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89章 本阴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大狼狗的回答很简单,显然它是不打算服软。

    我这边皱了皱眉头,而后说了一句:“看来你是不打算原谅我们了。”

    大狼狗“呵呵”一笑说:“原谅?我在这边受的苦,就算让我杀了你,也无法解恨,原谅!?呵呵,除非你杀了我,散了我这遗魄,否则我绝不可能原谅你,我要杀了你,杀了这东道梁子村所有人。”

    这个时候李成二就说了一句:“宗老板,动手杀了它吧,并不是所有受苦受难的脏东西都值得同情,善有善报,恶有恶果,荣吉把它的遗魄留在这里或许做的欠妥,可荣吉在这几百年也遭受了不少的变故,也算是还了这一果,反倒是它,通过吞魂的方式占了不少幼虎的身体,已经算是在行恶事了,现在它竟然还不知悔改。”

    说着,李成二就掏出巫器匕首在手中转了一下,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我拉住李成二的手说了一句:“再给它一次机会。”

    这个时候邵怡则是轻轻抬了一下我的左臂,开始给我的伤口上药、包扎。

    同时她对我说了一句:“宗禹哥哥,你别乱动伤口,很深。”

    我对着邵怡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大狼狗那边说道:“你既然不肯原谅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一切由荣吉而起,那一切也应该由荣吉而终,不管你配不配合,我都会用荣吉的力量把你送入轮回道,不过你只是一遗魄,在轮回道中能否获得转生造化,还要看你的命。”

    大狼狗看着我微微愣了一会儿回道:“你这算是以德报怨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们荣吉。”

    我淡淡一笑说:“我做一切并不是非要得到你的原谅,而是因为我是荣吉大朝奉,属于荣吉的那份责任,我得担!”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成二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我微微一笑。

    邵怡给我包扎的时候愣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

    弓泽狐看着我,则是一脸的崇拜。

    大狼狗缓缓低下头说了一句:“好,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做。”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李成二问:“你说送走它有麻烦,可却没有说不能送走,你有办法将它和大狼狗分离,并送走它,对吧。”

    李成二对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有办法,如果宗老板执意要这么做,我自然会鼎力相助。”

    这个时候邵怡竟给我的手臂完成了包扎,缠上一层绷带之后,我不由感觉左臂有些紧,不过伤口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虽然还是很疼,但是已经不至于疼的流汗了。

    就在李成二准备动手的时候,弓泽狐往前走了一步说:“宗老板,能不能让我试试。”

    同时弓泽狐又看向李成二问了一句:“成二小师叔,能不能让我试试!”

    我看向李成二,他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转头对弓泽狐说:“小狐狸你有把握吗?”

    弓泽狐点了点头说:“有些把握,《缺一门》中有一术法名‘谢师收魂法’,各种各样的魂魄都可以收走,哪怕是附身、附驾,乃至于吞魂。”

    我点了点头说:“好,那就你来。”

    说着,我和李成二让开大狼狗面前的位置,弓泽狐则是缓缓走到我原来站立的位置。

    接着他解下身上的背包,然后从里面缓缓掏出一个墨斗。

    他先将自己的手指咬破,然后将几滴血滴在墨斗里面,而后拿着墨斗走到那些我用御土灵符召唤的锥刺旁边,再将墨斗一端固定,然后在锥刺上弹出黑线来。

    “嘭!”

    弓泽狐每弹一下,那锥刺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那声音就好像是用锥刺敲在岩层上一样。

    墨线并不规则,我有点看不出来,那些墨线连接在一起会形成什么。

    正当我准备问的时候,弓泽狐就开始自言自语:“师父,您说过,谢师收魂法,一定要保证所收之魂能逃脱施术者的掌心,我这伏魂墨线便是为此准备的。”

    等着墨线弹的差不多了,弓泽狐才收了墨斗,然后站到锥刺的面前开始双手掐诀。

    同时他脚下的罡步也是飞快踏了起来。

    踏了几步之后,弓泽狐就开始大声诵念:“湛湛青天紫云开,朱李二仙送魂来。三魂归本体,七魄护本身,青帝护魂,白帝侍魄,赤帝养气,黑帝通血,黄帝中主,万神无起,生魂速来,死魂速去,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急急如律令——遗魄速归!”

    弓泽狐诵念咒诀的时候,我就感觉周围的气已经不安静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风都莫名其妙的大起来。

    我们周围的树叶被吹的“哗哗”直响。

    特别是在弓泽狐念到“白帝侍魄”的时候,大狼狗双眼忽然闪了一下,一道幽蓝色的光亮格外的明显。

    白帝便是白虎,而大狼狗身上的,就是白虎遗魄。

    这个时候李成二在我旁边也说了一句:“小狐狸不简单,这咒诀比起原来的咒诀少了两句,算是简略版的,不过威力却没有小,反而有增大的趋势,小狐狸前途无量啊。”

    我点头没说话。

    而在弓泽狐念完咒诀的时候,南斗六星好像每个都依次闪烁了一下,而它们每一颗闪烁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报出它们的名字:“天府星、天梁星、天机星、天同星、天相星、七杀星!”

    接着是北斗七星。

    我同样依次念出他们的名字来:“天枢贪狼、天璇巨门、天玑禄存、天权文曲、玉衡廉贞、开阳武曲、摇光破军!”

    等我说完,李成二又说一句:“宗老板,没想到你的天文知识也是如此的雄厚。”三月中文 .3yzw.

    我淡淡一笑说:“我小时天天被爷爷逼着数星星,而且还要记住每一颗星星的名字,记错了就是一顿打,这里面的快乐和痛苦,你是不知道的,不过这也成就了我一身的本事,不管日夜,我都能精准地找到大部分星星的位置。”

    弓泽狐的咒诀通晓气候,惊动天象,可见其术法威力。

    当然,那些星闪的速度很快,每一颗都是一秒不到的时间,寻常人根本看不到的。

    在弓泽狐咒诀完成后,大蓝狗的身体瞬间萎靡了下去,一颗白色的球体光亮就在土锥刺的范围里东撞一下,西碰一下的。

    奇怪的是,土锥刺之间明明有很多缝隙,可那光球就是跑不出来。

    不过很快我又明白了,多半是外面的墨线起了作用。

    看到光球出现后,李成二就道了一句:“果然缺一门的术法还是更好用一点,只不过这个术法消耗好像有点大,小狐狸短时间内怕是用不了第二次,我的术法虽然繁琐,但是却没什么消耗。”

    李成二在对比自己和弓泽狐术法优劣的时候,弓泽狐已经缓缓蹲了下去,然后将手伸到一个土锥刺之间的缝隙处,然后缓缓说了一句:“吾以祖师之名,唤你速速归位!”

    那光球直接从缝隙飘出来,这才落到弓泽狐的手上,接着弓泽狐猛吸一口气,然后对着光球一吹,“呼”,随着那一口气吹上去,光球瞬间消散掉了。

    再看弓泽狐,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颊,瞬间变得异常的惨白。

    李成二一把抓住弓泽狐的手腕说了一句:“这一口吹的是你的本元天阴之气,送走这么一个玩意儿,浪费自己的本元天阴,你怕是不想要自己的修为了。”

    本元天阴,爷爷曾经讲过,是修行人的元气一种,与本元天阳相辅相成。

    而本元天阳又被称为纯阳道气,是邪祟赃物的克星。

    本元天阴的存在是为了压制本元天阳,防止纯阳道气伤到自己的三魂七魄,毕竟人的三魂七魄都是属阴的。

    本元天阴有损,势必影响到自己的三魂七魄,修为受损是小,身体受创是大。

    想到这些,我也是紧张地看向弓泽狐说了一句:“小狐狸,你这是胡闹。”

    邵怡也是赶紧从背包取出一颗药丸塞进弓泽狐的嘴里说:“小狐狸,你赶紧吃了它,这东西固本滋阴,养魂。”

    弓泽狐点了点头将药丸吞了下去。

    这个时候,他才对我说了一句:“宗老板,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所想要,便是我剑所指,我命所去!”

    听到弓泽狐的话,我心中不由一暖。

    我把命尺收起来,然后走过去在弓泽狐的肩膀上拍了几下,以表我心中的激动。

    李成二检查了弓泽狐一会儿就说:“还好,小狐狸的修行基础很好,本阴稳固,修养几天就好了。”

    听到这番话,我也是放松了不少。

    接着我就指了指大石头旁边说:“我左臂受伤,小狐狸刚才消耗又大,小十三是一个弱女子,所以给姚凤臣遗骨换地方的工作,就交给你一个人了。”

    李成二愣了几秒钟,才说了一句:“你大爷啊!宗老板!”

    虽然李成二不情愿,可还是找小狐狸借了工具,开始挖了起来。

    小狐狸本来想去帮忙的,可被李成二给制止了。

    在接下来就顺利很多,没过多久,李成二就从石头旁边挖出了一具并不是很完整的骸骨,骸骨身上的衣物早就烂的不成样子了。

    而且骸骨也不是很完整了,大部分的骨头也都烂掉了。

    我们尽可能的收集完整,然后用一个背包将其装走,然后把他埋在了距离煞地六七百米外的位置。

    至于大狼狗,李成二本来提议直接生把火,烤了来吃的,不过给我否定了。

    我们也找了个地方,给埋了。

    那大狼狗的魂已经被白虎遗魄给吞了,大狼狗已经死了,这说明我之前算的,是正确的。

    做完了这一切,我们原路返回,等着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们才从大虫窝出来。

    这个时候,司机也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今天回不回县城。

    我就说道:“一会儿我回去给你结账,你可以先走了。”

    司机立刻答应了下来。

    回县城的时候,老赵和他儿子肯定不会跟着我们一起走,我们一辆车足够了。

    挂了电话,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接下来咱们还去麒麟沟不,你受了伤,小狐狸消耗的够呛,再去麒麟沟会不会太勉强了。”

    我想了想说:“的确是有点,麒麟沟是罪魁的祸根胎,万一它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恐怕难以抵挡,说不定还会将其莫名其妙的放出来,要不然,我给袁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派点人来帮忙?”

    李成二想了想说:“也好,之前欢河医院,我们已经冒险过一次了,当时差点出事儿,这次我不能让你再跟着我冒险了!”

    看样子,李成二在心里已经默认,那大罪魁的祸根胎的实力在鬼王之上了。

    虽然有些心不甘,可我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袁氶刚的电话。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