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我在亮剑搞援助 第十九章 短兵相接!

时间:2022-07-27作者:骑鲸蹈海

    休息了半晚,李云龙又率部经过半晚上的奔袭,于天亮之前抵达陈家沟。

    到了目的地之后,李云龙在第一时间就侦察了地形。

    这陈家沟其实是块不大不小的盆地,两边都是陡山,公路从中间通过,两侧还有荒废的田地。

    把战士埋伏在两边的山上肯定不行,距离太远了,不过好在公路两侧都有老百姓修建的土沟。

    侦察完地形,李云龙回去后边立刻让警卫员叫来手底下的三个营长。

    张大彪、郑羽还有陈大谷蹲着身体,围在李云龙身边,听候指示。

    李云龙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划了三道线,而后说道。

    “中间的是公路,两边是土沟。”

    “咱们就埋伏在公路两边的土沟里,让战士们去多搞些枯草,这样既能御寒又能达到隐蔽的效果。”

    “一营埋伏在左边,二营和三营埋伏在右边。”

    “一营拿冲锋枪的突击队平均分成两部分,两边各50人。”

    “记住,第一时间突击队不要先开火,让步枪和轻机枪先开一轮火。”

    “等鬼子跳下车把子弹退了,排头兵散到两边,突击队的冲锋枪再开火。”

    最后,李云龙神色一肃:“准备去吧,天亮前,各部必须进入指定位置!”

    三位营长齐声喝到:“是!”

    接下来,战士们便摸着黑到山上,到田野里用砍刀收集枯草。

    不到半个小时,战士们便摸向公路,跳进土沟里,把搞来的枯草盖在身上,趴在土沟里一动不动。

    要不是战士们穿着灰呢大衣、穿着棉裤、戴着护耳棉帽,刺骨的寒风能把人的脑子都冻结了,连思维都能冻凝固了。

    趴在土沟里,李云龙还给战士们讲笑话:

    “前年我有次带部队去打鬼子的运输队,也是这种天气,部队进入伏击位置三小时,战士们穿着单衣,冻得战士们两排牙齿不停地撞击,就跟打机关枪似的。”

    “我隔着单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们猜怎么着?”

    “肚皮被冻的硬邦邦的,好像五脏六腑全冻结在一起了。”

    “当时我就想,咱老李穿上铠甲啦,鬼子的刺刀也捅不进去!”

    附近的战士们哄笑起来。

    给战士们讲了几个故事,天已经大亮,李云龙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八点钟。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时间来到九点钟,期间有零星的鬼子卡车经过。

    张大彪看了眼李云龙手里的怀表,问道:“团长,都已经九点了,鬼子还没出现,会不会情报有误?”

    “应该不会!”李云龙低声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让战士们不要动,拉屎也得给我拉裤裆里!”

    时间在李云龙和战士们的等待中继续流逝,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忽然张大彪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低声说道:“团长,前边小山上瞭望哨打暗号了!”

    李云龙拿起望远镜看去,透过望远镜的视野,看到前边小山上的一棵枯树被放倒。

    这是张大彪让一营的战士在那上边守着,看到鬼子的运输车队后,就放倒枯树打出暗号。

    放倒枯树的那个位置鬼子在公路上看不见,所以不用担心暴露的问题。

    过了约莫4分钟,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在李云龙和战士们耳边响起。

    鬼子的汽车队出现了,头车的九四式卡车驾驶棚顶上架着一挺歪把子机枪,卡车开的很慢,似乎在谨慎的搜索前进。

    后边跟着几十辆九四式大卡车,车厢里载着荷枪实弹身穿黄呢大衣、头顶钢盔、戴着皮帽的鬼子士兵。

    随风传来日军士兵的歌声:朝霞之下任遥望,起伏无比几山河……

    张大彪闻声双目一凝,低声道:“团长,这是关东军军歌,是这伙鬼子没错了!”

    “他娘的,终于来了!”李云龙掏出驳壳枪,低声喝道,“传我命令,准备战斗!”

    战士们便轻轻的拉动枪栓,动作幅度不敢太大,生怕引起鬼子的察觉。

    三个营长都有些感慨,这陈峰兄弟的情报,可真够准的!

    鬼子的头车越发的近了,李云龙跟战士们依旧一动不动,静静等着鬼子后边的汽车进入伏击位置。

    前后几公里都有鬼子设立的炮楼,所以关东军并没有下车仔细侦察。

    慢慢的,鬼子的头车驶过了伏击区域,车厢上的鬼子用旗语向后边的车队发出一切正常的信号。

    关东军运输队毫无提防的行驶进入新一团的伏击区域。

    见时候差不多了,李云龙从身边李长顺的手里拿过毛瑟98k狙击步枪,子弹是上了膛的。

    虽然把狙击枪发给了李长顺,但刚好李长顺就在自己的边上,那这把枪的一血当然归李云龙自己了。

    主要是在50米的距离上,驳壳枪射出的子弹威力,不一定能穿透鬼子的钢盔。

    98k狙击步枪悄然从土沟里伸出,枪托抵在李云龙肩上,透过瞄准镜的视野,十字准星里出现鬼子驾驶员的脑袋。

    李云龙便将十字准星往前移了少许,而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啪——

    7.92mm子弹精准的命中了鬼子驾驶员脑袋上的钢盔,发出叮的一道清脆声响,没入鬼子的脑袋里。

    鬼子驾驶员闷哼一声便歪倒在方向盘上,卡车不受控制的驶进田里,随后彻底趴窝。

    突兀的枪响声打破了宁静,对鬼子来说是催命符,对八路军新一团战士们来说却是进攻的号角。

    路边的枯草在一瞬间被齐齐掀开,一排排步枪出现了。

    下一刻,枪声宛如爆豆般响了起来,密集的子弹朝着鬼子射去。

    鬼子的驾驶员在第一时间便被击毙大半,一辆辆卡车在公路上或追尾或停下,霎时间鬼子乱作一团。

    密集的子弹打的卡车叮当作响,几十个鬼子士兵猝不及防之下,被新一团的子弹当场击中,倒在车上不起。

    关东军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精锐,短暂的慌乱过后迅速做出反应,纷纷跳下卡车,一边寻找掩体一边朝着八路军开枪还击。

    鬼子的枪法很准,很快就在卡车周围站住了阵脚,双方都默契的没有使用手榴弹。

    “司号员!”李云龙头也不回的喝道,“吹冲锋号!”

    激扬急促的冲锋号声响了起来,战士们便越出土沟,端着步枪、举着刺刀朝着鬼子杀去。

    而关东军鬼子们见此,也立刻停止射击,哗啦啦的拉枪声响成一片,黄橙橙的子弹从枪膛里跳出来,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训练有素而又墨守成规的关东军鬼子士兵,在白刃战前按照《步兵操典》退出了枪里的子弹。

    脸上露出凶悍的本色,嗷嗷叫着架起一排排雪亮的刺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