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3章 绝画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黄教授的笑容,我不由心紧,他的笑容给了我太多的不确定性,如果是寻常人的表情,我眼就能寻找到答案,可从黄教授的笑容,我得到的却是十分的不确定。,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那种不确定会延续到我的众多情绪,让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

    觉察到自己心境受到影响后,我飞快收了收心神,然后心开始默念起了卦辞歌,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说来奇怪,黄教授是人,为什么他的举动会给我脏东西的压迫感呢?

    黄教授在笑了笑后开始继续道:“关于云之寒得病的事儿,可以说他得病了,也可以说他没有得病,别人得病都是没有办控制自己的意识,可云之寒却靠着自己强悍的能力,能够控制自己的意识,他并没有被祸根胎的幻术所干扰。”

    “不过他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不然他也不会在醉酒之后把盒子打开给秋家的人看。”

    “所以说,秋家的灭顶之灾其实全因当时荣吉大朝奉云之寒而起。”

    听到黄教授这么说,我也不好反驳什么。

    同时我也下意识往秋震那边看了几眼,他正好也在看我,毕竟我是现在的荣吉大朝奉,我代表着荣吉,而秋震则是秋家的后人。

    从某种程度来说,我甚至可能会被秋震视为仇人。

    好在现在,我并没有从秋震的眼神看到仇恨来。

    黄教授那边继续说:“随着秋家众人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云之寒也是焦急万分,他试图用自己的功法来控制那些人的意识,把那些人从意识带出来,可那些人前脚清醒,后脚又迈进了幻境之,因为那幻境的绝色佳人实在是太美了,那些人就算从幻境里面出来,也无法忘记那佳人的模样,他们会忍不住再回忆,然后他们在回忆再次陷入祸根胎的幻境,周而复始,永无尽头。”

    “除非那些人死了,或者死去记忆,忘记了那绝色佳人的容颜。”

    “那美貌给人的视觉冲击是种瘾,种无法戒掉的瘾。”

    说话的时候,黄教授再次露出了副痴相。,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问黄教授:“你见过吗?”

    黄教授笑而不答。

    接下来他沉默了会儿,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他捧着茶杯发呆了几秒然后再继续说:“云之寒见秋家那些人无法彻底的治愈,他就准备先拿秋乌筵试试,毕竟秋乌筵是几个人里面实力最强的,能救回个算个。”

    “那个时候的云之寒,已经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如果不能及时制止,秋家人肯定会万劫不复,他丢了荣吉大朝奉的身份是小,陷荣吉于不义是大。”

    “为了荣吉,云之寒用了天字列十二家的全部神通。”

    我知道,黄教授说的天字列十二家,把现在的暗三家也算到了其。

    只是个荣吉的大朝奉,为什么会精通天字列家族全部的神通呢?

    黄教授那边还在继续讲:“可惜的是云之寒的众多神通依旧没有把秋乌筵从幻境拉出来,秋乌筵越陷越深,而他画的绝色佳人也是越来越接近幻境的样子。”

    “云之寒见阻止不了秋乌筵,就想着把秋乌筵捆绑起来,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秋乌筵画出真正的绝色佳人,那凡是看过画的人都会慢慢地陷入幻境之,无法自拔。”

    “那画会成为祸根胎幻境的个传播载体。”

    黄教授的话,让我彻底震惊了,我接触的祸根胎也有不少了,可这么强的祸根胎我还是第次听说,了祸根胎幻境的人画出的画就能把其他人拉入幻境,这是何等的逆天,何等的不合理啊。

    见我露出疑惑,黄教授也是说道:“我也觉得不合理,不过这些事儿都是出自云之寒亲口所述。”

    我忍不住问道:“你见过云之寒吗?”

    黄教授说:“算是见过,也算是没见过。”

    正当我准备细问的时候,薛铭新就在旁边说道:“宗大朝奉,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了,你们荣吉有自己的秘密,黄教授也有自己不能跟别人说的故事,你就不要问了。”

    我点了点头,不过心的疑问就更多了。

    再看旁边的贾长山,贾翃莺两个人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他们都是贾家有权有势的人,特别是贾长山,更是贾家现在的当家话事人,他对秋家和贾家的关系了解肯定不少,可黄教授说的这些事儿,他好像也是头次听说。

    他也开始怀疑黄教授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这些,甚至开始怀疑黄教授可能和曾经的秋家有什么说不清楚的关系。

    从这些人的表情,我多多少少能看出他们心的些想法,可黄教授……

    薛铭新的话,让黄教授稍微又停顿了会儿,不过很快黄教授就继续讲:“秋乌筵被绑了起来,很多秋家的人都不理解,他们认为是云之寒想要用荣吉的名义灭了秋家,于是秋家就有人想着放出秋乌筵,然后背叛荣吉,杀了云之寒!”

    “那些人为了对付云之寒,也是煞费苦心,他们甚至请出了秋家的火蝾妖王。”

    “云之寒被逼无奈,只好说出祸根胎的事儿,可大部分的秋家人都不信,他们觉得云之寒说的太过夸张了,秋家也接触过祸根胎,可单是看了双眼,就会导致灭族的祸根胎,他们是完全不相信其存在的。”

    “秋家的人要求云之寒把祸根胎拿出来给他们见识下。”

    “云之寒自然是不肯的,他据理力争,可秋家人的反而觉得云之寒心有鬼,甚至怀疑那几个秋家人得病,全部都是因为云之寒搞的鬼,要不然那天喝酒的人,为什么偏偏只有云之寒没有事儿。”

    “云之寒这下彻底说不清楚了,他意识到自己不得不为自己犯下的错而负责,所以他心就起了个主意,他准备先把秋家几个得病的人全杀了,然后找个地方把那个无法消灭的祸根胎双眼埋葬封印起来,然后再自杀谢罪,把所有的事情都归于自己,进而避免连累荣吉。”

    “可云之寒没想到的是,在云之寒行动之前,秋家的人已经提前放出了秋乌筵,而秋乌筵也是画出了他人生最后副画。”

    “长发飘,白衣卷,目流眄,腰纤软,五指弹玉,身窈窕啊!”

    听着黄教授的话,我心再次勾勒出那佳人的模样,身条衣衫什么的我可以随便想象,可那绝世的容颜我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象。

    如果非要我放张脸在上面,那应该是蒋苏亚,或者是东方韵娣?

    想到这里,我就看了看旁的东方韵娣,她也正在看我,不禁对着我笑了笑。

    黄教授又停了会儿说:“那幅画被秋乌筵画出来后,很快就在秋家传遍了,所有秋家人基本都陷入了幻境之。”

    “整个秋家,无论男女全部变得浑浑噩噩,茶饭不思,没几天秋家就出现了有人活活饿死的情况。”

    “而那几天,也是云之寒最懊恼的几天,他想要施救,可却势单力薄,而他又不敢把这件事儿通知荣吉,旦这事儿到了荣吉,那便纸包不住火,整个江湖都会知道,这将会对荣吉造成致命的打击。”

    “于是身为大朝奉的云之寒在写了封遗书之后,就做出了个十分重要的决定,那便是与整个秋家同归于尽。”

    黄教授说到这里,我有些不淡定了,就问道:“你的意思,荣吉的大朝奉犯了错,还因为自己的错误而诛杀了整个秋家?”

    黄教授点头。

    我则是不能接受,在我心,荣吉应该是个充满正义,没有瑕疵的组织,可黄教授的话却给了我当头棒。

    这下旁的秋震眼神也是终于露出了丝恨意。

    就在这个时候黄教授就又说了句:“不过那也算是云之寒的个人行为,他最后也是自杀在了秋家,也算是种赎罪的方式吧,而且那些秋家的人,也的确很难救回来,毕竟昆仑遗迹的祸根胎可不是闹着玩的。”

    “杀,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可能是唯的解决的办法,云之寒知道这些,所以才选择了杀生。”

    “虽然这个方法有点残酷,可这也算是为了天下的苍生。”

    “因为那些人如果不是被人杀死,而是自然死亡的话,他们死后,双眼就会拥有祸根胎幻境的传播能力,说句不夸张的话,旦传播出去,天下皆是幻境,整个天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听黄教授的意思,他是赞同云之寒的做法的。

    我们没人说话,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很快黄教授继续说:“云之寒做出决定之后,身披孝衣,手执命尺便在秋家大开杀戒,秋家些没有丧失战斗力的人也是加入了抵抗之,秋家的火蝾妖王也是投入了战斗之。”

    “那战十分的惨烈,从秋家的府邸直打到火蝾妖王的巢穴,整个火妖谷都被鲜血给染红了,当天的晚霞也是红的,在晚霞的映照下,火妖谷犹如炼狱!”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