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0章 无脸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那人转过头,我不由汗毛都竖了起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因为他的正面也不是人脸,同样是副后脑勺的样子。

    这是真正的无脸鬼啊!

    虽然我看不到那脏东西的脸,可我却依旧感觉他在紧紧地盯着我,他慢慢地从房檐上爬起来,然后缓缓向我这边走来,而我的双脚却好像是注了铅样根本动弹不得。

    就在那脏东西要碰到我的时候,我就听到李成二在院子里大呵声:“孽畜,休得造次!”

    瞬间,我整个人清醒了过来,再看我面前根本没有什么无脸男,而我自己已经站到了房檐边上,我的半个脚掌已经站到了房檐外面,再往前步,我就要掉下去了。

    见状我惊出身的冷汗,整个人不由向后退去。

    退后几步,整个人站在了房顶上,我才踏实许多,赶紧往梯子那边跑,这个时候我微信上也是来了条信息,是父亲发给我的,个成都的地址。

    我简单看了眼,然后收起手机就顺着梯子爬了下去,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邵怡已经跑到我身边来问道:“宗禹哥哥,以后你定要养成随身携带符箓和命尺的习惯,除非你的气脉开了,已经有了基础的术法护身。”

    我点头。

    姚宗生则是看了看我这边道了句:“你刚才是邪了吗,我就觉得最近有什么东西老在我家房顶上跑来跑去的,每天睡觉的时候,我都听到房顶上有脚步的声音,很是吓人。”

    我瞥了姚宗生眼道:“姚大爷,你这就不厚道了,你知道房顶上有东西,怎么不告诉我啊。”

    姚宗生脸无辜说:“我怎么知道是脏东西啊,我以为是什么小动物呢,比如老鼠、野猫什么的。”

    说话的时候,姚宗生也是往房顶上看了几眼,我并没有从他的眼神看出多少的害怕了。

    这倒不是因为姚宗生是什么高人,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活够了,对死已经看淡了,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肯定不怕脏东西,甚至可能会期待脏东西来带走他。

    又或者说,姚宗生觉得那个脏东西就是他死去的儿子。

    果然很快姚宗生又问了我句:“你看到那脏东西长的什么样子了吗?”

    我直接说了句:“他没有脸。”

    姚宗生不由显得有些失望。

    我刚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李成二也走了过来,他用手直接在我后背上拍了几下。

    我先是阵反胃,然后“噗”的声,吐出了口浊气出来,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畅快了很多。

    李成二这才说:“整个村子的戾气都很重,这村子人越来越少,暮气就会越来越重,脏东西也会在这些地方聚集,所以天黑了,还是尽量不要登高望远的好。”

    我“哦”了声。

    东方韵娣那边对着我笑了笑并未说什么话。,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不会儿我就听秋震在厨房那边喊了句:“好了,面煮好了,谁要吃自己过来盛下,宗大朝奉,您的药也给你弄好了。”

    邵怡赶紧跑过去说:“我去弄,那药是我提前煎好的,用开水冲服就好了,不过还需要加点特别的东西。”

    吃饭之前,我先把药喝了,在看我喝药的时候姚宗生就看着我说了句:“年纪轻轻的怎么还喝上药了。”

    我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吃了饭,我们也没有聚在起聊闲天,而是各自去睡觉了。

    毕竟我们明天还要早起进山。

    至于姚宗生,他好像并没有早睡的意思,而是在房间里看电视,他房间里的灯昏暗的很,电视的声音却放的很大,播放的是戏曲类的节目,没事儿的时候,他还会跟着唱几嗓子。

    我们在房间里面也是听的很清楚。

    “你的儿惹下祸,难坏了父王,他秦门虽然是忠臣良将,打死人,也应该呀,把命抵偿,谁的是,谁的非,你要明亮,理不正,言不顺,莫逞刚强……”

    姚宗生的唱调很标准,气也很足,吐字我也听的十分的清晰。

    而且他的情绪很悲伤,每句唱腔仿佛都能唱到人的心里去。

    李成二躺在床上就问我:“宗老板,你说姚宗生唱的是啥啊,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

    我说:“豫剧,《三哭殿》的选段,讲的是唐贞观年间,驸马秦怀玉之子秦英,失手打死詹太师的事儿,然后西宫詹翠萍,银屏公主、长孙后三人哭闹于大殿之上的事儿。”

    “詹翠萍为父报仇,要斩秦英,而银屏公主和长孙后则是乞求太宗放了秦英。”

    “最后呢,詹翠萍还是让了步,秦家赔了不是,然后放了秦英。”

    说到这里,我顿了下说:“我觉得姚宗生是把自己带进了戏曲里面,他觉得自己被害死,而害他儿子的凶手却还逍遥在外。”

    李成二这个时候就说了句:“不过按照姚宗生说的,他儿子是被脏东西害死的,他应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他不是说,他经常去村西,还有泉口那边查看吗,我觉得啊,他不是验证自己的梦真假,而是憋着报仇去的,虽然他可能根本报不了仇,但也是个做父亲的血性。”

    我和李成二在这边说话的时候,秋震也说了句:“这边的事儿,我们还是等从山里出来再管吧,现在山里的情况更为严峻些。”

    秋震更担心的是贾家的情况,他虽然是贾家的外戚,可我看的出来,他对贾家的情谊很深。

    姚宗生唱到后半夜,大概是累了唱不动了,就关了电视睡下了。

    而我们这边也才安心地熟睡过去。

    半夜的时候,我并没有听到所谓的脚步声,这觉我直接睡到了早起了六点多。

    秋震起来给我们准备早饭的时候,我才醒过来。

    我起来洗漱的时候,姚宗生也起来了,他拿着个大搪瓷的牙缸在院子里刷牙。

    见我们从房间里出来,他就笑了笑说:“昨晚没吵到你们吧。”

    我说:“还好,不过您是晋地的人,怎么喜欢唱豫剧呢。”

    姚宗生说:“我啥戏都喜欢听,老了,这些上了年月的东西,很多地方听不到了,以前镇上的庙会还有大戏唱,现在庙会就是堆卖东西了,大戏都没了。”

    我笑了笑说:“现在的生活就是这样。”

    姚宗生道了句:“那现在的生活也太没意思了。”

    我从姚宗生的这句话里面听出了他厌世的情绪。

    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他的面相几眼,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可在我盯着他看了会儿就发现,在他的命宫深处正有丝淡淡的黑色从里面滋生出来。

    而这黑色还很淡,若不是我定睛多看了几遍根本看不出来,命宫反黑必有大劫,黑从外来是外部的灾祸,黑从内来,便是自害。

    也就是说,姚宗生可能会做出自残,甚至是自杀的举动来。

    看到这些我就对姚宗生说了句:“有些事儿,还是看开点好,毕竟亲人们都希望我们好好的活着。”

    姚宗生笑了笑继续刷牙。

    接下来我这边吃药,吃饭,整个过程姚宗生也没有找我们聊天。

    差不多七点多的时候,我们就起动身往后山那边走了。

    临出门的时候姚宗生就对我们说了句:“我看你们挺顺眼的,都小心点,别被人装到袋子里面抬出来。”

    我们则是对着姚宗生笑了笑。

    后山太过陡峭,如果徒手攀爬的话难度太高,所以我们就在秋震的引领下往村子的北面绕去。

    秋震对我们说,村子北高,南低,村子里的那条河便是从北面流下来的,我们顺着小溪直往北走,就会看到处地势较矮的地方,他们的队员已经在山崖上打了很多的暗桩,我们攀着那些暗桩就能爬上山崖,然后进入火妖谷。

    我好奇问秋震,姚宗生说的泉口是不是就在那边。

    秋震点头说:“是!”

    我再问:“这么说来,姚宗生说的都是真的?”

    秋震沉默了会儿道:“那泉口我们也探查过,水特别的清凉,不像会喷出黄泥的样子。”

    我“哦”了声,秋震这算是变相的否认了。

    这条小溪并不是很长,我们走了二十多分钟就来到了小溪的尽头,这路也不难走,小溪的两侧都是草地,草不高,只没过脚脖子,走在那草地上很是舒坦。

    只不过清晨的露珠还没有干掉,我们的鞋子很快就被打湿了。

    等我们来到小溪尽头的时候,就发现这边的山崖的确是稍微低点,不过也有三十多米高,陡峭程度的话,可能有个七十度的样子。

    至于暗桩,我看了几眼就发现的确有不少地方打下了用来攀爬的木桩,只不过那些木桩都用障眼法覆盖着,寻常人很难发现,除非那些人在这里盯着看上两个小时或许就能给看破了。

    来到这边后,秋震第个开始爬,同时也对我们说道:“你们跟着我爬,按照我的路线来,这暗桩也是有规律的,若是不按照规律来,爬到半就没有桩子可以着力了,还是没有办法登顶。”

    “这也是我们对这些暗桩的第二重保障,就算有人看到了这些暗桩,不知道规律,也是无法爬到最上面去的。”

    我们点了点头也就跟了上去。

    往上爬的时候,弓泽狐担心我出事儿,就取出草绳把我和他绑在了起,他说我掉下去也没事儿,他会拉住我的。

    我则是半开玩笑说:“那你要是掉下去,我拉不住你,你把我再拽下去咋办?”

    弓泽狐愣了下,然后有些害羞地对我说:“宗老板,我不会掉下去的。”

    李成二这个时候就对弓泽狐说了句:“小狐狸师侄,你听不出来啊,宗老板是逗你玩呢,咱们这些人里面,只有宗老板掉下去的几率最高了。”

    我白了李成二眼说:“就你话多。”

    攀爬的过程要比我想象还要困难,那些暗桩都十分的潮湿,有些因为时间长了,上面还长了青苔,脚踩上去还很滑,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特别是回头看,感觉要比在下面看的时候高很多,总让人觉得心里瘆的慌。

    而且费力程度也是超过了我的想象,才爬了半,我就感觉身上的力气好像用完了。

    我只能从背包里取出镌刻的醒力符来增加自己的力气,让自己攀爬的更稳。

    在我使用醒力符的时候,李成二就说了句:“看来,我们也不用担心宗老板了,宗老板也有了自己的神通。”

    在秋震的引领下,我们用了二十多分钟才爬上三十米高的山崖。

    来到山崖的顶上,我就发现这后面是大片的山群,其的山谷不下几十条,让我有点分不出哪条是火妖谷。

    同时我也回头看了下,就发现小瓦沟村子特别的小,不露烟火的村子,好像已经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鼻尖传来丝冰凉,再接着是我的手背,额头。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就发现有滴雨珠,看样子是下雨了。

    见状秋震就对我们说:“我们赶紧走吧,雨大了,这山路更难走。”

    众人都点了点头。

    而我则是看了看悬崖下面的泉口说了句:“你说下大了,下面会不会喷黄泥出来?”

    秋震笑了笑说:“我觉得不会,好了,我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说着他就率先向群山走去。

    而我看他背影的时候,就发现他整个人都被股黑气给笼罩了起来,这是他大难临头的征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