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15章 变迁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柳云就要进入正题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他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好像是在组织语言。,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没有催促他,而是拿着茶台上的茶壶、茶叶桶,还有茶杯还是鼓捣了起来。

    看着我的动作,柳云笑了笑这才开始说道:“蜀地柳家不同于其他天字列家族的地方,就在于他的地域性十分的强,除了蜀地,在其他省份几乎看不到柳家的产业,而其他天字列家族的产业也很难进入蜀地,就算偶尔有两家进驻了蜀地,也要受到柳家严格的管控,规模也不会太大。”

    柳云说到这里,我就看了看旁边的东方韵娣,她对着我点了点头表示柳云这方便说的没错,同时还补充了句:“我们东方家在蜀地的确没有什么产业。”

    柳云继续说:“而造成这样情况的局面就要从暗三家之乱的时候说起,那差不多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国家正值**的时候,江湖也存在着很多的矛盾。”

    “包括荣吉的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其暗三家主张大规模培植和释放祸根胎,以震慑天下,从而让荣吉制霸天下。”

    “而其他的天字列家族则是认为,荣吉应该守住自己江湖的本分,以天下苍生的福祉为己任,不能让祸根胎乱世,于是暗三家和天字列九家,以及荣吉本部在祸根胎的争抢上就闹出了很多的矛盾,甚至是拔刀相向。”

    “最后暗三家甚至直接叛出了荣吉,与荣吉进行了场长达数年的江湖争斗。”

    “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暗三家的名头,大家都是荣吉天字列的家族,所以那场动荡也被荣吉称为天字动荡。”

    “而在那次的**,暗三家联手从昆仑的废墟遗迹请出了灭世级别的祸根胎,为了救世,当时任荣吉大朝奉的落千秋就只身赶赴昆仑废墟,使出浑身解数与那祸根胎斗了七天七夜。”

    “最后落千秋战死,祸根胎被重新赶回了昆仑废墟之。”

    “而那些请出祸根胎的暗三家精英也被落千秋人统统斩杀。”

    “因为丧失了众多精英,暗三家在接下来的战斗可以说是节节败退。”

    “当然,荣吉在失去了大朝奉后,也是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就在当时,时任柳家家主的柳生愁站了出来,当时他已经是大天师顶级的实力,她被御四家,天字列九家,以及荣吉内部其他成员,共同推举为代理大朝奉,那也是天字列九家出过的唯的大朝奉。,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柳生愁也就是现在柳家家主柳非生的爷爷。”

    “柳生愁刚代理大朝奉的时候,也算是尽心尽力,可在击败了暗三家,将暗三家逼出国之后,他就开始为柳家谋福利,也是那个时候,所有蜀地的江湖家族,全部纳入了柳家的附属家族,若不是当时落千秋的弟子洪月屠年轻有为,靠着自己的实力从已经年迈的柳生愁手里抢回了大朝奉的职位,现在的荣吉,恐怕就是柳家家的了。”

    “对了,洪月屠就是你爷爷的师爷,洪月屠的徒弟张合,也就是你爷爷的师父,是次代的大朝奉。”

    “后来张合把大朝奉的位置传给了你爷爷,这也导致徐坤和你爷爷,分崩离析。”

    “张合收了三个徒弟,大徒弟袁昇,二徒弟宗延平,三徒弟徐坤。”

    “袁昇就是袁氶刚的父亲,十多年前和你爷爷出任务的时候死掉了,你爷爷便那个时候把荣吉大朝奉的位置传给了袁氶刚。”

    “当年的洪月屠虽然抢回了大朝奉的位置,可荣吉在江湖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

    “洪月屠励精图治,可他的徒弟张合却有些规规,荣吉也走了段时间的下坡路,到了你爷爷,虽然荣吉经历过明面上的取缔,可暗地里却直运行着,荣吉的实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恢复了很多。”

    “只是你爷爷卸任后,由袁氶刚接手的荣吉,发展再次停滞,而现在由你接任大朝奉,荣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种削弱。”

    “自从洪月屠之后,荣吉直没有再回到过巅峰,甚至元气都没有恢复,也就没有办法管制蜀地柳家,这也导致柳家在蜀地的根基越来越深,甚至到了违逆荣吉的程度,荣吉的命令,在柳家,基本上,实行不开。”

    “除非柳家的家主点头同意。”

    听到柳云说完,我的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

    东方韵娣则是脸的平静,显然这切她都是知道的。

    柳云继续说:“这些各大家族的核心人员都是清楚的,算不上什么秘密,我来给你说些其他人不知道的吧。”

    我点头。

    柳云忽然脸色沉说:“其实这些年,刘家和暗三家直有联系,甚至在私下还有很多的合作。”

    啊!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惊呼了声,就连东方韵娣也脸的诧异,看来这些消息她也是不曾掌握的。

    柳云继续说:“当年剿灭暗三家,到了尾声的时候,柳生愁就开始盘算平叛结束后,自己代理大朝奉位子该如何归还的事儿,因为天字列家族不能做大朝奉,这在荣吉是有规定的。”

    “为了多做几天大朝奉,他和柳家的高层暗地里就和暗三家取得了联系,所以后期暗三家甚至还出现了反扑的情况,不过当时江湖**已经经过了数年,落千秋的徒弟洪月屠已经成长了起来,他带领着其他的家族,以及御四家,以及荣吉本部的实力,还是打败了暗三家。”

    “只不过最后被暗三家出逃国外,而当时给暗三家提供渠道的,就是柳生愁。”

    “当然,大部分柳家的人是不知道的。”

    “因为在柳家内部,当时还有很深的荣吉烙印,柳生愁那么做就是犯了众怒。”

    “再后来洪月屠夺回了荣吉大朝奉的位置,柳生愁没几年也去世了,不过柳家高层和暗三家的联络直没有断过。”

    “而且那些柳家的高层直试图消灭柳人家心的荣吉烙印。”

    “现在的柳家人,对荣吉的忠心已经很低了。”

    听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攥了下拳头说:“这柳家还真是胆大包天啊。”

    柳云继续说:“这还不止,原本柳家虽然和暗三家有联系,可他们和荣吉的理念还是样的,那便是‘能为苍生’,可近些年柳家内部逐渐开始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那便是暗三家的‘制霸天下,释放祸根’,柳家在覆灭的路上越走越远。”

    听到这里,我就问柳云:“你知道这些,那说明你当时也是柳家的核心人员之,或者说,他们是把你当成核心队员来培养的。”

    “你为什么会叛离柳家,我看你的样子,你对荣吉的理念似乎也没有多少的好感。”

    柳云“哈哈”笑说:“我的事儿,等后面再说吧。”

    这个时候李成二忽然说了句:“这尼玛,柳家也太放肆了,竟然在私下里和暗三家联系,怪不得会传出柳家水官解厄大会上有暗三家出现的消息。”

    东方韵娣这个时候也皱了皱眉头说:“如果真如柳云所说,那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暗三家显身柳家的水官解厄大会,会不会和柳家起,置我于死地?”

    “到时候宗大天师回来,袁氶刚也回来,如果他们都死在了水官解厄大会上,那荣吉岂不是会再次陷入无主的状态。”

    “不对,到时候宗延平前辈肯定会复出,荣吉应该不会乱。”

    柳云这个时候则说了句:“柳家虽然自大,可以他们目前的情况,轻视,甚至是抗拒荣吉的命令,他们可能敢,可让他们对荣吉动手,柳家还是没那个胆子的。”

    “只不过暗三家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他们肯定会在水官解厄大会上大打出手,制造荣吉和柳家的矛盾,逼柳家反叛荣吉。”

    “这次的水官解厄大会,形式很复杂。”

    我再次陷入了沉默之,柳云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坐在那边沉了口气。

    我的同伴们也都没有吭声,他们都盯着我,显然是等着我表态。

    我想了会儿就说:“我们首要面对的是暗三家,其次是柳家,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要激化和柳家的矛盾,让暗三家的计划得逞。”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了看柳云无奈道:“可我带你在身边,似乎又像是在挑衅柳家。”

    柳云笑道:“说不定是给柳家的个下马威。”

    不管是什么,我现在已经坚定了带着柳云在身边的决定,他对柳家局势的影响肯定要比我表面上了解的这些要大的多。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会儿柳家的事儿,不过却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信息了。

    等确定实在问不出些什么的时候,我就站起身说:“好了,先聊到这里,我们去下家店吧。”

    柳云笑道:“你都识破了我的目的,再去下家店就没有必要了。”

    我则是说道:“做戏就要做全套,现在肯定有柳家的眼睛在附近盯着我们,我们多去几个地方,再去几家柳家的产业看看,给他们的情报分析增加点难度。”

    柳云说了句:“好兴致。”

    我则是笑道:“走起!”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