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79章 眼变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们来到下河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钟,因为去东道梁子村要走好几十里的乡道,所以我们就选择在下河县住了一个晚上。

    下河县位于豫地的西部,整个县的西部都是太行山脉的分支。

    不过县城这边属于平原地带,县城并不大,东西走向不过三四里的样子,县城只有两条主要街道。

    到了晚上,县城的街道上更是冷清,连个走动的人影都没有。

    我躺在酒店的床上,闲来无事也翻查了一些有关下河县资料,很快我发现,下河县建国后才设立的新县城,而下河县之所以成县,是因为当初在上游修水库,很多村子迁移到一起,久而久之成了镇,然后慢慢地变成了县城。

    这里设县不过三四十年的时间,属于一个新城镇,根本没有县志之类的资料留下来。

    所以我在自己的记忆里面,也没有搜集到相关的资料。

    正在我为查找资料犯难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薛铭新薛警官打来的电话。

    我接了电话,就听薛铭新那边说了一句:“你们动作真快,人已经到了下河县了吗?”

    我愣了一下说:“你监视我?”

    薛铭新那边笑了笑说:“我可不用监视你,你们住酒店需要身份登记,我只要随便查一下就能知道你在哪里。”

    我有点不高兴说:“你在窥探我的隐私。”

    薛铭新立刻说:“我是经过上面同意的,我们查你也是为了查案子,如果你肯和我们合作,我们也不用这么费力的查你。”

    我问薛铭新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她在电话那头“哈哈”一笑说:“就等你这句话了,宗大朝奉,我的事儿先不急,等你从下河县回来了我再找你,咱们见面后细谈。”

    我说:“你让我做的,最好不要是什么费时费力的事儿,因为下个月十五我还要去蜀地。”

    薛铭新立刻说:“放心好了,用不了你几天时间,更耽误不了你去参加蜀地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

    我疑惑道:“你知道水官解厄大会?”

    薛铭新在电话那头儿得意的“嗯”了一声而后说道:“我知道你们荣吉很多事儿,必要的时候,我甚至可以获得出入你们夜当的资格。”

    不等我从惊骇中醒过来,薛铭新就说了一句:“好了,回来见。”

    说罢这些,薛铭新就挂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屏幕逐渐变黑,然后才皱了皱眉头,江湖的事儿肯定也在官家的掌控之中。

    想明白了这些,我心中也释然了不少。

    找不到相关的资料,我也就睡下了。

    次日清晨七点多我才起床,洗漱之后,我们一起到酒店对面找了一个粥铺吃了点早饭。

    我们住的酒店规格有点低,是没有早餐供应的。

    吃了饭,我刚准备结账的时候,就听到我旁边桌子上一个农民工打扮的中年男人说了一句:“你妈上个月在梁子上被东西给咬坏了腿,家里的麦子该下地了,我已经给咱俩请好了假,吃了饭,咱们回家把麦子给种了。”

    我往那看了一眼,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年轻人低着头喝粥,看起来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听到中年男人的话,他只是点头也不做声。

    这个时候,同桌另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就说:“老赵,你家那几亩地种他干啥了,棒子你说种,就种点,可麦子就算了,费时费力,又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在外面做活,挣钱买粮食吃。”

    被称为老赵的中年人就说:“种点是点,万一出个啥情况,地里有庄稼,心里还踏实。”

    这个时候,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就抬头问:“爹,俺娘有没有,她是啥东西咬的不?”

    老赵说:“你娘眼神不好没看清,不过她说块头挺大的,比小牛犊子都大,我估计可能是狼,这两年咱们那边环境好了,山都封了,山里的兔子、狐狸、山鸡啥的也多了起来,兴许有两匹狼。”

    年轻人“啊”了一声然后惊愕地说了一句:“狼,那俺娘是咋赶跑的狼?”

    老赵说:“你娘说,当时天快下雨了,正好打了一个闪,响了一个雷,就把那东西给吓跑了。”

    年轻人“哦”了一声,又不做声了。

    同桌另一个中年人就拍了拍老赵的肩膀说:“你媳妇的命可真大。”

    老赵叹了口气说:“命大是命大,就是命不好,三十来岁眼睛就不好使了,白天看东西模糊,天稍微黑点,就跟瞎眼儿一样,唉!”

    说着,老赵又长长叹了口气。

    接着老赵继续说:“说起俺屋里头儿(老婆)的眼睛,俺一直很奇怪,她有很多次,总是大半夜地给俺说,俺们家院子里面卧着一头大白虎,开始俺以为真有老虎,可找了几次没找到,俺就觉得她可能是瞎眼儿的毛病犯了,看糊涂了。”

    年轻人这个时候把手里的勺子往碗里一扔说:“俺吃饱了,去结账。”

    老赵看了看年轻人,也就不再说自己媳妇的事儿了。

    同桌的中年人也是起身说:“我也去结账,一会儿还要去上工呢。”

    老赵就喊年轻人说:“你给催叔,把账也结了。”天平小说网 .xstpwxs.

    年轻人冷冰冰地说了一句:“着(zhao)了。”

    我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豫北地区的方言,“知道了”说的快了就会省去zhi发音中的“i”和dao发音中的“d”,于是就成了“zhao”。

    听着有趣的方言,我不由笑了笑。

    年轻人从我旁边路过的时候,我就看了一眼他的面部,他的田宅宫生的还不错,说明将来至少能有个小康水平的家。

    不过他的奴仆宫却生的一般,一辈子都是给人做事,自己当不了老板。

    这大概也和他沉默寡言的性格有关。

    年轻人去结账的时候,我也是故意跟上去,然后给老板钱的时候,就问了一句:“你知道马场乡的东道梁子村咋走不。”

    老板说不知道。

    而年轻人则是诧异地看了我几眼。

    我顺势问他:“你知道不?”

    年轻人说:“着!”

    他说了方言,大概觉得不对劲儿,又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跟我说:“知道,我家就是东道梁子村的,你们是干啥的?”

    我说:“去帮人迁坟,你们要回去不,要是回去,正好坐我们车。”

    我和年轻人说话的时候,那边的老赵就赶紧说:“顺路,顺路,俺们正打算今天回村儿呢。”

    我顺势往老赵的五官上看了几眼,五官一般,无长无短,比较平庸,不过他的妻妾宫却绕着一股黑气,这说明他的媳妇被脏东西缠上了。

    看来她媳妇的眼病,并不是单纯的身体的问题,而是和某样脏东西有关。

    听到老赵的话,我就说道:“那好,你们收拾了东西,到前面的快捷酒店门口等我们,我们车子在那边等你们。”

    老赵点头,然后带着自己的儿子出了粥铺。

    我们也就返回酒店在那边等他们了。

    李成二这个时候就对我说:“宗老板,咱们四个人,加上他们两个,你这小a3就有点挤了啊!”

    我想了想说:“这样,打个车,你、十三和小狐狸一起,我和他们坐一辆车。”

    这个县城的出租车并不多,大部分都是跑私活的小面包,我去酒店大厅打听了一下,那边的工作人员就给我一张名片,上面是一个司机的电话。

    我打了电话,没一会儿一辆五菱就开了过来。

    我说包车,他就跟我一天四百,我说,就去一趟东道梁子村,到了那边也不乱跑,四百太贵。

    磨了一会儿嘴皮子,最后我们商定了价格是三百。

    不一会儿老赵和他儿子就过来了,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这些人的名字,然后分车出发了。

    上了车,老赵就问我要去给他们村儿谁家迁坟。

    我说:“一个张翠英的人,当年因为引产意外死的。”

    听到张翠英,老赵愣了一下说:“张家的那闺女?坟头都没有,咋着想起来迁坟了,他今年也六十好几了,咋还折腾上了。”

    我赶紧问:“你知道啊。”

    老赵笑了笑说:“张叔家闺女的事儿谁不知道啊,对了,在我们村儿,论辈分,我得叫他叔儿,张叔闺女二十年前高中复读的时候怀了孩子,那闺女傻,好几个月了还不知道,男娃那边上了大学,不要她了,家里让闺女去引产了,谁知道大出血人没了。”

    “不过张叔家,用他闺女换了好日子,医院赔了一笔钱,盖了新房子,还给自己儿子娶了个城里的媳妇。”

    “这都是命。”

    说着,老赵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我就问了一句:“赵叔,您儿子叫什么啊?”

    老赵就说:“赵俊!”

    我问:“怎么不上学了。”

    老赵说:“在学校给人打架,让开除了,孩子上学的时候,成绩还不错的,可惜了儿的,自己给作没了,只能跟着我混工地儿了。”

    简单说了一会儿老赵家里的情况,我就问:“对了,你们东道梁子村,有没有什么传说啊,好玩点的,我听说你们那边有个大虫窝,还有个麒麟沟,有啥典故没。”

    说到这个,老赵就笑了笑说:“我们村里的故事可多了,我们这一代知道的已经不多了,我爹知道的多,我只能给你们粗略地说一说,要听细的,到了我们村儿,让我爹给你们讲。”

    我笑着说:“你先给我们说说看。”

    老赵还没开始说,我已经预感到,东道梁子村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