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68章 扇子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我的惊呼声,吴秀秀就纳闷地看向我这边问:“师父怎么了,电脑漏电了吗?”

    我没有理会吴秀秀,而是死死地盯着电脑包开口处的那个婴儿脑袋。

    那个脑袋并不大,比正常的婴儿的脑袋还要小一圈,应该只有七八岁小孩儿的拳头大小,应该是那种不足月的婴儿。

    婴儿的脑袋从电脑包的口露出来后,微微的转动了一下,那种旋转的幅度,我都担心他把自己的脖子给拧断了。

    就在这个时候,窗口外的男生就问我:“你在干嘛,别把我电脑摔了,摔坏了,你可不能不认账。”

    我定了定神,然后从我身旁的背包里取出一张破灵符来,只不过我取符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在窗口外的那个男生是没有发觉的,而我在取符箓的时候,也是缓缓说了一句:“你的身份证出示一下,我给你办手续。”

    男生这才取出自己的钱包,开始翻找身份证。

    而我在捏住破灵符的时候,旁边的吴秀秀却是看到了我的动作,她显得很吃惊,可却不敢做声。

    我这边一手捏着破灵符,一手将电脑放到一边,然后准备伸手去拿电脑包。

    就在这个时候,那露出的婴儿脑袋忽然“嗤嗤”地开始呲牙,他嘴里的牙齿根本不是人类的,好像是钢针一样,又细又长,而且特别的密集。

    而且那些钢针一样的牙齿上,还有鲜血在往下流。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幻觉,是那邪物给我的幻觉,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接着我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电脑包,使劲往下一拽,接着右手的破灵符直接贴在电脑的入口处。

    那婴孩的脑袋“呜呜儿”尖叫了几声,就缩回到了电脑包里。

    这个时候邵怡和弓泽狐也是感觉到了异常,纷纷向我这边靠了过来。

    邵怡也在柜台里面,她直接起身问我:“宗禹哥哥,用不用帮忙?”

    大概是因为邵怡的声音又柔又甜,那个男生一边掏身份证,一边看了邵怡几眼。

    而且还下意识拖了拖自己的眼镜儿。

    也是因为邵怡的声音,他才忽略了我刚才拽电脑包的唐突动作。

    弓泽狐的话,来到窗口旁边,隔着窗户看了看我的双手这边,而我则是将贴了符箓的电脑包放在我脚边,然后对着摆了摆手。

    他这才离开。

    拿着钱包的男生这个时候找到了身份证,他把身份证递给我说:“你们这里的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我接过身份证说了一句:“奇怪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你的名字叫周建,今年才二十一,刚上大二吧!”

    周建点了点头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上大二有问题吗?”

    我说:“没,不过我这里有个规矩,典当东西的话,可以免费给你看相或者算命,你选一个吧。”

    周建一头雾水说:“你这个人有毛病吧,你该不会是想黑我电脑吧,快点办手续,要不然我报警了,要么把电脑给我,我不当了。”

    我淡淡一笑说:“别紧张,你的女朋友刚做了流产,花了你不少的钱,你现在应该很需要钱吧,而你的家人帮不了你,你的同学恐怕也不会借给你,因为你的同学们都知道你欠了很多的网贷还不上,对吧。”

    我这并不是瞎说,而是从他的财帛宫看出来的。

    他的鼻尖(财帛宫)有不少的黑色的斑点,黑色的斑点下面遍布着一层煞黑之色,这明显是资不抵债的面相。

    至于我说他欠网贷,那便是推测来的,他这种大学生,一般办不了其他渠道的贷款,只能通过审核门槛较低的网贷来获得钱。

    听到我的话,周建愣了几秒钟,然后才说:“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继续说:“我胡说不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虽然穿着一身的名牌,可你的田宅宫和父母宫都不好,说明你是贫寒的家境出身,你这个人有些虚伪,所以你才会通过借网贷的方式来借钱,然后满足自己的虚荣。”

    这个时候,我看向周建的妻妾宫,在他的这一宫里面,有一抹淡淡的青红,若是红,说明周建正在和自己的红颜知己相处,可如果红中带着青,那就说明他们两个人会有一个人负了另一个人。

    不过仔细辨别后,我就发现,青的相色和周建更接近,这说明负心的人是周建。

    周建被我说的有些上头,可还是嘴硬,拒不承认。

    我便对周建说了一句:“把你的卡号给我,电脑留下,我把钱转你卡上,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周建听到电脑可以换钱了,也不顾我刚才说什么了,就道:“什么问题?”

    我问:“你女朋友在那个医院做的人流手术,她可能有点麻烦。”

    我这也不是瞎说,周建给我的电脑包,里面的婴孩并不是他和他女朋友的孩子,而是其他人的孩子变成了邪物缠住了他。

    而那邪物,一身的戾气十分的浓厚,他变成邪物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若是她在做人流的医院待的时间长了,那里可是天天有孩子被打掉的,众多的怨灵都会被他吸引它身边,无法散去。青青小说 .qing.

    久而久之,那医院,以及去那医院的人,都是要出大事的。

    我说了太多周建的事儿,这个时候他已经动摇了。

    可他还在嘴硬。

    我继续大声道了一句:“赶紧说,人命关天。”

    周建这才说:“是一个镇医院,桐贤镇欢河医院,我学校在省城的最南面,距离桐贤镇很近。”

    桐贤镇?

    听到这个名字,我立刻掏出手机在地图上搜了一下。

    这一搜,我就不由惊讶道:“地图上没有啊,桐贤镇有一个卫生所,现在改名直接叫桐贤镇镇医院,并没有你说的什么欢河医院,你说的是镇医院吗?”

    周建摇头说:“不是的,我们学校是有不少的同学去镇医院那边打胎,但是我怕遇到熟人,就换了一家医院,在桐贤镇的西南边,那边的路有些难走,看起来有些荒凉,我是骑车驮着我的女朋友去的那边。”

    我疑惑道:“你该不会把自己女朋友送到什么野鸡医院了吧!”

    这个时候吴秀秀忽然说了一句:“师父,你百度一下桐贤镇欢河医院。”

    吴秀秀的表情显得格外的惊愕。

    我愣了一下,就在自己电脑上百度了一下,除了前面几个不挨边儿的推荐广告外,第一条的正文是一个新闻,而且是二十年前的新闻,上面说的是桐贤镇欢河医院,发生火灾,造成六死,十七伤,死的六个人有当时的院长,以及一个医生,一个护长,还有两个小护士,一个保洁阿姨。

    而在新闻最后,还有一条,就是发生火灾后,医院还被有关部分调查,发现有多项违规,所以直接把医院取缔了。

    也就是说,从那之后,就再没有欢河医院了。

    我又看了几条,依旧没有找到欢河医院重建的消息。

    查看这里的时候,我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了。

    周建那边也是一脸的疑惑,过了一会儿他就问我:“那个医院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道:“你跟我一起去一趟那个医院吧,到了那边你就知道了。”

    说罢,我就对邵怡说了一句:“十三,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邵怡点头。

    弓泽狐一直盯着我这边的情况,所以我也是对他又说了一遍:“收拾东西!”

    弓泽狐读懂了我的唇语也是点了点头。

    而我这边,又给李成二打了一个电话,对付阴邪,还是让他参与进来比较保险一点。

    李成二听到我的描述,也是告诉我让我们在荣吉门口等他,他马上过来。

    周建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头大了,他一脸疑惑说:“你们该不会是骗子吧?”

    我说:“打开微信收款码,我先把你电脑的钱给你,你看我是不是骗子。”

    周建赶紧打开了收款码,我给他扫过去六千块,然后说:“你在桐贤镇那边上学也上了一年多了,听没听说过欢河医院的事儿?”

    他摇头说:“没听过。”

    我继续问:“那你之前有没有听过那家医院?”

    他继续摇头。

    我再问:“那你是怎么知道那家医院的?”

    周建说:“就是我骑车带着我女朋友找医院的时候,在一颗大柳树下面,一个老太太给我们发了一把塑料扇子,扇子上印着无痛人流的广告,还有医院的地址,而且价钱是别的医院的一半不到,我们就过去了。”

    我问那个扇子还留着没。

    周建想了想说:“应该在我电脑包外面的一层的包里,我装进去就没有拿出来。”

    我出门的时候,自然也是带上了这电脑包。

    这个时候周建往电脑包上看了一眼,也是看到了我贴的符箓,就有些疑惑道:“你贴个符干啥?”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在电脑包外面一层翻找,结果我找到的并不是什么塑料扇子,而是用黄纸折成的纸扇子,在黄纸上也没有什么字,在那扇子上,我只能感觉到阵阵的邪气。

    看到我手里的黄纸扇子,周建说了一句:“卧槽,怎么变成黄纸折成的扇子,不是塑料扇子吗,你找找看,里面有没有一把塑料扇子。”

    我拿着手里的黄纸扇子,然后对周建说了一句:“你和你的朋友,都被脏东西给缠身上了,你自己拿手机百度一下桐贤镇欢河医院二十年前的新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