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70章 病房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看到我的神情有些不对,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你中招了?”

    我没有立刻回答李成二的话,而是继续观察周围的环境,楼的主体已经完好无损,已经毁掉的主楼大门也是变成了一道玻璃门,门的侧面还竖立了几个易拉宝的展架,展架上面全是无痛人流的广告。

    周建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大门口,他指了指展架说:“你们快看,我说的就是这个医院,小琳就在这个医院,你们快走啊,你们不是说要跟我一起来看小琳吗,我们下午还有课呢,你们快点。”

    周建已经完全进入脏东西设置的场景中,在他的眼里,我们已经不是荣吉当铺的人,而是成了他的同学。

    而我这边,只有面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我的思想还是自己的,而且我能感觉到,自己精神方面还很正常。

    这个时候,我才对着李成二和一众同伴们说了一句:“我没事儿……”

    可我这句话还没说完,我整个人就呆住了,不对,我不是没事儿,而是非常的有事儿,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儿,一个很严重的事儿。

    我仔细看自己的旁边,李成二、邵怡、弓泽狐,还有前面的周建。

    不对劲儿,不对劲儿,我忽略了什么?

    我试图回忆我们来这里之前的事儿,可这一回忆我的思绪就出现了混乱,而且是非常大的混乱。

    我想到的不是荣吉典当的画面,而是一所学校的画面,在一座教室里,我和一个女生做同桌,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酒店……

    想着一些桃色的画面,我的脸变得有些滚烫。

    很快,我的画面里出现了李成二、邵怡、弓泽狐、周建,还有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女孩儿,而周建叫那个女孩儿小琳,我的回忆里面竟然出现了周建女朋友的模样。

    我怎么会知道……

    等等,我的名字叫宗禹,我和周建、小琳,都是省大的学生。

    我们来医院是为了看小琳,他是周建的女朋友,她的女朋友意外怀孕了。

    想到周建的女朋友意外怀孕,我就往自己旁边看去,跟我一起上课、一起去酒店的女孩子也出现在了我的旁边,我好像记不得她叫什么名字,但是她特别漂亮,她的身材很好。

    我们前几天做了测试,她好像也怀孕了。

    我看着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呆呆地看着我,很快她说了一句:“宗禹,你怎么了?”

    声音很熟悉,可我好像太紧张了,我有点忘记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了,怎么回事儿?

    我对女孩子说“我没事儿,我们先去看小琳吧。”

    此时李成二、邵怡、弓泽狐的表情都变得很奇怪,邵怡伸手要掏出什么东西,但是却被李成二给拦住了,李成二对邵怡说了一句:“再等等!”

    我有点不耐烦,就和周建一起催促说:“快点走,小琳一个人估计很着急的。”

    我们一起进了主楼,下面是问诊台,还有一个缴费挂号的窗口,以及一个通向二楼的电梯。

    在问诊台那边坐着一个护士,她的护士服微微带着一些粉色,她胸口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她好像叫温媛媛,她的样貌娇美,胸口膨胀,护士服的扣子都要被撑爆了,从扣子的缝隙看进去,还能看到她的胸罩。

    她抬头看了看我,然后低头继续在纸上写一些什么东西。

    我们上楼,然后直接到了二楼侧面的一个房间,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生躺在床上,她的脸色惨白,特别是嘴唇,已经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的床边站着三个人,一个中年女人,看样子四十多岁,穿着白色的大褂,她正在对病床上的小琳吩咐着什么。

    好像还提到了输液、验血,吃药,以及缴费什么的。

    我的听力好像有些不正常了,可我又觉得这没什么。

    在中年女医生的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护士装的女人,岁数应该在三十岁左右,她的护士帽和寻常护士的不太一样,没有粉色的边儿。

    她应该是护士长。

    而在护士长的旁边,还有一个女护士,长相娇弱,身材也没有一楼的那个好,而且皮肤有点黑。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口来了一个老太太,她拎着一个桶,桶里放着墩布,看样子应该是负责保洁的。

    老太太往屋里看了看,然后去下一个房间了。

    我正在观察这些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手掌被人捏了一下,我一看是自己不知道名字的女朋友,她对着我摇了摇头,张嘴说了些什么,可我的耳朵好像完全没有接听到她的声音。

    再看邵怡那边,已经飞快跑到小琳的身边,她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些银针,还有一瓶我不知道是什么药来。

    接着邵怡就开始给小琳扎针。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又有点说不上来。

    这个时候,旁边的医生、护士、护士长,以及门口的保洁阿姨,都很生气,他们冲进来,要去拦邵怡,可却被李成二、弓泽狐给拦住了。

    医生,护士,护士长,还有保洁阿姨,忽然一副害怕的表情,然后直接从病房逃走了。百悦小说网 .100.

    场面不太对劲儿,可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我觉得一切都很自然。

    这个时候,我隐约听到李成二说了一句:“是我大意了,宗老板在荣吉的时候,已经就被脏东西给迷上了,一路上他看似平常,可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儿。”

    邵怡一边给小琳扎针,一边询问:“什么事儿?”

    李成二说:“他忽略了蒋苏亚,蒋苏亚一直在跟我们同行,包括在荣吉门口的时候,他好像根本看不到蒋苏亚一样,上车的时候也一样,换做平时,他肯定会和蒋苏亚坐一起,可这一次却不一样,他们分开坐了,而且一路上,他没有和蒋苏亚说一句话。”

    “还有,宗老板每次说话的时候,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和周建却能一问一答的顺畅对话下去,两个说话不矮边的人,却能顺畅的聊天,有几次,我们都能听出来,两个人有点轻微的尬聊。”

    李成二说到这里,邵怡就说了一句:“宗禹哥哥在荣吉就开始被一步步拉入幻境之中了,为水煮青蛙的那种,让宗禹哥哥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李成二说:“他在彻底进入的时候,已经觉察到了,可惜已经晚了,他那个时候,已经有些逆转不了了。”

    听着他们对话,我有些糊涂,什么荣吉,什么宗老板?

    李成二什么时候开始叫我宗老板了?

    还有蒋苏亚那个名字好熟悉啊,蒋苏亚,好像我身边女孩子的名字。

    我看着身边的女孩子,然后慢慢地说了一句:“蒋苏亚?”

    女孩子使劲点头,我继续说:“小琳在这里做的流产,要不我们也在这里做吧!”

    蒋苏亚一脸羞红,然后晃了一下我胳膊开始说话,可是我又听不到她说的什么了,可我的意识里却给了一个我奇怪的提示,仿佛告诉我,蒋苏亚答应我了。

    “嗡!”

    忽然,我的脑子闪了一下,病房忽然变了样子,原本洁白,整齐的房间变得黑糊糊的,病床也消失了,小琳躺在地上,双腿之间流满了鲜血,而那些血顺着地面,已经流到了我的脚底下。

    周建在旁边呆呆地看着小琳,邵怡则是给小琳扎针把脉。

    “嗡!”

    这样的场景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又变回了病房应有的样子。

    我怎么会看到这些,算了,应该没什么。

    我现在好像对什么东西,都无法抱有怀疑的态度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却可以让我的内心很平静,我可以很平静地接受一切匪夷所思,一切的不自然,将所有的不自然视为自然。

    真的很玄妙。

    我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做梦一样。

    很快,我眼前的场景又一次发生了变化,躺在病床上的已经不再是小琳,而是变成了蒋苏亚,而李成二、邵怡、弓泽狐、周建、小琳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

    我周围也是瞬间变成了黑夜。

    浓浓的黑夜。

    病房里的灯只亮了一个,因为蒋苏亚说她刚做了手术,很累,想要休息,但是又希望所有的灯都是黑的,因为所有灯只要全部黑下去,她就会看到一个满头是血的小婴儿出现在她的面前。

    蒋苏亚说,我们来医院太晚了,孩子已经有了人的模样了,不过医生还是答应了给她做流产,把孩子拿出来后,还让她看了看,一滴血还滴在了她的脸上,孩子的胳膊,腿,还动了几下。

    她说,她下面流了很多的血,就好像是一场山洪一样。

    她说,她感觉自己要死,医生还告诉她,她这次引产伤害很大,差一点就没命了,就算是命保住了,以后可能也没有机会要孩子了。

    她很伤心,她问我,她要是不能生孩子,我还会不会要她。

    我看着她说:“会!”

    她在昏暗的灯光下流下了眼泪。

    这个时候我人有点迷茫了,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很陌生,我有点融入不了自己的人生,我总觉得自己在过别人的生活。

    而我自己本来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应该不是这样的,可我原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却又有点想不起来了。

    我之前有点喜欢这种做梦的感觉,可我现在觉得这个梦有点悲凉,甚至有点伤心,我有点想要醒过来。

    就在我和蒋苏亚低声说话的时候,蒋苏亚忽然“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死死地指向屋顶的亮灯处。

    一个浑身白衣的女人,批头散发的飘在那里,她双手对着蒋苏亚掐了过来。

    蒋苏亚哭喊起来,她喊的什么我却听不清了,我努力去听,很快我终于听清楚了一个字:“血!血!血!”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