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91章 星宿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心中念着那首诗,我心中也是不由生出了一丝豪气,在那豪气的作用下,我心情也是平复了一些,不过心里的忐忑和害怕还是有很多,关乎生死,谁又能说看淡就能看淡的呢。

    我们沿着山路走了三十多分钟,就来到一片相对平坦的山梁子上,这段山梁子用来修屋造房也是挺合适的,当然是排除风水影响的前提下。

    这山梁子上长满了野草,却没有长树,也没有荆棘之类的灌木。

    站在山梁子上,陶连展就说了一句:“宗老板,你不往前走了,难不成就是这里了。”

    说着,他缓缓蹲了下去,然后随手拔下一棵草,用手捻起一把泥土凑到鼻子上嗅了一下。

    我这边则是说了一句:“在‘本身龙虎’的风水局中,这一段正处于贱龙的龙脉上,贱龙守囹圄的中心位置,也是用来镇压大罪魁的祸根胎的最佳点。”

    李成二那边则是对着弓泽狐招了招手说:“小狐狸师侄,你跟着我在周边梁子上布置下一些阵法来。”

    袁木孚立刻说了一句:“我也去帮忙。”

    东方韵娣则是走到我身边说道:“宗大朝奉,有什么事儿需要我们做的吗,你尽管吩咐一下。”

    我这边还一脸的懵,陶连展站起来就对东方韵娣说了一句:“东方姑娘,我这背包里有二十八根特制桃木钉,你按照二十八星宿的方位帮我钉在这片空地上,然后利用红线,将东、南、西、北四象各自串联起来!”

    东方韵娣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接过了陶连展递过来的背包。

    拿着背包走到梁子的东边,她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下。

    我这个时候就走过去问她:“用不用我帮忙,这星宿的位置可不好定。”

    东方韵娣对着我笑了笑说:“宗大朝奉,你可不要小看我,我们东方家善于工事,而工事诸多事宜都离不开星宿,对星宿的定位我也很熟练的。”

    邵怡这个时候也跟了过来,她也准备随时出手帮忙。

    当然在选定星宿位置上,她是帮不了什么的,最多帮忙钉下桃木钉。

    东方韵娣说着就取出了第一根桃木钉,她先检查了一下桃木钉,就发现桃木钉上有文字,所以她就又把先拿出来的放回去,然后又挑选了一会儿才取出另一根来道:“角宿,角木蛟,东方青龙七宿。”

    说罢,她将桃木钉直接摁在身前地面上,然后微微运气,一股内劲从她手中发出,那桃木钉直接“嘭”的一声入土三寸。

    陶连展那边这才说了一句:“忘记告诉你了,每一根套桃木钉都有自己的星宿代表,别钉错了。”

    东方韵娣笑着说:“我已经发现了。”

    说着她又从里面取出第二根桃木钉说:“亢宿,亢金龙,东方青龙七宿。”

    说着,她脚下往旁边挪了几步,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将第二颗桃木钉钉在地面上。

    看到这里我也是走过去,将北方七星宿的七颗桃木钉取了出来,那七根分别是:“斗木獬、牛金牛、女士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和壁水貐。”

    选好了之后,我和邵怡就走到了梁子的北面。

    邵怡对我说:“宗禹哥哥,选位置,然后告诉我,我来钉,你左手有伤,不方便。”

    我点头,然后观天象,定星位。

    等我选好了第一个星位就对邵怡说了一句:“斗木獬,入地三寸。”

    邵怡用的方法和东方韵娣差不多,都是运内气,发内劲。

    一边钉的时候,邵怡就问我:“宗禹哥哥,这二十八星宿,每一个都象征一种动物,而每七个又组成一个神兽,这天上真有四象神兽的存在吗?”

    我笑了笑说:“你师父有没有给你讲过。”

    邵怡柔声笑道:“没有,师父给我讲的大部分都是有关医学的,其他方面的虽然有所涉猎,但是他从来不会给我细讲,每次我细问的时候,他都会给我说,其他方面的知识,我们知道有那些东西就行了,太深的东西不必深究。”

    我看着邵怡笑了笑说:“你师父说的没错,你只要知道有这些东西就行了,如果要给你仔细讲的话,这二十八星宿,每一个星宿都能给你讲上几天的。”

    “不过啊,这二十八星宿,是古人根据周易,分四象,然后将太阳,月亮和五星周围二十八星宿再分,而后衍生运用到星命、星占、风水、择吉等术数中。”

    “这里的门道极为复杂,太阳、月亮比较明确,至于五星,便是金木水火土五星,也就是辰星、太白、荧惑、岁星、镇星这五颗星。”

    ……

    我一边和邵怡侃侃而谈,一边指挥她把七根桃木钉全部钉在地上。

    因为我们一直在聊天,所以速度就慢了很多。

    等我们布置好了北面,东方韵娣已经将西方的七星宿也给布置好了。

    最后我俩去帮着她把南面的七星宿布置好。

    钉好了桃木钉,我们又取出红线,将四象星宿串联起来。

    如果从天上俯视这山梁子,就能看到一幅极为精确的星象图。

    至于李成二、袁木孚和弓泽狐那边,则是在山梁子的外围垒了不少的石堆,每一根石堆顶部,他们用石头压上一张黄符。

    我们布置好星图的时候,李成二那边的符阵也基本完工了,所以我们一行人就在山梁子的中央位置集合。62小说 .62xs.

    我看着陶连展问:“陶叔,你看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不。”

    陶连展说:“差不多了,你们站到星宿阵外,一会儿罪魁出来了,帮我压着点它,别让它给跑了。”

    我们几个人同时点头,然后分为四组退了出去。

    我和邵怡在北面,袁木孚在南面,李成二西边,东方韵娣和弓泽狐则是在东面。

    刚分好组后,陶连展就指了指我和弓泽狐说:“你们两个换下位置,医家的小姑娘实力偏弱带不动宗老板,你和匠家的小子,联合起来才行。”

    “东方家的丫头厉害一些,你带着宗老板,宗老板实力也不算太差,也能给你补强一点。”

    于是我们就换了位置。

    我换到东方韵娣旁边后,她就对着我笑了笑。

    她穿着一身偏休闲的运动装,不过却很束身,让她的身材很完美的,站在她的身边,我的眼睛总是会被她的一举一动吸引,让我感觉到十分的不自在。

    不过很快,我还是集中了精神,把目光投向了陶连展那边。

    陶连展见我们都站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就缓缓说道:“我这二十八星宿的大阵,是我自己道气供养的二十八根桃木枝组成,以星宿唤醒天象,以天象驱动四象,再以四象之力压制邪祟。”

    “以我现在阵法水准,就算下面是一只中段鬼王级别的罪魁,也挣脱不了。”

    我们几个听闻也是全部都放松了不少。

    陶连展说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嘴里朗诵道:“一分道,天出鞘;二分道,地拔高;三分道,气飞扬;四分道,星环绕;急急如律令——四象二十八星宿,起!”

    “嗡嗡嗡……”

    随着陶连展话音落下,那些连接桃木钉的红线直接抖动了起来,红线发出声音,犹如数百根琴弦在震动一样。

    周围的气也是跟着旋转了起来,气成风,而风入浪,卷着山梁子上的草坪不停地翻滚,犹如水浪滔天。

    山梁子周围的树木也是“哗哗”作响,树上本就有些枯黄的树叶开始“哗哗”落下。

    树叶被卷进山梁子的阵法范围,犹如飞雪,又如舞蝶。

    这个时候陶连展双脚在地上一踩,然后猛然大喝一声:“阵下邪祟,速速显形!”

    “嗡嗡嗡……”

    一瞬间地面也是跟着震动了起来。

    再看陶连展,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而我这边则是微微晃了一下身子。

    东方韵娣在旁边扶住我说了一句:“宗大朝奉,小心些。”

    我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陶连展微微向南面移动了几步,然后将中央的位置让了出来。

    不一会儿阵法的中央就冒起一团青色的烟雾,那烟雾并没有被风吹散,而是在烟雾中缓缓转动,最后在阵法中央的草地形成一个五六十厘米高的小孩模样怪物。

    那东西耳朵尖尖的,像是狐狸,头顶还有两只鹿角,身上全是青色的长毛,直立,有手足。

    而它的面部类似猴子,却有獠牙,双目泛着红光,周身戾气极重。

    “嗷!”

    它出现之后,直接对着陶连展的方向发出一声巨大的怒吼声音。

    那声音响彻山川,犹如龙吟虎啸。

    我这边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李成二那边皱了皱眉头道了了一句:“看样子我们这次请外援是对的,这大罪魁,比起欢河医院的小罪魁强了不止一点,小罪魁只是勉强的鬼王,而这大罪魁,是实打实的中段鬼王啊。”

    嘴上这么说,可李成二却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是握着手中的巫器匕首露出一脸的贪婪,甚至是兴奋,他好像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袁木孚没有李成二这么心大,一脸的严肃,看起来有些紧张。

    邵怡和弓泽狐那边就更加的紧张了,两个人一个紧攥着剔魂刀,一个紧握着鲁班尺,额头上都已经开始冒冷汗。

    我手握命尺,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东方韵娣这边反而十分的镇定,她没有取出任何的法器,而是双手自然下垂,手指头还拍着自己的裤子打节奏,若是再给她点音乐,她可能都要开始蹦迪了。

    看到中央的小东西出现后,陶连展直接“哼”了一声说:“孽畜,还敢叫嚣!”

    说话的时候,他的幻门九锁鞭也是祭出,绕着他的身体犹如飞蛇一样盘旋了起来。

    再看罪魁也是慢慢地开口:“荣吉的星宿大阵?好一个荣吉,我不去找你们,你们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说着罪魁看向我这边继续道:“命尺?你是荣吉大朝奉,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你们,都要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