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75章 罪魁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们收了何佳佳的时候,房顶上的血头婴孩像一个壁虎一样,左右爬了几步,因为李成二紧紧盯着,所以那血头婴孩也没有袭击我们,最多就是对着邵怡呲牙咧嘴的表示不满。

    在听到李成二说房顶上的东西是祸根胎后,我愣了几秒钟就说了一句:“要不要找外援啊,我们这些人对付这个鬼王级别的祸根胎好像有点勉强。”

    李成二说:“现在找外援,应该有点迟了,你拿出手机看看。”

    我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完全没有信号了。

    邵怡,蒋苏亚也是掏出各自的手机,结果和我的一样,都没有信号。

    这个时候李成二又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着急,那血头婴孩的鬼王势力有不少的水分,我们奋力一搏,不见得没有胜算。”

    李成二的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屋顶的血头婴孩身上忽然冒出几条线,那几条线“呼”的一下落下,就好像是一道光柱倾斜下来,寻常人根本躲不及。

    那几道线,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李成二的身上,李成二的脑袋,双臂,双腿,全部被那些线给缠了起来。

    而这一切,李成二好像没有察觉似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其他人跟李成二一样,也没有发现。

    我对着李成二喊道:“李成二,你身上有线!”

    李成二疑惑道:“什么线?”

    这是什么情况,刚才的时候,邵怡和蒋苏亚都能看到的线,我却看不到,现在我能看到的线,他们反而看不到了,这线和刚才的线难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还是说,我产生了幻觉?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李成二握着巫器匕首的手臂忽然机械的抖动了一下。

    那动作就好像在跳机械舞一样。

    此时李成二也是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不受控制了,再看房顶上的血头婴孩,他呲着牙,对着我们“嘎嘎”地怪笑着。

    李成二皱了皱眉头说:“刚才那些怨灵操控鬼物的线,我们可以看到,但是鬼物看不到,现在操控人的线,我们看不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鬼物应该可以看到。”

    我咳嗽了一声说:“刚才的线我看不到,现在的线我能看到,难不成我是鬼啊。”

    李成二就说了一句:“你虽然是阳间的人,可在荣吉却等于是当的阴间的差,你和普通人的视觉稍有反差,也是正常的。”

    荣吉是阴间的差事?

    难不成刚才不是我实力不济,开的法眼等级不够,而是因为这层关系?

    李成二在说完这些后,大概意识到了什么,就对我说“荣吉也不完全是和阴间合作,和江湖中的其他道门也深有联系,不算是完全给阴间当差。”

    而我心里越发明白,为什么我的募阴兵符可以直接调动城隍阴兵了,至于命尺,大概就是地府给荣吉的某种信物吧。

    想着这些,我就看了看手中的命尺。

    再看李成二,他的身体也跟着机械的抖动了起来,他的样子像极了木偶。

    提线木偶。

    李成二的身体一边动,他就一边说道:“你们都小心点,躲着点我,现在的我不受控制了。”

    说着李成二的双眼对着我用了一个眼色,而后道:“宗老板,目前就只有你一个人能够看到那些线,你用命尺试着给我搅断了。”

    我点头,然后挥着命尺对着李成二右手臂上的线砸了过去。

    可不等我的命尺碰到那条线,李成二的胳膊微微曲了一下,手中的巫器匕首直接“当”的一声将我的命尺给挡住了。

    我下意识说了一句:“你别乱动。”

    李成二就说:“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自己在动吗?”

    我赶紧问李成二:“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自己挣脱那些线的控制。”

    李成二想了想说:“有是有,就是费点时间,我怕你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我正想问李成二的方法是什么,我能不能帮忙。

    可我嘴还没张,就感觉腹部传来一阵撞击,接着我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而在倒飞的过程中,我看到李成二的右腿踢得老高。

    见状,我忍不住又骂了一句:“靠,你他喵的偷袭老子!”

    李成二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我都说了,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无奈说了一句:“等你身体恢复了,我再找你算账。”

    李成二更加无奈说:“都说了,不是我,你找我算什么账。”

    我这边狠狠地摔在地上,屁股被摔的贼疼,呲牙咧嘴地站起来,然后很尴尬地在屁股上揉了几下。读书祠小说网 .dushuci.

    蒋苏亚、邵怡、弓泽狐一起过来搀扶我,不过他们靠近我之前,我已经自己站了起来。

    蒋苏亚问我有没有事儿,邵怡则是问我,接下来要怎么行动。

    我这边也有点脑袋大,在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后,开始思索,想办法。

    不远处李成二则是继续说:“如果我没猜错,我头顶上的这个祸根胎,名字应该是罪魁,它基本不自己攻击别人,专门靠着寄宿或者控制别人来攻击和伤害周边的人,它永远站在第一罪犯的身后,所以得名罪魁。”

    我点了点头问:“然后呢,你介绍它没用啊,要怎么赢他。”

    李成二继续说:“罪魁祸根胎,是‘恶’之代表,要收拾他,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将他形神俱灭。”

    我说:“你这等于没说,我说的具体办法。”

    李成二摇头说:“打啊!”

    完犊子,李成二也不知道,这下麻烦了。

    这个时候,我们身后忽然又闪过了一个人影,我回头一看,这个人好像是幻境中的自己,不过他的容貌和我完全不一样,我对他有看自己的感觉……

    我明白了,这是张志豪的鬼身。

    弓泽狐感觉到身后的脏东西后,飞快转身,手里的鲁班尺已经横在了身前。

    张志豪的身体晃晃悠悠,浑身上下呈现灰色,他看起来十分的虚弱,攻击性并不强。

    所以我就对弓泽狐说了一句:“小狐狸,先不忙着出手。”

    同时我也对着张志豪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不等张志豪开口,李成二在血头婴孩的控制下,挥着手中的巫器匕首就对着我冲了过来,准确的说,他是冲着张志豪去的,他想要阻止张志豪。

    看来张志豪肯定握着血头婴孩的什么把柄。

    我自然不会让李成二靠过来,手中的命尺再一次砸了过去,当然我没有去砸李成二的身体,而是对着他身上那几条线砸去。

    那几条线好像很怕我的命尺,血头婴孩也是操控着李成二向后退了几步。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鬼头婴孩这么久没有冲上来了,他在惧怕我手中的命尺。

    可现在命尺在我手里,却发挥不出什么威力来,看来有机会,我还是要好好研究下命尺。

    看到鬼头婴孩害怕命尺,我便大胆起来,直接掏出几张破灵符对着房顶上抛出。

    那几张破灵符飞到一半就在空中化为火焰消失了,而我趁着火焰没有熄灭的时候,再次挥着命尺试图砸断李成二右手的那条线。

    果然,鬼头婴孩再控制着李成二往后退,不过很快,李成二就退到了墙边,他已经退无可退。

    我笑了笑说:“我看你再往哪里跑。”

    李成二看着我的笑容说:“宗老板,你一会儿打的时候,看准点,刚才好几次你都差点砸到我。”

    我很敷衍地说了一句:“知道了,打坏了,给你公费送医。”

    李成二:“……”

    我表情虽然在笑,可却是在强颜欢笑,因为越靠近李成二,就等于越靠近房顶上的血头婴孩,而这么近的距离,会让我感觉到巨大的威慑,这种威慑来自鬼王对一个普通人的威慑。

    同时我还能感觉到自己周围充斥着阴森的戾气,若不是我手里握着命尺,我恐怕早就被那些戾气侵了心智,迷失了自己。

    鬼头婴孩,控制着李成二到了墙边,忽然张嘴对着我“呲呲”了几声,就在我准备再次挥动命尺的时候,我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是蒋苏亚的声音:“宗禹,快躲开。”

    我下意识回头,就发现一个白衣女人的影子从房顶上掉下来,然后直接挡在我的身后,蒋苏亚冲过来的时候,那影子微微向后一飘,然后和蒋苏亚的身体重叠在了一起。

    再看蒋苏亚身上被我贴的破灵符也是“轰”的一声瞬间燃了起来。

    再看蒋苏亚的表情,她眼中红棕色的蛇瞳已经消失,转而变成了一双纯黑色没有眼白的眼珠子。

    她被邪物入侵了身体。

    我疑惑道:“那白色的东西什么修为,竟然那么轻易的钻进了蒋苏亚的身体里面。”

    李成二那边就说了一句:“怕又是一个鬼王,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欢河医院旧址上,竟然有两个鬼王,我们今天恐怕要栽了。”

    李成二被罪魁控制,蒋苏亚又被鬼王上了身,我们的形势一下变得极其不妙。

    我掏出一张破灵符,对着蒋苏亚的额头拍去,试图将那鬼王逼出,可不等符箓接触到蒋苏亚,她的右手就抬起来,直接抓住我的手腕,让我无法再将符箓向前送一寸。

    而我手中的符箓,还“轰轰”地烧了起来。

    接着我就听到蒋苏亚缓缓开口,然后发出了极为沙哑的女人声音:“坏我大事者,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