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66章 赠书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就在我觉得自己要败了的时候,脑子里忽然一热,一股暖流随着我的脑干、脊椎飞快流动,一股浑厚的气息直接冲破了我后脖子上的天柱穴,以及肩膀上的肩井穴,直接涌入我的右臂之中。

    这股相气浑厚程度远远超过我右臂的局部气脉,感觉到浑厚的气息融入进来,我先是怔了一下,然后伏笔跟着动了起来。

    御土灵符的符文花边虽然比清心魔符的复杂一些,但是我的脑子却好像开个光似得,手眼通灵,符笔在我的手中犹如水蛇一般在纸上游走。

    在云和的符文花边画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将两处花边全部完成,而且已经开始写中央的咒文:山石性灵土归真一。

    一字后面还拖着一个长长的符文尾巴。

    等我将符文尾巴画完的时候,我便开始捏起手诀飞快结煞。

    因为脑子和右臂的气脉连通了,这次结煞比以前结煞容易了很多,而且留在符箓中的相气也是比以往多了不少。

    等我结煞完成,我直接道了一句:“符成!”

    这个时候云和才将御土灵符的符文花边画到三分之二。

    而且因为他一直关注我这边的情况,导致他的心境不稳,他手下那张符箓中的相气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只要他一口气控制不好,符箓就会直接废掉。

    而在我说出“符成”之后,云和的身子抖了一下,接着符笔稍微抬了一下,再看他那符文中的相气,一瞬间“嗡”的一声散掉了。

    他的符箓这次真的废掉了。

    我深吸一口淡淡一笑,云和则是满脸的惊愕,以及无奈,同时还有浓浓的羞愧。

    此时张承志起身离开座位走到我这一边,然后将我画好的符箓拿了起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道:“做的好,这次我们龙虎山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啊。”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看一边的云和,云和显得有些慌乱,直接慌不迭地跪在地上。

    张承志没有理会云和,而是拿着符箓向老天师走了过去。

    来到老天师的面前,张承志将符箓递过去道了一句:“请师兄过目。”

    老天师拿过符箓看了看,然后慈祥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他轻轻捻了一下胡子,然后缓缓说道:“黄阶上品御土灵符,用时三十分钟左右,宗大朝奉果然天才。”

    我这次画了符箓,也不觉得困乏,反而是十分的精神,就对老天师拱手笑道:“老天师盛赞。”

    说着,老天师把符箓递给张承志,继续说:“把这御土灵符,以及之前的两张清心魔符全部还给宗大朝奉吧,斗符之事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们开始赠书仪式吧。”

    风承清,张承志一起点头。

    父亲那边这个时候才微微一笑。

    邵怡则是对着我说了一句:“宗禹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

    李成二的话则是比较粗鄙:“宗老板牛逼!”

    弓泽狐没有说话,不过表情却十分的兴奋,显然也在为我获胜高兴。

    东方韵娣的话,直接带头鼓掌,接着我的同伴也是跟着鼓掌,而后是我父亲、燕洞和蒋文庭也加入了进来。

    老天师看了看我们这边,也是拍起了手。

    看到老天师鼓掌了,龙虎山的内门弟子们这才也跟着鼓掌。

    再看那些内门弟子,大部分人已经对赠书的事儿没有异议了,至于剩下一小部分顽固份子,在云和比试输掉之后,他们也是无计可施了。

    他们也是清楚,在画符的事情上,他们远不如我。

    掌声响了一会儿,风承清就道了一句:“庆绥,把书取来。”

    不一会儿,之前给我送饭的那个小道士,就端着一个木盒子从大殿外面跑了进来,他的表情显得十分的拘谨,迈步子的时候有些不自然,过大殿门槛的时候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等他趔趄几步站稳了身子,已经进了大殿十多步。

    他一脸羞红,然后才正了一下自己的步子继续往首位那边走。

    风承清淡淡一笑,并没有责怪庆绥的冒失,而是一脸宠溺的表情说道:“不用急。”

    庆绥还是外门的弟子,按理说他是没有资格来这内事堂的。

    果然看着庆绥往里面走,一些内门弟子就开始露出鄙夷的表情来。

    不过大部分内门弟子只是好奇,并没有露出厌恶或者鄙夷的表情。

    走到首座前面,风承清就起身接过木盒子,再将它送到老天师的手里,老天师这才起身拿着木盒子走到我这边。

    他直接将木盒子递给我说:“宗大朝奉,接书吧。”

    我双手伸出,然后接过了老天师递来的盒子。

    在我接过盒子后,老天师手指一撬盒子的锁扣,那盒子“咔”的一声就打开了,里面静静躺着一本泛黄的古书。

    而在古书的封皮上写着四个大字:术法天录。

    看到这本书,我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将爷爷教给我的符箓,以及这里面的符箓都画出来后,我真可以达到羽化的水准吗?

    我心中不禁有些期待了,我甚至开始觉得羽化不只是传说了。

    心中激动,我自然不忘还礼,弯身对着老天师说了一句:“谢过老天师,风前辈、张前辈的赠书之恩。”

    老天师摆摆手,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再看龙虎山的内门弟子,大多数都是释然的表情,好像是在说这件事儿终于结束了,少数几个面带愤恨,但是已经无力回天。

    这个时候,风承清忽然站起来说了一句:“还有一件事儿,那就是我准备将庆绥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从今天起他就跟着我修行自然道法。”

    听到这句话,内门弟子再次炸开锅一样,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庆绥。

    其中有几个六十多岁的内门弟子一脸兴奋拱手说:“恭喜师父三十年后再收新徒。”世纪小说网 .2000xs.

    风承清“哼”了一声说:“你们几个倒霉徒弟,别恭喜了,要不是收了你们,坏了我收徒的自信,我早就徒子徒孙几十个了,咱们内门弟子的数量也能达到一百多个了。”

    那几个老内门弟子不由尴尬地笑了起来。

    风承清收徒弟的事儿,内门弟子中虽然有些人面露酸楚,但是却不敢言明不满。

    庆绥那边直接愣住了,显然他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天师则是对庆绥说了一句:“还不拜师行礼。”

    庆绥这才对着风承清跪下道:“拜见师爷。”

    风承清摇头说:“叫师父!”

    庆绥“啊”了一声,然后有些不自然地叫了一声:“师父。”

    风承清笑着点头,这才把庆绥从地上扶起来。

    至于我这边,收了《术法天录》之后就回到了我自己的座位上,父亲用一句很小的声音说道:“那个叫庆绥的小子,将来必定是龙虎山天师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听到父亲这么说,我忍不住多看了庆绥几眼。

    他的五官工整,监察官明亮,为人方面他绝对没有问题,双耳采听官最好,耳廓圆硕,可包纳万物,亦可听自然万声。

    说不定我们再见庆绥的时候,雀鸟也会落在他的身上。

    父亲的话,好像只有我们这边,以及首位上的老天师、风承清和张承志听得到,其他龙虎山的内门弟子,并没有听到父亲的话。

    仪式进行的差不多了,父亲就起身说:“我在这边叨扰了两天,现在赠书仪式已经结束,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老天师笑着点头,并没有挽留的意思。

    张承志就对父亲说了一句:“等我有空出去了,去找你,你说的事儿,我很感兴趣。”

    父亲点头说:“十分欢迎。”

    我这才明白,父亲提前来这里,是为了拉张承志加入他的小团伙,而张承志,似乎也是同意了。

    听着张承志和父亲的对话,老天师和风承清只是笑了笑,并未有反对的意思。

    我们这边起身准备和老天师拜别的时候,老天师看着我旁边的那个空位就说了一句:“果然他还是不肯露面吗?”

    风承清叹了口气,张承志则是说了一句:“由他去吧。”

    他们说的人是谁呢,我不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看了一眼旁边消息最灵通的东方韵娣,可这次她却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她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老天师话锋一转忽然看向怖逢又说了一句:“江湖险恶,那位道友跟在宗大朝奉身边,将来肯定会有诸多不便,如果你愿意,我们龙虎山的修行大门会为你敞开。”

    怖逢愣了一下,然后对着老天师摇了摇头。

    老天师不着边的两句话,再次让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内门弟子再次哗然了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我身边的座位是给谁准备的,更不知道老天师为什么要留一个大个子女人在龙虎山修行,他们看不出怖逢的真实身份。

    老天师的这两个举动,太过突兀了。

    当然,风承清、张承志两个人,是都能看出怖逢身份的。

    看到怖逢摇头,老天师笑了笑说:“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道友一路珍重。”

    听到老天师这么说,我就总觉得老天师和怖逢可能是认识的,至少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

    此时父亲也是道了一句:“好了,老天师,我们会照顾好她的,还请老天师放心。”

    老天师也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们便起身往外走,张承志起身来送我们,风承清带着庆绥则是留在老天师的身边。

    我回头看的时候,老天师正在一脸慈祥地摸庆绥的脑瓜子,好像对庆绥的天资也很满意。

    出了大殿,离开这座院子,再过了廊桥,张承志才停下来说:“我就不远送了,剩下的路,你们都熟悉,自己走吧,等我回去处理完了上门的事儿,我会去找你们的。”

    父亲笑了笑说:“那我就恭候了。”

    拜别了张承志,我就问父亲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

    父亲就对我说:“你们先回省城,怖逢跟着我,东方丫头,你继续跟着宗禹。”

    怖逢跟着父亲?

    正当我一脸疑惑的时候,怖逢却真的走到了父亲的身后。

    我一脸不解。

    怖逢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父亲则是看着我说:“等你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将怖逢还给你,现在怖逢留在我身边,才能更好的修行,在你身边,你给不了她任何的好处,而且她的实力太强,留在你身边,可能还会限制你的进步。”

    我“哦”了一声问父亲:“我们回冀地的省城,你们呢?”

    父亲说:“我的队伍还差最后一人,我们要去找他!”

    不等我细问,父亲又说:“对了,你刚才临时连接气脉做的不错,继续努力,争取早日连通所有气脉,进入地阶,成为正式的相师。”

    我点头“嗯”了一声。

    父亲这个时候忽然停下脚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禹回省城之后小心一点,最近庄家、段家的人都有在省城出现过。”

    暗三家已经去了我们荣吉的心脏地带了吗?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