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12章 恶名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听闻卢橙橙的番话,我的眉头不由紧皱了起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同时我也意识到件事儿,那就是我们这次的成都之行已经暴露在柳家的视线里面了,卢橙橙是柳家家主柳非生的外孙女,那我们的行踪她肯定会向柳家汇报。

    而且我甚至怀疑,在来接我们到茶园之前,她已经和柳家联系过了,而她刚才的那番话说不定就是柳家授意她说的。

    见我这边不吭声,卢橙橙慢慢低下头,然后继续摆弄面前的茶壶、茶碗。

    此时我才缓缓开口说了句:“我在成都,要和谁联系都是我的自由,你们柳家若是对荣吉动了不尊之心,那后果自负。”

    说着我就站了起来笑了笑继续道:“好了,贵茶园不适合我们住,告辞了。”

    见我要走,卢橙橙的眉梢间不由闪过了丝紧张。

    李成二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赶紧说:“宗老板,没必要,我相信橙橙说的这番话并无恶意。”

    我瞪了李成二眼,他也是愣了下,然后又说了句:“切听宗老板安排。”

    我们走出茶室的时候,卢橙橙才说道:“宗大朝奉,你别误会,刚才那番话,只是我个人的意思,并不代表柳家,柳家对荣吉绝无二心。”

    我摆摆手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走出了茶室,然后往楼梯的位置走去。

    卢橙橙没有前来挽留的意思,而是继续摆弄自己的茶壶和茶碗。

    下了楼上了车,李成二就嘀咕了句:“我认识的小橙子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现在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我问李成二认识的卢橙橙是什么样子的人。

    李成二想了会儿说:“温柔,听话,有些懦弱,没有心机,像张白纸。”

    东方韵娣此时忽然说了句:“看来暗三家齐聚柳家的水官解厄盛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诧异道:“你的意思是,柳家可能和暗三家有勾结?”

    东方韵娣摇头说:“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同为天字列家族,我们东方家可不想挑拨离间。”

    说着,她就往座位上靠,闭着眼睛准备休息。

    我则是陷入了更深的沉思之。

    车子启动后,李成二就问我:“宗老板,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

    我说:“先找个酒店对付晚上。”

    邵怡也是赶紧说道:“是啊,我们先找个酒店,宗禹哥哥最后顿药还没吃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李成二对着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然后脑袋又探出车窗往茶园那边看了看。

    我也顺势看去,就发现卢橙橙正站在窗户边往我们这边看。

    李成二还是对着卢橙橙招了招手,然后便离开了。

    在李成二发动车子的时候,我发现卢橙橙的双眼之似乎闪过了丝失望,是对李成二的失望。

    而我也是有些惊讶,这到三楼的距离可不短,而我却能够看清楚卢橙橙的眼神,这是不是说明我的局部气脉又增强了不少。

    车子离开了茶园的后院,李成二就带着我们去了稍远点的个商务酒店。

    安排好了房间,邵怡就跑到我的房间用电热壶给我煮开水泡药,本来我说我自己弄就行了,想着让她早点休息,可邵怡却是摇头道:“那可不行,这药怎样才能发挥到最大的效用,我最了解了,这是最后副药了,必须保证给你除根。”

    我笑了笑没说话。

    邵怡煮水的时候,我就看了会儿电视。

    等邵怡弄好药给我端上来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了句:“宗禹哥哥,今天在茶园看到的那个卢橙橙,我忽然想起件事儿。”

    我问邵怡什么事儿,同时心里也有点好奇。

    邵怡就说:“大概五六年前的时候,我和师父游离到了成都,他老人家带着我到卢家做客,恰好当天卢橙橙和他父亲吵架,然后卢橙橙就说了这么句话。”

    说到这里邵怡停顿了下,然后清清嗓子继续说:“卢橙橙说,‘您再逼我,就不怕把我逼成柳云那样的人’,当时她的声音很大,她说完这句话,就被她父亲打了巴掌。”

    “我和师父当时正跟卢家的老族长在起,那族长就说了句‘家门不幸’。”

    “凭我的感觉,我觉得卢橙橙当年对柳云并没有多少的恶意,甚至还有些崇拜。”

    “可今天,我觉得卢橙橙好像和当年的态度不太样了。”

    卢橙橙崇拜柳云?

    至少从今晚来看,我是半点看不出来的。

    听了邵怡的话,我忽然对柳云这个人更加的感兴趣了。

    想到这里,我就拿起手机给东方韵娣发了条微信,问她知不知道柳云的些过往事迹。

    可我等了五六分钟也不见东方韵娣回我,我就把手机扔到边说:“可能是睡了。”

    看着我喝完药,邵怡也是起身对我说道:“宗禹哥哥,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点头送邵怡出了门。

    就在我准备洗个澡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下,我看是东方韵娣回的消息,她说,她刚才在洗澡,问我现在方便不,如果方便,她过来当面给我讲讲。

    我就随手回了“方便”二字。

    不会儿我就听到有人敲门,开了门之后,我就发现东方韵娣披散着头发,穿着身宽松的式睡袍站在房间外。

    同时还有股香气袭来,让我整个人愣了几秒。

    东方韵娣也是站了会儿才对我说:“宗大朝奉,不请我进去吗?”

    我这才侧身让东方韵娣进来。

    边往沙发那边走,东方韵娣边说了句:“你看到我都愣半天,我真是想不明白,你是怎么扛过情毒的。”

    我被东方韵娣说的有些尴尬,就叉开话题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

    她摇了摇头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调整了下坐姿保持到个最舒适的状态道:“不用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我在沙发的另侧坐下点了点头。

    东方韵娣就道:“说起柳云,资料里可以说是劣迹斑斑,不过在他出现劣迹之前,他在柳家是精英,甚至可以说是柳家当时年轻代的骄傲。”

    “资料里对他的评价以他二十六岁转折点出现了两极反转。”

    我问那年发生了什么事儿。

    东方韵娣道:“具体的细节不太清楚,不过那年柳云先是用降头术杀死几个和柳家有合作关系的地方家族族长,而后还用降头术杀死了自己的发妻。”

    “也是在杀死自己的妻子后,他才开始被柳家追杀。”

    说到这里,东方韵娣忽然神秘笑说:“你知道柳云当年的妻子是谁家的吗?”

    我疑惑道:“该不会是卢家的吧?”

    东方韵娣笑道:“聪明,就是卢家的,卢家和柳家是蜀地江湖所有家族最为亲密的两个家族,两个家族之间每代基本都有通婚的情况,柳云娶的妻子就是卢家个支系的女子,不过那个女子在卢家的地位有些低,加上柳云后来出了事儿,所以她在卢家的存在基本已经被抹除了。”

    我问东方韵娣:“既然那个女子的资料被抹除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东方韵娣调皮笑说:“你猜?”

    我摇头说,猜不到。

    东方韵娣就道:“柳云妻子的父亲在柳云出事儿之后,也被卢家所嫌弃,所以他离开了蜀地去了帝都发展,我们家族的人收留了他,所以他的事情我们家族还是有记载的,只不过他已经去世几年了。”

    我再问东方韵娣,那老头儿是怎么评价柳云的。

    东方韵娣道:“提起柳云的时候,他总是闭口不言,大概是充满了愤恨吧。”

    我越发觉得柳云背后的故事有些不简单了。

    而我则是很想把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

    看到我的表情,东方韵娣就问我:“你该不会觉得柳云是被冤枉的吧?”

    我没吭声。

    东方韵娣继续说:“其实我私下也调查过,那几个家族的族长的确是柳云杀的,而且我也没有查到那几个家族的族长和他有什么愁怨,甚至是什么大点的劣迹。”

    “至于柳云的妻子,我也调查过,他的妻子的确是死在了柳云特别的降头术之下,据说是种除了柳云外,至今没有人会用的降头术。”

    “杀人之事,绝不会有假。”

    我也相信东方韵娣的情报就点了点头。

    东方韵娣思索了会儿说:“关于柳云差不多就这些了,其他方面基本都是细节类的,具体到了些小事,不过基本都是无关紧要的,你要不要听下。”

    我摇头说:“既然你已经筛选过了,我就没必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了,好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东方韵娣对着我微微笑,然后捂着自己睡袍的胸口缓缓站了起来。

    大概是因为没有穿内衣的缘故,她的胸口鼓鼓的,让我看的心小鹿乱撞。

    等着东方韵娣出了房门,道了晚安,关上了房门,我才长长舒了口气小声道了句:“真要命!”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看是父亲打来的。

    接了电话,就听父亲说:“你到成都了?”

    我“嗯”了声。

    父亲忽然“呵呵”笑说:“交给你个任务。”

    我问什么任务。

    父亲就道:“水官解厄当天,让柳云陪你起出席大会。”

    啊!!!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