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3章 大劫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陶连展“如你所愿”四个字一出口,剩下的星宿全部亮了起来,一道又一道的光影从桃木钉里钻出来,只不过它们没有着急攻向罪魁,而是全部落在原地,闪着亮光,犹如群星落在了地面上。

    角木蛟、氐土貉、尾火虎、危月燕、娄金狗、翼火蛇……

    剩下的二十二个星宿的星宿兽全部现身。

    整个山梁子瞬间变得格外的耀眼。

    罪魁那边则是猛吸一口阴气,小肚皮瞬间鼓了起来,那膨胀的幅度好像就要爆炸了一样。

    陶连展双手在胸前飞快捏动指诀,然后大声呵道:“星宿合,四象出!”

    一瞬间那些星宿兽,在各自方向的聚拢在一起,随着它们靠在一起,一瞬间四象神兽缓缓现身。

    青龙、白狐、朱雀、玄武,四个十多米长的光影神兽分裂在星宿大阵的四个方向。

    小罪魁挺着自己的大肚子一脸不屑说:“它们照样奈何不了我。”

    陶连展那边依旧没有神兽光影冲上去的意思,而是继续大声呵道:“四象合,两仪生。”

    四象神兽撞在一起,光影开始出现两个长方体的光影模块。

    一为黑色的光影长方体,一为纯白色透明长方体。

    这正是阴阳两仪。

    随着两仪的出现,星宿大阵中的压力陡然增大了不少,原本鼓着肚皮的罪魁忽然痛苦地跪在地上,不过它憋了一口气,似乎还在抗争。

    不过受到大阵的压力,那罪魁好像已经无法动弹了。

    陶连展这个时候,额头的青筋也是爆了起来,很显然操控星宿大阵也是相当困难的。

    看着罪魁暂时还没有被制服,陶连展继续道:“两仪合,太极明!”

    黑、白两块长方体再次合在一起,一瞬间一块巨大的太极球就在我们周围出现,而陶连展和罪魁也是从地面上悬浮起来,他们两个同位于太极球的中央位置。

    那太极球格外的瑰丽,黑白相间旋转在半空中,又格外的玄幻。

    我内心不禁跟着生出无数的豪气来。

    这是何等逆天的神通啊。

    罪魁漂浮在太极球中之后,它憋的那一口阴气也是招架不住了,直接张开嘴“噗”的一口,将嘴里的阴气全部吐了出来。

    那些阴气在太极球中根本泛不起什么浪花来,就好像是我们平常呼吸一样,吐出来的阴气,瞬间被太极球就给中和了。

    再看罪魁这个时候已经更加的痛苦,它在太极球中不停地“嗷嗷嗷”尖叫着,它的双眼也是瞬间凸了起来,身体上的毛皮也是出现了开裂的迹象。

    它的身体好像是在被挤压,又好像是在被撕裂。

    而站在同样漂浮在太极球中的陶连展,这个时候却好像一个战神一样,他的表情格外的坚毅,幻门九锁鞭还在绕着他旋转,他双手掐着指诀在胸前,模样看起来好是威风。

    僵持了几秒,陶连展就缓缓道了一句:“二十八星宿大阵的最后一步我不想走,可如果太极仍无法降服你,那我愿意用最后一步和你同归于尽。”

    最后一步?

    我脑子里飞快转动,四象、两仪、太极,都是后者生前者的关系,星宿大阵是将能量聚集,用的是倒生的方法。

    而太极之前便是无极,是一片虚无和混沌。

    无极便无生,身在无极,便已经死了。

    如果太极球化为无极状态,陶连展的确是会死掉。

    想到这里,我就道了一句:“陶大哥,你别胡来!”

    陶连展在太极球中向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而后他对我说了一句:“我这条命在魔都那会馆六楼的戏院里面,随着一曲《红鬃烈马》已经没了,您救我于水火,给我家人以新生,为了您,死不足惜。”

    我不由骂道:“扯你妈蛋,我警告你,不准使用星宿大阵的最后一步。”

    说罢,我看了看李成二道:“你布置的符阵不会是观赏用的吧,帮忙!”

    李成二这个时候也才回过神来,他也是被面前的星宿大阵给惊着了。

    回过神的李成二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单手捏动指诀,那些石堆上压着的符箓不由“扑棱”了起来,接着就听李成二大声道:“无我大道,泽潆苍生,大无我符,急急如律令——合!”

    “轰轰轰……”

    一瞬间,所有石堆上的符箓全部烧了起来,一道道火焰蹿到空中,然后在空中形成一张长十多米的符文,那些符文缠绕在一起,形成一道虚幻的火符。

    接着李成二大声再道:“去!”

    那火符“呼”的一声冲入太极球中,然后“嘭”的一声撞在罪魁的身上。

    罪魁周身迅速被火焰包裹了起来。

    “啊啊啊……”小说娃小说网 .xiaoshuowa.

    罪魁痛叫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

    陶连展这个时候飞快捏动指诀,太极球内的压力再次增大,罪魁身上的火焰依旧不停的烧着,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是越烧越大,可完全看不到有将其烧尽了的趋势。

    这个时候,陶连展一伸手,他周身旋转的幻门九锁鞭也是“呼”的一声蹿出去,直接命中罪魁的胸口,然后从其胸口直接穿膛而过。

    “啊!”

    罪魁最后痛叫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了动静,罪魁身上开始掉下一片一片的火化,随着火焰掉落,罪魁的身体也是慢慢地缩小,最后慢慢地化为无有。

    等着太极球中最后一丝火花燃尽,陶连展才捏动指诀收了神通,随着太极球消失,陶连展直接掉了下来,然后“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们一行人赶紧冲上去查看陶连展的情况!

    我们过去的时候,陶连展已经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身体晃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站稳了,他对着我笑了笑说:“我没事儿,就是消耗有些大,身子虚了。”

    邵怡赶紧过去给陶连展把脉,而东方韵娣也是离开我身边,去查看罪魁火花坠落的地方。

    李成二、弓泽狐也是四处勘察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手心又烫了一下,我张开看了一下,就发现自己掌心的生死劫竟然还没有消除。

    等等,罪魁不是死了吗?

    我的生死劫怎么还没有消?

    一瞬间,我的心头不由闪过一丝不好的直觉,我赶紧说道:“祸根胎应该是实体,刚才我们消灭的好像只是一个虚体,祸根胎的本体还活着!”

    众人皆是一惊。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脚下的土有些松动,我低头一看,一只干枯的小手已经从土里面伸出来,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左脚腕。

    “啊!”

    一阵尖疼顺着我的脚脖子传遍全身,同时我感觉自己的左脚,乃至整个左腿都陷入了麻木之中。

    这个时候,李成二手里的武器匕首“嗖”的一声扔出,直接在我的左脚边“噗”的一声刺入土下,再接着那紧抓着我的干枯小手就松开了。

    我也是腿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邵怡直接甩开陶连展的胳膊向我这边奔跑过来,一边跑,她还着急道:“宗禹哥哥,你没事儿吧。”

    东方韵娣也是脸色不由一变,然后也是紧跑了几步过来。

    李成二和弓泽狐冲过来,就开始挖巫器匕首刺中的那片地面。

    邵怡飞快从自己的药箱里找一些药,然后撒在我脚腕的伤口上,接着又拿出一条红线,直接绑在我的小腿上,而后又取出银针,在我小腿的几个穴位上猛刺了几下。

    看着邵怡雷厉风行的动作,我就说了一句:“十三,你温柔点,吓到我了。”

    邵怡那边则是已经快哭了:“宗禹哥哥,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你中的是祸根胎的毒,要是清除不了,你会没命的。”

    祸根胎的毒?

    这让我想起了弓泽狐的师父,弓一刨,他就因为中了祸根胎的毒,最后没有办法,直接让弓泽狐亲手杀了自己。

    看着邵怡焦急的样子,我也开始有些害怕了。

    陶连展这个时候也一脸自责的过来说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大意了。”

    这个时候,李成二和弓泽狐已经把土下的祸根胎挖了出来。

    我也是终于看到了祸根胎的本体。

    是一个干枯的小人,它身上的毛基本已经掉光了,头顶上的耳朵也是有不少的残缺。

    它的獠牙也是断掉的。

    而且它是刚才虚体的一半不到,可见他瘦弱的程度已经很严重了。

    这才像被压了几百年的样子。

    祸根胎被挖出来后,它的胸口还插着李成二的巫器匕首,它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看着我说道:“荣吉大朝奉,哈哈,能拉你陪葬,也算是值了!”

    我忍着疼则是说了一句:“我可不一定死,这是我的生死劫,既有生,也有死,而非单纯的死劫!”

    祸根胎“呵呵”一笑说:“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生!”

    这个时候,李成二直接抽出祸根胎胸前的巫器匕首,然后“噗噗”又刺了两下道:“你妹的,屁话多。”

    我看的出来,李成二也是真的生气了。

    随着李成二这两下刺下去,那祸根胎最后一口气也是没了,那干枯的身体,也是瞬间化为粉尘消失掉了,这一下罪魁的祸根胎,是真的死了。

    而我这边,左腿已经失去了知觉,同时脑子里一阵昏沉,我感觉周围好冷,我想要找个温暖的地方,好好地睡上一觉,我的眼皮子好沉,好沉……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