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天字第一當 第225章 前奏

时间:2020-11-18作者:骑马钓鱼

    看着那些脏东西扑过来,我飞快从背包里面抓出把破灵符,然后将其飞快地扬到空,同时嘴大声诵念咒符的字:“旺盛邪祟,破散!”

    瞬间那些本来胡乱破散的符箓全部“呼”的正了过来,然后“嗖嗖”地射向那些慑青级别的脏东西。,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轰!轰!轰……”

    我的符箓在空和那些慑青碰撞在起,团团火焰爆裂,不过那些向我们扑过来的脏东西也是全部给我给击退了。

    李成二趁机猛跑了几步,飞快捏起指诀对着其个慑青的胸口再点下,那慑青身上飞快被金色的丝线缠绕了起来,然后倒地不起。

    夏薇至原地跺脚,又个鬼物了他的诡术,同样失去了战斗力,瞬间对面就剩下了十个慑青。

    邵怡没有主动出击,而是握着剔魂刀死死盯着周围的慑青。

    弓泽狐这个时候选择出手,他手的草绳“呼”的下蹿了出去,刚被符箓击的慑青明显僵直了秒多钟,弓泽狐就利用这个时间,用草绳将慑青给缠住,同时指缝的符箓也是好像活过来样,沿着绳子“呲溜”声对着那鬼物撞了过去。

    “嘭!”

    鬼物被符箓击,直接后仰在地面上,奄奄息,魂魄眼看着就要散掉了。

    此时李成二就对弓泽狐说了句:“小狐狸下手轻点,这些脏东西还存在被送走的余地,毁了他们的魂魄,也会给我们结下孽债!”

    弓泽狐没有看着李成二,显然是听不到李成二说什么的。

    我则是走到弓泽狐的旁边,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把李成二的话给他复述了遍。

    弓泽狐往李成二那边看了看,然后恭敬地点了点头。

    那些被我破灵符击退的慑青,身上黑色符印的煞气也是退散了不少,不过他们的面目依旧狰狞,他们还在不停地找机会,还想着继续攻击我们。

    李成二这个时候就说了句:“看来并不是伏击,而是试探,暗三家在试探我们的实力,他们不是真的伏击,他们也知道他们没有办法第时间杀掉我们,若是在这里伏击,必定会拖延下去,到时候肯定会有高手来支援,那他们可就走不掉了。”

    说到高手的时候,李成二往我这边看了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我猜他说的是我父亲吧。

    就在这个时候,那十只慑青好像接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全部掉头开始跑,跑了没几步,他们体内的黑色符印忽然闪了下,接着他们就消失不见了。

    李成二皱了皱眉头说:“他们利用的是专用阴冥道路逃走了,我们活人在般情况下是走不了那条路,因为那是去往地府的路。”

    “只要到不了地府,他们就可以在走到半的时候,脱离那条路,然后再返回阳间来。”

    “背后操控那些慑青的相符高手,很强。”

    我则是皱了皱眉头说:“这就跑了?”

    东方韵娣就道:“会儿的工夫他们就折损了五个慑青,再斗下去,那些慑青肯定全部折在这里,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没必要再继续浪费慑青了。”

    邵怡有点不解说:“我都还没有动手,大家也才稍微出手几次,这也试探不出什么啊?”

    东方韵娣摇头说:“十三妹妹,你这就错了,他们只要试探出你们之最强两个人的状态就好了,李成二,夏薇至,他们就代表了你们的战斗力。”

    “另外大家要小心了,第次试探后,他们肯定会根据自己得出的情报布置战术,下次他们再袭击,肯定就是奔着取你们性命去的了,荣吉的新任大朝奉,新代的御四家,如果你们全没了,从定程度上来说,荣吉的未来就没了。”

    我点头表示同意东方韵娣的说法。

    这个时候李成二看着倒地的五个慑青,就准备上前将他们送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五个慑青体内的黑色符印闪了下,瞬间五个慑青直接“轰”的炸裂,我们群人也是被震的东倒西歪,耳膜轰鸣,至于那些被困住无法逃脱的慑青,则是直接散掉了。

    我捂着嗡嗡作响的耳膜说了句:“好狠。”

    李成二还在原地站着,不过他也是轻微摇了摇头,然后沉声说道:“这符合暗三家的做事风格,不择手段!”

    夏薇至这次没有跟着李成二说什么,而是直接整理了下自己背后的箱子,然后说了句:“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众人点头。

    找到我们的车,我们反复排查了下,确定对方没有在我们的车子上动手脚后我们才上车离开。

    离开了夜芙,我们便直接返回了我们的住处。

    柳云在送完我们之后,也是马上离开了。

    大家相互打了招呼,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今晚的事儿让我对暗三家又有了新的了解,同时暗三家的实力也成了个迷。

    回到房间后,我洗漱了下,换了身衣服正准备休息,正在充电的手机就响了下,我打开手机看了看就发现上面显示的是柳辛柏的名字。

    接了电话,我就听到柳辛柏那边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在夜芙的表现很不错,看来我不用太担心你们的安危了。”

    我则是问了句:“暗三家要试探我们的水准,看来你也是默认了,你也想看看我们值不值得和你合作,对吧?”

    柳辛柏立刻否认道:“怎么会呢,大朝奉您多想了。”

    我道:“你的狡辩很没有份量。”

    柳辛柏继续说:“我这次打电话来有两件事儿,第件事儿就是对你们在夜芙的遭遇表示慰问,第二个表示代表柳家邀请你们明天到柳家做客,毕竟你是荣吉的大朝奉,先后在送仙桥、夜芙两处地方露面,柳家如果不做出些态度的话,那就真是不把荣吉放在眼里了。”

    去柳家?

    我笑了笑说:“好啊,我早就想去柳家看看了!”

    柳辛柏说:“好了,明天我去接您。”

    又简单说了几句,柳辛柏就挂了电话。

    我刚准备把手机放下,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看是个陌生号码。

    我刚接了电话就听到那边传来了爷爷的声音:“小禹,你在成都吗?”

    我看,这个是国内的手机号,也就是说,爷爷可能回国了?

    我惊疑道:“您回来了,在成都?”

    爷爷笑着说:“没错,我是回来了,不过人不在成都,这次去国外收获不小,等这水官解厄的当天,我会让人去帮你们忙,至于我就不露面了,我明天早的飞机,飞欧洲。”

    我疑惑道:“荣吉在国际上的业务也这么繁忙吗?”

    爷爷就说:“将来你会了解的。”

    本来我还想问爷爷几个问题,可他却抢先我步说:“过两天还是这个手机号联系你,我安排的人还不错,以后肯定会帮上你大忙的。”

    说罢,爷爷直接挂了电话。

    我再打过去,对面直接关机了。

    我……

    看着手机,我不禁有些无语。

    我总觉得爷爷是在刻意的避开我,难不成我们两个在命理上出现了什么相冲的地方?

    可以我目前的相术水准,我还是看不出那层意思的。

    我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床头继续充电。

    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看是微信视频,是蒋苏亚拨过来的。

    我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微笑着接了视频。

    蒋苏亚穿着睡衣坐在床头,她手里拿着个苹果正在啃。

    看到我的时候,她还对着我吐了吐舌头,副调皮的模样。

    我问她怎么还不睡。

    她就说:“睡不着,想你了,你去了成都,也不说给我回个消息,肯定很忙吧。”

    我说:“还行,你怎么也不睡。”

    蒋苏亚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对了,宗禹,我刚得到消息,我们蒋家的人已经到了成都了,而且他们在袁氶刚袁叔叔的帮助下,将我们家族在火石沟村蛇庙的守护大蛇也带了过去。”

    “成都那边是不是出什么大事儿了?”

    蛇庙的大蛇?

    我的拳头不由紧紧攥了起来,看来袁氶刚是下定决心要在成都血战场了。

    而我是这场血战的颗重要的棋子!

    现在前奏已经响了起来,真正的战斗越来越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