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83章 俘道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尸身里面的声音变了,我和李成二就没有再留手,李成二直接抬手一个指诀对着尸身的眉头就点了过去。

    “啪!”

    一声闷响,尸身的眉头竟然冒起了一团火花。

    “啊!”

    尸身尖叫了一声,然后飞快向后弹飞了十几公分,直接撞在床头上。

    我这边则是拿着破灵符冲了过去,不等我点下去,那尸身竟然“嗖”的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直接跳起来,挂在了房顶的吊扇上。

    尸身抓着吊扇,跟一个猴子一样。

    只不过她的表情格外的恐怖,脑袋缓缓地转动,九十度,一百度,一百八十度,三百六十度……

    这下老赵和赵俊也是愣住了。

    李成二此时就对邵怡说了一句:“小十三,你带着其他人先出去,我和宗老板处理这里的情况。”

    邵怡点了点头,就跑去将瘫在地上的老赵和赵俊给拉了起来,我身后那个包车的司机,也是紧跟在邵怡的旁边,这屋里,他是一会儿也不想待了。

    看着他们要出去的时候,李成二又补充了一句:“就在这院子里待着,别出大门,十三你费点心,保护好他们。”

    邵怡再次点头。

    等着其他人都出去了,这个房间里就剩下了我、李成二,以及老赵媳妇的尸身。

    李成二又对我说了一句:“宗老板,关门,窗户,门上,多贴点破灵符,别让这尸身跑出去,不然麻烦就大了。”

    我点头立刻跑到门口,在关门之前,我也是把门梁上的那条绳子给扯了下来。

    等关好了门窗,我就开始往门和窗户上贴破灵符,不过我翻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发现最近一些天,符箓消耗有些大,而我又没有及时补充,破灵符只剩下二三十张了。

    不过眼下看来,还够用。

    在我贴符箓的时候,尸身的脖子又转了回来,她嘴里时不时发出“呼呼”的声音,却没有来阻止我。

    等我贴好了符箓,那尸身才用巍峨的声音继续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来这里坏我的好事。”

    这尸身体内的脏东西,逻辑清晰,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的脏东西。

    我紧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由担心,该不会又碰到鬼王了吧,如果是的话,那我也太倒霉了。

    李成二并没有回答尸身的话,而是“哼”了一声道:“你这孽畜,胆敢在我们面前放肆,还敢出手伤人,你就不怕我们散了你的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吗?”

    “超生,哈哈哈,你们觉得我还有轮回的机会吗,看看我,看看我这一身的怨气,什么阴风能够载得动我?”尸身冷笑道。

    的确,尸身上的怨气已经开始爆炸式地增加,在那种怨气的影响下,我的心情也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我开始有点厌烦,想要发脾气,甚至是爆粗口。

    这个时候李成二似乎发觉了我的心境变化,就对我说:“宗老板,用你的清心魔符,保持冷静,怨气太重会让人心魔骤升,迷失本心,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我点头,立刻掏出清心魔符,然后贴在了自己的心口。

    我问李成二有没有事儿。

    他就对我笑了笑说:“我没事儿,这东西不过才刚入红厉不久,远不是我的对手。”

    说罢,李成二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根红线,那红线两端各系着一只铜铃,不过那铜铃都是哑铃,里面是没有铃锤儿的。

    那红线大概一米多长,将红线拿在手中后,李成二一手掐诀,一手捏着红线的正中央,让两只小铜铃自然下垂,两个没有铃锤儿的铜铃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还会发出“当当”的清脆响声。

    这声音一响,吊扇上的尸身好像受到了惊扰了一样,“嘭”的一声直接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板上,还在地板上砸出一些龟裂的痕迹来。

    那尸身好像很害怕李成二手里的红线和铃铛,直接向门口撞去。

    可还没跑到门口,我贴在门上的一张破灵符就“轰”的一声烧了起来,然后化为火苗直接“嘭”的一声将尸身给挡了回来。

    这个时候李成二已经掐诀完毕,他将手中的红线对着尸身抛去,那红线带着铃铛就直接在空中旋转起来,然后直接缠到了尸身的脖子上。

    那红线立刻像通了电一样,噼里啪啦地乱响一通。62小说 .62xs.

    两端的铜铃也是跟着“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那明明是没有铃锤儿的哑铃,怎么忽然响了起来呢?

    正当我充满疑惑的时候,李成二就说了一句:“乾坤两极,阴阳双铃,锁!”

    那红线在尸身的脖子上缠了一圈后,又向尸身的双臂缠了过去,尸身的双臂瞬间被背到了身后,然后由红线给彻底栓了起来。

    尸身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李成二缓缓走到尸身的身后,然后又捏了一个指诀,对着尸身的后脑勺上猛点下去。

    同时他嘴里大声诵念:“阴阳无极,五行相生,大千世界,普陀往生,急急如律令——给我出!”

    叮铃铃……

    随着一阵密集的铃声之后,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尸身里面钻了出来,李成二飞快抬手,一张符箓,直接将白色的影子给包了起来,然后他将白色的符箓揉成球直接塞进了口袋里,接着他取出第二张符箓,继续诵念上面的那段咒诀。

    等李成二再次点在尸身后脑勺上的时候,一个红色的影子直接从尸身里面掉了出来,而李成二同样用符箓将其给包了起来,揉成球。

    不过他这次并没有将符球收起来,而是将其端在掌心说了一句:“孽畜,你也就这点本事了。”

    符球里的脏东西并不服气,而是“哼”了一声道:“你的修行也不怎样,你抓了我也无妨,这东道梁子村真正的灾祸才刚刚开始,哈哈哈,这些刁民的后人,没有一个活下去。”

    李成二皱了皱眉头,而我则是缓缓走到了李成二的旁边,问了一句:“你那两个铃铛是什么宝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李成二就说:“小玩意儿,对付这些歪瓜裂枣还够用,遇到水平和我差不多的脏东西,那就是玩具而已,不足挂齿。”

    我“哦”了一声,然后看向符球问了一句:“你听说过荣吉典当没有。”

    符球里面的脏东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了一句:“我自然听说过荣吉,江湖中手眼通天的存在,怎么了,你们是荣吉的人?”

    我笑了笑说:“你既然知道荣吉,那就说明你的身份不一般,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曾经帮着东道梁子村那些村民治理了虎害的那个神秘道士吧。”

    符球里面的脏东西又沉默了几秒才说:“是!”

    李成二这个时候有些疑惑地看向我道:“你怎么猜到的。”

    我这才说:“别忘了,我是相师,刚才临时起意,拿着一股怨气来起卦,然后我觉得这股怨气的主人中竟然藏着一股正气,这正气有些久远,所以我随便猜了一下,没想到运气不错,猜对了。”

    其实这和我的直觉也有关系,爷爷曾经说过,一个出色的相师,有着灵敏的直觉也是很重要的。

    为了训练我的直觉,爷爷可没少折磨我,比如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蒙上我的眼睛,堵住我的耳朵,然后单凭自己的感觉走路,磕磕碰碰我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有时候爷爷还给我玩一些暗箱游戏,就是弄一些箱子,里面放上一些东西,有的是无害的,有的则是毒蛇,然后爷爷让我选,选对了就是安全,选错了那就遭罪了。

    我曾经和爷爷辩论说,那些都是运气,跟直觉没有关系。

    可爷爷却坚持说,直觉就是感知好运,避讳厄运,等一个人能够感知到运气的时候,那就距离成为出色的相师不远了,而我在爷爷的训练下,已经隐隐约约触摸到直觉的门槛了。

    李成二也没有多问我,而是看向符球问了一句:“传说你不是在大虫窝的密林里面修行吗,怎么沦落成了恶鬼,还跑到这里害人,还说东道梁子村的人,害死你的全家,这里面的因由,你可否慢慢说一说。”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下,听到动静,符球也没有说话。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是弓泽狐发来的视频,我接了问他什么情况,他就说:“宗老板,外面卫生院的救护车来了,要进去拉人。”

    我直接说:“人都已经死了,不用抢救了,还拉个锤子,让他们走吧。”

    弓泽狐点了点头,然后挂了视频。

    我这才看向符球说:“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符球中的脏东西这才缓缓说道:“我的家人就是大虫窝的那些老虎,而我也不是什么在山中修行,而是被东道梁子村的人给杀了,然后他们把我的尸体埋在大虫窝,更可气的是,那是一块凶煞之地,我生前的修行全散不说,成了鬼物,我的修行还因为煞地而受阻,几百年了,我终于熬到了红厉鬼,本来以为我能报仇雪恨了,却没曾想又遇到了你们荣吉的人。”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是虎妖?”

    符球中的脏东西立刻否定说:“我是人,并非妖!”

    我点了点头说:“是我唐突了,好了,我们慢慢聊,你先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荣吉,和荣吉有没有什么关系,然后再说说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东道梁子村的村民为什么要杀了你。”

    符球中的脏东西沉默了下去,仿若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