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4章 仪器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黄教授的描述让我充分感受到了当年火妖谷战的惨烈,同时也让我心泛起股深深的罪恶感。,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个时候黄教授指了指脚下说:“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黄土山,就是当年火蝾妖王的巢穴,这里也是云之寒和火蝾妖王双双战死的地方。”

    听到黄教授的话,我就有些坐不住了,不由站了起来。

    我四下打量这个洞室。

    黄教授那边又喝了口茶,而后继续说:“云之寒在杀秋家人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杀了,在秋家之,也有极少数没有见过秋乌筵画作的,也就没有被祸根胎幻境感染,云之寒没有杀他们,而是放他们离开。”

    “火妖谷的事儿也持续了段时间,荣吉的情报部门也不是吃素的,在外界还没有发现的时候,荣吉提前介入,当时荣吉御四家、天字列十二家组成了只经营团队进入了火妖谷,当他们看到火妖谷惨状的时候,个个的神色都极为的难堪。”

    “荣吉是他们心的信仰,可就在那刻他们的信仰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

    “他们路从秋家的府邸找到了火蝾妖王的巢穴,在这里他们发现了已经战死的火蝾妖王,以及奄奄息的云之寒。”

    “云之寒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详细讲述了遍,然后对众人说了段话,‘吾自出任荣吉大朝奉以来,意气风发,行事高调,诸多事宜处理或有不妥,或有不公,或有不和,可吾心始终怀揣天下,对苍生无不敬畏,而此次昆仑行,遗迹多次涉险,寻得情胎祸根,此祸根由来已久,最先发现此祸之人名张衡,为后汉大家,他精巧天,观星查象,在万气之寻得此胎,故作《定情赋》,之后蔡邕亦见此胎故作《静情赋》,再致晋人五柳先生,陶渊明做《闲情赋》,三篇情赋,皆写情胎祸根。陶渊明还在《闲情赋》的序提到了前两篇赋,吾从小痴迷五柳先生之《闲情赋》,对其描写之女子神往已久,多方打探,得知情胎已落昆仑,故前去寻之,未曾想闯下此等大货,尔等皆要以吾为戒,爱不可痴,失不可嗔,求不可贪,得不可占,吾以受必死之伤,尔等无需施救,选新人,接替大朝奉,吾之尸,不可厚葬,裹草席,撇于荒野,喂食禽兽,吾之魂,不可超度,吾当自行前往十殿阎罗宝殿,受尽万般之苦,千世之劫难,方可重新为蛮人。’说罢了这席话,云之寒交出了命尺,便撒手人寰了。”

    “那之后荣吉经历了不小的动荡,江湖地位也是落千丈,不过后世的几代大朝奉都是大能耐的人,把荣吉又带回了原来的位置,至于秋家的事儿,也是慢慢被抹去了,后世知道此事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就算当世秋家的遗脉,也不定知道此事。”

    说着黄教授看了看秋震。

    秋震和黄教授对视了几眼后便问:“黄教授,您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儿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黄教授喝了口茶,并没有回答秋震的意思,而是往山洞外面看了看说:“雨要停了。”

    我也是往外看了看,外面的雨的确小了不少,不过天依旧昏暗的厉害,看来雨下的小只是暂时,这天恐怕会断断续续再下好几次。

    秋震还要问,贾长山却拦住秋震说了句:“黄教授不愿意说,你就不要问了,要识趣。”

    秋震愣了下,脸不甘的后退了几步。

    我这边沉默了几秒继续问黄教授:“故事我们听完了,你现在可以说说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了吧。”

    黄教授道:“当年荣吉众人赶到这里的时候,带走了命尺,处理了火妖谷善后事宜,但是却只字未提那情胎祸根,而根据当年发生的事情来推断,情胎祸根应该就在云之寒和火蝾妖王最后战斗的地方,也就是这里。”

    “这些年这个巢穴的诸多奇怪物种的出现,也表明了我的猜测,情胎祸根就在这里,而且我们基本确定,那东西就在我们没有去过的顶层附近。”

    “那东西如果不处理掉,万被什么不法之人夺取,那将会是场巨大的灾难,所以我们必须处理掉它。”

    情胎祸根!

    光是听黄教授的故事就已经够让人胆寒了,云之寒那么强的人都没有办法制止祸根胎的灾难,我们这些人如果碰上那祸根胎,真的有办法阻止它吗?

    想到这些,我就把所担心的情况叙述了遍。

    黄教授就道:“有我在,基本可以确定万无失了。”

    说罢,他很自信地笑了笑。

    莫不成黄教授也是当今九个大天师之吗?

    要不然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呢!

    不会儿外面的雨已经完全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黄教授放下茶杯,然后伸了个懒腰道:“小薛,安排人我们再次到洞里面探查边,雨下大之后,我们必须再赶回来。”

    我问为什么雨下大了,还要赶回来。

    黄教授说:“上面的东西遇水得利,雨越大它就越强,我们得避着点,还有整个山谷里面的脏东西,也是只有在雨大的时候才会出来活动,而这里洞穴和所有脏东西都有着微妙的联系,个不小心就会把所有的脏东西都吸引到这边来。”

    我和黄教授说话的时候,薛铭新已经安排了五个科考队的壮汉全副武装进来了。

    他们手里拿着符枪,带着夜视镜,身后各自背了个很大的背包。

    贾长山那边也是准备安排贾家的人,可黄教授却说了句:“宗大朝奉带人来了,你们贾家的人就不用跟着了,留在这里看守营地,让宗大朝奉的人跟我们起进去。”

    贾长山看了看我,我就道了句:“按照黄教授说的做。”

    这个时候贾翃莺就说了句:“不行,我要跟着二哥起进去。”

    黄教授只是笑了笑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李成二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秋震在旁边却说了句:“里面的东西遇水得利,可我们少东家明明得的热病,不是应该遇火得利吗,怎么变成了遇水?”

    黄教授看了看秋震说:“接近顶层的位置有两种怪物,水火,火的好收拾,水的则是比较棘手。”

    说罢,黄教授也是往身上劈了件皮夹克,然后从椅子旁边拎起了把柳木的拐杖。

    这个时候东方韵娣也是把自己烘烤的衣服重新穿到了身上。

    秋震也是被黄教授拦下,他没有跟着我们的资格。

    我们两队人集合之后,薛铭新带着五个科考队的壮汉就带头往山洞里面走。

    开始的时候他们走的很随意,而我也在路上看到了不少的弹坑,还有些符纸烧毁的痕迹。

    我们所走过的路段,墙上都钉着木钉,木钉上缠着红线,每两个木钉之间的红线上还挂着个青铜的小铃铛。

    边走,薛铭新就介绍说:“这些都是贾家的手段,是用来标记我们走过的安全路段,二是为了起到预警的作用,若是有脏东西爬过这些通道,铃铛立刻会响起来,我们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我点了点头。

    此时贾翃莺就挽着李成二的手说了句:“二哥,你看到没,那些都是我布置的手段,贾家的本事,我学了七成了,再有两年我就能够独挡面了,到时候我去找你,给你当助手。”

    李成二赶紧摆手说:“千万别,我现在都是宗大朝奉的助手,我哪需要什么助手,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晋地。”

    贾翃莺有些不悦说:“为什么兰晓月就能直陪着你?”

    李成二愣了下,然后说道:“她和你们不样。”

    贾翃莺“嘁”了声也不再问了。

    这山洞并不是平直的,而是曲曲弯弯地不断往上走,里面的岔口很多,而且有很多十分相似的洞口,寻常人进来,走不了五十步就会迷路,幸好我们有红线引路,不然找到正确的路,可是要废些工夫的。

    黄教授走的并不快,差不多和我并排着。

    我这边也时不时查看下他的情况,他的步子并不像他的面相般稳健,走路的时候他微微显得有些瘸,他右脚点地很重,左脚却很轻,于是走起来便成了高低。

    不过幅度并不是很大,如果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来的。

    过了会儿黄教授也是看了看我,发现我在观察他,就对我笑了笑说:“若是这次我们顺利到了顶层,我就回答你个,你想知道的问题。”

    我对黄教授点了点头。

    薛铭新这个时候也回头对着我这边笑了笑说:“黄教授可是很少这样关照别人的。”

    说罢,她扶了扶自己纤细腰肢上的枪套,里面的枪应该也是把符枪。

    东方韵娣这个时候往我身边走了几步说:“宗大朝奉,这洞室的工事结构好像并不是单纯的建筑布局,更像是个巨大的仪器,所有的通道都有气息流转,而这些气息就好像所在电路流窜的电流样,气息的运转好像是为了维持这个仪器的运转,不过我现在搞不懂这个巨大的仪器是用来做什么的。”

    整座山是仪器?

    东方韵娣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对机关术也有所涉及,不过整座山结构好像并没有机关术的痕迹,难不成就是东方家擅长的“工事”?

    见我不说话,东方韵娣又说道:“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别走的太快。”

    我“嗯”了声,把东方韵娣的话,又给黄教授说了遍。

    黄教授就“呵呵”笑说:“放心好了,这里的工事结构,我已经摸的清二楚,东方家的工事科,我也是习得了不少的精髓。”

    黄教授这么说,东方韵娣不由怔住了,毕竟天字列九家的神通,基本都是家族传播,外人很少能学到的,而黄教授却说学到了精髓……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