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188章 遗魄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听到那煞神口吐人言,不光是我大感意外。

    李成二也是有些惊讶。

    邵怡则是推了一下弓泽狐的胳膊,然后对他说了一句:“大狼狗说话了。”

    弓泽狐点了点头,意思是他知道了。

    李成二这边愣了几秒然后看着大狼狗的方向说了一句:“你就是姚凤臣说的那个很特别的虎魂,你有附驾之能,何不找个地方好好修行,你附驾在一只狗身上,想要做什么,去村子里,继续替姚凤臣报仇?”

    大狼狗“哼”了一声说:“我乃白虎遗迹魄!”

    白虎遗魄,这是什么意思?

    大狼狗继续说:“当年为了帮荣吉对付罪魁的祸根胎,我身负重伤,临走的时候留下一魄在这里未能随我其他的魂魄一起离开,我本体拥有重塑七魄的能力,所以就算是留一魄在这里,也不会影响到本体什么,反倒是我这一魄,游走在大虫窝,显得格外的落寞。”

    “偶然一次机会,我看到一只母虎怀孕,就心生了歹念,钻进它的身体,占了它一个孩子的身体,从那个时候起,我算是拥有了新的身体,可我毕竟只有一魄之体,从小孱弱,母虎并不喜欢我。”

    “不过我并不生气,毕竟是我占据了它孩子的身体,它才是受害者。”

    “对了,那种占据并不是你们说的附加,而是吞魂,我的一魄吞了它的三魂七魄,而后独占这个身体。”

    “起初的时候,只有一魂的我,也不太习惯控制那副身体,可慢慢地,我以气补魂魄,补出了三个伪魂,六个伪魄。”

    “其实那些都是我一魄分裂出来的,靠着气支撑,勉强能够撑起那副身体。”

    “那可就算有,我的身体依旧孱弱,我只能保证最基本的行走,以及不是很大量的奔跑。”

    “本来我是不可能活下去的,可永兴观的道士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我们送吃的。”

    “一连好几代道士都是如此,虎群的老虎换了一茬又一茬,唯独我仿若长生不死一样。”

    “不过为了不引起怀疑,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新吞魂一次,去新的母虎体内寻找合适的幼胎,然后抢占它们的身体。”

    “而我每一次出生,都会是一头白虎,久而久之,永兴观的道士就觉得我是白虎遗脉,对我格外的照顾。”

    “特别是到了姚凤臣那个小道士的时候,他不但会给我送吃的,他每次进了大虫窝还会和我躺在一起睡觉。”

    “他躺在我的肚子上,身上暖洋洋的纯阳道气流淌着,让我整个身体也是变得格外的舒畅,我开始渐渐的放下执念,我当时都想好了,只要姚凤臣一死,我也跟着他一并去了,我不会再做吞魂的事儿。”

    “可世事难料,一个心里满是善良的人,竟然被一寸刁民给害了,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现,要和姚凤臣一起复仇,是他们摧毁了我对这个世界的希望。”

    说到这里,大狼狗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它身上的毛也是跟着抖动了几下。

    接着它看了看石头继续说:“姚凤臣就被埋在石头的旁边,我带你们来这里,就是让你们给他陪葬。”

    我看了看李成二小声问了一句:“那白虎遗魄是什么实力?”

    李成二就说了一句:“不是很强,差不多真人一段的修为,不过因为它是白虎遗魄,和这里的“本身龙虎”的风水局相呼应,所以贱龙的怨气、煞气它都可以用,再加上,它现在吞魂了一个大狼狗,有了实体,对付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我犹豫了一下就说:“可否让我试试!”

    李成二愣了几秒钟然后笑道:“宗老板若是手痒了,就由你打主攻便是,我给你打下手,你放心,有我在,你可以尽情的造,收服它可能有些麻烦,可护你周全就容易多了。”

    说着,李成二又转头看了看邵怡和弓泽狐说:“你俩在周围警戒,这里交给宗老板和我。”

    邵怡点了点头。

    弓泽狐也是“嗯”了一声。

    听李成二的语气,好像没有那么难啊。

    大狼狗也是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就说了一句:“一群无知的小辈!”

    我这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而是直接将命尺在手中晃了晃。

    对面的大狼狗忽然说了一句:“命尺?你是荣吉的什么人?”

    我缓缓说了一句:“荣吉新任大朝奉,宗禹。”

    大狼狗直接愣住了。

    看着大狼狗的表情,我就又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姚凤臣被我们抓了,难道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大狼狗这才说了一句:“姚凤臣和我的意识联系,很微弱,我只能知道一些表面的事情。”

    我继续说:“你的本体当年和荣吉一起并肩作战,若是你放下执念,念在你和荣吉的旧情上,我可以送你一程,让你去轮回。”

    说罢,我就慢慢地向大狼狗走了过去。

    李成二拉住我说:“宗老板,那大狼狗身上的煞气未消,别离它太近。”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我想试试,若是能不动干戈,那最好还是别动干戈。”

    李成二点了点头说:“我陪你。”

    可李成二陪我走了两步,大狼狗就对我说了一句:“荣吉新任大朝奉是吧,你自己过来。”

    李成二冷哼一声道:“孽畜,你别打什么歪心眼。”

    说着,他又看了看我说:“宗老板,你完全不用理会它的要求,咱们两个人合力,虽说将它从大狼狗体内分离出来有些难,可限制它的行动,还是很容易的,先抓了它,回头给它卖狗肉馆里,看它还敢不敢嚣张。”

    我瞥了李成二一眼说:“别瞎说,它好歹是白虎的遗魄,还帮荣吉对付过罪魁,我们不能寒了它的心,你在这里等着,我自己过去。”

    李成二赶紧说:“你离我太远,我可无法护你周全。”搜狗书库 .sogouso.

    我想了一下就道:“没事儿,我给自己算了算,死不了。”

    说话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走向了大狼狗那边。

    它紧紧地盯着我,脑袋放的很低,看起来很警觉的样子。

    而我这边紧紧握着命尺,也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在我距离它还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大狼狗说了一句:“现在你可肯放下执念了。”

    大狼狗对我说:“再近点,让我看清楚,你这个荣吉大朝奉。”

    大狼狗话音刚落,李成二就说了一句:“宗老板,回来!”

    邵怡和弓泽狐也是大呼,让我小心。

    距离大狼狗越近,我就把它嘴角的獠牙看的越清楚。

    不过我还是往前走了一步说:“我不想和你大动干戈……”

    “呼!”

    我正说着话,大狼狗忽然向我扑了过来,因为距离太近,我根本躲闪不及,只能下意识举起自己的左臂去挡。

    “噗哧!”

    大狼狗一口咬在我的左臂上,一阵尖疼迅速从左臂传遍全身,我不由“啊”的大叫了一声,再看我的左臂,已经瞬间血淋淋地一片。

    李成二、邵怡和弓泽狐就要往我这边冲。

    我大喊一声:“别过来!”

    李成二停了下来,同时也将邵怡和弓泽狐拦住。

    邵怡那边忍不住大喊:“宗禹哥哥,你别逞强,那是煞神,身上杀气很重,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

    我说:“我知道,在我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我从它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的怨气,看来它对荣吉有怨气,现在它咬了我这个荣吉大朝奉一口,也算是给它消气。”

    说话的时候,我不停地“嘶嘶”的倒吸凉气,那大狼狗咬着我的左臂完全没有松开的样子,我看到它的獠牙已经彻底镶进了我的肉里。

    我右手握着命尺,却没有打下去的意思,而是继续忍着疼对着大狼狗说了一句:“你心中怨气可消。”

    大狼狗咬着我的左臂然后发出含糊的声音:“消?哪有那么容易,当年荣吉带走我的本体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不过的尔尔一魄,留它自生自灭既是!”

    “尔尔一魄,自生自灭!”

    “数百年了,这种被丢弃的孤独从未因为永兴观道士的关心而消失,我感激永兴观的道士,同样,我有多感激他们,就有多恨你们荣吉。”

    “荣吉大朝奉,哈哈,今天就算不能咬死你,废了你这一臂,也算是值了!”

    果然,我还是太天真了。

    听闻这里,我就说了一句:“是你逼我的。”

    说罢,我就要挥着命尺去打大狼狗,因为我真的要忍不住了,我额头上的汗珠子已经如同雨点一样往下掉,而我的眼眶里,已经疼出了眼泪来。

    就在举起命尺的时候,大狼狗的身体忽然一跳,向我这边撞了一下,我一个没站稳,就向后仰了后去。

    这一下,我的脾气也上来了。

    李成二、邵怡和弓泽狐又要冲过来,我再一次大喊:“别过来,这是我和它的事儿!”

    在我倒地之后,大狼狗咬着我的左臂不肯松开,而我右手的命尺却在我倒地的时候,磕碰在旁边的一块小石头上,然后被我甩了出去。

    我随手从背包摸出一张符来,这张符正是我在龙虎山画的两张符之一,御土灵符!

    符箓握在手里,我就将其往地上一拍同时大声诵念:“山石性灵,土归真一,万法加身,幻化随心,急急如律令——给我起!”

    一瞬间,我周围的地面“轰隆隆”地动了起来,大狼狗满眼的错愕。

    不等它明白怎么回事儿,一道土石组成的锥刺就对着它的喉咙刺了过去。

    大狼狗连忙松开我的左臂,然后飞快向后退去。

    可不等后退两步,它脚下的山石化为锁铐,直接将它的四只爪子给锁了起来。

    同时无数的锥刺横在他的脖子,腹部,将它的身体卡得死死的,只要它乱动一下,就会被那些尖锐的锥刺给刺到。

    我看着大狼狗说了一句:“你输了!”

    这个时候,李成二、邵怡和弓泽狐同时跑了过来。

    邵怡连忙打开自己的医药箱给我清洗伤口。

    而李成二则是看着大狼狗说了一句:“就算你是白虎遗魄,可敢伤荣吉大朝奉也是万死之罪!”

    我挥了挥右手打断李成二说:“我不打算杀它,你也不用吓唬它。”

    这个时候弓泽狐已经把命尺给我捡了回来。

    我对着他笑了笑。

    而后看向大狼狗说了一句:“荣吉或许辜负了你,可却不是你负天下的借口,你的怨气如果是因为荣吉而起,那就应该因为荣吉而消,不过你要我一条手臂,这是万万不可,当然你要找东道梁子村的那些村民报仇,亦是不可为之,可有其他方式,能够消你怨气。”

    大狼狗狠狠地说了一句:“杀了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