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2章 斗祸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那罪魁的祸根胎,个头虽小,可说话的气势却极为蛮横,听到这里我就不由问了一句:“陶大哥,这玩意儿真是‘胎’吗?该不会已经成为成熟的祸根了吧?”

    陶连展则是对我说道:“宗大朝奉,这个你放心,祸根胎在被大阵压着的期间,是不会变为祸根的,而且祸根的成熟条件极为苛刻,我敢肯定,它绝对是胎体。”

    我点了点头。

    那大罪魁大概是觉得我没有理他,对着我再次咆哮一声:“嗷!”

    我身体再次抖了一下,不过这次抖动的幅度就小了很多,它的气势已经渐渐地无法撼动我了,换句话说,我的定力变强了。

    大罪魁这个时候没有再废话,它的小手一挥,浑身的毛发随着一阵风飘动起来,小家伙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

    同时一阵阴风化为利刃就要向我这边冲来。

    东方韵娣直接拽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到她的身后,而那阴风化为的利刃却没有打过来,它刚飞到一半,就被陶连展的幻门九锁鞭给挡了下来,那长鞭犹如闪电一般,带着一道寒芒直接将阴风打散。

    而后那幻门九锁鞭又“呼”的一声飞回陶连展的身边,继续绕着他盘旋起来。

    同时陶连展说了一句:“孽畜,要伤宗大朝奉,你得先过我这一关。”

    罪魁转头看向陶连展说了一句:“的确要先过你这一关,在这二十八星宿大阵之中,我的拳脚不好施展,等我破了这阵,再收拾外面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子。”

    陶连展“哼”了一声说:“你一个胎体,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乳臭未干!”

    说罢,他手一挥,幻门九锁鞭直接带着寒芒向罪魁撞击了过去。

    罪魁猛的张嘴,一阵阴风从它的嘴里喷出来,直接撞到了幻门九锁鞭上。

    陶连展右手掐诀御物,左手五指变换犹如弹琴一样,很快也就念了一句:“西方白虎,奎木狼,出!”

    很快西边那一片红线微微作响,接着一头白色的光狼就从一根桃木钉里钻了出来,径直向罪魁撕咬了过去。

    罪魁想要往南边躲,陶连展又大声道了一句:“南方朱雀,张月鹿,出!”

    一头白色的光鹿跳出来,顶着头上长长的鹿角对着罪魁撞去。

    我这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就是天师级别的力量吗,这也太华丽了吧!

    罪魁见无处可躲,两只小手张开,一手对向奎木狼,一手对向张月鹿。

    “嘭!嘭!”

    罪魁两掌拍出,一掌拍在奎木狼的额头,一掌摁在张月鹿的鹿角上。

    这个小家伙竟然同时挡下了两大星宿的攻击。

    我也是慢慢从东方韵娣的身后走了出来。

    陶连展正面操控幻门九锁鞭,攻不破罪魁的阴风,就道了一句:“收!”

    那长鞭直接“呼”的一声飞回他的身边,再次绕着他旋转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罪魁两掌同时发力。

    那本来是光亮的狼和鹿,竟然同时变成了黑色,罪魁的嘴角上扬,就在它准备操控黑狼和黑鹿的时候,那两只星宿兽,竟然直接化为黑烟消散掉了。

    罪魁嘴角的笑容消失,而是舔了一下自己的獠牙道:“我的罪魁能力控制不了它们吗?”

    陶连展“哼”了一声道:“正邪不两立,就凭你一个胎体也敢打星宿兽的主意,真是自不量力。”

    而我这边则是发现,奎木狼和张月鹿的两根桃木钉已经慢慢地朽掉了。

    那速度肉眼可见。

    我发现了这些,陶连展作为大阵的控制者自然也有所觉察,他的眉毛轻佻,不过表情依旧很镇定,看样子大阵已经不受影响。

    这个时候罪魁却说了一句:“二十八星宿兽,乃物华天宝精华所化之意念,凡念者皆有意识,意识接近于魂体,而作为罪魁的我,我的能力便是将所有的意识体变为我的傀儡,为我所用,行吾所恶。”

    “你这阵法奈何不了我。”

    陶连展那边则是“哼”了一声说:“我还有二十六星宿兽,大话别说的太早了。”

    我在旁边看着,忍不住问了一句:“罪魁,我问你一个问题。”

    罪魁头也没回,而是“呵呵”一笑说:“堂堂荣吉大朝奉不是号称无所不知的存在吗,怎么还有问题问我呢?”小说117 .xs177.

    无所不知?

    以前我可能觉得自己懂的很多,可在踏入江湖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我其实并不了解。

    所以我直接问道:“祸根胎是从何而来!”

    听到我这个问题,罪魁愣了一下,然后“呵呵”大笑起来。

    我问它在笑什么。

    罪魁就慢慢地说了一句:“祸根胎,皆有人的贪念而起,为人者,或贪财,或贪生,或贪色,或贪情,或贪名,或贪功,人无不贪者,而祸根胎就是这些贪念所化的执念,不过真正的祸根胎起源,还要从你们荣吉说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荣吉也是祸根胎的缔造者!”

    “啊!”

    听到这里,我心中不由一惊,我没想到荣吉还有这样的黑历史。

    陶连展也是愣了一下,显然这些事情他也是没有听说过的。

    弓泽狐和邵怡同样面面相觑。

    东方韵娣看着我问了一句:“宗老板,还有这事儿?”

    我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反观李成二那边,依旧一脸的兴奋,他好像知道里面的细节。

    果然很快李成二就说了一句:“宗老板,你要相信荣吉!”

    罪魁往李成二那边看了一眼而后缓缓说了一句:“相信荣吉,哈哈哈……”

    李成二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罪魁先停下来问李成二:“你笑什么?”

    李成二这才收住笑容说:“罪魁,你不要试着抹黑荣吉,荣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光彩过去,有只有悲壮的历史,虽然有些事儿,我现在不能说,可但凡知道真相的人,都会坚定不移地站在荣吉这边。”

    罪魁看着李成二缓缓说了一句:“你是荣吉什么人?”

    李成二大声道:“荣吉御四家,仙家李成二。”

    罪魁四下看了看说:“也对,荣吉的大朝奉在这里,那御四家应该也在了,只不过我没想到,荣吉的实力没落的如此厉害,大朝奉气脉未开就罢了,你这御四家之首的仙家,竟然连个天师都不是,看来荣吉距离灭亡已经指日可待了。”

    我这边说了一句:“我只是新任的大朝奉而已,荣吉出了一些小变故,我被硬抬上了大朝奉的位置,荣吉……”

    不等我继续说下去,陶连展就说了一句:“宗大朝奉,您别被这个孽畜带进沟里,你没必要回答它这些问题,荣吉的强弱,天字列的九家最清楚了。”

    我们说话的时候,星宿大阵也是暂时平静了下来。

    可随着陶连展打断我和罪魁的话,罪魁也是发起狠来,它猛跳一下,整个身体对着陶连展冲去,小拳头紧握着,周身的阴风环绕形成一个巨大的风球。

    陶连展身边的幻门九锁鞭旋转也是快了起来,残影也是在他的周围组成了一个球体。

    风球和幻门九锁鞭的残影球体迅速撞到了一起。

    不过这次没有发生轰鸣的爆炸,而是“噼里啪啦”的冒起了火星。

    这个时候东方星宿的心月狐,北方星宿的室火猪,西方星宿的毕月乌,南方星宿的鬼金羊各起一个光影。

    一狐,一猪,一乌鸟,一羊,四道光影也是对着罪魁的风球撞了过去。

    “轰!”

    一瞬间,罪魁的风球就被炸散了,不过那风球化为黑烟也是把几道光影给包裹了起来,那些光影也是瞬间散掉,又有四颗桃木钉直接朽掉了。

    最后那边则是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然后后退了几步,退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罪魁站稳之后,看着陶连展笑了笑说:“还有二十二个星宿兽,要不你把他们都叫出来吧,一个一个来,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这罪魁好嚣张啊。

    不过以它的实力来说,它的确有嚣张的资本啊!

    我有些担心地看向陶连展那边,他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周身的幻门九锁鞭已经慢了下来,那残影组成的球体也变得稀薄了不少。

    他看着罪魁缓缓举起左手说了一句:“如你所愿!”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