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65章 斗符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风承清不理会内门众弟子的哗然,而是缓缓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我画好的那两张符来说道:“这就是宗禹画出的两张清心魔符,虽然是黄阶下品,但是他从接触到画出这两张符箓,只用了一个小时,他还是第一次画,在他画这符箓之前,他还未曾见过《术法天录》下半策一眼。”

    说到这里,风承清顿了一下环视周围一圈继续说:“而我们龙虎山的内门弟子中,资质最好的是,是一天时间画出了这张符箓,据我所知,这还不算事先的准备工作,我听说一天画出这张符箓的弟子,在正式画符之前,还花了半天的时间熟悉画符的各种的流程,也就是说,我们这边第一次最快画出清心魔符的弟子,用的应该是一天半一张,比一个小时两张的差距有多大,你们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吧。”

    听到风承清的话,一众龙虎山的内门弟子,便是有些惊慌错愕了。

    不过还有少数几个内门弟子露出了不服气,觉得他们的师爷在弄虚作假。

    风承清这个时候“哼”了一声继续说:“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不服气,你们这些内门弟子,有的是我徒弟们,称呼我们一声师父,师叔,有的是徒孙辈的,称呼我们一声师爷,我在这里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担得起你们对我的称呼。”

    “反倒是你们,修道者讲究的是道法自然,而不是争权夺利,你们老惦记着《术法天录》的修行,就基本断了你们修道的前途,法者自然,自然者达也,达豁天下,闭则惑天下。”

    “你们的道,都修回娘胎里面了?”

    听到这里,老者就“咳嗽”了几声说:“风师弟,注意你的言辞。”

    风承清这才对着老者拱了拱手说:“是,师兄,我只是被这些人气糊涂了,他们都是我们龙虎山的内门弟子,说不定将来还是我们龙虎山的长老,甚至是天师的继承人啊,他们这样的心胸,怎能保我正一道的威名?”

    风承清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来。

    下面的内门弟子被风承清训斥的已经有些脸红了。

    先前那几个不服气的,也是低下头不敢往上看了。

    而我这边也是知道,在龙虎山,天师是双重的含义,正一道的道观的观主被称为天师,这里的天师是尊称。

    并不是修为中的天师。

    当然,一般观主的修为肯定在天师之上,比如我们面前首位上的老天师,他的修为应该也是和父亲差不多的大天师水准。

    也是当今江湖中九位大天师之一。

    看着弟子们不说话了,风承清将两张我画好的清心魔符往空中一抛,最前排的两个弟子立刻接住。

    风承清继续说:“你们相互传阅一下,看看这符箓是真是假。”

    说罢,风承清一甩袖子,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首位的老天师淡淡一笑,对刚才的情况,丝毫不在意,他往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问我:“宗大朝奉,若是你能将《术法天录》的所有符箓都画出来了,得了羽化的造化,成了真仙,你应该可以见到我的师爷,到时候烦请你待我向师爷问好。”

    我笑了笑说:“好!”

    而我内心则是一副不以为然,什么羽化成仙,多半是寿终正寝了。

    在我的认知里面,我并不认为有真正的神仙存在,就算是现在所谓的修行,也只是对气的一种利用,彻底认识了,也就不觉得怎么玄妙了。

    这个时候老天师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又对着我慈祥一笑说:“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张承一,你既是荣吉的大朝奉,那以后咱们在江湖中的地位,便是平起平坐了。”

    我赶紧拱手说了一句:“老天师说笑了,您是前辈,我只是一个后生。”

    符箓传阅了一会儿,风承清就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内门弟子就站出来说了一句:“弟子云和有异议。”

    风承清往那边看了看说:“讲!”

    云和立刻道:“我觉得这两种符箓画法纯熟,完全不像是第一次画符应有的水准,所以我怀疑宗大朝奉,并不是第一次接触清心魔符,我们龙虎山的清心魔符,流传甚广,作为手眼通天的荣吉,搞到几张清心魔符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怀疑,他以前就有研究过,如果真如我猜测一样,那这次考验岂不是太不正式了?”

    风承清没有去辩驳云和,而是看向我这边说:“宗大朝奉,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缓缓起身看向云和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之前的确没有接触过清心魔符,更没有画过,这次也是第一次画,不过你的怀疑,我也能够理解,敢问这位道友,你要我怎么证明我的清白呢?”

    云和立刻说:“我对符箓也有一些研究,不如我们现场来比一比,你放心,我们不是斗符,只是比画符,在我所掌握的符箓中,相符的种类甚少,所以《术法天录》对我而言,也不是很重要,我想说,我怀疑你,与《术法天录》无关,而且我并不想修行《术法天录》。”

    云和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自觉地往风承清、老天师和张承志那边瞟去,我看的出来他是在心虚,而心虚便证明他在说谎。

    他的气盖着自己五官的相色,若不是如此,我定能在他出纳官看出黑紫之色来。

    不过我并没有言明,而是看着云和问:“你接着说。”

    云和这才继续道:“从我学过的相符中,选一张符箓来,我们来比一比,你只要画出符箓的时间,在我画符所用的时间的五倍之内,都算你赢。”

    “你放心,我所画的并不是困难的符箓,而我的天资不好,第一次画出它用了两天,你有了清心魔符的先例,这张符,应该不在话下。”信风文学网 .xinfengwenxue.

    我问是什么符。

    云和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一张符箓向我走来。

    我也起身走了几步,接过云和的符箓,他继续说:“这是一张坤卦的御土灵符,可御山石而战。”

    在云和掏出这张符箓的时候,我就听到内门弟子中有人说道:“御土灵符可是气脉消耗极大的符种,一般的道人都难画出来,这可和清心魔符不同啊。”

    风承清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张承志想要开口说点什么,老天师却忽然转头对张承志说了一句:“我觉得宗大朝奉没问题。”

    张承志点了点头也就不说话了。

    父亲这边始终不发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

    而我往父亲那边看的时候,也是看到了我旁边那一张空出来的椅子,那张空椅子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不等我多想,云和就问我:“你可敢接下这场比试?”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句:“哦,接了。”

    云和发现我还走神了,不由“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老天师也是让人搬进来两张桌子来,桌子上的符纸、符墨都是准备好的,符纸也不用裁了。

    云和在别人搬桌子的时候,也是把画符的心法、咒语给我说了一遍,我也是牢牢记在了心里。

    众人都在看着,云和也不敢弄假的东西来糊弄我。

    我并没有用龙虎山给我准备的符笔,而是取出了渊沁玉竹笔,在我取出符笔的时候,老天师那边就说了一句:“奇物之笔,看来宗大朝奉陶家一行,收获不小啊。”

    陶家?

    提到陶家,我想到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陶佳然。

    一想到陶佳然,我脑子里出现的就是她替我挡下千刃暗器的画面。

    我的脑子里开始“嗡嗡”的直响。

    见我心静不稳,父亲就说了一句:“小禹,收下你的心神,先把符画出来再说。”

    我点了点头。

    云和也没有用师门准备的符笔,而是掏出一支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狐尾符笔来,那符笔的品质也不错。

    云和问我:“可以开始了吗?”

    我就说了一句:“可以了!”

    云和立刻开始画了起来,而我这边深吸了一口气,才把符纸铺好,然后蘸墨起笔。

    御土灵符的确比清心魔符要难很多,我一笔下去,手臂上的气脉瞬间被抽空了一样,所有的气全部跑到了渊沁玉竹笔上。

    因为没有了后续的气,我画了六段坤卦的抬头后,就停笔了。

    没有了相气的支持,我再画下去,也只是一张废符而已。

    看到我停手了,就有人问道:“他怎么停手了?”

    一个比较懂行的人立刻说:“宗大朝奉的气脉没有连通,虽然能够运用局部的气脉,有些奇特,但是气不够。”

    这个时候,云和往我这边瞅了一眼,然后淡淡一笑,开始画坤卦的符文花边。

    他画的并不快,按照他的速度,成符最起码要一个半小时,我或许还有机会逆转,而我逆转的方法,就是多连通几块气脉,只可惜气脉连通十分的艰难,我现在临时抱佛脚又有多少的希望呢?

    我手捏着符笔,已经开始有些抖了,若是没有后续的气灌输进来,我凝聚在符纸上的气也会慢慢地涣散掉。

    等着抬头的气散掉了,这张符也就废掉了。

    按照我能坚持的时间来算,我需要是五分钟内连通下一块气脉。

    可这有些难啊,难不成我要败了吗?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