这个家的男人。”

我没有如妈妈所愿变成她期待的坚强成熟模样,恰恰相反,我由一个乖孩子突然变成了叛逆少年。我厌倦学习,厌倦回家,甚至厌倦有思想,惟一还愿意做的事就是玩游戏。

妈妈哭着追问我:“你到底怎么了?”我想了想回答她:“没什么,应该是青春期吧。”

杨逸远听说了我的事。离婚后,他由每月上门送生活费变成了直接往银行卡里存钱,我告诉过妈妈,我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所以,当我在学校大门口看见杨逸远凝重地注视我时,我满脸冷漠地从他面前走了过去。杨逸远常常来,但没有主动开口说话,我用余光能看到他的表情在发生着变化。由开始做长者状想训斥教育我,变成了愤怒,后来是焦躁不安,再到后来就变成了压抑着的悲凉。

大爆发的时刻来了。那天高一期末考试成绩单出来了,妈妈被学校通知建议我留级。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做好了思想准备,等妈妈大骂一次,甚至动手打我。

推门进来的却是杨逸远,第一句话居然是那么耳熟:“求你了。”我不屑地说:“大教授的儿子被要求留級,面子丢光了吧?”

杨逸远额头上青筋凸起。我可不怕他,我虽然比他单薄了点,但我自信力气并不会输给他。

杨逸远紧握的手居然慢慢松开了。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说:“在你眼里,我怎么不堪都不要紧,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在爱我,她们爱我是因为我优秀。我的无能只是在于我没能处理好和她们两人的关系。但是你连我的一半都没有,你考得上我当年考上的大学吗?将来会有女孩子爱你吗?所以,现在不是你不想认我当父亲,而是我根本不想认你这个儿子。”说完,他摔门而去。

我的狂乱青春期莫明其妙地提前结束。两年后,我以高出分数线20多分的成绩考入杨逸远的母校。报到那天,杨逸远来了。

不等他张嘴,我冷冷地开口了:“不要表功,不要说我是因为受了你的激将法才好好学习,终于考上大学的。我考上大学是为了长大到跟你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和妈妈都不再需要你一分钱,我会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们。”

杨逸远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留下一个存折走了,背影蹒跚,脚步散乱。他走后,我撕掉了存折。

大学期间,我申请了助学贷款,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课余时间还打了两份工。我的状态只能用“拼命”一词来形容,虽然劳累但我不后悔。然而,我的身体却日渐不适:自我感觉尿频尿急,但到厕所却又没有了便意;没有女朋友,却时时觉得身体发虚;我居然跟杨逸远当年一样膝盖和手脚震颤,无法自控。

妈妈带我上医院检查。看看四周,肾病专科少有我这样年轻的小伙子,我羞愧得想要逃出医院。我躲在医院外花园里,妈妈拿着结果出来了,脸上是掩不住的担忧。

她说:“还好,不是器官问题。医生说,大概是心理疾病导致的植物神经功能障碍。不过,你爸爸说,心理疾病更难治愈。”我一听就冒火了:“我生病你告诉那个人干什么?”

妈妈的嘴张了张,却没说话。

不过,我很快就明白妈妈的苦心了,因为找心理医生治疗实在是太昂贵,一小时200元。

好在给我治疗的医生挺可亲的,他很快就确诊了我的病情——焦虑症。他说,病的起源与你和父亲的关系有关,焦虑很多时候缘于负疚等负面情绪。我的脑海里蓦然出现了杨逸远留给我的背影。

 2    1 2 下一页 尾页

 >  >  > 更多关于情感故事 的故事

更多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