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73章 舌虫

时间:2020-11-12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李成二说腹背受敌,我心里也是跟着紧张了起来,同时我也在李成二的额头上看出了一丝冷汗来,他的表情看似镇定,看来内心也是已经紧张了起来。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对我说:“宗老板,你和十三,还有蒋大美女负责后面的那个,前面房间里的几个交给我和小狐狸。”

    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后走,而在我转身的时候,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

    “嘭嘭嘭……”

    李成二那边已经不再看我们,而是直接向尽头的房间快速走去,一边走李成二转头对弓泽狐说道:“我们速战速决,那房间里的鬼物普遍等级偏低。”

    弓泽狐点头。

    而我们这边,邵怡则是一把冲到了我的前面,我赶紧拉住她说:“你去我身后。”

    邵怡对我柔声道:“宗禹哥哥,还是我走前面吧,我比你厉害点。”

    我不禁有点尴尬。

    蒋苏亚这个时候摸了摸自己手上的纹身,然后也是往我身前走了几步说:“宗禹,你就站在我和十三的身后吧,你用符箓掩护我们。”

    我……

    我想说点什么,可却发现她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我站在最前面的确有些不妥。

    看着两个人已经向我们刚才出来的房间走去,我这边除了握住破灵符外,也是捏了一张募阴兵符出来。

    只要稍有不对,我就立刻使用募阴兵符召唤城隍阴差来帮忙。

    募阴兵符持续时间有限,而这里鬼物众多,我必须保证在最合适的时候使用它。

    就在我们走到刚才所在房间门口的时候,那已经破烂的门框上忽然“啪”的一声,出现了一只幽蓝色的手,那只手骨瘦如柴,死死地抓着门框,整个门框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自己的耳膜一样,让人觉得耳朵里一阵刺挠,恨不得拿什么东西去捅破自己的耳朵。

    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听觉的幻觉,是鬼物用来攻击我们的手段。

    想到这里,我就飞快掏出两张破灵符,然后将其揉成球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这么一塞,我瞬间就感觉好了很多。

    我深吸一口气,问蒋苏亚和邵怡需不需要。

    两个人同时摇头,这个时候,邵怡已经握着剔魂刀站到了门框边上,她缓缓抬起剔魂刀,然后对着门框上那只骨瘦如柴的惨兮兮的蓝色手掌刺了下去。

    邵怡的动作很快,“嗖”的一下刺了过去,那蓝色的手掌还没有反应就被刺了一个正着。

    不过在邵怡刺中那手掌的瞬间,整个手掌也是“轰”的一声冒起了幽蓝色的火焰,那火焰一瞬间就消失了,于此同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女生的尖叫声音:“啊!”

    那声音很尖,直接让我耳朵里破灵符小球直接震动了一下,接着我就感觉耳朵里有些烫。

    邵怡似乎发觉了什么,飞快转身 ,抓住我的手腕,将我头向左方向侧了一下,一拍我的脑袋左侧的破灵符小球就掉了出来,接着她又飞快把我的头摁向右侧,再一拍。

    两个破灵符的小球同时落地,紧接着两个小球同时“轰”的一声烧了起来。

    我不禁一阵后怕,这符火虽然不会直接伤害人的身体,可在耳朵里烧起来,会让耳朵里的气瞬间受热膨胀,甚至是爆炸,这种间接的伤害也可能会让我直接失聪。

    邵怡这个时候也说道:“宗禹哥哥,你若是想要用破灵符抵御幻听,那就把符箓直接贴在耳朵外面就行了,不用揉成球塞到里面去。”

    我有些尴尬的点头。

    同时,我也飞快用符箓贴在了自己的两个耳朵上。

    再看门框那边,被邵怡刺中的蓝色手掌的位置,已经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手印。

    那黑色的手印就好像是烫在门框上一样。

    此时我不由回头看了看李成二和弓泽狐那边,他们两个人已经冲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同时我听到里面传来李成二和弓泽狐诵念咒诀的声音,以及一些东西摔在地上的乒乓声音。

    而我们这边,邵怡已经拔下门框上的剔骨刀,慢慢地往房间里面走去。

    我和蒋苏亚紧跟在后面。

    就在我们进入房间的瞬间,一个穿着护士衣服,胸口鼓囊的女护士忽然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个人正是我在幻境里看到的那个女护士,温媛媛。

    只不过她已经不再有幻境中的美丽容颜,她的脸上一块块黑色腐烂的黑斑在往下流黑色的液体,她的身体一晃一晃,双手一只黑,一只蓝,她张嘴,嘴里的牙齿也都是黑色的,她的舌头伸的很长,不对,她嘴里吐出的不是舌头,而是一条长着吸盘一样嘴巴的虫子。

    这个鬼物怎么如此的奇怪?

    温媛媛挡住我们之后就一边流泪,一边用极其幽怨地声音说道:“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接待的前台……”

    温媛媛的声音发出之后,我耳朵边上贴的破灵符也是“呼呼”的抖动了起来,好像随时会再一次燃烧起来一样。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的相气气脉忽然微微运转,一部分的相气直接向我的双耳,也就是采听官缓缓靠近,有了那股相气灌输过来,我耳朵上贴的破灵符抖动也是缓缓慢了下来。笔趣阁k .hoennkxs.

    看着温媛媛,邵怡转了一下手中的剔魂刀说:“三千尘世,仇怨往生,在怨灵编织的网里面,你无法挣脱,不过命里大道,各自天安,我以医者之名,剔魂刀为器,将你与这怨灵网剥离,而后送你入轮回,愿你下一世不再进这‘堕往生胎’的医院工作。”

    往生胎?

    投胎之人皆有往生,所以在没有出生之前,皆可称为往生胎。

    我正在想这些的时候,邵怡继续说:“断人往生,皆是罪过,地府之中你少不了要受很多的苦。”

    温媛媛似乎并没有听懂邵怡在说什么,伸手对着邵怡就掐了过来。

    邵怡微微躲避,一手抓住温媛媛的手腕,一手握紧剔魂刀直接在温媛媛的胸口、腰间各划了一刀,她这两刀都没有划在温媛媛的身上,但是却让温媛媛感觉十分的痛苦。

    温媛媛忽然仰起头,然后“啊”的痛苦猛叫了起来。

    我正在疑惑的时候,蒋苏亚就对我说:“宗禹,你看不到吗,那些连在她身上的黑色的线,那些线就好像是操控木偶的提线一样。”

    黑色的线?

    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看不到。

    蒋苏亚皱了皱眉头就说:“看来你的法眼开的等级还不够高。”

    我们说话的时候,邵怡那边飞快闪身到了温媛媛的身后,接着她在温媛媛的双腿,双臂,以及后脑勺上各划了一刀,每一刀划过的时候,温媛媛都会痛苦的吼叫。

    她嘴里的那条大虫子舌头也是跟着受到了痛苦一样,在她的嘴里左摇右摆地乱晃。

    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嘴里的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邵怡就说了一句:“说谎烂舌头这话并不是假的,温媛媛做前台期间肯定帮着医院忽悠了不少患者,所以她的舌头是烂的,而烂舌头之所以被虫子取代,大概是因为她的七魄之中有一魄发生了变异!”

    “人有七魄,分别为吞贼、尸狗、除秽、臭肺、雀阴、非毒、伏矢。”

    “七魄各司一职,每一破对人体的影响都不一样,比如吞贼,每晚会吞噬虚邪贼风,异己之物,还有体内的有害物质。”

    “若是吞贼一魄发生了变异,就会形于口之舌,状如吞虫。”

    我疑惑道:“这都是医学知识?”

    邵怡点了点头说:“国医精粹将就治本,本包括气、神、意、形,三魂七魄,便是四者中的神,三魂七魄和很多穴位也有关系,这里面的关系复杂着呢。”

    的确,国医博大精深,并不是我们这种外行人能够懂得。

    说话的时候,邵怡已经又转到了温媛媛的身前,她盯着温媛媛嘴里那根变异的舌虫说了一句:“最后一刀,断你吞贼,你那吞贼一魄是受到这里的怨灵污染才发生的变异,也是你被这里怨灵困住的主要原因,今天,我就在这里断了你的吞贼一魄,让你摆脱这怨灵之网。”

    说罢,邵怡眼疾手快,直接对着温媛媛嘴里吐出来的舌虫斩去。

    本来一直没有什么动作温媛媛这个时候忽然双眼一闪,她嘴里的舌虫不但没有被邵怡斩掉,反而转了一个圈,缠在了邵怡的手腕上,那舌虫吸盘一样的嘴,直接吸在了邵怡的手背上。

    一瞬间邵怡的手背上就出现了一个紫色的血网斑。

    邵怡也是忍不住“嘶”的倒吸一口凉气。

    我和蒋苏亚同时叫了一声:“十三!”

    然后就准备冲过去。

    邵怡则是挥手让我停下,同时说了一句:“先别过来,我不要紧,这点阴邪怨气还是奈何不了我的!”

    说着邵怡松开剔魂刀,那剔魂刀就往下掉,同时邵怡的左手飞快伸出,将落下的剔魂刀接住,接着反手一刀划了上去,那缠在邵怡手腕上的舌虫就被一刀斩断了。

    吸在邵怡手背上的舌虫,也是瞬间变成了黑色,然后慢慢化为黑色的尘雾消失掉了。

    不过邵怡手背上的那一道紫色的网状血斑却没有第一时间消失。

    看样子,邵怡是受伤了。

    舌虫被斩下后,温媛媛就显得更加痛苦,她直接跪在了地上。

    邵怡这个时候,飞快从医疗箱里掏出一个玉瓶,便对着温媛媛的头顶摁了下去。

    说也奇怪,在玉瓶接触到温媛媛脑袋的时候,温媛媛的身体就直接虚化,然后化为一团红色的气息钻进了玉瓶里,原本翠绿色的玉瓶,也是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邵怡这才说了一句:“完工!”

    就在邵怡说话的时候,我就发现邵怡身后的窗户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袍子,手里抱着那个原本被我封在电脑包里的血头婴孩。

    我赶紧对邵怡说了一句:“十三,小心身后……”

    那个女人,就是我在幻境里见到的何佳佳。

    而我说话的时候,何佳佳手里的婴儿已经对着邵怡飘了过来,它的一只小手已经搭在了邵怡的肩膀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