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8章 四世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见我口答应了下来,黄教授转身盯着我看了会儿说:“此事绝非儿戏!”

    “我知道!”我坚定的点了点头。,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的表情看似决绝,可心里却在不停地打鼓,我在怕,而且是怕的厉害。

    我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黄教授“哈哈”笑,然后将手的拐杖扔到边,只留下了那幅画卷,他缓缓解开画卷上的红线,然后慢慢地将画卷展开。

    等着画卷彻底展开了,他才把整幅画对准我。

    画卷上的女子,白衣款款,纤腰微微扭着,长发梳的发髻错落有致,银色的簪子流光闪动。

    她的面容堪称绝世,在看到那样貌的瞬间,我整个人好像触电了样,虽然只是幅画,可却让人不禁痴迷,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来形容她的容颜。

    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明媚流眄,宛若万种情愫汇聚而成,对视而见,犹如看到了这世界所有的美好。

    这个时候我心陡然沉,纵然这画情胎绝艳无双,虽然我也很欣赏,可远远还达不到沉沦的境界。

    所以在看了会儿后,我就缓缓说了句:“画女子,冠绝无双,可我却没有从她双目看出所藏之情毒。”

    黄教授也是脸的震惊,他抓住我的手腕给我搭脉,然后又单手放在我的额头,往我身体里灌入了股气。

    几番探查之后,黄教授就笑了笑说:“你竟然不惧这情毒。”

    这个时候,山洞的深处也是响起了情胎祸根的笑声:“哈哈哈,果然,你是在张衡、蔡邕、陶渊明之后,第四个不惧我情毒之人,没想到啊,你竟然会有如此纯净的心境,这种尘世方净土,数百年不出人,没想到我又碰到了。”

    说话的时候,山洞里面缓缓飘来了阵阴风,再接着个白衣女子就慢慢地出现在我和黄教授的面前。

    她比黄教授展示画卷上的女子还要漂亮。

    而在她的旁边还跟着几只人眼巨蚁,以及头巨大的蝾螈。

    那蝾螈差不多三米多长,它跟在情胎的后面,犹如只玩宠。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那巨大的蝾螈并不是活体,而是死的,它的双眼被几片黑色铁片挡着。

    我下明白了,那就是火蝾妖王,它当年被云之寒杀之前,也了情毒,所以它的尸体也变得可以传播情毒了,而它眼睛遮盖的黑铁片应该是情胎的手笔吧。,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看到情胎露面,黄教授整个人呆住了,他脸上的表情甚至变得有些猥琐。

    不过很快黄教授就深吸了口气,然后用气压制自己的欲望对情胎说了句:“前辈之容颜,胜过画百倍,这幅画虽然是秋乌筵的至高之作,可仍旧配不上您的真容,这画留着便是对您美貌的种侮辱。”

    说着黄教授捏了个指诀,团黄色的火苗在他指尖燃了起来,接着他用那火苗把秋乌筵的情胎之画烧了个干二净。

    此时情胎慢慢地开口:“我看你情毒已深,你还能对我下得去手吗?”

    黄教授微微笑说:“我早已经有准备了,若是您放下戒备,我自然有方法送走你,前提是,你身边的那些玩意儿也要消失掉。”

    情胎看了看身边的巨蚁,还有蝾螈,然后淡淡笑说:“你们可以消失了。”

    那些东西愣了下,然后慢慢地化为黑水直接消失了。

    接着情胎看着黄教授说:“这样可以了吗?”

    黄教授说:“还有您的戒心。”

    情胎微微松掉身上的气,然后慢慢地向黄教授那边走了过去。

    黄教授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他的身体都开始颤抖,我知道情毒在他意识里面正以海啸般的速度和规模扩散。

    情胎站在黄教授面前的时候,我感觉黄教授的心脏都快炸掉了。

    她对着黄教授轻佻笑说:“怎么下不去手吗,我就说,云之寒教出来的徒弟怎么能比他强呢?”

    黄教授脸的痴相并没有回答情胎。

    情胎见黄教授不吭声,就迈步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心跳也是加速跳动,不过不是了情毒,而是单纯的紧张而已。

    毕竟那情胎就算没有情毒,也是个等的天师级别的高手,不是我这种实力的人能够比拟的。

    来到我的面前,情胎打量了我会儿后就慢慢地说道:“张衡、蔡邕、陶渊明都曾为我作赋,你和他们样,都有颗纯净的心,可也愿意为我作篇赋?”

    我笑了笑说:“我也想,可无奈我采不济。”

    情胎摇摇头脸柔笑说:“不打紧,你随便写几句,我亦会记在心头,在别人的眼里,我是祸根胎,在你这样的人眼里,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如果全世界都是张衡、蔡邕,陶渊明,以及你这样的人,那我便是个普通的女子,便不是什么祸根胎了。”

    “只可惜,世上之人皆凡俗。”

    我则是摇摇头说:“也不能概而论,有很多人抵抗不了你的情毒,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坏人,人心之所善,便搀杂在诸多恶果之,好人就是在能够压制邪恶念头的人,而不是没有邪恶念头的人。”

    “而这切就需要理智,你的情毒,恰恰攻破了他们的理智,所以世人容不得你。”

    “不过,这不是你的错,听你的故事,我知道,这切都不是你的本意。”

    情胎“哈哈”笑说:“别以为说些好听的,你就可以不用作赋给我了,如果你不作,我便可以在这里杀了你。”

    “哪怕是你不惧我的情毒。”

    我无奈笑说:“你竟然想听,那我便随便给你胡诌几句吧。”

    对于诗,我也是颇有了解的,只不过我的重心都在鉴宝和相术上,诗我只是博而不精,以我的水准,是写不出什么好章来的,我必须好好润色下。

    想了会儿我便缓缓开始朗诵:“沐风摇扶撒雪衣,露雨唤出三千丝。只愿背身闻其香,不敢对首赏秋水。眄眄许明生,喋喋话当仇,缘缘四世线,未得良人!”

    等我念完了,情胎先是愣了下,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你用我洗澡时候情景做开头,本来我以为你会多些淫邪之描写,没想到你却写了几个不足轻重的画面。”

    “沐风吹动着我挂在旁边的雪白衣衫,我的长发从水而出,水珠缓缓落下。可你却只愿背身闻我身上的香味,也不敢面对面看我的双眼。因为你知道,我双眼如流水样向往新生,嘴里却喋喋不休说着当下仇恨,缘分给了我四世的线,可我却为得良人,这或许就是我的结局吧,哈哈哈……”

    说着,情胎爽朗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我刚准备说点什么,情胎忽然停下笑声问我:“素女敢问,张衡、蔡邕、陶渊明为我三世的缘线,这第四世的缘线是谁?”

    我说:“是云之寒。”

    情胎却摇头会所:“不是他,是你!”

    我!

    我不由心紧,同时也有点受宠若惊。

    情胎这个时候继续问我:“我再问你,这片短赋可有名字。”

    我想了想说:“若是你信守诺言,那你情胎的身份就到此结束了,所以我这篇是《绝情赋》,也希望是你作为情胎祸根,在这世界上收到的最后片赋了,只可惜我的采不济,不能给你个华丽的结尾。”

    情胎却摇头说:“我不需要华丽的,最普通的,便是最难忘的,也是我最向往的。”

    我点了点头。

    情胎祸根这个时候忽然走近我的身体,然后直接扑在我的怀里,她的脑袋慢慢地放在我肩膀上,然后轻轻抱了我下。

    她身体之柔软让我的骨头也跟着融化掉了般。

    这抱足以让我回味生了。

    很快,她松开了我,然后慢慢退后步说:“缘缘四世线,终得这抱,心再无恨,世间亦不寒!”

    说着,她慢慢转身然后向着黄教授走了过去。

    黄教授这个时候也用身上的气把自己心的欲念压制下去了大半。

    情胎看着黄教授说:“不亏是云之寒的弟子,好了,你准备怎么在不受情毒的影响下将我送走呢?”

    黄教授慢慢地说道:“前辈,您看好了。”

    情胎点头。

    黄教授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抬头看着洞顶又说了句:“师父,您在苍天之上也看好了,将近四百年,徒弟没有食言,没有辜负您的嘱托。”

    说话的时候,黄教授的面容开始急速的衰老。

    他的身体开始佝偻,皮肤开始褶皱,嘴里的牙齿甚至都开始脱落,他这四百年积攒的道行正在缓缓散掉。

    情胎皱了皱眉头。

    而黄教授则是继续说:“吾以四百年修行为河,三魂为船,余寿为桨,送尔入地府,享轮回!”

    情胎笑了笑说:“值得吗?”

    黄教授慢慢地说道:“黄奕徐此生便是为您和师父而活,这就是我的使命。”

    “啊……”

    说话的时候,黄教授好像十分的痛苦,他仰头大喊了起来。

    表情也越发的狰狞起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