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7章 素女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说到陶渊明的时候,情胎祸根的情绪明显有了些波动。,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个时候贾翃莺又在旁边说了句:“该不会是陶渊明负了那情胎祸根吧?”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只能选择沉默。

    过了片刻,情胎祸根才继续说:“我和陶渊明在山相见,我依旧戴着眼带,他在河边钓鱼,见我经过他的身边,他便问我,为何人出没于山。”

    “我没有理他,他便诵读了句张衡《归田赋》的诗句,‘仰飞纤缴,俯钓长流。触矢而毙,贪饵吞钩’,我对张衡的情愫始终未减,听到陶渊明诵读其诗句,我便对了后面句,他见我竟然能够对上诗句,又吟诵了几首张衡的诗篇。”

    “我则是应对。”

    “那些年,我虽然隐世山,可却读了不少的书,特别是蔡邕之女在给曹操抄书之后,她便销声匿迹,世人都说她失踪了,其实不然,她是准备自寻短见,却被我发现,然后接到了我的隐居处,她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教给了我很多东西。”

    “而在她死后,我也时常下山寻书来看,所以陶渊明所有的诗句,我都能对出,并且还能谈及个人的理解。”

    “我们两个谈论了整整天,他甚至连午饭都不吃了。”

    “等着夜色逼近的时候,他才问我的名字。”

    “我则是随口说了句,素女。”

    “他问我的姓,我便说了句素便是姓。”

    “陶渊明笑了笑,然后没有再追问我的姓氏,而是问我次日会不会再去那边。”

    “我则回答句,大概吧。”

    “其后数日,我就发现陶渊明每日都到溪边钓鱼,我躲了他数日,然后才走到他的身边,问他是钓鱼,还是等我。”

    “他回答我,都有。”

    “他酷爱饮酒,也有很多自己的章,他把自己的章拿给我看,我就发现他学问十分的渊博,特别是在醉酒之后写的诗赋,飘逸自然,却又令人深思。”

    “和他熟络了之后,他便说要为我写篇赋,问我能不能解下自己的眼带。”

    “我就告诉他,已经有两个人为我写过赋了,而且寻常人看不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有毒。”

    “陶渊明却笑着说,我心亦如明镜,何惧惑祸之毒,他让我放心摘下眼带便是。,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从未在陶渊明的心观察到邪念,便觉得我的情毒大概不会影响他,于是就摘下了眼带。”

    “他接下来眼看了我足足炷香的时间,直到我再次戴上眼带。”

    “接着他就疯了样跑回家,我暗跟去,就发现他回家之后先是喝的酩酊大醉,然后起笔写了那篇《闲情赋》。”

    “他只看了我眼,就猜出了之前为我写赋的人是张衡和蔡邕,故在序章里面提到二赋。”

    “那篇赋写出来之后,陶渊明拿给我看,我心欢喜,便将自己的故事道出。”

    “陶渊明也是为我惋惜,他说他猜到了张衡和蔡邕,却不敢相信,直到我亲口说出。”

    “再之后,他的这首《闲情赋》传了出去,因为序章提到了张衡和蔡邕,所以些修道者再次注意到了我,特别是三国时期围剿我的那些道士的后人。”

    “在他们之有个比较有名的人称许逊,他和张道陵、葛玄、萨守坚,并称四大天师。”

    “当然,陶渊明写《闲情赋》的时候,许逊已经飞升,但是大天师的弟子也不容小觑,他的弟子落离殇,亲摔数百人围剿我。”

    “那战格外的惨烈,我摘下了眼带,与落离殇激斗数千个回合,而他的那些弟子也是被我杀了个精光。”

    “我本想避开尘世,可尘世却非将我淹没其。”

    “既然躲不过,那我便杀个痛快。”

    “只可惜,我最后还是败了,落离殇觉得我的能力来自我的双眼,所以在制服我之后,布下拘魂大阵,然后将我双眼挖出,并将我的魂魄封印到眼睛里面,然后装在个盒子里,将我送到了昆仑众仙的遗迹之。”

    “我在那里面沉睡了许久,许久……”

    听到这里,贾翃莺就问了句:“落离殇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

    情胎祸根就“哼”了声说:“杀我?他得有那个本事才行,挖我双目,拘我三魂,已经是他做的最大的程度了。”

    “至于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云之寒去昆仑遗迹将我带出,还险些丢了性命。”

    “他说会给我场造化,去了我身上的祸根,让我重新做人。”

    “可没想到他却因为喝醉酒坏了事,不过我不怪他,毕竟他那个时候已经了我的情胎祸根,他虽然靠着精湛的修为努力压制心的情毒,可却不是长久之计。”

    “他不是张衡,不是蔡邕,也不是陶渊明,他只是个努力压制自己欲望的凡人而已。”

    “他诛杀秋家,斩杀火蝾妖王,然后又将我封印在黄土山上。”

    “他虽然没有让我获得重新做人的机会,却带我脱离了昆仑苦海。”

    “我心对他有恨,可更多的还是感激。”

    “所以在你说出,你是云之寒亲传弟子的时候,我才没有对你们动手,让你们活到现在,我完全是给云之寒的面子。”

    “你们若是知趣,就转身离开,否则我会,杀了你们!”

    说到这里,黄教授缓缓站了起来,他紧紧握了下手的拐杖道:“师父当年被抛尸荒野,尸身被吃,但是他的魂魄却因为怨气太重无法自行前往地府,便流落人间收了个徒弟,便是再下,在他老人家怨气消散,能去地府后,他便把自己的遗愿告诉我了,那就是让我来这里找到你,将你送入轮回。”

    情胎祸根“哈哈”笑说:“你有这本事?”

    黄教授点了点头说:“大概是有吧,师父为了训练我抵抗情毒,引我来这火妖谷,寻得你的那幅画像,让我每日看你的画像打坐静心,抵抗情毒,我相信我已经能够做到了。”

    说着,黄教授慢慢转身看着我们说了句:“你们都退出去吧,见到了祸根胎,剩下的事情我个人足矣,你们没有正视她的定力,旦了情毒,我就只能杀了你们。”

    我们众人都不由愣住了。

    这个时候情胎祸根却说了句:“手里拿着云之寒法器的那个小子,你也留下,我有几句话要单独跟你说,其他人退下吧,如果云之寒的徒弟真能送走我,那便是你们的幸事,如果送不走,你们就全部做好殒身于此吧。”

    邵怡立刻说了句:“宗禹哥哥,你不能单独留在这里。”

    李成二则是说了句:“我留下来陪你。”

    我对着李成二笑了笑说:“普通的美女你都会动色心,更别说让无数人沉沦的情胎祸根了,你还是算了。”

    李成二尴尬地挠挠头。

    我则是继续说:“就按照祸根胎说的来,你们先退到洞外去,我并未在自己的命理看到死相!”

    说着,我看了看自己的掌纹,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

    我敏锐的直觉也是没有告诉我,我会遇到危险。

    见我坚持,李成二就说了句:“那宗老板,你可小心点。”

    东方韵娣则是对我说了句:“你可别逞能,如果这里的问题解决不了,还有我师父呢,你是他的亲儿子,他不会不管的。”

    我笑了笑说:“好了,你们都别废话了,赶紧出去吧,别会儿想走都走不了。”

    不会儿我的同伴们,还有薛铭新等科考队员,也是相继开始往后退。

    这里便只剩下了我和黄教授。

    黄教授回头确认了下,确定没有人了,他便拧了下自己手的拐杖,那拐杖竟然是空的。

    他将拐杖倒过来,副画卷就从他的拐杖里面滑了出来。

    我下意识说了句:“这就是秋乌筵最后画的那幅画?”

    黄教授点了点头说:“正是!”

    此时情胎祸根那边就说了句:“荣吉的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缓缓说道:“宗禹。”

    情胎祸根“嗯”了声说:“宗禹,名字不错,你愿不愿意让我获得轮回为人的机会。”

    我说:“自然是愿意的,我不想再看到任何的杀戮。”

    情胎祸根笑了笑说:“你说我心恶少,那便还是有恶,那我便恶次,你若是敢看上我画像眼,我便愿意让姓黄的小子用他的办法送我走,若是你不肯,那我们就先斗上个几百回合,看看谁赢谁输。”

    黄教授看了看我,然后说了句:“宗大朝奉,你若是觉得为难,大可直接拒绝。”

    我心还是有些害怕的,那情胎祸根的毒,我可不敢保证能够抗的下来,万我坠入无限的幻境,那我剩下的半辈子就算不死,岂不是也要在浑浑噩噩度过了?

    而我死后,若是尸体不处理,岂不是会成为下个情胎祸根的载体。

    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

    云之寒为了天下,杀秋家,自杀与火妖谷,难不成我要拿出云之寒那样的勇气才配得上大朝奉名号?

    想到这里,我心不由泛起丝豪气,句话便脱口而出:“好,我看!”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