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2章 流眄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我盯着黄教授看的时候,他已经对我伸出了手,然后嘴角微微翘了下说:“宗大朝奉,久仰大名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也伸出手和黄教授握了下,然后缓缓道了句:“黄教授客气了。”

    这个时候,我就发现黄教授左耳廓的末端有抹朝霞般的红色,左耳廓是男人流年运势的天城相门,是三到四岁的流年相门。

    同时在天城上有四个厚厚的积层,这种被称为相门之年轮,每个轮回积层,我也是根据这个层数判断出黄教授已经走了四次的流年,而这是第五次,九十九乘以四,便是三百九十六,天城相门末端,便是四。

    两者相加,便是黄教授现在的岁数,四百岁整。

    而他的天城相门泛起朝霞般的红色,就说明他的命相没有衰竭的意思,反而越发的旺盛起来,他不光流年在循环轮转,他的生命力也跟着在少于老之间循环。

    这个黄教授的情况,还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至于黄教授的修行,我暂时确定不了,他要不是天师级别的大能强者,那就是完全不会修行的普通人。

    当然,我更倾向于他是天师,而且还可能是我父亲那样的大天师。

    黄教授和我握了握手就松开了,然后指着那边个洞口说:“宗大朝奉,我们去山洞里面说吧,你们路劳顿,先好好休息下。”

    我点了点头。

    山洞差不多半人多高,可我们钻进去后,就发现山洞差不多人多高,而且里面的空间很大,还有个类似房间的洞室。

    里面放着些组装的简易桌椅,还有几个小马扎,桌子上放着壶茶,还有些瓜子之类的干果。

    看到这些,我就说道:“看样子,你们在这里过的很滋润。”

    “苦作乐而已!”黄教授边说着,边指着桌椅让我们坐下。

    而我这边也是发现,同进到山洞里的,除了我的同伴外,就是贾长山、贾翃莺、黄教授和薛铭新四人了,其他科考队的人,包括贾家的人,全部在外面帐篷里面待着。

    我说:“山洞里面空间这么大,让他们也起进来多好,那帐篷里面多潮湿啊。”

    黄教授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问我:“宗大朝奉,你这次来,是代表荣吉协助我们处理火妖谷的事宜吗?”

    我说:“算是。,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黄教授笑道:“有荣吉的帮助,那我们这次必定成功。”

    我问黄教授:“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希望你把你们所知道的事儿,包括你们此行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统统都告诉我。”

    黄教授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口茶,然后才开口道:“在说这些之前,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如何,反正现在是阴雨天,不适合作业!”

    说着,黄教授往山洞的深处看了看。

    而我这边也是感觉到在山洞的深处有着十分浓厚的阴气。

    看了看山洞里面,我就对黄教授道:“闲来无事,听听故事也不错。”

    边说话的时候,我们也是把身上的雨衣全部脱了下来,而我们雨衣里面的衣服也有些湿了,黄教授就让薛铭新把山洞里面的篝火生的旺些。

    那火堆就在桌子旁边的不远处,火势旺了,我们也是感觉暖和了不少。

    东方韵娣更是走到篝火的旁边,脱下自己的外套开始烘烤起来,她里面只穿着件紧身的卫衣,她的身材下格外的显露,我忍不住多看了那边几眼。

    黄教授对着我笑了笑也没说破,而是问我:“在我讲故事之前,宗大朝奉,你能不能先回答我个问题,对于这火妖谷,你知道多少。”

    我看了看秋震那边,然后把秋震给我讲的大致说了遍。

    黄教授“嗯”了声说:“那只是整件事情的大致轮廓而已,这里面还有很多未知的秘密。”

    我点头。

    黄教授沉默了两秒然后继续说:“我们先从个叫秋乌筵的年轻人说起,当然他是差不多四百多年前的年轻人。”

    “那年秋乌筵二十七岁,也是那年他被确定为秋家的下任掌舵人,当时秋家举办了个很大的仪式,而在仪式的当天秋家来了位极为尊贵的客人。”

    说着黄教授看了看我。

    我下意识说了句:“该不会是当时荣吉的大朝奉吧?”

    黄教授点头说:“没错,正是当时荣吉的大朝奉,云之寒!”

    “那云之寒当年才三十出头,却通晓天字列十二家的奇门之术,地字列百家神通他也能够信手拈来,被当时江湖众人奉为荣吉自成立以来最强大朝奉。”

    “云之寒能去秋家,自然是秋家的福分,秋家也是设宴款待。”

    “云之寒在酒席上喝的有点多,给秋家人说了这么件事儿,云之寒在来秋家之前先去了趟昆仑,然后从昆仑遗迹带回来个盒子,盒子画着双人眼,下批注行字‘瞬美目以流眄(mian),含言笑而不分’!”

    说到这里,黄教授就笑着问我:“宗大朝奉,你可知道这两句的出处?”

    我脱口而出:“陶渊明的《闲情赋》!”

    黄教授又问我:“你可知道这篇赋通篇描写的什么吗?”

    我犹豫了下说:“描写是陶渊明幻想自己和个绝色佳人朝夕相处的场景,其有很多句子描写的是陶渊明想要变为佳人身上的某样东西,然后附着在佳人的身上,与佳人相伴。”

    “比如其的‘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纸余芳’,又比如‘愿在衣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还比如‘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以三秋’等等,通篇几十处比喻,几乎涵盖佳人身上,身边所有的物体,可见陶渊明对那位幻象的佳人极为的爱慕。”

    黄教授笑了笑问我:“那你觉得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的世外桃源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我道:“历史上争论不休,没有定论。”

    黄教授笑了笑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世外桃源是存在的,还有《闲情赋》,陶渊明描写的那位美女佳人也是真实存在的,而那美女存在的证据就在云之寒从昆仑遗迹带回的盒子里面,那盒子里面装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那绝色佳人的双眼睛,以及陶渊明《闲情赋》的原稿。”

    “当时云之寒喝的有点多,就把盒子打开给秋家的人看,那双明眸虽然被人挖了下来,可依旧十分的好看,据说寻常人看眼,心便会泛起荡漾的秋水,那绝色佳人的容颜也会立刻浮现在人的眼前,白衣长发,婀娜窈窕,纤腰缠纱,长腿妖娆……”

    “简直是美得塌糊涂!”

    说着黄教授脸的痴相,好像他见过那绝色佳人似的。

    忽然我愣了下,心不由想到,说不定黄教授真的见过,毕竟他已经四百岁了。

    我们没有吭声,黄教授则是继续说:“云之寒把盒子里的眼睛给秋家的人都看过之后,凡是看过的秋家人都了邪样,想要云之寒再打开盒子给他们看眼。”

    “可云之寒却好像醒了酒样,当下脸严肃地收起了盒子,并说了句‘我可能犯下了大错’,不过当时秋家的人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在场的秋家人还沉浸在那绝色佳人的幻象之。”

    “看到秋家人都露出了痴相,云之寒就捶胸顿足道‘我真是糊涂,只贪了几杯就被这祸根胎钻了空子,这下整个秋家都将深陷这祸根胎的幻境之,秋家危矣’!”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教授再次停住了。

    过了会儿他还没有继续,我便问道:“那双眼睛是祸根胎,陶渊明见到的也是祸根胎了?”

    黄教授却摇头说:“陶渊明见到的,并不是祸根胎,而是个真真切切的美女,只是因为某些变故,她变成了祸根胎。”

    我问黄教授,其的因由他是否清楚。

    黄教授忽然笑了笑说:“你先不要急,且听我慢慢地讲给你听。”

    我也是淡淡笑不作声了。

    李成二这个时候在旁边缓缓说了句:“能让陶渊明这样的大家都爱慕成那样的佳人该有多漂亮啊,说的我都想见识下了,那句‘愿在衣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太有画面感了。”

    说着李成二双手做了个对称“s”的轮廓来形容女人的身条。

    黄教授也不生气,而是继续说:“我们继续说当年的云之寒,他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就想着把幻境的秋家人全部叫醒,他最先叫的个人就是秋乌筵。”

    “秋乌筵被云之寒叫了会儿也是清醒了过来,他也是感觉到了后怕。”

    “接着秋乌筵和云之寒两个人就把剩下的几个人也叫醒了。”

    “所有人都吓了跳。”

    “看着所有人都醒了,可云之寒依旧高兴不起来,他说要在秋家多待几天,确定秋家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问题后,他再离开。”

    “而事实证明,云之寒的担心是对的,那几个见过绝色佳人的秋家人,在事情过去后的第二天就全部重病在床,他们有的哭,有的笑,有的甚至脱光了衣衫抱着被褥行不雅之事……”

    “其也包括秋乌筵,不过秋乌筵的表现还算比较正常,他只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然后不停地画画,副又副半成品的画被他撕掉扔出房门外。”

    “他总是说画的不像,画不出韵味。”

    “房外的人,捡起那画看,发现全部都是画了半的美女图。”

    “而且那些美女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眼睛。”

    “起初这种病只在见过盒子里面眼睛的几个人流传,可后来因为件事儿,整个秋家的男人,全部得上了这种病。”

    这个时候我忍不住问了句:“云之寒有没有得病?”

    黄教授神秘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