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77章 善恶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老枷?

    听到这两个字,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就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枷将军则是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看向了被鬼王上身的蒋苏亚。

    他直接拍了拍腰间的金枷笑着说:“你好威风啊,荣吉的人都敢动,是谁借你的胆子。”

    这个时候,李成二,以及我的同伴们也都愣住了,他们都没有想到我用黄阶中品的募阴兵符竟然把城隍庙的鬼将都给召唤来了。

    鬼王那边则是被枷将军给吓到了,控制着蒋苏亚的身体往后退。

    可她身后都是城隍的阴差,退了两步,她就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你们别过来,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这副身体的主人。”

    枷将军张开自己满是獠牙的大嘴“哈哈”笑道:“区区入门鬼王也敢在本将军面前放肆,伤人,我看你伤一个试试!”

    说着,他直接“锵锵”一声抽出长刀对着蒋苏亚一指道:“给我滚出来!”

    蒋苏亚的身体抖了一下,接着一个白色的影子直接从蒋苏亚的身体里跌了出来,摔倒在了枷将军的面前,而枷将军的长刀则是直接架到了鬼王的脖子上。

    一招未出,光是气势就把鬼王吓的失去了战斗力?

    这个时候蒋苏亚眼睛一闭,整个人就要摔倒,我紧跑几步直接把蒋苏亚扶住!

    再看李成二这边,那罪魁好像准备要跑,之前那些腰间挎着锁链的城隍阴差直接把锁链摘下,然后齐刷刷地对着罪魁抛了过去。

    那些锁链有的钉在房顶上,有的则是缠住了罪魁的小身体。

    不一会儿那小罪魁的手脚,脖子都被锁链缠住了,再看那些城隍阴差同时大呵一声:“呔!”

    小罪魁直接被众阴差从房顶上扯了下来,那些长矛和长戟阴兵直接将手中的武器对准小罪魁,小罪魁瞬间也是动弹不得。

    看到这里,我也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弱了。

    李成二那边也是将九道仙火收了起来,身体周围的气势也是恢复如初。

    看到罪魁和鬼王被制服,我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枷将军则是对着我笑了笑说:“大朝奉,要不要审一下它们,如果不审的话,我这就带走它们了。”

    说着,他还看了看门口已经跪在地上的张志豪。

    我想了想就说:“我的确有几个问题要问它们。”

    枷将军点了点头示意我开始问。

    这个时候,蒋苏亚已经苏醒了过来,她看了看周边,然后又看了看枷将军,就变得有些迷惑,我先对她说了一句:“你先休息下,一会儿我再给你解释。”

    蒋苏亚点了点头。

    我再看向被枷将军刀架着脖子的鬼王问:“之前引诱周建和他女朋友来这里,给他们发扇子的脏东西是谁?”

    鬼王本不想说,枷将军直接将刀往下摁了一下,就在刀锋要切进鬼王身体里面的时候,她赶紧用沙哑的声音着急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说,我说!”

    枷将军笑了笑道:“这就肯说了啊,我还是有点高估你的骨气了。”

    鬼王继续说:“那个发扇子的人,也是我!”

    我问:“为什么要对周建和他女朋友下手?你们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人,应该和周建他们没有任何的仇怨吧。”

    鬼王神情有些暗淡说:“那一天我出去神游,正好碰到他们两个在吵架,说是要打掉孩子什么,这就让我想起我自己的事儿,我这才对她们动手,那些不知道珍惜孩子的人,都该死,都应该来我这里受折磨。”

    枷将军对着我点了点头,好像是在告诉我,鬼王没有说谎。

    而我这边自己也有判断,根据鬼王身上的气息变化来判断,我也觉得它没有说谎。

    我继续问:“你和罪魁是什么关系?”

    鬼王慢慢地说道:“他是我的孩子。”

    我又问:“你和张志豪什么关系?”

    鬼王慢慢地说:“我是张志豪高中时期的对象,那个孩子也是我和张志豪的孩子。”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俩发生了关系,后来他去上了大学,而我没有考好,就选择复读。”

    “我那个时候傻,几个月没有来例假,也没多想,自己肚子鼓起来了,我就觉得可能是自己吃胖了。”

    “后来有一次下面出血,送到医务室检查的时候,医生才说我怀孕了。”

    “高中生怀孕,这种事儿可是很严重的,当时学校直接把我开除了,我成为了学校的一个笑话。”

    “我回到家里,父母也是打我,问我孩子是谁的。我说张志豪的,父母就想着让我和张志豪结婚。”

    “可张志豪刚到大学就谈了新对象,他直接拒绝了,他家里人,也觉得他好不容易上了大学,不应该那么早结婚,就说给我点钱,让把这件事儿给了了。”

    “所以父母就带着我去医院引产,可我们县城的医院条件很差,当天我大出血,结果人直接没了。”

    “父母忙着找医院要赔偿,孩子和我的尸体都要快腐烂了也没有给下葬,而是把我们装在棺材里扔在医院门口。”

    “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直到一个多月后医院答应了一些赔偿,父母才把我和孩子下葬。”

    “按照我们那边的习俗,我是女孩子,而且还没有结婚,没有办法进我们家的祖坟,所以父母就找了一个山涧,然后挖了一个坑给我直接埋掉了。”清风文学 .qinfengwx.

    “最后,我们甚至连个坟包都没有。”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我和孩子死后,我们两个的魂魄就彻底纠缠在了一起,我们每天就只有一种情绪,那便是怨恨,怨恨,怨恨……”

    她不停地重复“怨恨”这两个字,声音越来越大,我感觉她的情绪就要失控了。

    枷将军这个时候就说了一句:“注意你的情绪。”

    鬼王这才停了几秒钟然后继续说:“我和孩子下葬之后,在漆黑的地下,我们两个都感觉十分的害怕,可慢慢地我们发现,有一种气不停地在我们两个身上聚集,让我们的魂体慢慢地变强,而那种气还是有意识的,让我的孩子逐渐成了你们口中的罪魁,也就是所谓的祸根胎。”

    听到这里,我就疑惑地说了一句:“祸根胎可以后天形成吗?”

    李成二那边飞快说了一句:“祸根胎形成条件很复杂,后天形成的案例并不多,不过在特定的风水条件下,形成新的祸根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哦”了一声,对那鬼王说:“你继续说,你后来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鬼王这才说:“这还要从那年的夏天开始说,张志豪带着何佳佳回我们那边玩,她们两个上山玩的时候,正好从埋葬我和我儿子的那块地上走过去。”

    “从那之后,我就抱着我的孩子一直跟着他们。”

    “他们亲热有了自己的孩子,当时其实我想走来着,我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我觉得他们的孩子是无辜的。”

    “可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他们商量着打掉自己的孩子。”

    “我便想到了自己的死,想到自己孩子的死,所以我就没有离开。”

    “等他们来到欢河医院,我就想起了我们县的那家医院,但凡那个时候有一个医生站出来,我不应该引产,孩子是无辜的,或许我父母就能改变主意,可实际情况是,他们都觉得高中生不应该有孩子,不管几个月,都要打掉,哪怕是可能有生命危险。”

    “欢河医院的那些医生更是如此,推销打胎,就好像是推销产品一样,他们根本没有把生命当回事儿,还做什么流产的广告。”

    “越想,我就越是愤恨。”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情绪,后来他们真的把孩子打掉了。”

    “那一天何佳佳躺在病床上,我看到张志豪拿着手机在跟一个人聊天,我飘到他身后看了看,发现他竟然和医院的护士温媛媛在暧昧聊天。”

    “看着何佳佳,我就想到了当初的自己。”

    “我觉得何佳佳太傻了,所以我就决定折磨她,让她为自己的傻付出代价。”

    “所以我就现身,直接把我的孩子塞进了她的肚子里,我要慢慢地折磨他们。”

    “再后来的事情,张志豪应该通过幻境让你看了一遍了,不过他刻意回避了对他不利的片段,比如和我的事情,和温媛媛的暧昧聊天。”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我的那段记忆里面,其他的医生、院长、护士长、护士都没有自己的名字,偏偏温媛媛有,原来张志豪和温媛媛有那样一段不光彩的经历啊。

    事情渐渐地明朗和清晰了起来。

    鬼王那边继续说:“张志豪变成了鬼物之后,发现了我和孩子,也是知道了真相,不过我和孩子就把他变成了哑巴,让他永远无法说出真相。”

    “不过因为他和孩子,还有我的特殊关系,我们在这里编织的怨灵的网,他也可以运用,只不过是初级的运用,但就是这种运用,让他可以放走解开怨灵的网,放走这里的怨灵。”

    “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愧疚,每隔一段时间,他都放走一个怨灵,而他放走怨灵的方式,就是到这个房间来,回忆自己的过去,每一次他的回忆都可以让怨灵的网松动一下。”

    “所以在他靠近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和我的孩子都会很生气。”

    “因为这不是何佳佳的复仇,而是我们的复仇。”

    说到这里,鬼王死死地盯住了张志豪。

    这个时候李成二就说了一句:“果然是罪魁的祸根,若不是寻常的修士来这里,肯定会觉得何佳佳就是元凶。”

    而我这边则是问鬼王:“你叫什么名字。”

    鬼王愣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张翠英。”

    我继续问:“你被安葬在什么地方?”

    鬼王慢慢地说道:“下河县,马场乡,东道梁子村的后山沟里,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说:“给你把坟迁了,断了你和你孩子身上的怨气,让你们下了地府,受尽了各种惩罚后,还保留一丝轮回的机会。”

    “不过,你不要觉得我是同情你,觉得你的一些行为是可以被原谅的,我只是想‘消得世间此怨恶,留存天下诸般善’,我只是单纯的希望善比恶存留的时间更长而已。”

    鬼王愣了一会儿,然后“哈哈哈”地沙哑笑了起来,她慢慢地底下头,然后对着我磕了几个头,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孩子说:“妈妈爱你!”

    说罢,她忽然仰起头然后大声说了一句:“无尽大恶,皆加吾身,魂魄散尽,以谢天罪!”

    我不由愣住了,张翠英是想用自己的万劫不复来洗掉自己孩子身上的罪恶,想给自己孩子一个轮回的机会。

    可就在这个时候,被锁链锁着,以及长戟、长矛压制的罪魁却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再接着他的身体“嘭”的一声炸掉了,他选择先一步牺牲掉了自己,他选择去成全张翠英。

    张翠英瞬间愣住了……

    不光是他,我和我的同伴也是有些傻。

    枷将军这个时候收了自己的长刀,然后金枷对着张翠英扔过去说了一句:“有些事,后悔也是没用的,世间唯一一种防止后悔的药,那便是心中之善。”

    张翠英还是被金枷给锁住了。

    枷将军看了看我说:“把你们抓到的鬼物全部交给我的阴差吧,至于张翠英的坟,记得帮她迁了,顺便调查一下那边的情况,我总觉得后天的祸根胎,没有那么容易形成。”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