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13章 客家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父亲的话让我有点懵。,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和柳云有接触,已经让柳家很反感了,若是我出席水官解厄大会的时候,还把柳云带在身边,那岂不是把柳家往反的路上逼吗?

    我这边半天没吭声。

    父亲就在电话那头儿问我:“怎么,不敢?”

    我道:“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我只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带着柳云,总要有个理由吧。”

    父亲“嗯”了声道:“理由我自然会给你的,不过不是现在,在水官解厄的当天,我会当着柳家历代家主的牌位告诉你理由!”

    我问:“现在不能说吗?”

    父亲道:“还不能,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害你,也不会害荣吉,只要你人还在荣吉天。”

    我还准备继续问下去,父亲那边又道:“行了,就到这里吧,明天记得和柳云联系,让他给你安排住的地方,顺便让他给你们介绍下柳家,以及其他些江湖家族的情况。”

    我这才道:“我会联系柳云的。”

    父亲那边直接挂了电话。

    我也没有想太多,去洗个澡也就睡下了。

    次日清晨,我们行人在餐厅集合,吃早饭的时候,我按照父亲给我的电话号码拨通了柳云的电话号码。

    很快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柳云的声音:“宗大朝奉,您终于联系我了。”

    我道:“你知道我人已经到成都了吗?”

    柳云说:“我还知道,你昨天已经去过了华泰四路的橙和茶园。”

    我愣了下道:“我都不知道那茶园叫橙和。”

    柳云继续说:“实不相瞒,橙和茶园有我的眼线,如果你们不去那边,我也不会知道你们人已经到了成都。”

    我“哦”了声道:“这么说来,是你告诉我父亲,我到了成都的?”

    柳云“嗯”了声继续道:“确实如此,不过你放心,我没有恶意。”

    我“哦”了声问他:“也是你告诉我父亲,让我带着你出席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吗?”

    柳云沉默了几秒说:“宗大天师有这样的安排?我并不知情。”

    不等我说话,柳云就继续说:“对了,宗大朝奉,你在成都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没,我带你去转转,在成都,我熟。”

    我说:“很久没有碰老物件了,这样,你带我去成都的古玩市场转下,让我过过手瘾,另外有些事情,我要当面向你问问清楚。”

    柳云就道:“好,这样,你们吃过饭到你们住的酒店下面等我,我过去接你们。,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挂了电话,李成二就在旁边说了句:“宗老板,我听你刚才电话里的意思,宗大天师让你带着柳云参加水官解厄的大会,你好像还默许了?”

    我说:“算是吧,我总觉得带着柳云并不是什么坏事。”

    李成二笑了笑说:“也罢,既然宗老板都决定了,那我们只能做好准备了。”

    我问什么准备。

    李成二就说:“可能会发生恶战,不管什么原因引发的战斗,我们御四家都会站在您的身后。”

    我点了点头。

    东方韵娣则是说了句:“柳家应该不敢明目张胆的胡来,他们在蜀地是根深蒂固,可在荣吉面前,还是需要掂量清楚的。”

    吃了饭,我们就下楼去了,本来我们准备开车,可我再打电话的时候柳云就告诉我,不用开车,他会开辆银灰色的埃尔法保姆车里接我们,还把车牌号告诉我了。

    到了楼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辆车。

    柳云穿着身黑色的西装,在车子的旁边抽烟,见我们过来,他立刻掐灭了烟头,将其扔进附近的垃圾桶,然后快速向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打了招呼,柳云就说:“宗大朝奉,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如果这次你能带我参加水官解厄的大会,等回了省城那边,我就把宗延平前辈的那套别墅还给你,手续我替你办。”

    我打量了柳云会儿就说:“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柳云就说:“不敢,是交换,交换,我哪有资格跟宗大朝奉讲什么条件啊。”

    柳云嘴里口个宗大朝奉,可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真的尊敬我,他只是跟我客气下罢了。

    又看了柳云几眼我就道:“记住你说的话。”

    柳云立刻道:“那是自然要记得的。”

    上了车,柳云没有再说和水官解厄大会有关的事儿,而是跟我说道:“在成都,古玩市场主要集在琴台路、青羊宫、送仙桥和杜甫草堂这些地方。”

    “不过你要是自己去转的话,你是看不着什么好物件的,你只能看到些近代的,或者是有些仿品、赝品,需要有行家带着你,你才能瞧着真正的好物件。”

    我点头说:“那就由你来带着我去吧。”

    车子启动后柳云继续说:“宗大朝奉见多识广,又掌管了荣吉的夜当,般的东西肯定入不了您的法眼,所以我仔细筛选了下,选了两家比较特别的,那两家店都在送仙桥附近。”

    我再次点头。

    在去往送仙桥的路上,我几次试探性地问柳云有关他和他媳妇的事儿,可他都是驴唇不对马嘴地跳过去了,最后被我逼问的有点紧了,他才对我说道:“宗大朝奉,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时机还没到,希望您多给我些时间。”

    我这才没有问下去。

    从我们住的地方到送仙桥只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到了这边他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家叫松古斋的玉器店门口,门口是专用的停车位。

    停好车,我就问柳云是这家店吗?

    柳云摇头说:“不是,这是徐坤的店。”

    徐坤?

    见我脸的惊愕,柳云继续说:“你不必惊讶,徐坤的店铺遍布全国,包括我之前在滇地看的那家店,也是徐坤的,不过这些店正经的古玩没多少,都是些偏门的东西,还有不少的仿品、赝品。”

    听到是徐坤的店,我就提出要进店去看看。

    柳云则是脸无所谓的表情说:“宗大朝奉,你要是有兴致的话,我带你看看也无妨。”

    我们行人就跟着柳云进了那家玉器店,店铺的层并不大,几个货柜,张茶桌,还有个老式的帐房柜台,货柜上摆放着大部分都是玉器物件。

    玉都是品质般的货色,雕工的话也是马马虎虎。

    整个层的货柜上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就在我打量货柜上那些东西的时候,帐房柜台的下面忽然钻出个和柳云差不多大的年男人来。

    那男人穿着身的灰色大褂,戴着厚厚的老花镜,他手里拿着个鸡毛掸子,看样子好像在清扫帐房柜台下面的某些东西。

    看到柳云和我们到来,男人扶了扶老花镜说:“我年纪还不大就得了老花眼果然是有原因,没想到荣吉大朝奉会进我们客家的店铺。”

    柳云给我们介绍说:“荣吉在全国的当口统称为荣吉典当,而徐坤因为已经不是荣吉的人,所以他称呼自己开的所有的店,都是‘客家’。”

    荣吉是主,客家是辅,这么说来,徐坤对荣吉的情怀也很深啊。

    我点了点头,柳云就继续对我说:“帐房里面的那位叫白幸,白天的白,幸运的幸,他很我样,都是徐坤手下个客家店铺的负责人。”

    “不过他和我也不样,他以前也有荣吉的背景,他的祖上在荣吉当过差。”

    我道:“你之前是柳家的人,也算是给荣吉当差了,你们还算是样的。”

    柳云摇头说:“我早就和刘家恩断义绝了。”

    这个时候李成二好奇问了句:“白幸,白老板,你是怎么眼就认出我们是荣吉的人呢?”

    白幸笑了笑说:“所有客家店的负责人都已经看过新任大朝奉的照片了,宗禹,宗大朝奉的些事迹,我也是略有耳闻。”

    徐坤把我的照片发给了所有客家店的负责人,他要做什么?

    该不会想要对我不利吧。

    我下变得谨慎了起来。

    白幸继续说:“放心好了,客家店的负责人成百上千,还没有个负责人接到要杀你的命令呢。”

    我笑了笑没再吭声。

    柳云也是笑了笑说:“宗老板,小店就这么个情况,二楼也基本是这样,我带你看几眼,然后我们去今天我安排好的店铺。”

    我摇头说:“二楼不用去,这里有没有好东西,我单是闻这里的气味就能判断出来。”

    柳云对着我竖了竖大拇指说:“都说宗大朝奉五感惊人的敏锐,果然名不虚传。”

    离开了松古斋,我回头多看了几眼那边的招牌,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徐坤的店,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暗三家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这个江湖,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是太多了。

    接下来我们没有坐车,而是往南走了七十米,柳云就带着我们进了家叫柳亭河的小店,这个小店门脸不大,里面的空间却不小,只不过房子的格局有些不太好,需要拐个弯才能来到正厅,而且里面没有窗户,靠着灯光照亮,整体有些憋闷。

    可进这个店我就发现这个小店的东西竟然大部分都是真的,靠近门口的地方都是明清的瓷器、金银器,往里面些,便是唐、宋、元事情的玩意儿。

    敢把真品就这么摆出来的,可不多见。

    当然,这里的每样东西都用防盗的玻璃柜罩着,保护措施还是很到位的。

    在小店的最靠里面的位置,有张茶台,茶台上放着只茶养的金蟾,那金蟾虽然是现代的东西,可做工却是极为精巧,应该是找某个厉害的匠师定做的。

    而在茶台的后面坐着个老者,他正在悠哉地煮茶,完全没有招呼我们的意思。

    就在柳云准备打招呼的时候,老者忽然抬头看了看我们说:“随便看看吧,看上什么物件了,我给你们详细讲讲,本店的东西可不便宜,而且概不讲价,你们看好了价钱再找我聊,免得浪费我的口舌。”

    柳云笑了笑说:“葛四爷,我们是冲着您这里的镇店之宝来的。”

    被称为葛四爷的老者笑了笑说:“就凭你这客家的身份,还不配。”

    柳云继续笑着说:“我或许不配,但是我旁边的这位可是荣吉的新任大朝奉,宗禹,宗大朝奉。”

    葛四爷打量了我下,然后笑道:“胡说道,荣吉大朝奉怎么会和你们这些客家人走到起,别辱没了荣吉的名声。”

    我则是有些尴尬地说:“看来您老也是江湖人,实不相瞒,我真是宗禹,荣吉新任的大朝奉,说话的时候,我就把命尺缓缓取了出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