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09章 左右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黄教授痛苦的大吼,整个山洞里面也是忽然起了阵大风。,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看着黄教授的表情,情胎淡淡地说了句:“看来云之寒为了我下了不少的工夫啊。”

    黄教授痛苦地吼叫了会儿,然后慢慢地跪倒在了地上。

    再看情胎的周围,已经被层淡淡的白色气体给包围了起来,很快那白色的气体慢慢地呈现出幽蓝色。

    那幽蓝的色彩开始扩散,整个山洞被蓝色的气息铺满,好像是变成了条河流。

    再看黄教授,他的三魂离体,化为层白气慢慢地围住情胎,很快那白气真的变成了条船,最后黄教授体内又冒出团白色的气息,随着那股白气离体,黄教授的身体“啪”的声瘫软在了地面上。

    白气飘到船的附近,然后真的变成了只船桨来。

    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送魂术,寻常的送魂术,以道气或者符箓驱动,很少会让黄教授这么拼的。

    坐在那艘白色的船上,情胎讪然笑,看到那笑容我整个心都跟着酥了下。

    接着我就听到情胎祸根慢慢地说了句:“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了,再见了,张衡,蔡邕,陶渊明,云之寒,黄奕徐,以及你,宗禹。”

    那艘船沿着山洞走了会儿,然后缓缓沉入了土。

    我知道黄教授这次是真的把情胎给送走了。

    随着那艘船沉入土,整个山洞里面幽蓝色的光亮也是全部消失了。

    我愣了下,然后就准备去扶起黄教授的尸体,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了阵脚步声,我回头看了看,发现是秋震站在不远处。

    我的眉头微微皱了下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秋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上黄教授的尸体道:“我在外面听薛警官说,黄教授是云之寒的徒弟,云之寒是我们秋家的大仇人,那黄教授也是我们秋家的仇人,我要杀了他。”

    我说:“你来迟了,黄教授已经和情胎祸根同归于尽了。”

    秋震紧攥着拳头说:“那便毁掉他的尸体。”

    我“哼”了声道:“秋震,不得放肆,云之寒或许对不起你秋家,可跟黄教授没有半点关系,黄教授这也算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死,我不准你对他的尸体……”

    不等我说完,山洞里忽然起了阵风,黄教授的尸体瞬间风化,分解,化为丝尘埃消散掉了。

    我知道,这不是秋震的手笔,他也没有这个本事。

    看到眼前的这幕,秋震也是愣住了,他愤恨的握拳对着墙壁上猛砸了几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的拳头都砸出了血。

    我看着秋震叹了口气说:“四百年了,秋家的事儿,过去了。”

    秋震忽然笑了笑,然后转身出了洞室,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他身上的暮气更重了,那场大病距离他越来越近了。

    我也是有些明白了,刚才黄教授施法的时候,故意绕过了我,可他并不知道秋震也在山洞之,所以没有避讳秋震,于是秋震受到刚才送魂术的冲击,他的三魂七魄已经出现了不稳。

    看着秋震离开,我深吸了口气,然后转身往黄教授尸体消失的地方看了看,确定找不到什么遗留后,我便也开始往山洞的外面走。

    等我来到入口洞室的时候,同伴们,贾家的人,以及薛铭新带领的科考队员都在洞口等着我。

    见我出来,同伴们都是不由松了口气。

    薛铭新没有看到黄教授跟着我起出来,就问道:“黄教授他人呢?”

    我则是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秋震的身影,就说了句:“黄教授已经和祸根胎同消失了。”

    薛铭新“啊”了声惊呼道:“怎么会,黄教授可是大天师,七段的大天师!”

    我则是很沉稳地说了句:“不是大天师恐怕都没有和情胎祸根同消失的资格。”

    薛铭新问我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了句:“秋震呢?”

    薛铭新说:“我们出来的时候,他就不在这边了。”

    我转头去看贾长山。

    贾长山直接躬身对着我叩拜道:“回禀大朝奉,秋震他刚才借出恭之名离开,然后就再没有归队,我找人寻过他,根据踪迹来看,他应该是从别的入口进了黄土洞,我这就安排人继续寻他出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必了,随他去吧。”

    说话的时候,我走到洞口看了看山下。

    雨这个时候又开始变得大了起来。

    同时这山的阴邪之气也正在消散,随着情胎祸根的消失,这山那些因为情胎而死的秋家的亡魂也终于可以得以安息了。

    我又对贾长山说了句:“好了,接下来这里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别留下什么痕迹,情胎祸根的任务,到此结束。”

    贾长山再次拱手说:“是,宗大朝奉。”

    我说完了话,就转过头走到篝火的旁边,我看了看黄教授之前坐的位置,然后在那里坐了下去。

    云之寒也好,黄教授也罢,心虽然有私,可却都有颗敢于牺牲的心。

    他们人生或许有过,可却无法掩盖他们的英雄气概,而那种气概也是我所向往的。

    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那情胎到底长的什么样子,有没有拿手机拍个照留个念什么的。”

    我对着李成二笑了笑说:“滚边儿。”

    贾翃莺也是对着李成二说了句:“看本姑娘还不够啊,你还惦记别的娘们儿,而且还是个几千岁的老娘们!”

    听到贾翃莺的话,贾长山咳嗽了几声,想要提醒她注意言辞。

    可他想了想最终也只是笑了笑,没有阻止。

    薛铭新此时也走到篝火旁边对着我问道:“宗大朝奉,接下来你怎么安排。”

    我说:“我应该不会回省城了,要去趟蜀地,等着水官解厄大会结束了,我再回去,你要是有别的事儿让我出面,那就等我回去了再说。”

    薛铭新则是说:“不用了,那件事儿不用你帮忙了,近期我们应该也不会出任务了,个大天师的死,对我们影响太大了。”

    我“哦”了声。

    薛铭新准备派人去给黄教授收尸,我就对薛铭新说:“不用去了,黄教授的尸身已经化为了尘埃。”

    薛铭新还是不信,派人去搜寻了下。

    在薛铭新派人搜查洞室的时候,贾长山就跟我聊起了他的儿子贾云生的事儿。

    他说他已经接到了家族那边的消息,贾云生已经醒了。

    说罢这些他又看着我说:“这次多亏大朝奉您能赶过来,不然的话,我恐怕要用自己的寿命为我儿续命了。”

    我说:“现在不用了,不过你要谢的不是我,而是她!”

    说着我指了指邵怡。

    邵怡则是脸色泛红说道:“不用谢我,我只是按照宗禹哥哥的命令行事罢了。”

    在篝火旁边坐了会儿,我就说:“等着雨小点了,我们就准备出山,这山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贾家的人留下善后。”

    贾长山点头。

    薛铭新则是看了看我说:“我们也要留下来,有些事,我们还需要进步的调查,特别是黄教授的尸体还没有找到。”

    很显然,薛铭新并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也没有去争辩。

    差不多傍晚的时候雨才停,薛铭新的人已经找到了顶层,没有找到黄教授,也没有再遇到任何的危险。

    我们行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薛铭新就对我说:“天色已晚,不如明天再离开吧。”

    我想了想说:“还是算了,我们早点出发,然后早些准备去蜀地的事儿。”

    薛铭新也没有再留我们。

    回去的路我们已经很熟悉,雨停了,不过路还是很难走,我们走的并不快。

    路上东方韵娣就问我,我是不是真的见到了情胎了。

    我说:“是!”

    东方韵娣就反问我:“那你为什么没有情毒?”

    我回头看了看土山的方向道:“她说我心如尘世净土。”

    东方韵娣愣了下道:“情胎说的?”

    我说:“是!”

    我们走的时候,贾翃莺也是跟了过来,他是要跟着李成二起走的时候,我也没有阻止和拒绝。

    所以这个时候,贾翃莺就在旁边说了句:“荣吉的每任大朝奉都是有大德行的人,宗老板当选并不只是因为他是宗延平老朝奉的孙子,而是因为他身上有某种特质。”

    我问贾翃莺听谁说的。

    贾翃莺就说:“听我们族长说的啊,说句宗老板你不爱听的,开始你出任大朝奉的时候,我们家族里面有很多人是不服气的,说你没有阅历,二没有实力,完全是通过裙带关系上位的,而荣吉大朝奉的位置从来都不是世袭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族长站出来就说,你是大朝奉的最合适的人选,还说你出生当日,荣吉的至宝长眠棺接连抖动了两个时辰。”

    “当时还是荣吉大朝奉的宗延平前辈都说,此子天选!”

    “反正你的出生,被说的可邪乎了。”

    我不由惊诧道:“你说的这些事儿,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贾翃莺愣了下:“你自己都不知道,对了,我可以看看你的左右手吗?”

    我问贾翃莺要看我手上什么东西,是不是给我看命。

    贾翃莺摇头说:“自然不是,是族长私下告诉我的,他说你出生的时候,左手圣免,右手修罗,我想看看圣免和修罗是什么东西。”

    我紧皱眉头说:“你说的这些是贾长山杜撰的吧。”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