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10章 立志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由于贾翃莺说的这些关于我的事儿,我自己都没有听说过,我就觉得那些话可能都是贾长山编造出来安抚贾家内部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不过在贾翃莺来到我面前后,我还是把自己的双手摊开给她看了看。

    贾翃莺认真看了会儿后说:“你这手除了白点,嫩点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啊,什么圣免,什么修罗,我根本看不到啊。”

    说着她还抬起头看了我几眼。

    我笑了笑说:“所以我才说,那些都是你们族长杜撰的。”

    贾翃莺“哈哈”笑说:“算了,可能是族长杜撰的,也可能是我这俗眼看不出来吧,不过话又说回来,宗老板,您的双手太嫩了,比我的手还嫩,点也不像是男人的手。”

    李成二也在旁边附和道:“就是说,有时候看着宗老板的双手,我都快忍不住上手去摸把了。”

    我不由骂道:“滚滚滚,别在这恶心老子。”

    邵怡脸羞笑,弓泽狐则是脸的傻笑。

    东方韵娣看着我们打闹,脸上也是挂上了笑容,不过她的笑和每个人都不样,其藏着种我无法看明白的复杂情感。

    天色越来越晚,我们行人也是消失在夜色之。

    火妖谷没有了脏东西作祟,我们行走只要小心周围的路况就好,所以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我们攀入火妖谷的那断崖处。

    往下走的时候,我们就快了很多,我们直接用弓泽狐的草绳顺溜了下去。

    李成二第个下,我第二个,等我下去的时候,李成二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宗老板,你看泉口那边。”

    我拿着手电往那边照了下,就发现泉口附近有很多的泥浆。

    而且是很细,很柔的那种,这种泥浆再处理下,的确很合适烧砖瓦。

    看来姚宗生说的小瓦沟的传说是真的,这泉口真的会喷泥。

    而害死姚宗生儿子的脏东西,应该就是从火妖谷出来的,毕竟火妖谷的遁阵已经几百年了,有些松动了,偶尔有两个脏东西跑出来也是正常的事儿。

    我在姚宗生家里见到的脏东西,恐怕也是如此。

    那些东西都由情胎而生,现在情胎入了地府,跑出来的脏东西应该也会随之消散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就在我看那些喷泥的时候,远处忽然亮了下,好像有什么人打着手电走过来了。

    我下意识问了下:“谁!”

    过了几秒钟我才听到姚宗生的声音:“是我,是我,各位老板。”

    不会儿,我就看到姚宗生手里拿着条绳子,披着雨衣,手里拿着个老式的充电头灯,厚大的电池別在腰上。

    我对着姚宗生问了句:“你来这里干嘛?”

    姚宗生指了指泉口的那些泥浆说:“我来这里碰下运气,看看能不能抓到害我儿子的那些脏东西。”

    这姚宗生还真是执着啊。

    我叹了口气说:“以后你不用来了,害你儿子的脏东西,已经没了。”

    姚宗生愣了下,然后问我:“你们进山把那些东西给收了吗?”

    我说:“算是吧。”

    姚宗生又愣了几秒,眼神陡然看着轻松了不少,好像是完成了某件人生大事样。

    接着姚宗生双眼竟然流下了眼泪:“这么多年了,我个人,浑浑噩噩,虽然身体还算是活的,可心早就死得透透的,唯让我坚持下去的信念就是替我的儿子报仇,现在我终于可以不用这么累的活着,我可以解脱了。”

    听到姚宗生这么说,我不禁有些担心,就往他的面门看了几眼。

    他的命宫生出丝紫黑之色,他的寿命好像走到了终点。

    可姚宗生的身体还很好啊?

    难不成他是要自杀吗?

    看到这里,我就赶紧对姚宗生说:“你儿子肯定不希望你出什么事儿,你应该好好地活着,或许你可以找个老伴儿,安度晚年。”

    姚宗生好像根本听不下去我说的什么。

    这个时候,我的同伴们也是全部都从悬崖上下来了。

    弓泽狐也是把自己的草绳给收了起来。

    直没说话的姚宗生这才问我:“宗老板,那后面有什么,为什么好多人都争前恐后地去那山后面。”

    我道:“里面没什么好东西,都是些吓人的玩意儿。”

    姚宗生看了看我们说:“秋老板好像没有跟着你们回来,他出事儿了吗?”

    我说:“没,他有别的事儿。”

    说着,我往姚宗生跟前走了几步,然后指了指小瓦沟的村子说:“行了,跟着我们回去吧,你儿子的事儿,还有山后面的事儿,你都别想了。”

    姚宗生点了点头,不过我看得出来,我说的这些话,未必能够安抚得了他。

    同时我也有点后悔,我或许不应该告诉他,他儿子的仇已经报了,是我打碎了他最后活下去的希望,换句话说,他如果死了,可能就是我杀的。

    回小瓦沟就顺利了很多,回到村子里,东方韵娣亲自下厨给我做了点吃点,邵怡则是去给我把晚上的药煎了下。

    吃过了饭和药,我们就在姚宗生的家里休息了晚上。

    次日清晨,我们又在姚宗生家里吃了早饭才离开,临走的时候,我又和姚宗生说了很多话,试图挽回他的心意,可他眉头的紫黑之色却没有半点消散的迹象。

    最后姚宗生大概是觉得我有点烦了,就对我说:“宗老板,你也不用苦口婆心地劝我啥的,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和你没有什么关系的,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昨晚你们看到我的时候,我带着绳子去的,我是准备在那里上吊自杀的,因为碰到了你们,我多活了天,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告诉我那些话,我会带着遗憾去死,是你让我的死变得没有了遗憾。”

    “当然,我也会努力,试着尝试着活下去,我尽量。”

    我看得出来,我已经无法改变姚宗生的心意了。

    见状,我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爷爷说过,有些人的生死是注定,就算再怎么介入也改变不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那就做好承受业果的准备,妄图改变结果,有时候只会让结果越来越糟。

    我用爷爷的话宽慰自己,可这毕竟是条人命,我还是放心不下。

    离开小瓦沟的时候,我是带着忐忑和不安的。

    贾翃莺本来想跟着我们起去蜀地,可却被我给拒绝了,在路过个小县城的时候,我就把她扔在了县城让她自己想办法回太原。

    贾翃莺下车后,李成二就松了口气说:“那小姑奶奶终于走了,她要是跟着我,到了成都要出大事儿的,耽误我找我的川妹子。”

    我皱着眉头问李成二:“成都你也有……”

    李成二笑了笑说:“那是必须的。”

    我道:“你这生活作风得改改了。”

    李成二只管开车,没有再说啥,不会儿他还吹起了口哨。

    我这边的话,则是给袁氶刚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要直接去蜀地了,夜当那边,让他盯着点。

    袁氶刚在电话那头儿就说:“柳家的水官解厄只剩下十来天了,你提前过去看看也好,熟悉下环境,用不用我通知柳家下,让他们给你安排下。”

    我赶紧说:“不用了,我父亲给我安排好了。”

    袁氶刚“哦”了声说:“那你诸事小心,我晚些天也会过去。”

    我刚挂了电话,李成二就对我说:“宗老板,我们去蜀地,真的要联系柳云吗?他可是柳家的大叛徒,柳家上下对他都是嗤之以鼻,我们和他走的太近,会让柳家心生恶的。”

    我道:“我爸肯定不会害我的,他让我去找柳云,肯定是柳云手里握着什么重要的信息,而那信息对我们参加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有大作用。”

    李成二笑了笑说:“你拿定了主意就好,作为御四家,我们会无条件的站在你的身后。”

    听到李成二这么说,我心里暖暖的,同时我也看了看邵怡和弓泽狐,他们也都对着我坚定地点头。

    这个时候东方韵娣也是说道:“别忘了,天字列九家,还有诸多的地字列家族,也会支持你。”

    我则是笑了笑说:“你这话说的,我差点都信了,现在的天字列家族,以及地字列家族,有很多家族内部都有问题,他们对荣吉的敬畏已经不如往日了。”

    东方韵娣笑了笑没有争辩,而是说道:“自从袁氶刚的父亲和你爷爷起出任务出了事儿之后,你爷爷饮恨辞掉大朝奉职,将权位并扔给了袁氶刚,这荣吉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其实说句你不爱听的,在你爷爷期间,荣吉已经开始衰退了,毕竟荣吉还经过了被取缔的阶段了,能够再次回到台面,已经很是不容易了。”

    “此时的荣吉,比起百年前的荣吉,它在江湖的影响力,已经差了太多,太多。”

    我则是缓缓说了句:“迟早有天,我会让荣吉再回江湖之巅峰。”

    东方韵娣笑道:“我相信,我们东方家已经把所有的前程都压在了你的身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