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6章 全灵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父亲的话,我并不是很惊讶,因为我之前已经有了此方面的猜测,只是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我这边没有吭声,父亲就问我:“怎么,你不想去?”

    “不是不想去,我这是想听听那边的具体情况,还有,您在那边吗?”我犹豫了一下,才回答父亲的话。

    父亲说道:“你小子倒是沉稳了不少,贾家的事儿虽然有些急,但是也不急于这一会儿,你这一开腔,我倒是想和你闲聊几句了。”

    我没吭声,父亲那边继续说:“先回答你的问题,贾家的情况其实就是一个人的问题,你给那个人算过命。”

    我立刻说:“是贾云生吗?”

    父亲“嗯”了一声说道:“没错,就是他,他跟官方的人一起下了一个墓室,害了一种罕见的热病,晋地的名医全都束手无策,官方那边倒是有一个名医,可却不太愿意帮助贾家,毕竟贾家以前做的挖坟的勾当,其中一个名医先祖的坟也被贾家动过,所以官方那边的名医基本已经确定不会出手了。”

    我接过话说了一句:“所以只能靠我们荣吉的医家了,那我知道了,您人并不在晋地,若是你在的话,燕洞前辈肯定也在,他在的话,肯定有办法清除贾云生的热病,你给我打电话,是想让我带着小十三过去给贾云生治疗热病,对吗?”

    父亲直接说:“是,贾云生这个人对你将来完全执掌荣吉,有很大的作用,晋地、冀地紧邻着,而贾家也算是华北地区的大家族之一了,能得到他的帮助,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稍微沉思了一下就说:“就算贾家不支持我,我也会救他的,之前算命的时候,我已经承诺会帮他了。”

    父亲那边忽然“哈哈”一笑。

    我问他笑什么。

    他就慢慢地说了一句:“我在笑,我家小禹有点大人的模样了,之前我还担心你能不能在荣吉的位置上坐稳,现在看来,我是有些多虑了,对了,我听说你前两天在豫北中了祸根胎的毒?现在身体怎样了。”

    我简单叙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反问父亲:“您呢,这几天您一直在什么地方活动,晋地贾家的事儿,怎么需要你来告知我?对了,怖逢跟着您还好吧?”

    父亲立刻说:“贾云生和我有点私交,所以他直接给我打了电话,想要让我去救他,而我这两天在陕地活动,今晚我们继续向西,我没有时间去晋地,所以只能让你去了。”

    简单聊了几句,我就知道父亲并不打算明确说出他一行人都在做什么。

    又说了一会儿,我们两个就彻底没话说了。

    气氛有些尴尬了,父亲就说:“果然,咱们两个人还是不适合闲聊,也罢,就这样吧,怖逢在我身边很好,你不用担心,等水官解厄大会的时候,我们柳家见。”

    说罢,父亲就挂了电话。

    我有些无奈地掏出手机看了看,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我挂了电话,蒋苏亚就在旁边说道:“宗叔叔,让你去晋地啊。”

    我点头,然后看向邵怡问道:“你看我的伤势,明天一早可以动身不?”

    邵怡就说:“宗禹哥哥,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毒素基本已经清除了,到了晋地,继续喝两天我给你熬的药,就没事儿了。”

    我再看李成二,他则是立刻说了一句:“我随时可以动身,如果要行动,你先给袁木孚打个电话,把小狐狸要回来,我们人不能少。”

    我“嗯”了一声,就给袁木孚打电话。

    等我说明了意思,袁木孚就说:“一会儿我就让小狐狸回去,你的人!我还能给你要了不成?”

    此去贾家虽然说,只是给贾云生治疗热病,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让同伴们准备了一下。

    最后,我看了看蒋苏亚,意思很明显,问她要不要跟着一起去。

    蒋苏亚明白了我的意思,就对我说:“我可能去不了,这几个月我估计都没有办法离开省城,爷爷交代,我不好忤逆。”

    我对着蒋苏亚点了点头,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其实我还是挺想和蒋苏亚一起去冒险的,不过再一想,冒险总是会有危险发生,蒋苏亚不跟着也好。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再说什么,我则是继续开始画符,这次我画的是一张我从来没有画过的新符,这张符是坎卦的御水灵符,和坤卦的御土灵符,是同一类的符箓。飞涨中文 .fzzw.

    都属于御灵符。

    除了御土灵符,御水灵符外,还有火、风、雷三种。

    御水灵符排在御土灵符的后面,操控难度在御土灵符之上,画符之前我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御水灵符。

    所以在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后,我就飞快地开始画,这一画,我又破了一个记录。

    我只用了十分钟就直接成符了,而且还是一张黄阶中品的御水灵符。

    这张相符,抬头是坎卦的开头,两边的符画纹路,也是相继了水花,而中间的符咒也是和御土灵符有点相似:“水通吾身,万宗法一。”

    而操控这符箓的咒语,则是和宇通灵符完全相似,都是“万法加身、幻化随心”。

    第一张符箓出来之后,我就开始画第二张符箓。

    这第二张时间没有加快,不过品质却是提升了不少,直接中品提高到了上品。

    见我第二张御水灵符就已经是黄阶上品水平的水准,李成二不禁说了一句:“宗老板,你真是牛逼啊!要不要把火、雷、风三种御灵符也画一些出来。”

    我的兴致也是上来了,就想着挑战一下。

    脑子里过了一遍后,我就开始先画御雷灵符,因为没有提前研究过,所以我画的速度就很慢,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才画出了一张御雷灵符,而且还只是一张黄阶下品的,时间和品质上,都大打折扣。

    即便如此,李成二还是惊叹不已,让我继续画火、风两符。

    接下来,御火灵符和御风灵符都差不多,同样花费了半个小时,同样是黄阶下品。

    而且消耗也是十分的巨大,画完御风灵符的时候,我已经有些困倦了。

    蒋苏亚扶住我就说了一句:“老大不小了,你还逞强。”

    我则是笑了笑说:“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少,现在来看,我的潜力还没有完全测试出来。”

    蒋苏亚撅着嘴说:“你还准备再画啊?”

    我的确有这个意思。

    可李成二却说了一句:“宗老板,不用这么拼,单是这几手全属性的御灵符,就能让你在水官解厄大会上大放异彩了,据我所知的相符大师,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画出全属性的御灵符,你是第一个!”

    不等我开口,他又继续道:“把符箓收起来,今天早点休息,到了晋地之后,让贾家准备一些符纸,这些天,你就优先准备全属性的御灵符。”

    “而且在晋地的时候,你尽量不要出手,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尽量让我、小十三和小狐狸动手。”

    我问李成二是不是已经对晋地的行动有了计划,或者说知道一些那边的消息了。

    他笑了笑,然后将他的手机放在我的面前。

    是他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微信聊天,那个人在微信上给李成二发了几张照片。

    第一张是一个短发女人蹲在一个土洞口的照片。

    虽然只是背影,可我基本断定,那个人就是薛铭新。

    接下来的几张照片,都是尸体的照片,那些尸体都是新尸体,每一具尸体的身上都有很多烂疮,看起来特别的恐怖和恶心。

    在照片的下面,还有几段语音。

    单是看照片,我就不由皱了皱眉头。

    李成二则是对我说:“点开语音听一下,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