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5章 清平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不一会儿蒋苏亚就从房间里出来,她拿着一个巴掌大的黑盒子,那盒子外表光滑,漆面格外的亮,做工还不错。

    锁扣是金的,打磨的也很亮。

    蒋苏亚将盒子放在我面前说:“盒子没上锁,不过我没有打开看。”

    我笑了笑,然后伸手摸了一下蒋苏亚的脸颊才去将盒子往自己面前又挪了一下,我没有立刻打开,而是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直觉告诉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后,我才把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空间并不大,有一个老式的钥匙卡槽,而在卡槽里面放着一把银色的钥匙。

    那钥匙上已经有些锈迹,还有几朵浪花的图案。

    柳云一让蒋苏亚给我一把钥匙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一会儿,就把钥匙从盒子里拿出来,又自己看了看,这钥匙的年头并不长,充其量六七十年的样子,至于钥匙上的浪花图案,我暂时不知道什么意思。

    浪花,和水有关,会不会和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有联系呢?

    我看了一会儿钥匙没有什么发现,就把盒子拿起来查探了一下,盒子更是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线索。

    无奈我只好将钥匙放回去,然后把盒子盖了起来。

    蒋苏亚在旁边问我:“这是什么钥匙?”

    我摇了摇头道:“暂时还不清楚,柳云一给你钥匙的时候,除了让你转交给我,还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

    蒋苏亚摇了摇头说:“没说啊,他当时把东西给我,说了一句‘转交给宗禹’,然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他走得特别的匆忙,好像有什么人在追他一样。”

    有人在找柳云一的麻烦?

    荣吉的人吗?

    应该不会,我父亲和柳云一有着某种联系,而柳云一在省城也好几个月了,如果荣吉找他麻烦,以荣吉的实力,他恐怕在省城一天也待不下去。

    所以找柳云一麻烦的,不是荣吉。

    而在我已知的势力之中,除了荣吉,那就只有徐坤,以及暗三家了,难不成是徐坤和暗三家的人?

    好像也不对,徐坤都把我爷爷的别墅交给柳云一看管,还让我从柳云一的手里赎回那别墅,也就是说,徐坤对柳云一很信任,而且他肯定知道柳云一和父亲的某种交易。

    是暗三家吗?

    暗三家和徐坤的关系,我暂时还不确定,而我对暗三家的了解也是少的可怜,所以我暂时不能排出的,就只有暗三家了。

    见我没说话,蒋苏亚就在我旁边笑了笑说:“好了,想不明白,就暂时不去想了,他给你东西,以后肯定还会来找你,到时候你再找他问就好了,赶紧吃点东西,然后去休息下,你这一身的伤,且得养些日子呢。”

    我点头“嗯”了一声。

    我吃完了东西,蒋苏亚就送我回屋睡觉,而她则是收拾了一下碗筷。

    等蒋苏亚回到房间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我这一觉一下睡到了次日的中午。

    我醒来的时候,蒋苏亚并没有去上班,而是在床头看书。

    见我醒来,她就赶紧过来扶我,等扶我坐起来了,她又跑出去端了一碗粥过来给我喝,同时还问我想吃点什么,现在就给我做。

    而我则是嗅了嗅周围的气味,就发现房间里弥散着一股很浓的中药味。

    我问怎么回事儿,蒋苏亚就说:“是小十三上午出去给你抓的一些药,说是让你连喝一个星期,每天一剂。”

    我点了点头,毕竟我身上的祸根胎毒素不是闹着玩的。

    喝粥的时候,我也是问了一下同伴们的情况,蒋苏亚就说:“李成二和晓月姐出去逛街了,邵怡在给你煎药,小狐狸去了当铺那边。”

    弓泽狐去了当铺那边?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他一般没有我的吩咐,是不会离我太远的。

    见我露出些许的意外,蒋苏亚便接过我已经喝完粥的碗,然后说了一句:“不是小狐狸自己要去的,好像是袁叔叔给打的电话,点名让小狐狸过去,估计是有什么事儿吧。”

    袁氶刚?

    他和弓泽狐的师父,弓一刨关系很好,对弓泽狐肯定会关照,单独找弓泽狐过去,也可以理解。

    不一会儿邵怡端着一碗药汤就进来了,她看着我说:“宗禹哥哥,你先把药喝了,一会儿我给你把伤口上的纱布换一下,再给你上点药。”

    我接过药汤说了一句好。

    蒋苏亚笑了笑说:“用不用我喂你?”

    我说:“不用了,我的左手早就感觉不到疼了。”

    那汤药是黑色的,已经不烫了,浓浓的中药味让我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些中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爷爷训练的时候,各种各样的药水都给我用过,泡、敷、喝,各种各样的形式,我都经历过。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端起药汤“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不一会儿我就喝了一个精光,邵怡又递给我一个水杯,让我漱漱口,漱口水直接吐回到杯子里就行。

    被两个女人伺候着,我不由感觉人生充满了惬意,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自己身上的伤永远都不要好了。

    等着我漱完口,邵怡就端着药和水杯离开了,顺便把我喝粥的碗也给拿走了。

    蒋苏亚也是礼貌地对邵怡说了一句:“谢谢!”

    一切都很温馨。第六书吧 .6shu8.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我打开一开,是薛铭新给我打来的微信视频。

    我接了视频,就看到一头短发的薛铭新,穿着警服,样子格外的飒爽。

    她看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听说你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我说:“是!”

    薛铭新无奈笑了笑说:“看来我请你帮忙的事儿又要往后推一下了。”

    我也笑着说:“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儿,我也不愿意。”

    其实我心里有些窃喜,说实话,我有点不想和薛铭新合作,我总觉得和她合作会十分的麻烦,顾忌也会有很多。

    薛铭新歪了歪脑袋,然后耸耸肩膀说:“好了,我就是慰问你一下,顺便祝你早日康复。”

    我说:“谢谢!”

    薛铭新就道:“好了,挂了,我去一趟晋地,下周回来,到时候你的伤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

    说罢,她就挂了电话。

    薛铭新去晋地?

    她要去忙的事儿,该不会和晋地的贾家有关系吧!

    我之前给贾家算命,他们下半年会有一场躲都不躲过的灾难,该不会就是因为薛铭新的介入吧。

    薛铭新代表着官方的身份,贾家的确是不好拒绝。

    我看着手机发呆的时候,蒋苏亚就问我:“还发呆呢,迷恋上人家薛警花了啊?”

    我赶紧说,没。

    蒋苏亚笑道:“我知道,给你开玩笑呢,看把你紧张的,对了,养伤期间你有什么安排不?”

    我想了想说:“在家里多画点符,不管是薛铭新回来之后帮她做的事儿,还是十月十五的水官解厄大会,我都需要大量的符箓撑腰。”

    蒋苏亚点了点头就说:“解厄大会,我也想陪你一起去,不过我们家族前些天刚传来消息,代表我们蒋家参加解厄大会的,另有人选,我爷爷不让我去。”

    我说:“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带你去,以荣吉的名义去,不用管蒋家的事儿。”

    蒋苏亚摇了摇头说:“我不想惹爷爷生气。”

    听到蒋苏亚的话,我有点理解不了,蒋家急切促成我和蒋苏亚的好事儿,为什么又反对蒋苏亚和我一起去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呢?

    这蒋家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

    很快蒋苏亚又问我:“我不去,你不会生气吧?”

    我笑了笑说:“怎么会呢,此去柳家毕竟危险重重,暗三家也会露面,你不去,我反而放心了不少。”

    又和蒋苏亚闲聊了一会儿,她就让我休息。

    我睡不着,就靠在床头微微调理自己体内的几团气脉。

    因为它们彼此不连通,我的感知并不是很明显,有时候,还会感觉身上不少的地方堵的厉害,这种气脉的拥堵让我感觉特别的难受。

    不过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我也只能忍了。

    一天的时间里,邵怡帮我换了药和绷带,蒋苏亚则是帮我做饭,又陪我聊天什么的。

    而我也是给李成二打了个电话,让他去夜当那边取了一些画符的材料回来。

    只不过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李成二和兰晓月才回来,他们买了不少的东西。

    其中还有给大家买的衣服。

    我休息了一天睡不着,就跑到客厅画符,我过去的时候,蒋苏亚非要扶着我,可这个时候,我的腿和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这一次画符,我没有研究新的符箓,只是把破灵符、水逆煞符、募阴兵符、清心魔符,还有御土灵符各画了一些。

    而我在画这些符箓的时候,消耗的相气明显减少,而画符的速度明显增加,一晚上,这些符箓,我每样都画了十张。

    最主要的是,这些符箓,每张都是黄阶上品。

    已经很接近蓝符了。

    如果我画出蓝符来,什么慑青、红历,我基本可以随便对付了。

    在我画符的时候,李成二也是守在旁边看了许久,每出一张符,他都会对我挑一下大拇指。

    差不多到深夜四点多的时候,我才睡觉。

    而我睡觉的时候,弓泽狐还没有回来,我向李成二打听了一下,他就跟我说,让我不用担心,弓泽狐这几天暂时在夜当给袁木孚打下手,等我伤好了,袁木孚就会把弓泽狐和夜当再一并交给我。

    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第四天,这天晚上我已经把自己掌握的几种符箓都准备了上百张,我也准备开始画一些新符出来。

    可就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父亲电话。

    电话一接通,父亲不等我开腔就先说了一句:“火速赶到晋地的太原,贾家有难!”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