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87章 煞神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们走的那条小路到了低洼的盆底旁边就不是很明显了,仔细辨认之后才能隐约找到一条可以下去的路。

    下坡的路很陡,而且很潮湿,整个斜坡上都长满了青苔,一个不消息就会滑下去。

    深度差不多二三十米,若是真滑下去,也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在往下走的时候,每个人都格外的小心,李成二在最前面,我第二个,邵怡在我身后,弓泽狐断后。

    越往下走,那深林里面的犬吠声音就越大。

    而且那声音也越来越粗,越来越不像是犬吠了。

    这个时候还是上午,正是阳气上升,阴气减弱的时候,可这个林子的阴阳之气颠倒,阳气衰减,反而是阴气逐渐增加,这种逆转阴阳的地方,要么有大灾,要么有厉害的脏东西出世。

    可姚凤臣作为虎魂的控制者,也才红厉的修为,那虎魂真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势吗?

    我正在努力思索自己脑袋那些知识的时候,李成二就在前面说了一句:“阴阳逆转,虎犬不分,这是大妖降世的征兆啊,那条大狼狗若真是张向军家里丢的,那问题可就大了。”

    我问大在什么地方。

    李成二就说:“张向军家的狗应该是近两年的新狗,绝对没有成妖的可能,而它唯一成妖的可能,就是身体被占。”

    我想了一会儿说:“就是修仙小说里说的夺舍吗?”

    李成二摇头说:“你都说是小说了,在我们江湖中,这种现象有两个说法,一个是附身,一个是附驾,附身很容易解释,就是鬼魂抢占一个人的身体,这种抢占一般都是带有恶意的,会伤害到身体里原本的魂魄。”

    “而附驾就不一样了,通常是指神明降临在某个物体的身上,让那个人获得超然的力量,这种对身体的占据基本不会伤害到原来的魂魄,属于是善意的。”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这林子里发生的应该是附驾,而不是附身,可奇怪的是,既然是附驾,就不应该有阴戾之气,可林子里的阴戾之气偏偏有很多,这有点超乎我的理解。”

    神明降临?

    我愣了一会儿说:“这大虫窝是传说四神兽白虎的后代,这里降临的该不会是白虎吧。”

    李成二道:“难说!”

    说话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已经下到了盆地的底部,同时往里面也深入了十多米。

    走在最前面的李成二忽然停了下来。

    我问他怎么了。

    他就说:“宗老板,这里的风水,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分析这个盆地,可我发现这个地方,只是一个大坑,形不成,势不就,从风水学分析,这里只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地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因为它太普通,我甚至找不到什么说辞来。

    不过很快我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我将大虫窝的无形、无势力和整个动刀梁子的地貌集合了起来。

    风水中龙穴需要证佐,而证佐的方式有很多,项目也有很多,比如明堂、朝案、帐幕、缠水、龙虎四应、鬼官禽曜、三分三合、十道天心等等。

    而东道梁子村和大虫窝,以及后山的麒麟沟形成了很明显的北高南低,而在南部,有一个半圆形的盆地,在盆地的南面,还有一座半月形的山脉。

    所有的山势组合在一起,就是很标准的“本身龙虎”的真龙局势。

    而本身的龙虎的四应也很明显,北面麒麟沟,南面大虫窝,东面的龙洞,西南的斗岑凰巢。

    不过这个真龙局,并不是贵龙,而是一条贱龙,贵龙主权贵,贱龙守囹圄,前者下葬可得真龙风水护佑,而后者若是葬了人,就如同进了监牢一样,贱龙也是龙,他会把后者的魂魄当成罪犯一样羁押在风水穴中,让其永世不得超生,直到魂飞魄散。

    看样子,当年荣吉选择在这里修建永兴观,在这里封禁罪魁祸根胎也是有道理的。

    看到这些,我也是一一说明。

    说完我就补充了一句:“在这个大风水局中埋葬的人,后人基本不会出什么权贵,如果我没猜错,整个东道梁子村没有出过大学生,当年出了一个张志豪,还给横死了。”

    “这里的人,平均生活水平是提高的,可也是相对的,可他们的地位却始终无法提高,哪怕是从这里搬出去的人,他们在外面生活,三代之内,也无法彻底翻身,或许会有点小钱,但是社会地位不会高!”

    听我说完,李成二就道了一句:“这里风水这么差,当年东大梁子为什么会在这里建村呢。”

    我摇头,表示这个自己就不知道了。

    这个时候我补充道:“对了,贱龙守囹圄,并不代表这里所有人的魂魄都无法轮回,大部分的魂魄都只是受到气运影响,不会影响到魂魄的轮回,只有一小部分人,埋葬的时候,选错了地方,正好选在风水局中的煞地上,那样才会被贱龙羁押。”蛋疼小说网 .danteng123.

    “比如龙形上的麒麟沟的永兴观,罪魁的祸根胎就被羁押在那里。”

    “包括后面的张翠英,以及她变成了小罪魁的孩子,都被贱龙羁押了。”

    “张翠英和他的孩子能离开这里,完全是因为张志豪,张志豪以活人的方式,把她从这里带了出去,贱龙是不会羁押活人的。”

    “再比如大虫窝埋葬姚凤臣的地方,是虎势上的煞地,所以姚凤臣也被羁押了。”

    “而贱龙羁押他们的方式很简单,就是用强大的怨戾之气,让他们的魂魄变得很重,进而无法离开。”

    “当然,羁押罪魁祸根胎的地方,还有其他的阵法加持,羁押效果会更好一点。”

    “可不管怎么说,怨气,戾气,这些都是贱龙羁押魂魄的主要手段,也是它手中的‘枷锁’。”

    听到我的补充,李成二就说了一句:“看来我们不单要给张翠英迁坟,还要给姚凤臣把坟也给迁了,而且按照你的说法,贱龙也是龙,既然是贱龙,那这里出一两个类似神明的,能够附驾的魂魄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不过既然是贱龙的龙穴,那养出能够附驾的魂魄的,也是煞神,虽然不会伤害附驾身体的魂魄,但是却会利用附驾的身体作恶,然后给那副身体带来不好的因果。”

    “吼!”李成二话音刚落,林子里直接传来一声粗重的虎啸声音,原本的犬吠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李成二皱了皱眉头说:“看来那煞神的附驾已经彻底完成了。”

    说着李成二就带头继续往里面走。

    我们一行人也是紧随其后。

    越往里面走,里面的戾气就越厚重,我们一行人也是知道,我们距离正主也是越发的接近了。

    可那种接近却又好像很遥远,总是觉得快到了,可却又一直看不到。

    又或者说,那脏东西就在我们附近,它不露面,只是为了用它身上的气息引着我们去一个地方,它离我太远了,是怕我们跟丢了。

    带着各种各样的顾虑,我们终究还是跟了上去。

    差不多过了四十分钟,邵怡就说了一句:“宗禹哥哥,成二师兄,我们差不多走了十多里路了,会不会进了那个脏东西的陷阱里,还要继续往前走吗?”

    李成二停下思考。

    我这边则是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弓泽狐忽然指了指我们左侧说了一句:“你们看那边。”

    我们顺着弓泽狐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发现在距离我们三四百米处,在一颗大树下有一颗一人多高的石头,而在那石头上面站着一条黑黝黝的犬类动物。

    只不过那东西的双眼明亮,远远望去就看到幽幽蓝光。

    李成二拍了拍弓泽狐的肩膀说:“小狐狸,你的感知力果然很强,等你的缺一门练到登峰造极的时候,说不定……”

    说到这里李成二忽然停住,然后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笑了笑看了看远处的犬类动物说了一句:“好了,把各自拿手家伙都准备好了,我们过去会会他。”

    我则是好奇跟上李成二问了一句:“等小狐狸缺一门登峰造极的时候,说不定会怎样?”

    李成二就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再生造化而已。”

    再生造化,这就说的有些笼统。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抓住命尺紧随李成二的步伐跟了上去。

    小狐狸那边也是握了一条草绳在手里,邵怡则是抓紧了自己的剔魂刀。

    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距离那石头二三十米处,我们也是终于看清楚了石头上的东西。

    是一条大黑狼狗,如果不出什么差错,应该就是张向军家里丢的那条狗了。

    它身上的毛都竖立了起来,一阵微风吹过,那些毛还随着风轻轻的摆动,让人觉得有一种王者风范。

    就在我们看那条大黑狼狗的时候,它也是缓缓蹲了下去,接着竟然口吐人言:“就是你们抓了永兴观的小道士?”

    我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姚凤臣。

    我们在东道梁子村做的事儿,他在大虫窝竟然都知道了,看来那附驾在大狼狗身上的煞神不简单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