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5章 情赋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东方韵娣的表情,黄教授笑了笑说:“好了,有些事儿你们迟早会知道的,不过呢,不是现在,我的身份啊,还没有到了要公开的时候,否则我会惹上大麻烦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说罢,黄教授就继续往前走。

    东方韵娣则是问了句:“黄教授,如果您会我们东方家的工事科,那你和我们东方家也算是有不小的渊源,不知道你和我们家哪位前辈熟络呢?”

    黄教授笑道:“行了,你不用套我的话了!”

    东方韵娣无奈摇了摇头道:“也罢,那我就等着黄教授自己公开身份了。”

    说话的时候,东方韵娣脚步慢了下来,然后往我身边慢慢地靠了下。

    我们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就开始在路上发现血迹,还有些黑水,以及些没有完全腐烂的硬壳。

    薛铭新这个时候脚步慢了下来说:“大家小心点,我们已经到了人眼巨蚁的活动区域!”

    说话的时候,薛铭新已经从腰间抽出了手枪,然后拉开了保险,子弹也是上了膛。

    那几个科考队的壮汉也是同样把手里的长枪架了起来,样子堪比动作大片里面的特种兵。

    我们这边也是各自把法器全部握在了手。

    黄教授的话,微微握了下手的拐杖,表情也是稍微严肃了些。

    “嗤嗤嗤……”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到前面的洞室里面传来虫子鸣叫的声音,薛铭新挥了挥手,然后端着枪,身子微微下压,速度变得更慢了。

    邵怡握着剔魂刀紧跟在我的身边,李成二则是握着巫器匕首往前紧走了几步来到了薛铭新的旁边。

    见状,贾翃莺也是不服气地跟了上去,她手里也是拿出把古朴的匕首来。

    李成二看了看贾翃莺手的匕首,贾翃莺就小声说了句:“我找了好几个墓才找到的,唐朝的,怎样,这样就能和你的法器组个cp了。”

    薛铭新对着贾翃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贾翃莺也是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对,便吐了吐舌头然后靠到李成二的身边去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个拐角处,薛铭新先是微微贴着墙壁,然后猛转过拐角,接着她手的枪就连开了三枪。

    “嘭嘭嘭!”

    “吱吱吱!”

    伴随着枪声,还有三下虫子的惨叫。

    我也是紧走几步过去看了看,就发现地面有三滩黑糊糊的水,还有些黑壳,而在黑水之,还有双人眼正在慢慢地闭合,然后化成团黑胶水。

    再接着,那些黑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入土,只留下几块不明显的外壳。,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薛铭新这才说了句:“那些人眼巨蚁,旦被杀死就会莫名其妙的融化掉,然后钻进土里彻底不见了踪迹,只留下几片黑壳,是碳结构,没有毒。”

    薛铭新继续往前走,李成二就说了句:“薛妹子好枪法。”

    薛铭新回头对着李成二笑了笑。

    薛铭新刚走了两步,他旁边个壮汉就忽然压了下薛铭新的肩膀说:“队长小心。”

    接着另个壮汉直接抬枪对着薛铭新头顶开了枪。

    “嘭!”

    滩黑水从洞顶掉下来,直接掉在薛铭新面前尺多远的地方,开枪的那个壮汉,飞快拉枪栓退出子弹壳,然后继续填装新的符箓子弹上膛。

    行云流水,十分的潇洒。

    薛铭新在自己胸口拍了两下,然后对那壮汉说了句:“蝎子,谢谢你了。”

    被称为蝎子的壮汉对着薛铭新比了个心,然后继续往前走。

    而我这边也是有些吃惊,因为那洞顶的人眼巨蚁,我们也没有发觉。

    李成二也是往蝎子那边看了看,脸上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同时我看到李成二也开始微微运气,他变得也认真了起来。

    我也是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注意力更加的集。

    在我们发现第批人眼巨蚁的时候,洞壁上已经没有红线和铃铛了,我们的神经也是蹦的更紧了。

    又走了几步没有看到再出现人眼巨蚁,我就问薛铭新:“薛警官,这些人眼巨蚁并没有出现在黄教授的故事里,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是在秋家的事故之后才出现,你们知道它们的由来吗?”

    薛铭新说:“这个你应该问黄教授。”

    黄教授表情严肃道:“这些东西应该是受了祸根胎的影响发生变异后形成的新物种,由此可见,情胎祸根不只是让人陷入沉迷的幻境那么简单,我们还是要小心点,这情胎祸根变化多端,能力还不是很明确。”

    “另外我说的遇水得利的东西,就是这些玩意儿,它们和普通的蚁群样,也有个蚁后,那东西才是最麻烦的。”

    这些人眼巨蚁被杀之后会变成黑水,它们遇水得利也能理解。

    “啊!”

    就在这个时候,走在薛铭新旁边的壮汉忽然发出声痛苦的大吼,蝎子把拽住那个壮汉,只见那个壮汉的胳膊上挂着只尺余长的黑色巨蚁,那巨蚁长着双人眼,滴溜溜地乱撞。

    双蚁钳死死地夹住那壮汉的胳膊,鲜血瞬间染红了半个胳膊,那蚁钳已经陷进肉里好几寸了。

    薛铭新也是飞快拿着自己的手枪对着人眼巨蚁猛开枪,“嘭”,那巨蚁“吱吱”惨叫几声,然后落地化为滩黑水,那人眼也是慢慢地变成了黑胶,然后消失在地面上。

    邵怡这个时候冲上去,查看那壮汉的伤势,蝎子则是拿着枪对着墙壁上个小圆洞里开了几枪。

    “嘭嘭嘭……”

    薛铭新这个时候制止蝎子道了句:“别乱了心智,子弹省着点。”

    蝎子不由气得骂了句:“操!”

    再看那被咬的壮汉,已经有点撑不住了,他飞快地瘫软了下去,身体开始僵化,而他的脖子,脸上开始出现毒斑。

    邵怡那边已经撕开了壮汉胳膊上的衣服,将些药粉撒在壮汉的胳膊上,同时她飞快取出银针在壮汉伤口周围飞快扎了几针,不会儿伤口就开始往外冒黑血。

    壮汉身上刚起的毒斑就开始慢慢地消散。

    邵怡松了口气说:“他已经无法继续往前走了,你们安排人给他送出去吧。”

    那壮汉这个时候已经陷入了昏迷之。

    等着黑血留的差不多了,邵怡才收了针,然后喂壮汉吃了颗绿色的药丸,再给他把伤口包扎了下。

    薛铭新在旁边松了口气说:“看来身边跟着个名医还是很有必要的,要是邵名医在,我们那几个队员也不至于命呜呼。”

    邵怡脸微微发红,然后往我身边站了下。

    这个时候薛铭新就对旁边另个壮汉说:“山雕,送蚂蚱出去。”

    被称为山雕的壮汉立刻道了声:“是!”

    然后背起地上的壮汉就往外走。

    我们这才刚开始行动,就有个队员丧失了战斗力,这山洞真是危险重重啊。

    看着薛铭新带进来的五个科考队员下成了三个,李成二就道:“还是我来打头吧,还有点保障。”

    说着李成二就往前面走,贾翃莺也想要跟上来,却被李成二给推了回去。

    李成二看着贾翃莺说了句:“你去宗老板旁边,别给我添乱,如果不想我死的太快的话。”

    贾翃莺“哦”了声,然后乖乖退回到我这边来。

    我们继续往前走,李成二就把手的巫器匕首在手转了下,然后缓缓道了句:“大家注意,这个洞室里面有很多的幻术陷阱,块石头,个小坑,都可能是我们幻术的引子,刚才那位科考队的队员,就是因为了幻术,所以才没有留意墙壁上的洞。”

    众人点头,我们这边全部都开了法眼。

    而薛铭新,以及剩下的三个科考队员,则是把夜视镜给戴上了。

    而我心里也清楚,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夜视镜,而是能够看到脏东西,以及能够破解简易幻术的装备。

    不过我也发现,那夜视镜戴上之后,所有队员都会把个圆形的圆盘吸在自己的耳根处,在那吸盘吸上去的时候,那些队员都不由抖了下,表情略显痛苦,不过那也只是瞬间。

    黄教授这个时候对我说:“这装备并不是能直使用的,他会直接消耗我们人的精神力,这些队员是经过特殊训练,差不多能坚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如果不摘下来,他们的精神就可能会崩溃。”

    黄教授这边则是没有带的意思,而是深吸口气,然后捋起袖子,把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的个按钮摁了几下。

    李成二往前走了十多步,他就“哼”了声说:“孽畜,找死!”

    只见他手匕首对着右侧的墙壁猛刺下,层黄土脱落,接着滩黑水就从墙壁里面流了出来。

    再接着李成二飞快收回匕首,继续往前走,眼也不多看墙壁,样子格外的洒脱。

    薛铭新缓缓说了句:“果然还是要请你们这些专业的人来带头,我们可以少损失很多队员。”

    就在这个时候,洞的深处忽然飘来个爽朗的女人声音:“夫何妖女之淑丽,光华艳而秀容。断当时而呈美,冠朋匹而无双……”

    “哈哈哈……”

    接着是阵爽朗的笑容,那声音格外的动听,让人有点神往。

    很快那诗句便继续:“叹曰:大火流兮虫鸟鸣,繁霜降兮草木零。秋为期兮时以征,思美人兮愁屏营。”

    “其在近也,若神龙采鳞翼将举,其既远也,若披云缘汉见织女,立若碧山亭亭竖,动若翡翠奋其羽,众色燎照,视之无主,面若明月,辉似朝日,色若莲葩,肌若凝密。”

    “哈哈哈……”

    那笑声再次响起。

    听完之后,我和黄教授同时说了句:“张衡的《定情赋》!”

    说罢,我俩彼此看了对方样,然后黄教授继续说:“是祸根胎的正主,这正是张衡初见祸根胎时候的情形。”

    说罢,黄教授大步迈向前,手里的拐杖也是被他攥的越发的紧了。

    我隐隐觉得他将股气灌入了那拐杖之。

    在黄教授走过李成二身边的时候,李成二没有阻止,而是下意识给黄教授让了下路。

    黄教授看着洞室深处慢慢说了句:“云之寒亲传弟子,黄奕徐恳请情胎以真容相见。”

    云之寒的亲传弟子?

    黄教授是云之寒的徒弟!

    我们这边所有人都呆呆地看向了黄教授。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