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4章 祛毒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我的眼皮子要闭起来。

    邵怡就着急地晃了晃我的手臂说:“宗禹哥哥,你不能睡,你的意识要是没有了,魂魄就会离开你的身体,你就会真的死了。”

    这个时候,李成二直接站起身,然后对我说了一句:“宗老板,对不起了。”

    “啪!”

    我脸上不由一疼,李成二结结实实给了我一巴掌,不过我能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巴掌,而是带着一股道风的巴掌,这巴掌是为了叫醒我,同时也是为了打得我的魂魄无法离开身体。

    一巴掌下去之后,我精神了一下,双眼睁开,李成二这个时候又来掐我的人中。

    同时他还问邵怡:“小十三,宗老板的毒能解吗?”

    邵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坚定地点头说:“能,你们护住宗禹哥哥的魂魄,我想办法解毒,他刚中毒不久,我有办法救他。”

    说话的时候,邵怡又从自己的背包取出一个木盒子,不过这次打开盒子后,里面放着的不是银针,而是一排的刀,还有几瓶药。

    邵怡的手指从一排刀上划过,然后取出一把比她剔魂刀还小的刀,她看了看我说:“宗禹哥哥,你忍着点疼。”

    我说:“我左腿已经没有知觉了,你随便下刀。”

    邵怡点头,然后手中的刀迅速对着我脚腕被抓伤的地方割了下去。

    她将我的肉割掉很多,还割出一道缝隙来,黑色的毒血犹如水柱一样开始往外流。

    很快她放下手中的小刀,然后取出一药瓶,将其打开,然后将一些黑色的粉末倒在在我的伤口里面。

    原本我的左腿没有什么知觉,可在那些黑色的粉末接触到我的伤口后,我的痛觉一瞬间就恢复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感就从我的脚腕传来。

    一瞬间,我整个左腿的知觉又恢复了。

    这一下疼的我没有了半点的困意。

    因为太疼,我就想要挣扎,邵怡果断说了一句:“压住宗禹哥哥,不要让他乱动!”

    弓泽狐、李成二、东方韵娣,以及袁木孚同时冲上来给压住。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袁木孚说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刚才小算了一卦,荣吉的大朝奉换不了人,换句话说,宗禹死不了,小十三有办法救他。”

    邵怡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宗禹哥哥被抓伤的时候,你没有动静,是在算卦啊,你,你,你……”

    袁木孚赶紧说:“别说我了,赶紧给宗禹治伤。”

    见我左腿恢复了知觉,邵怡的表情也是好了很多,很快她就说道:“宗禹哥哥,我刚才用刀将你的伤口坏皮都割掉了,上面都是毒,如果不割掉,毒素会继续在你的体内扩散。”

    “我刚才给你撒的黑色粉末,是我师父亲自调制的解毒药,调制过程和配房,我知道,但是以我现在的水准,估计驾驭不了,而且有些药材也很难凑齐,说我给你撒的仙药,也不足为过,它可以解所有毒。”

    我往邵怡手里的瓶子看了看,好像一下用去了一大半。

    见我有些好转了,邵怡又说了一句:“刚才太着急,用的太多了,要是被师父知道,他老人家肯定会骂我的。”

    我的知觉恢复的越好,我就越发感觉左腿伤口的疼痛,我想要动几下,可我身体被同伴们摁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就连我后背痒了,想要挠一下痒痒都难。

    过了大概一刻钟,邵怡才将我腿上的银针全部拔掉,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宗禹哥哥,你这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若不是我跟在你身边,你估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我点了点头。

    这让我想起了弓一刨的死。

    不光是我想到了这些,弓泽狐也是想到了这些,他的眼角又开始流眼泪。

    李成二人虽然粗,可心却很细,他也知道弓泽狐为什么落泪,就在弓泽狐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说:“人各有命。”

    弓泽狐点头。

    拔掉我腿上的针后,邵怡就开始给我包扎伤口,同时说了一句:“毒基本已经控制住了,不过还没有完全解掉,等回了省城,我需要给你开几服药,你要连续喝上一个星期才能根除身体的毒素。”

    我点头。

    给我包扎好了伤口之后,我就对李成二说:“你去把张翠英的尸体挖出来,然后向东移个一百米再埋下去吧。”

    李成二点头。

    接着他就和弓泽狐一起去干活了。

    东方韵娣这个时候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你的命可真大,被祸根胎伤了,竟然还能活下去。”

    我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张开自己的掌心,看了看自己的掌纹,那生死劫已经过去了。

    是我生!

    看到这里,我就对祸根胎消失的方向说了一句:“我赢了。”

    此时邵怡一边扶着我站起来,一边就说了一句:“既然当年荣吉的人可以把祸根胎压在这里,为什么不直接消灭掉,还给后面惹这么多的事儿。”

    我说:“按照我们从姚凤臣那边得到的消息,当年镇压这祸根胎,都已经出动神兽了,可见当年一战的惨烈,而当年也是祸根胎的巅峰时期,当年能把祸根胎压制在这里,应该已经是极限了,当年不是不杀,而是杀不了。”

    “而经过了几百年,祸根胎已经很虚弱了,这个时候我们再过来,就能把给消灭了,我们这也是踩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完成的壮举,如果这是巅峰时期的祸根胎,我觉得我们几个人早就死得透透的了。”139读书网 .139ds.

    听到我这么说,邵怡似乎理解了,就“嗯”了一声说:“这些祸根胎,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我不由看向李成二。

    李成二自知逃避不了,就说了一句:“太细的不能说,但是所有的祸根胎,都和一个地方有关系。”

    我问什么地方。

    李成二就说了一句:“昆仑!”

    昆仑?那不是道门的圣地之一吗,怎么和祸根胎有联系了。

    我刚准备细问,李成二就说:“宗老板,你别再逼我了,我跟师父发过誓的,不到合适的时候,我是不能说的,不然我要遭天谴,损修行的。”

    我这才点了点头说:“不问了。”

    等着李成二和弓泽狐给张翠英迁好了坟,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多钟。

    我因为腿伤不能走路,所以就由弓泽狐和李成二轮流背着我下山。

    等我们回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快十点了。

    喝了点水,吃了点干粮,我们两辆车往省城的方向开去了。

    邵怡这次就没有再睡觉,守了我一晚上,而我因为中毒和受伤的关系已经彻底有些累了,就不知不觉睡下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四点多钟,而我们的车子已经缓缓驶入了省城。

    邵怡见我醒了,就连忙问我的身体怎样了,有没有什么地方感觉不舒服。

    我笑了笑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除了偶尔疼一下外。”

    邵怡点了点头,然后又给我把了下脉。

    而我也是问邵怡有关陶连展的情况,她就说:“宗禹哥哥,你不用担心他,他没事儿,等我回省城,给你开药的时候,也给他弄一点药补一补,不碍事的。”

    我再次“嗯”了一声。

    睡了一觉,我已经没有了困意,因为是靠着睡觉的,我的脖子有些酸,我一边活动脖子,一边呲牙。

    邵怡见状,就赶紧伸手在我的颈椎上,给我摁了几下,不得不说,邵怡的手法很好,被她摁了几下,我瞬间感觉舒服多了。

    我们车子进了省城,袁木孚就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他直接送陶连展和东方韵娣回去休息了,让我也多多休息,夜当那边我暂时不用去了,这几天他在那边顶着。

    车子分开后,他们的车子往东走了,我们的车子则是返回了西陇郡。

    等我们上楼开门的时候,蒋苏亚和兰晓月都在门口客厅等着我们。

    我们返回省城的路上,李成二已经给兰晓月打了招呼,让兰晓月给我准备点好吃的补身体,同时也我把受伤的事儿说了。

    在知道了我受伤后,蒋苏亚自然也就睡不着了,便在这边等着我了。

    我一进门,看到我的左手,左脚腕都缠着绷带,蒋苏亚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同时她也跑过来抱了我一下。

    她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这一抱,我都感觉她是直接贴在我身上的,我不由气血上涌。

    蒋苏亚抱了我一下,立刻说:“我先带你去洗洗手,然后喝点参汤,汤是晓月姐教我煮的,你一定要尝尝。”

    我点头说,好。

    我被蒋苏亚扶着去洗漱,同时我也转头对弓泽狐和邵怡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也洗漱下,吃点东西,然后早点休息。”

    至于李成二不用我吩咐,他已经从后面抱着兰晓月腰,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开始发骚……

    给我洗漱的时候,蒋苏亚格外的小心,都不让我动一下的,生怕水撒到了我的伤口上。

    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来的,可蒋苏亚就是不让。

    等我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弓泽狐、邵怡,还有李成二都已经喝完汤回房间了,只有兰晓月还在餐桌这边,她听到我要出来的时候,已经给我盛了汤。

    见蒋苏亚扶着我出来,她就对着我笑了笑说:“你们吃吧,我回去休息了,二哥还等着我呢。”

    我也是笑了笑。

    蒋苏亚也是脸一红,她自然也是知道李成二等着兰晓月要干嘛。

    我喝汤的时候,蒋苏亚就一直在旁边看着我。

    过了一会儿蒋苏亚好像想到了什么,就对我说了一句:“对了,宗禹,昨天柳云一去我们公司找我,给我一样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柳家的那个叛徒,他的存在感还真是高啊。

    我问是什么东西。

    蒋苏亚就说:“你等下,我这就去给你拿过来,你看下。”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